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管他是誰,都得死!」吳家家主獰笑道。

「你們這些人豈不是趁火打劫嗎?」

風語見到他們的面目,很是不舒服。

「風語小姐,看在風老的面上,我們不與你計較,但接下來的事情,也希望你不要插手!」吳家主扭頭冷聲道,眸光中更帶著一股寒意。

「你們……!」

風刑天阻止了還欲繼續說話的風語,低沉道:「語丫頭,好好看著吧,這就是最為真實的神界!」

「可秦天……!」風語有些擔心的道。

「放心,到時爺爺自有計較!」

另一邊,在四位家主的命令下,一共六十九名上位神圓滿齊齊動手,轟擊造化生息陣。

雖說造化生息陣的防禦力很強,但也受不住六十九位上位神圓滿的攻擊啊。

僅僅兩輪,造化生息陣就轟然崩潰。

而秦天的身形也顯露了出來。

看到秦天現在的模樣,四位家主都大大鬆了口氣,他們眼中的秦天衣衫破爛,上面還侵染著血跡,臉色蒼白,滿頭亂髮,看起來相當的狼狽。

「你們這是做什麼?」

秦天眼中似乎閃過驚慌,有氣無力的問道。

宇文世大笑道:「哈哈,秦天說來我們得感謝你幫我們殺掉烜照,不然我們四大世家哪能有機會吞併烜照城,不對,以後就得改名四方城了,為了感謝你,我們賜予你死亡!」 「你們這是趁人之危!」

秦天的臉色變得越發「難看」,語帶惱怒說道。

「什麼叫趁人之危,是你自己太蠢而已!」吳家家主語帶譏諷。

秦天的眸光閃了閃,最後變得黯淡,有種英雄末路的感覺,他語帶哀求道:「能不能放我一條生路,我願將烜照的儲物皮袋交給你們!」

唐家族猙獰一笑:「放過你,等你傷勢好了以後,再來找我們清算?再說你一死,儲物皮袋依舊是我們的!」

「我發誓,只要你們放過我,我日後保證不找你們麻煩!」

秦天連忙道。

唐家主冷冷一笑:「你保證也好,發誓也罷,我們都不會相信你,只有你死掉,我們才能徹底安心!」

「你們這是要魚死網破?」

秦天雙眼瞪得渾圓,怒吼道,就好似一頭被獵人逼到牆角的重傷獵物。

「這就是所謂的天才,也太沒有骨氣了吧!」

風淼看到這一幕,眼神中卻透著幾分不屑,風語沒有說話,但從她的眼神中可以看出,對於秦天現在的表現,她也很是失望。

倒是風刑天眼中閃過幾分疑惑,隱隱有所猜測。

「事不宜遲,不要浪費時間,先殺了他!」

宇文世擔心遲則生變,催促道。

「等等!」

風刑天突然開口:「諸位可否給老夫一個面子?」

「風老,你當真要插手?」

宇文世盯著他,語氣很是不善。

風刑天面上露出一絲微笑:「四位家主不要誤會,老夫只是不忍見到這麼一個天才就此隕落,老夫可以保證,只要你們饒了他,老夫就帶他回第二神域,並且永世不得踏足第一神域!」

說到這裡,風刑天神情微微一頓,語氣有些沉重的道:「並且,老夫也欠諸位一個人情如何?」

聞言,四位家主都是心中一凜,風刑天乃是第二神域的頂級煉器大師之一,更是風家人,在風家也有著不低的地位,如果能夠讓他欠個人情,的確很划算。

但秦天卻是個不穩定的因素,風刑天未必能控制住他,所以,這個風險他們不敢冒。

一番商議后,宇文世道:「抱歉風老,我們不能答應你!」

風刑天眼中閃過一抹無奈之色,朝秦天道:「小兄弟,老夫沒能救下你,希望你不要怪老夫!」

秦天朝風刑天一拜:「風老能夠做到這一步,小子已經很感激,何來責怪之說!」

黎城往事 說到這裡,秦天突然挺直了身體,朝四位家主道:「動手吧,就算我秦天死,也不會讓你們好過!」

「死到臨頭還敢囂張,我們一家出一人,聯手宰掉這小子!」

吳家主語氣冷漠的道。

「好!」

另外三位家主自然是沒有意見,很快,四尊上位神圓滿的長老越眾而出。

「殺!」

四尊上位神圓滿的長老都沒有多餘的廢話,一個個目帶殺機,祭出神器,以神術催動,化為四道流光直奔秦天。

「死!」

秦天眯了眯眼,手中出現一柄長刀,如同閃電般飛斬而出。

「噗!」

血光飛濺,吳家的長老被他一刀給劈成兩半,但另外三人的攻擊則臨身,重重撞擊在他身上,一時,秦天吐血倒飛。

「該死!」

吳家家主眼中閃過一抹惱怒之色。

「吳兄,節哀!」

宇文世說道,心中卻暗自高興,秦天一死,他們四家就能獨霸烜照城,到時,四家的關係必定會變得極為僵硬,另外三家的人死的越多,他就越高興。

「是啊,吳兄,節哀!」

另外兩位家主也紛紛開口。

「秦天去死!」

看到飛出去的秦天,周家的那位長老搶先衝出,手腕一抖,銀色的長槍化為一道銀色閃電,快速刺向秦天的眉心。

天價交易,總裁別玩火! 眼前槍尖就要刺入秦天皮膚,但在這時,刀光一閃,一個頭顱飛起。

本來正暗自幸災樂禍的周家家主面色不由一滯。

「嘭!」

秦天倒砸在地上,有些吃力的站起,將長刀插入地面支撐著身體。

看到這一幕,宇文家和唐家的長老卻不敢妄動,這傢伙明明都已經重傷,但一身戰力卻相當的可怕,居然都在頃刻間殺掉他們同個層次的高手。

「我說過,你們想要殺我,也要付出極大的代價,哇!哇!」

說到這裡,秦天似乎壓制不住體內的傷勢,張口連吐兩口鮮血。

「好機會,殺!」

唐家長老和宇文家長老見到這一幕,終於按耐不住,身形如同閃電般激射而出,瞬間掠至秦天身側,然後一輪刀光與劍光齊齊爆發。

但在這時,秦天突然反手抓出刀柄。

噗的聲!

長刀從泥土中彈起在虛空中劃過一道死亡般的弧線,接著,又有兩顆頭顱飛起。

「噗!」

長刀再次插入地面,秦天雙手握住刀柄支撐著身體才能保證不倒,身上的氣息也衰弱到了極點。

而四位家主的臉色則變得極為的難看,要培養一個上位神圓滿的長老可不容易,本來他們以為,四個上位神圓滿聯手對付重傷的秦天已經是綽綽有餘,但萬萬沒有想到,他們全部死在秦天刀下。

在暗自心疼的同時,也讓他們對秦天的殺心更濃。

「這次,我們一家出兩人!」

宇文世咬牙道。

「好!」

下一刻,八位上位神圓滿的長老越眾而出,目光鎖定了秦天。

「動手!」

一聲輕喝,八位上位神圓滿的長老發動了攻擊。

有了四位長老的前車之鑒,這八位長老都是全力出手,一時,虛空震動不斷,一股股能量發出爆鳴聲從不同的方向席捲而至,將秦天所有的退路都給封鎖死。

越界招惹 瞬息,攻擊臨身,但秦天卻站在原地沒有動彈,似乎已經沒有了反抗的力氣。

「他死定了!」

宇文世臉上浮現出了殘忍的笑容。

但他話音一落,秦天身上卻多了一套殘破的神鎧,釋放出一層厚實的黑色光罩。

「轟轟轟!」

八位長老的攻擊落在黑色光罩上,卻沒能將其破開,接著,秦天手中又多了一柄劍,那是真焱之劍。

「不好!」

八位長老雙眼陡然一縮,臉上都浮現出驚恐之色,紛紛往後飛退。

「來不及了!」

秦天臉上浮現出一層猙獰的笑容,快速斬出八劍。

劍氣如虹,快到極致,瞬息不到,就已經劈到八位長老身前,劍光輕易將他們的神力護罩和神鎧護罩齊齊撕裂開來。 「不!」

「不要!」

「不要殺我!」

「你敢!」

…………

在劍氣斬開八位長老的神力護罩和神鎧護罩后,他們臉上都浮現出極為驚恐之色,紛紛發出不甘的吼叫,體內的神力更是不要命的爆發,妄圖擋住這一劍。

但這可是天神器發出的一擊,又豈是他們能夠抵擋的。

「噗噗噗噗!」

就如同切割豆腐般,劍氣輕鬆切入他們的身體,在慘叫聲中,八位長老的神體全部碎裂開來,凄慘無比。

看到這一幕,四位家主的臉色都變得烏黑,簡直如同鍋底灰,心中更是又驚又恐。

「哈哈哈!」

秦天身形一陣踉蹌,最終靠著真焱之劍才支撐住了身體。

「我說過,你們要殺我,得付出代價,現在,我殺了十二尊上位神圓滿,就算是死,也夠本了……咳咳!」

話音一落,秦天就劇烈的咳嗽起來,隨著咳嗽,更有鮮血從他嘴裡湧出,順著嘴角滑入脖頸,將胸前的衣衫給染成赤紅一片。

看到這一幕,風刑天面色有些古怪和詭異,隱隱間,他覺得他猜到了什麼。

風淼也盯著秦天一陣皺眉打量,忽然,她的眉頭舒展開來,露出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這傢伙真陰險!」

「姐姐,你說什麼?」

風語擔心看了眼秦天,好奇問。

「看下去你就知道了!」

風淼笑了笑道。

四位家主不準備給秦天機會了,打算將所有的長老一起出手。

見狀,秦天似乎恢復了幾分元氣,譏笑道:「對付我一個油枯燈盡之人,居然要派出這麼多的上位神,你們還真是怕死啊!」

「不要和他廢話,殺了他!」

宇文世惱怒吼道。

頓時,五十七尊上位神圓滿就要出手,秦天連忙喊道。

聞言,這些上位神都下意識停手。

這時,秦天笑了,佝僂的身體陡然變得挺直,輕笑道:「好了,遊戲結束了!」

話音一落,秦天的身形飄飛而出,闖入人群,手中的真焱之劍如同閃電般揮灑而出。

「噗噗噗噗!」

鮮血飛濺。

「啊啊啊!」

慘叫不斷,頃刻間,就有七人死在真焱之劍下。

「混蛋,他根本就沒有受傷,一切都是偽裝!」

看到這一幕,四位家主哪裡還不明白,秦天根本就沒有受傷,只是想要引誘他們出手。

「卑鄙小人!」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