「噗哧!」

天神境四段強者安道旭,居然被聶甄幾個照面打得吐血。

雖然聶甄有仗著殺神劍和魔王甲的程度,但同樣可見聶甄的戰鬥力有多強悍。

「不行……這小子實在太古怪了,我得趕緊走……」

安道旭被聶甄幾下子打得戰意全無,整個人都魂飛魄散。

尤其是,聶甄在那邊大發神威,那幾大神獸居然一點表情都沒有,一看就不是好惹的,更令安道旭心中怯怯。

安道旭一開始面對聶甄並沒有多想,因為異魔給了他聶甄的信息,所以安道旭以為自己對付聶甄至少也有七八成把握。

誰知一交手才發現根本不是這麼回事,光是聶甄展現出來的戰鬥力,簡直就可以捶爆自己,再加上幾大神獸的話,對自己絕對是一場噩夢。

安道旭現在甚至懷疑,聶甄這批人到底是不是在天極島混不下去的了,以聶甄天神境的實力,在哪裡不能混口飯吃?

「嗖!」

安道旭二話不說,立馬就瞬移離開,根本不打算再和聶甄拚鬥。

「轟!」

下一瞬間,安道旭直接被耿耿從虛空中給轟了出來。

耿耿的速度簡直快如閃電,哪怕安道旭先瞬移,耿耿都能後來居上,簡而言之,有耿耿在,安道旭根本別想瞬移走。

「安道旭,我看你還是老實一點吧,你難道還沒發現,自己已經廢了么?」聶甄朝著安道旭戲謔地冷笑。

這個笑容,在安道旭的眼裡,簡直比魔鬼還要恐怖。

剛才一個照面,安道旭已經發現,耿耿的修為居然高達天神境五段,光是明面上的修為就已經比自己強悍了!

也就是說,自己根本無法對付聶甄!

現在只剩下最後一個辦法,那就是趕緊向自己的異魔主子求救,這個聶甄根本不是自己對付得了的。

「嗡嗡嗡……」

就在這時候,玉麒麟利用六道空間屏障,在空中形成一個正方形的空間,將安道旭直接困在了正方形的空間屏障內。

「大哥,未免這個老狗向他主子通風報信,我已經將他困住了,這個空間屏障無法向外傳神識,咱們現在可以好好拷問這隻老狗了!」玉麒麟對著安道旭微笑道。

然而,與玉麒麟的表情截然相反,安道旭在聽到玉麒麟話的剎那,臉色變得無比難看……

作者燕山城主說:今天還有三更哦! 蘇歌一個人坐在沙發上,拿著遙控器無聊的切換著頻道。

換了很多個頻道,還是沒找到一個讓自己感興趣的。

畫面最終停在一個新聞頻道上,她扔下遙控器,隨手抓過沙發上的一個抱枕,整個人蜷縮在沙發上。

眼睛毫無焦距的盯著電視屏幕看了好一陣,她慢慢將目光,轉向長長的沙發。

不遠處,矜貴俊美的男人坐在那裡,一眨不眨盯著電視里的新聞。

而她蜷縮在男人懷裡,無論說什麼男人也是一眨不眨看著電視屏幕,她似乎絲毫吸引不了男人的注意。

可是當她從他懷裡下來,走到另一個沙發上趴著玩手機的時候,男人沒一會兒就起身過來了。

那一幕在眼前重現,蘇歌忽然就忍不住笑了。

只是笑著笑著,臉上就布滿憂傷之色。

亦寒,你到底什麼時候回來啊……

你不回來,我一個人,處理不好所有的事。

亦寒,我需要你……

我又想你了。

默默的將腦袋埋進抱枕,沙發上的女生,在這偌大又空曠的房子里,顯得那麼的嬌小。

次日,蘇歌早早的就從樓上下來了。

老爺子作息很早,她下來的時候,老爺子由莫管家陪著剛從外面走了一圈回來。

「爺爺,外面天冷,早上出去容易受寒,這麼冷的天,您還是少出去鍛煉吧,等天氣好些了再鍛煉。」

傭人沏了熱茶備著,蘇歌親自倒了一杯給老爺子送過去。

「我就是隨便走走,現在骨頭懶了,鍛煉也少了,等天氣暖和,未必也會經常出去鍛煉。」

老爺子端過茶在沙發上坐下。

蘇歌立馬又給莫管家也倒了一杯,「莫管家,外面天冷,您也先喝杯茶暖暖身體吧。」

「謝謝少夫人。」

莫管家倒也沒有客氣的接過,喝了兩口茶,隨即端著茶杯,再拿過楚老爺子脫下來的外套,徑直朝房間走去。

蘇歌則在老爺子身邊坐下,笑著道,「爺爺,那您可不能一直懶,天氣暖和了多出去鍛煉對您的身體有好處,您要是覺得鍛煉無聊,我可以給您請一個健身教練,每天監督您鍛煉。」

「我可不要。」老爺子毫不猶豫的拒絕,「老爺子我一向最不喜歡受人約束和管教,一把年紀了哪兒還能被人管著,我可不要什麼健身教練。」

「您不要健身教練,那您可就要自覺去鍛煉啊,您這身體,只要好好鍛煉,活個一百五十歲肯定沒問題。」

蘇歌倒也沒有把話說得誇張,老爺子卻連連搖頭,「人這一輩子,不用活這麼長,活個一百歲,老爺子我就已經知足了。」

「爺爺您這種話我可真是一點都不愛聽。」蘇歌臉一臭,伸手去給自己倒了一杯早茶。

老爺子呵呵笑了下。

「倒是,你們院子除了梅花,怎麼也沒見著什麼花啊,先前那些薔薇花呢,怎麼都沒了?」

「爺爺,您也不看看如今的季節,是薔薇花開的時候么。那些薔薇花啊,早謝了。」蘇歌捧著早茶輕輕抿了一口。 「這……這是……海域獸族?!」當安道旭被聶甄等人神情,並且看到那數之不盡的獸族時,頓時整個人都驚呆了。

他現在終於知道,聶甄現在的背後,到底隱藏著怎麼樣的靠山。

「算你有點見識,老東西,現在我們問一句,你回答一句,若是有半句謊話,我們可不知道會做出什麼慘無人道的事情!」鬼鬼陰險地看著安道旭。

玉麒麟對安道旭冷漠道:「未免你對我們的殘忍手段欠缺了解,我先讓你嘗嘗苦頭。」

說完,只見玉麒麟雙眼泛著異樣光芒,緊接著,被困在空間屏障內的安道旭頓時感到自己的靈魂彷彿正在被人用外力撕裂一般。

這種撕裂感,並不像聶甄的修羅瞳術那樣,如同一柄利刃將靈魂切割,反而就像是剝洋蔥一般,一層接一層如抽絲剝繭一樣。

不僅安道旭要忍受剝離靈魂的痛苦,而且這個剝離的過程十分蠻長,如同凌遲一樣。

「哇啊!」

就算是天神境強者,也忍受不了這等痛苦,頓時慘叫出來。

玉麒麟稍稍施展了一下,給安道旭嘗了一個苦頭,然後立馬收回自己的神通,對安道旭道:「現在你知道了吧?如果你不如實交代或者有所期滿的話,我們會讓你一直忍受這種痛苦上萬年!」

安道旭頓時嚇出一身冷汗來,與其要他忍受這種痛苦,還不如讓他死了來的乾脆。

這時候,墨麒麟陰險地一笑,說道:「何必那麼麻煩呢!我可是聽說,獸族裡某些種族,可是雄獸繁殖的,如果這老東西不聽話的話,不如把他……」

雖然墨麒麟並沒有說下去,但聽到它前半句的鋪墊,再加上它那陰險的表情,大家立馬就猜出墨麒麟的意思。

安道旭頓時臉色慘白如同死人,這個刑罰簡直是喪盡天良啊!

就連聶甄等人都是一陣惡寒,如果真的要對安道旭用這種招數的話,恐怕聶甄他們都沒膽量看下去。

「喲!老墨,想不到你還能有這麼建設性的意見,我覺得可以有,不如我們讓這老頭先試試,等他知道厲害了,我們再拷問他……」鬼鬼眼睛一亮,瞬間覺得這個想法很有前途。

「等等等等!我……我從實招來!我一定知無不言言無不盡!聶小哥……不,聶大俠!聶大神!雖然之前我多有得罪,但還望您大人不記小人過啊!看在大家都是人族的份上,一定要救救我啊!」

安道旭驚慌失措,但他也知道,聶甄很明顯是這裡的主事人,只有聶甄鬆口才可以。

「嗯?現在你知道自己是人族了?你之前不是還覺得成為異魔族的走狗很不錯嘛?」薛老鄙夷地看著安道旭。

「是是是……是我錯了!我該死!我該死!不過我畢竟是有用之身啊!我知道異魔許多布置和安排!」安道旭連連求饒,不放過任何一絲求生的機會。

「嗯,這才是我們留下你的原因。」聶甄點了點頭,問道:「現在我來問你,五大神國形勢現在如何?把你知道的全部說出來!」

「五大神國的形勢啊……」

安道旭沉吟了一下,然後說道:「其實也沒什麼形勢可言了,五大神國已經全部淪陷了。」

雖然心中早有預料,但當安道旭這麼說的時候,聶甄的眼神還是閃過一道凝重。

「繼續。」

安道旭點了點頭,說道:「當初……你們離開了五大神國之後,當初那頭異魔就稱霸了整個五大神國,還收服了一大批五大神國的修鍊者為己所用,由於異魔的血脈關係,那些人的修為都得到了暴漲,就算是我跟隨主人的日子不長,修為也提升了一級了。」

「當初那頭異魔修為只有天神境一段乃至兩段,你本身就是天神境三段修為,居然會輕而易舉被他抓獲?現在五大神國究竟有多少異魔?只有原先那頭么?」

「現在破開封印的還只是當初那頭,只不過他現在的修為也恢復到天神境四段了,更何況當初我也並不知道五大神國已經到處都是異魔的事情,所以……」安道旭面露苦笑,他那時候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態來到五大神國,哪裡想到這裡會有異魔。

「你說……現在破開封印的異魔只有一頭,那沒有破開封印的有么?」聶甄捕捉到安道旭話里的話,當即問道。

安道旭眼神閃爍了一下,並沒有馬上回答。

「來來來……把安道旭送到那個什麼族的……」

「不不不……我說我說……」見墨麒麟好像要行動了,安道旭連忙說道。

「下一次再有遲疑,我們可就不給你機會了,知道么?」見墨麒麟和鬼鬼眼神中的寒芒,安道旭猛地咽了口口水,連忙點頭表示知道。

當下,安道旭道:「其實……這個具體我也不清楚,只有異魔主人一個人知道,他現在似乎分兩步進行,一步是派我們攻打玉唐國,而他則親自負責為某一處被封印的異魔解封,至於那邊的異魔到底是什麼修為,我就不知道了。」

「你們在攻打玉唐國?玉唐國現在形勢如何?!」聶甄聽到安道旭在攻打玉唐國,頓時大驚失色。

安道旭知道玉唐國是聶甄老家,所以不敢怠慢,連忙道:「額……玉唐國現在還沒有被攻破,之前我們有幾次進攻不是很順利,五大神國當初也有不少人進入玉唐國避難,現在的玉唐國憑藉一道陣法保護,所以這次我們集合了五大神國大部分的力量,準備一舉拿下玉唐國,其實我本人也是準備帶著一批人前去玉唐國參戰的……」

安道旭一邊說著一邊在看聶甄的臉色,生怕聶甄一時盛怒,將自己給處置了。

玉麒麟對目前形勢稍加分析之後,說道:「老大,現在的玉唐國,天神境四段異魔正在想辦法為同伴解除封印,他同伴修為人數不明,而另一邊大部分異魔的大軍,集中在玉唐國準備將玉唐國攻克,我看我們不如先去解救玉唐國的危機。」

聶甄眼神中劃過一道厲芒,冷聲道:「哼哼……正好異魔族的走狗們湊在一起,也不需要我們一個個把他們翻出來了!走吧,去玉唐國!」 隨即又道,「這個季節也就梅花一身傲骨能凌雪獨立,其他花院子里不好養,我也不叫下人去養了。」

老爺子當時沒說話,過了會兒才點點頭,有些嘆氣道,「是啊,過了那個季節了。」

「爺爺您剛出去轉,就是想看院子里的薔薇花啊?」

蘇歌突然想到什麼,偏頭朝老爺子看過去。

「我……」老爺子像是沒料到蘇歌會突然這麼問,倒是磕巴了一下,「我就是隨便轉轉,看什麼花啊。」

「先前下雪薔薇花凋謝的時候,我收集了很多花瓣保存起來,大概是可以保存到薔薇花再次盛放的時候。」

「能保存那麼久?」蘇歌剛一說,老爺子立馬就好奇的問。

「是啊,不僅能保存那麼久,還能保持著薔薇花最鮮艷的模樣,爺爺您要看嗎?」

「這有什麼好看的。」老爺子立馬收斂起了臉上那些興趣,端起桌上的茶大大喝了一口。

蘇歌但笑不語。

老爺子這口是心非的樣子,倒是挺可愛的。

早餐準備得很豐盛,飯桌上,只有蘇歌和楚老爺子兩個人。

蘇歌原本是想叫莫管家坐下來一起吃的,畢竟來者就是客,可莫管家說什麼也不肯坐下來,蘇歌勸不了也就算了。

「小歌,你吃了飯,是去學校嗎?」

「今天沒課,我今天不出去,就在家裡陪著爺爺您。」

蘇歌抬頭朝對面的老爺子笑了一下。

誰知老爺子臉色卻一下變得不怎麼好看,「我就知道,我來這兒又耽誤你們了。」

「什麼啊,爺爺您這話是怎麼說的,我今天原本就沒課,不信您讓莫管家去我們學校查查,哪裡有報了名立即就上課的,我出去又沒事,您不能非把我趕出家門吧。」

「你這臭丫頭。」老爺子真是被蘇歌給逗笑了,「這是你和小四的家,我哪裡有本事把你給趕出去,要讓小四知道了,不得來找我算賬啊。」

「他敢,他要是敢找爺爺您算賬,我可不放過他。」

蘇歌舉著手裡的叉子耀武揚威的揮了兩下。

老爺子笑得更加燦爛了。

吃了早飯,蘇歌陪著老爺子下棋下了一上午。

午飯過後,老爺子就準備動身離開楚家了。

蘇歌原本想將人留下吃晚飯,但想到天黑開車也不怎麼安全,老爺子年紀又大了,最終也就沒有留。

莫管家去收拾東西了,老爺子坐在沙發上,突然朝蘇歌問道,「小歌啊,你知不知道小四,打算讓輕鴻在公司里做到什麼時候啊?」

「怎麼了?是三哥做得不好嗎?」蘇歌當時就愣了一下。

「不是,就是公司一直是雲偉在打理,聽說兩人在工作上,總是有些衝突,長期這樣下去,不是一件好事啊。輕鴻先前一直不務正業,也沒什麼事業心,如果不是小四逼著,我想他這回也是不會好好在公司工作的,輕鴻現如今工作能力看著倒也不錯,如果小四能給他重新找一份好的工作,他或許會做得更好。」 玉唐國……

「聶族長,異魔族的大軍雖然消停了好幾天時間,但是他們的氣勢似乎比幾天前更加可怕了啊……」原五大神國左氏的族長左從雲,與聶甄的父親聶庄,並肩站在玉唐國陣法結界內,看著陣法外的異魔族大軍,眉頭緊鎖。

當初五大神國淪陷的時候,聶甄曾經高階左從雲他們,如果五大神國撐不住的話,可以去玉唐國。

所以左氏早早就聯絡諸多宗門,朝玉唐國方向撤離,這也是五大神國中,軒轅神國的宗門保存下來的實力最多的原因。

至於五大神國的神國一族,如今早已經是歷史了。

五大神國一族全都選擇留在宗門內,與異魔族戰鬥到最後一刻,雖然最終免不了全軍覆沒的下場,但多少也為各自宗門的撤退爭取到了一點點時間。

如今的玉唐國,早已經今非昔比了,有如此龐大的陣法加持,令天地靈氣無比濃郁。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