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這一下就好玩了!」妖無痕拍手大笑。

黃如天此刻雙眼綻放出強烈的戰意,沒有多說什麼,只是他的眼神已經表明了一切。一邊的林磊看到黃如天的樣子,轉身就想離開。

「林兄,跟我打一場吧!」

「不要吧……黃兄,你可是戰師強者啊,你不能……哎呀!你不能……哎呀!我跟你拼了我!」林磊沒說完,黃如天便直接出手了。

……

森林當中,不知多少的目光都聚集在了這裡,紀羽此刻卻沒有一點感覺,只是在瘋狂的戰鬥著,幾乎使盡了渾身解數。

他身上的傷口破了又好好了又破。

似乎永遠都不會累的一樣,時間已經過去了一個時辰,此刻的紀羽已經不知道吃了多少的丹藥。

儲物戒中,他收集的魔核已然不知幾許。然而,這場戰鬥卻像是沒有極限一般,不斷的進行著。

天老此刻已經狐疑到了幾點,他有太多的不解……但紀羽卻沒有,他現在戰意衝天,來多少,就戰多少!

不知道什麼時候,紀羽的天元九變已經出現了第三個虛影,踏天步的速度更是快了速度。

意形拳一出,五個紅色的拳頭打在魔獸的身上,死亡!死亡!死亡!

皮皮跟小狐狐戰得不亦樂乎,那雷電之力跟火焰之力配合得非常的好,眨眼間魔獸倒下一大片。

「怎麼總是覺得有些不對勁呢……」天老卻想不明白。

此刻,瀋陽他們帶著林靈兒跑了好一段距離,終於停了下來。

他轉身看了看林靈兒,然後又看了看水殤他們,道:「你們保護好靈兒,我回去幫紀兄弟!」

說完,他轉身便要衝回去,然而卻立刻被其他人喊住:「大哥,我們一起去!」

其餘幾人皆是站前了一步。

瀋陽有些艱難的回頭……看向自己的兄弟們,一時間卻不知該說些什麼……

「不行!你們不能去,你們走了,誰來保護靈兒!」瀋陽直接拒絕了。

「水殤姐就能保護好靈兒了!大哥,讓我們跟你一起去吧!」傷拳第一個站出來。

接著刀山刀海,風劍燕子,清影清夜也站了出來。

「我也要去!」水殤撕下面罩,一副天然的美人臉出現在眾人的面前,傾國傾城……

「你們……」瀋陽看著水殤,一時語塞。

他不知道該如何回絕兄弟們……自己真的做得到這麼自私么?很難啊!

「哎呀呀,你們去做什麼呀!羽哥哥可厲害了,你們去了會給他拖後腿的!」這時……一個稚嫩的聲音卻讓眾人哭笑不得。

林靈兒顯然對紀羽有著莫大的信心。

小丫頭一開始雖然不舍,但卻從來沒有懷疑過紀羽能不能成功……在她的心裡,紀羽就是勝利的代名詞了。

水殤幾人怔在原地……差點忘了還有這麼一個小丫頭在了……貌似走了還真的不太好。

但不走……貌似也不太好啊……

這下他們真的犯難了。

瀋陽此刻才總算是明白了……紀羽這麼做的原因就是為了讓自己為難啊!!!

「媽的那小子怎麼就這麼精明啊!」他恨恨的罵了一句。

但此刻若是被紀羽知道了……他才真的是有苦說不出,他根本就沒有想過這個問題,更別說算計他們了。這完全是冤枉啊!

眾人大眼看小眼,大眼看大眼的……一時間又是難以決策。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紀羽所在的戰場氣勢如虹,無邊強橫的氣息轟然爆發。

彼時,火焰滔天,雷霆變動,幾乎將紀羽周圍都打得了個稀巴爛,那原本尚且茂盛的叢林,在火與雷電的爭相攻擊當中化為煙灰。

一頭又一頭的魔獸的屍體躺在地上,血液已經被火焰的熱量給徹底蒸發,那原本還稍有些水分的屍體變成了乾屍,就像是經過了許多年月一般。

這裡,盡皆是一些一階與二階的魔獸。魔獸們似乎對這些毫無知覺,只是瘋狂的朝著紀羽的方向衝去。

最後,紀羽大喝一聲,那聲音攜帶著意念之力,讓沖在最前方的魔獸腦袋一歪,轟然撞在了地上。

紀羽身後,一道雷霆的力量爆發,皮皮跳到了紀羽的肩膀上,這電與火的結合,更是讓一群魔獸難以抵抗而倒地。

小狐狐那鋒利的爪子猶如收割機,所到之處,凡是一階的魔獸都被徹底的斃命,場面一時間儘是慘烈。

紀羽渾身浴血,全身上下幾乎看不到一點乾淨的地方,不知道是魔獸的血,還是自己的血,他還在戰鬥,雪白的衣裳早已紅透了,他的拳頭已經磨破了不知幾層皮。

翻手一動,幾顆丹藥瞬間出現在他的手中,紀羽只手一揮,小狐狐與皮皮各得一顆,吞入肚中。

霎時間,又是一道強橫的氣息爆發而起。

此刻紀羽用的丹藥已經是從山幽谷得到的儲物戒裡面的丹藥了,他戰鬥了將近一個時辰,天老的丹藥根本就沒有辦法修復他的傷勢,丹天戰體的修復能力幾乎到達了極限的地步。

沒多久,紀羽身體再一次陷入了疲憊,這次,已經不知道是他第幾次突破極限了。

而他的修為,已經在戰士八階之中得到了徹徹底底的穩固。

多少次要突破九階,卻被紀羽狠狠的壓了下去。九階,他所要的是完美的爆發突破,只有將潛力壓榨到最大,突破時才會變得強大。

「皮皮!撐得住嗎!」紀羽朝著皮皮大喊一聲。

此刻,皮皮渾身帶著雷電之力,穿透了一頭一階魔獸的肚子,衝到了紀羽的面前,自信的看了紀羽一眼,而後再一次沖向了其他的敵人。

紀羽又看了看小狐狐的方向,此刻,小狐狐亦是戰意滔天,這一次就像是一場極限的鍛煉一般,若是紀羽冷靜下來的話,定然會驚駭萬分。

這一個時辰下來,他們消滅的魔獸已經上百頭了,但奇怪的是,死在手下的魔獸都是一些一階與二階的魔獸。

雖然說天幽森林外圍不會有什麼強大的魔獸,但至少三階魔獸還是存在的,不過竟然一個都沒有!

很顯然,這肯定不是他們好運,而是這背後或許有一隻看不見的大手在操控著。

紀羽沒有留意到,但天老卻完全注意到了,但他卻沒有出聲。

天老發現自己的能量竟然是一點都不能穿透到外邊,也不能給紀羽一點幫助,而暗中,似乎有一雙銳利的眼睛在盯著自己一般。

饒是天老那樣活了百來年的老怪物,對於這種感覺都是毛骨悚然。

背後有隻手,在操縱著這一切!

天老得出了一個結論,不過究竟是什麼時候……究竟是什麼人在操縱著,那他就真的是一點也不知道了,只不過可以肯定,這個暗中的手非常的強大。

不止天老,此刻凡是在天幽森林之中的強者都是有那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一名黑衣老者站在一棵大樹之上,他已經非常老了,但實力卻是宏厚無比,就算是天空戰師級別的王霸在他面前,氣勢都不足他的一半雄厚。老人雙手把背,飄飄乎似仙人。

然而,此刻他背後卻已經是冷汗直流,若是安靜的話,還能聽到他的心跳聲。

「究竟是什麼人在主導著這一切……」他喃喃道。

絕代丹帝 隨後,他嘗試著用自己的意念能力深入一下,但卻瞬間被泯滅了,口中鮮血不斷的流出,面色在一瞬間也是蒼白了不少。

一名如此強大而恐怖的人,甚至連敵人的面都沒有見到,光光被看了一眼就已經受了重傷……這是何等強大的力量啊?

此刻,那名老者此刻是上下不能,他感覺只要自己動一動,就會瞬間被那股力量給湮滅了。

「西北什麼時候出現了這麼強大的人……那個人到底想要做什麼?不行,回去之後一定要限制好家族小輩不要亂來……」這名老者嘆了口氣,而後又喃喃道:「只是不知道靈兒這丫頭到底跑哪去了……」

而離紀羽比較近的瀋陽等人,此刻每個人臉色已然都是蒼白無比,毫無血色。

林靈兒在一邊跑來跑去,手忙腳亂的照顧著這些人。

小丫頭擦了擦額頭上的汗珠,口中還抱怨道:「哎呀呀,都叫你們別去了……真是的。」

瀋陽等人相視苦笑……不知該說些什麼好。

他們本來是要衝進去救紀羽的,然而在相持不下的時候,一股超強的力量猛然將他們推出了數米,而後他們每個人都感覺到自己的五臟六腑像是移位了一般,一口鮮血吐出,就像是將所有本源都給揮灑了一遍似的。

好可怕的力量!

他們心中對紀羽擔心不已,但同時也不明白,那股力量到底是什麼存在才能擁有的……以他們的閱歷,二三十年可不是混過去的。

在大陸東方,他們見過戰王強者,甚至戰皇強者也曾經有過一面之緣,但直覺告訴他們,這些個級別的強者在面對這股力量的時候絕對不會比他們好上多少……

這就讓他們無不驚駭萬分了,這世界上竟然會存在著這麼可怕的力量?

「該不會是紀兄弟的師傅吧?」此時,瀋陽腦中忽然升起了這麼一個念頭。

這個似乎也是唯一能回答他疑惑的答案了……紀羽的來歷不簡單,不過十五歲,實力卻已經無比強橫了,甚至在東方的年輕一輩當中,也能排上名頭……

這種妖孽一般的實力,肯定是有一名老師才能教導出來的,現在在裡面的就只有紀羽一人,而這裡已經完全被封鎖了……難道是因為他的師傅想要鍛煉他才這麼做的?

瀋陽想到這裡,心中已經驚駭無比了……若那是紀羽的師傅,實力又會是什麼等級呢?聖級?帝級?

他不敢再往上想了,神級……不太可能吧?

一片區域遭到了這一股恐怖的力量封鎖,除了紀羽之外,所有的強者都不在這裡存在。

一名戰師強者在跟魔獸搏鬥的時候,忽然出現了一股力量,瞬間便將他送了出去。又是一名戰士級別的修士在戰鬥時,眨眼卻已經出現在百里之外。

每個人心中都是駭然萬分,這到底是一種怎麼樣的逆天力量啊!

林磊,王元,黃如天,妖無痕,龐拋,許天子以及劍無心已經聚集在了一起,他們站在一片空地之中,遠遠的看向了紀羽戰鬥的那個方向。

每個人臉上都有一種難以言明的情緒。

「王兄,你的心機向來深沉,不知這一次可知道這暗中人是什麼來頭?在裡面戰鬥的又會是什麼人呢?」林磊此刻站出來看了看王元,若有所思的問道。

王元看了看林磊,哂笑一聲:「心機深沉倒是不敢當,小弟在西北也有二十年了,在這二十年中,西北的強者不敢說都見過,但也算是見過十之七八,但這暗中人,很可惜,小弟完全沒有什麼頭緒。」

說著,王元遠遠的看了看遠處,嘆了口氣:「只不過我可以肯定,這暗中人的實力非常的強……比我見過的任何一個強者都要強,強大無比!至於那戰鬥的人……也許是他的弟子吧。」

這話是出自王元真心的,他向來心高氣傲,即使面對戰王級別的強者也不會出現這種黯淡的神情,因為他自信,自己有一天也會達到那種層次。但現在,只是感覺了一點那股力量,卻已經生出了一種無力的感覺。

那暗中人到底有多強大?

他們無法得知,只不過每個人心中都不約而同的有了一種感覺……忌憚。

劍無心等人皆是沉默了下來,甚至是桀驁不馴的龐拋跟許天子此刻也是低下了腦袋,他們都是出自西北的大門派,獄宗,天劍門,西北天宮……哪一個不是西北的大派。

然而在這一刻,在這些年輕一代的翹楚弟子心中,這背後的力量依然是超過了他們所在的宗派的最頂尖實力了。

西北,什麼時候出現這麼可怕的人了?

他們心中暗中警惕,要回去將這個消息告訴宗派的高層才行,這或許會關係到今後西北局勢的劃分。

天空戰師強者才這股力量的壓迫下,連飛行都做不到。

背後的手,讓每一個人都是驚恐無比……

「可怕……太可怕了。」最後,連天老都若有所思的道。

他終究還是沒有想到有哪一號人物有這麼可怕的力量。

他知道有聖域的存在,也去過聖域,但總是感覺……或許連那裡的老怪物,都不一定會有這麼強大嗎?

從姑獲鳥開始 這個背後的手,跟紀羽究竟是什麼關係?是朋友?是敵人?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敵人?」天老一怔,旋即苦笑著搖頭。

不可能,不可能會是敵人……若是敵人的話,那人應該完全可以一巴掌就將紀羽打成灰燼,根本就沒有必要浪費這麼多的時間來讓紀羽在這裡磨磨蹭蹭的戰鬥。

這不可能!

那個暗中人絕對有這個實力,以他強大的力量,就算要折磨紀羽,也有千萬種方法,而不應該用這種方法,現在分明就是在鍛煉紀羽啊。

難道……是紀羽在山幽谷見到的那個前輩?

嗯~如果是這樣的話,倒真的是有這個可能,一切也就說得通了。

天老若有所思,想到這裡,他的疑惑也減少了許多,也唯有這個解釋,可以為他釋疑了吧。

「吼!」

忽然,一聲魔獸的嘶吼再一次震動了整個山林。

總裁寵妻無下限 這場與魔獸之間的戰鬥已然進入到白熱化的階段。

紀羽身上的衣裳早已破爛,露出那初具線條的肌肉,看上去健碩無比。

紀羽的手臂上,一條一條的血痕,看上去非常的猙獰,讓人感覺到毛骨悚然,密密麻麻的。這都是魔獸的獸爪或者利齒留下的痕迹。

一頭魔獸從空中落下,速度異常的迅速,那利爪猛然朝著紀羽颳去,似乎要將紀羽破開兩半。

而紀羽連看都沒有看魔獸一眼,身形微微向後一退,那魔獸瞬間便衝到了地下。

在這一霎,紀羽的手橫向衝出,一拳打爆了魔獸的腦袋,手中便取出了一顆魔核。

將魔核放入儲物戒中,數上一數,原來自己已經收集到了上百顆的魔核了。

而這漫地都是魔獸的屍體,若是數上一數的話,恐怕要有四五百頭了。

四五百頭……整整兩個時辰的時間,紀羽,皮皮還有小狐狐一起出手,竟然有這個成果。

換做任何一名強者看到,都一定會詫異無比的,看向紀羽的眼神就像是看著一個怪物似的。

丹天戰體天生就是魔獸的死敵與剋星。

紀羽心中才明白天老說的這句話。

因為丹天戰體的進化需要魔獸的魔核,而之前他在獸靈之森的殺戮,紀羽在那片奇怪地域的殺戮也都說明了這一點。

凡是他來到有魔獸出沒的地方,似乎都會有一次魔獸戰,這一次,同樣如此。

這又是怎麼回事呢?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