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哈哈~」好笑地捂住自己的嘴巴,輕輕地扯了扯修女服胸前的位置,露出了深深的事業線「抱歉呢,我對你說的那些東西完全不感興趣,我對現在的這具身體可是十~分~滿~意~喔~?~」

「啊…你還不了解了呢…不過沒有關係,就讓我來把你變成我心目中理想的樣子好了!!!」高高的舉起鐮刀,在薩沙眼裡,露玖收起了可以擋住自己鐮刀攻擊的無疑是一種蠢到家的舉動。

然而高舉著的鐮刀卻沒有像之前那樣突破空間去攻擊露玖…

「怎麼回事…」看著眯起了眼睛,彷彿看著到手的耗子的貓咪一樣的露玖,薩沙咆哮著問道「你究竟做了什麼…」

輕輕地撫摸著霜之哀傷的劍身,身後的九跟尾巴疊成了一張大氣的沙發,軟綿綿地靠在上面,撕掉了礙事的修女服下擺,如玉般的雙腿相互交叉在一起翹起了二郎腿「既然你的寶具的特性是可以穿越空間,那麼我將我周圍的空間凍結,不就可以了么…」

「喂…不要開玩笑了…凍結空間什麼的…是騙人的吧,啊哈哈…哈哈…」雙手舉著鐮刀,薩沙下意識地後退著…

「啊!!!」似乎背後撞到了什麼東西,薩沙驚恐地用著鐮刀向後劈去…

那是一道綠色的冰牆,可笑的是,薩沙的攻擊並沒有在光滑剔透的綠色牆面上留下一絲絲的痕迹…

「啊~真是無聊呢!」不停地甩動著壓在上面的那隻美腿,露玖無聊地打了一個哈欠「平時竟做一些獵奇的事情,結果倒頭來確是膽子最小,最怕死的那一個么?」

伸了個懶腰,從尾巴沙發上站起,拖著劍鋒朝下的朝著薩沙走去。

「不要過來!!」寶具的能力被封印,薩沙似乎因此便失去了抵抗的念頭,鐮刀從手上滑落,靠著冰牆不斷地向前蹭著只剩下骨頭的雙腿…

「拜拜~」嬌媚地一笑,一隻手帶著霜之哀傷高高舉起,另一隻手則是左右搖擺著,做著再見的手勢…

撿起被薩沙所遺忘的鐮刀,好像對待人類一般地摸了摸鐮刀的刀身「真是委屈你了呢~!」

配合地閃過一道黑光,鐮刀融入了露玖的身體,同時露玖體內的力量又加上了一分。

看著被綠色冰晶完全凍結的骷髏,露玖抬起了右腿。

由於撕開了修女服下擺的緣故,所以絕對領域什麼的…嗯嘿嘿~?!

就在露玖即將瞪下那一腳時,整座教堂卻突然發生了猛烈的震動,令她不得不停下了腳上的動作…

與此同時,昏暗的地下室內,朧正一臉痴迷地看著走到了頂端的藍色進度條「終於…終於完成了…的序幕,將在這裡拉開…啟動吧!巴比倫的古老遺產!!」

ps:哼哼~~哈哈~嘿嘿~

咕嚕咕嚕~ 「哦?啟動了么?」輕鬆地揮舞著手中的鈍刀,拍落了露娜射出的箭矢,poh那古井無波的眼裡一絲狂熱的情緒一閃而過。

「…」看著止步不前的poh,露娜默默地在上裝填起了箭矢。

雖然不知道對方嘴裡說的到底是什麼,但是刺客的直覺卻給她一股十分不詳的預感。

劇烈震動的地面…究竟和有著什麼關聯…

「嘛嘛,小姑娘,因為我們的計劃已經進行到最後一步了,所以不能陪你玩過家家的暗殺者遊戲了…」將澎湃的魔力注入到手上的鈍刀之上,原本崎嶇的刀面霎那間就變得光滑了起來,連帶著那被蹦開了無數細小口子的劍刃也變得像剛打磨過的新刀一般。

舉起明晃晃的刀子,正面倒影著poh的樣貌,另一面則是露娜謹慎的臉孔。

「少看不起人了!!!居然說是家家酒…」將一顆自製的煙霧彈甩到了地上,濃濃的白煙頃刻間便模糊了poh的視野。

死死地咬住自己的下唇,雪白的貝齒上沾上了一絲的血跡…

不要開玩笑了!!好不容易才下定決心成為一名真正意義上的暗殺者,好不容易才找到了你們的藏身之處…居然說是在過家家酒…!!

「咻,咻…」兩根弩箭從煙霧中突破了出來,帶著露娜的不甘與憤怒朝著poh射入…

透過如鏡一般的刀面,看到了從身後突襲而來的兩根箭矢,poh微微地將嘴角上揚了一個小小的弧度,然後轉身一個凌歷的橫斬輕易地斬斷了露娜射出去的弩箭。

見勢不對,露娜毫不含糊地帶上了斗篷上的兜帽,氣息也完全隱匿了起來…

「哦?有點意思…」剛剛捕捉到的露娜的氣息居然在一瞬之間消失的一乾二淨,環顧著四周的煙霧,poh突然對這名少女起了興趣。這種隱匿手段在中也是無人可超的了…

「乖乖出來吧,我可不喜歡玩捉迷藏呢…」大開大合地用手上的寶具清理起附近的霧氣,即使隱匿手段再高明,失去了掩護的霧氣也會暴露出來的…

「可惡…這樣實在是太被動了…」

那麼,主動出擊就好了!

平穩住呼吸,借著身上斗篷的效果,露娜的存在感低到了一個不可思議的地步…就算你去仔細找,也不一定能發現她。

「就是現在!」小心地潛伏到了poh的身後, 貪睡小嬌妻:帝國老公,別偷襲

「厄哈…!」發出一聲痛苦的悶哼,左手握拳重重地往後一甩。還來不及拔出逐漸的露娜就像一隻脫了線的風箏一樣倒飛著撞到了牆上…

「真是遺憾呢…」捂著被袖劍刺穿的胸口,poh拖著大刀朝著露娜被擊飛的方向走了過去…


「咳咳…怎麼可能…明明應該刺穿了心臟的才對…咳咳…」艱難地抬起頭,看著離自己越來越近的poh,露娜難以置信地揉了揉眼睛。

「啊,如果是普通人的話剛才就已經下地獄了呢…不過很遺憾,我的心臟…長在右邊呢!」

「…」無奈地呼出一口濁氣…認命地閉起了眼睛。現在的身體狀況,已經沒有辦法在和他對抗了…

抱歉…老師們,還有nǎinǎi…

「轟!!」

就在露娜閉眼準備等死的時候,教堂猛地震動了一下。然後…


好像有什麼東西從地下冒出來了!

「終於完成了呢…古代巴比倫的偉大遺產…!!」

在突然從地下鑽出的一片陸地zhongyāng,一名手持金色權杖的銀髮男子正發狂似地咆哮著…

「這是…什麼?」獃獃地看著從地底下冒出來的東西,露玖已經可以大致從形狀上判定這是一座規模不小的…島嶼!

停下了手中的戰鬥,所有阿薩辛都把目光集中在了這座緩緩地破土而出的島嶼之上。


「迅速解決戰鬥…是時候給世人們一個驚喜了!」對所有還存活的阿薩辛發布著指令。一股不怒自威的氣勢以朧為圓心,擴散了開來。

強大的風壓將朧周圍的一切物體都吹出了這座島嶼的範圍…其中包括還包括了一位不省人事的藍發少女…

「那是…信女?」看著那道熟悉而又陌生的身影,露玖卯足了力氣飛奔著接住了信女的身體。

「血?」接住信女的剎那,露玖就感覺到了那溫熱的液體…

仔細檢查著傷口…肋骨斷了好幾根…不過並沒有傷到致命的地方…

不斷地釋放著治癒術。ru白色的光輝一道又一道地在信女的身上閃過…

不知道用了多少次唯一會用的法術,直到信女胸口呢觸目驚心的傷口不在出血…露玖才鬆了一口氣。

「露玖…?」似乎是感受到了一直握著自己雙手的溫度,信女的睫毛微微地抖動了一下…

「對不起…」一滴淚滴滴落在了信女的臉頰上…

「我不該忘記你的…!信女!!」彷彿夏季的大雨一般。越來越多的淚水滑落下來,用力地倒吸著流出來的鼻涕「我以後…以後,再也不會做出失憶這種蠢事了!請你…原諒我…」

「失憶…嗎?」原來並不是真的把我遺忘了啊…

萬年面癱的臉上,難得出現了一絲笑容…

舉起雙手,用手指抹去露玖臉上的淚漬「笨蛋,失憶什麼的…是不可抗力吧…」

「誒?」

展示著自己手上緊緊綁著的髮絲,信女那殷紅的眸子里,流出了一顆晶瑩「團長…我,回來了!」

「歡迎回來…」緊緊地抱住信女,把綁著藍色髮絲的小拇指舉到了她的眼前「還有,不許再離開我了…」

「嗯……」

找了一處乾淨的牆角,把信女靠在了那裡,召喚出埃葵斯保護她的安全后,露玖眼裡的溫柔被一股強烈的殺意所替代…

一大片綠色的冰晶形成了兩片唯美的深綠色翅膀…

幾乎是實質性的殺意全部集中在了朧的身上,背後的綠晶之翼猛地一振,露玖迅猛地朝著島嶼的zhongyāng飛去…

看著毫不掩蓋自己的憤怒,筆直地朝著自己飛馳的身影,朧重重地將權杖砸按在了地面上「就是你么…連那個男人都會在意的女人…」

ps:嗯,偶爾更一章兩千字的也可以轉換一下心情呢~? 「強大的殺氣…極具破壞性的力量…敏捷的速度…」看著直奔自己而來的露玖,朧依舊保持著不動如松的姿態…

嘴角微微揚起,不知何時,朧的雙手裡已經握緊了十根細小的銀針「但是,殺意覆蓋了理智,破綻太大了…」

十道銀色的細針普通離弦的箭矢一般激射而出。

還沒有施展出應有的實力與姿態,綠色的冰晶之翼便在空中變成了粉末…由其所承載著的人兒,也從空中墜下…

「轟」

一大股煙塵飄然而起。

「這算…什麼啊…!!」不甘心地擦掉幾根還插在自己身上的細針,杵著霜之哀傷站了起來…不顧打著哆嗦的雙腿,露玖頑固地繼續朝著移動著…

「唔…噗喝…」一口黑血吐出,銀髮赤瞳也變回了原來的樣子,一個踉蹌,少女再一次撲倒在了地上…

視線變得越來越模糊,嘴唇由原先的粉色變成了現在的烏紫,臉頰也同樣變得毫無血色。

「可惡…給我…動起來啊…!」無力地催動著身子,但是力氣卻以一個極快的速度流逝著…

「不用掙扎了…」冷眼看著撲倒在地上,一臉不甘的少女,朧緩步走到了的邊緣「這是沾染了劇毒的毒針,會先奪去你的力氣與活力,然後緩緩吞噬你的生命…」

轉過身去,不再去看苟延殘喘的對手「你該感到榮幸,能夠成為序幕的祭品…」

「露玖(團長)!!」甩開自己的對手,少女們紛紛護在了露玖的身邊…

「團長,不要睡啊團長!拜託你了,至少請睜開眼睛啊!」把露玖的腦袋枕在了自己的大腿上,托莉亞的聲音不斷在露玖的耳邊縈繞著…

「這是…斯內克…」觀察著露玖身上的癥狀,見多識廣的迪妮莎立馬判定出了露玖身上所中的是什麼毒。

緊張地握住迪妮莎的一隻手。神裂的眼裡透露出的情感除了焦慮之外便別無他物了…

「有什麼辦法解毒么…」用的兩面巨盾不斷防禦者們不間斷的攻擊,艾露莎抽出一絲空隙轉頭問道。

「抱歉…我只在書上閱讀過這種毒中毒后的癥狀…上面並沒有寫能夠解除方法…」歉意地低下腦袋,金色的長發遮住了迪妮莎此刻的表情…

「這種毒素是高級殺手都會調配的可怕毒藥…會讓人神志不清,然後全身無力…最可怕的是會腐蝕人的內臟…」掀下白色的兜帽,借著剛才破土而出poh走神的一瞬間,露娜才撿回一命,現在的她,手裡正握著一顆金色的蘋果「而解除的方法只有一種…那就是教會的聖水…」

啃下一口黃金的蘋果,露娜的氣色頓時好了不少…

「可惡!!現在要去哪裡去找聖水啊!」狠狠地把插入地里,托莉亞的臉上寫滿了懊惱。

「聖水的話。這一次我可是帶出來了…」就在眾人不知道該如何是好的時候,一艘空艇從低空略過,一名身穿白底紅紋裙甲,有著柔順栗子色長發的少女跳了下來…

身後同樣栗子色的狗尾巴不斷搖晃著,強忍住重逢的喜悅和激動…亞絲娜閃身跑進了人群。

「亞絲娜!?」最震驚的並非曾與亞絲娜一起戰鬥、生活過的艾露莎等人,而是前段時間「下落不明,生死未知」的前——迪妮莎。

「迪妮莎大人!您怎麼會…」看著熟悉的臉龐,亞絲娜心中的驚訝也並不亞於迪妮莎。

搖了搖頭,指了指還在昏迷的露玖「現在還不是說這個的時候…還是先解露玖的毒吧!」

「啊…是!」從懷裡掏出一根裝滿了清澈液體的試管。亞絲娜扒開了經過特殊處理的保鮮膜「神裂醬,拜託你把露玖的嘴巴張開了…」

「好的…」點了點頭,神裂輕輕地用一隻手捏住露玖臉頰上的顎骨,使她的嘴巴微微地張開來。然後另一隻繞到露玖的頸后,讓她的腦袋從托莉亞的腿上轉移到了自己的胸口。

就在亞絲娜即將把聖水灌入露玖口中的時候,一道生猛的衝擊迫使她停下了手上的動作。

「可惡…我快擋不住了…你們快一點…」 百煉成仙 。即使是艾露莎也有點力不從心了…

「亞絲娜,神裂…露玖就拜託你們了…我們去幫艾露莎…」和托莉亞互相對視一眼,同時點了點頭。迪妮莎率先回到了戰場。

最後溫柔地看了一眼露玖,托莉亞也提起了。

至於露娜,這傢伙早就帶上兜帽不見了人影…

「神裂醬,麻煩你繼續維持這個姿勢了!」在確定暫時不會有人影響到作業之後,亞絲娜把試管小心翼翼地遞到了露玖的嘴邊。

大部分的聖水都順著露玖的食道流了下去,還有一小部分難以避免地順著那尖俏的下巴滴落了下來…

大概過了半分鐘由於,那對長長的睫毛在神裂和亞絲娜的注視下輕輕地抖動了一下…

「唔…」臉色和嘴唇也變得紅潤起來,不再那麼慘白嚇人。吐出一口濁氣,露玖那水汪汪的紫色眸子重新靈動地轉了起來…

「亞、亞絲娜??」難以置信地揉了揉眼睛,然後又捏了捏自己的臉頰,露玖的大腦突然轉不過彎來了…

看著露玖可愛的舉動,亞絲娜強忍住笑意,抱住了日思夜想的人兒「就是我沒錯啦…所以露玖你並不是在做夢哦!」

「嗚嗚~太好了,終於不用做菜了!」發出了一聲意義不明的歡呼,露玖也緊緊地抱住了亞絲娜…

「吶吶,親熱的話可以等晚上嘛~現在不是還有事情要處理嗎?」捧住露玖的腦袋,亞絲娜還是忍不住湊上去舔了一下…

不知道為什麼,自從變成了小狗妖怪以後,亞絲娜看到喜歡的東西都會忍不住去舔一口…

「知、知、知道了啦!」捂著自己被舔的地方,露玖慌忙地從神裂的懷裡站了起來…轉過身捂住了自己紅撲撲的臉蛋,露玖表示心裡其實正在暗爽的說!

「大家,這裡已經處理好了哦!請放手一搏吧,不用再顧忌了!」向大家傳遞著露玖已經恢復了的信息,亞絲娜拔出了腰間的細劍。

「啊啊啊啊,終於好了么?」不難煩地換下,艾露莎果斷地裝備上了捨棄了防禦,專註於攻擊的。

長時間的被動防守讓我們的女王大人積攢了不少的怨氣,隨著情緒的爆發,一個小範圍的圈圈將她和庫籠罩在了一起。

圈圈的內部,景色瘋狂地轉變著,眨眼過後,庫和艾露莎站在了一座滿是水晶的高塔之前…

「這就是…固有結界嗎?」興奮地打量著周圍的一切,庫甚至連說的話里都帶上了一絲絲的顫音…

「啊咧啊咧…沒想到魔力居然隨著情緒的爆發而攀升上去了啊…」撓了撓赤紅的頭髮,艾露莎將紅櫻的劍鋒對準了庫。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