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問一下,了解下情況嘛!」陌凡嬉皮笑臉的回答道。

身為男人,一旦被問工資的時候,一定要自信!

術修挺起胸膛,很自信的說道:「一個月五百上品靈石多一點!」

「多一點?是不是小數點後面要加兩個零?五塊上品靈石?」陌凡問道。

術修:「……」

「我才不玩套路呢!真的五百上品靈石!」術修回答道:「居民委員會的高級白領!」

陌凡:「……」

「前輩,你兼職不?錢夠用么?」陌凡問道。

「夠……吧,你想幹嘛?」術修問道。

陌凡微微一笑,說道:「我打算開宗立派,建立一個千秋門,想讓你當符篆部的BOSS,一個月我給您開一萬靈石的價格。」

「一萬靈石?那麼少?」術修下意識以為對方說的是下品靈石,換算成上品靈石也就是一塊而已。

「一萬上品靈石還少?」陌凡說道:「那我再加一萬。」

術修:「!!!」

「臭小子,你別逗了,沒事我就先離開了。」術修很現實人情這小子再有錢也壕不到這個份上。

「前輩,我就當您答應了哦,到時候開業我再叫您,拜拜!」

望著不斷遠去的術修,陌凡大聲說道。

「走吧走吧!」黛安娜說道。

……

……

眾人上了車,過了大概半個小時的車程,車子又來到了另一個郊區,不過這片郊區比之前逼格要更高一些。

原因無他,一座巨大城堡,城堡外是一大片修剪整齊的園林。

「哇!好壯觀啊!」陌凡這還是第一次在現實中見到城堡,照這陣勢,城堡估計有幾萬平方米了。

「嘿嘿,這古堡漂亮吧?」黛安娜對自己家還是充滿自豪感的。

「在裡面會迷路嗎?」小七問道。

「我小時候迷路過。」黛安娜吐了吐舌頭。

通過超大的鐵門,超長轎跑緩緩駛入,最後在古堡門口停了下來。

「走吧!」黛安娜把高跟鞋脫下放在車裡,赤著玉足下了車,一蹦一跳的走進了古堡。

陌凡:「……」

他笑著看向千羽曦,說道:「看樣子禮儀方面不用太多拘束了。」

眾人下車,也走進了古堡內。

古堡跟電視里一模一樣,走進去以後,是一個超大的正廳,面前有左中右三條樓梯,而在梁兩邊,則是超長的通道,通道的兩邊整齊擺放著精緻的擺設品。

「羽曦,以後我們家你想要設計成這樣么?」陌凡問道身邊佳人。

千羽曦臉紅了一下,說道:「到時候再說吧,不過我挺喜歡外面的園林呢。」

「了解。」陌凡嘿嘿笑道。

在黛安娜那的帶領下,眾人走過了好幾個通道,上了幾個樓梯,終於來到了一個房間。

黛安娜推開門,眾人見到房間的正中央擺放著一張大圓桌,紅色的桌布上擺放著各色各樣的美食,還有裝飾優雅的蠟燭跟玫瑰。

在圓桌前,坐著四個人,分別是兩個看起來成熟一些的夫婦,一個年紀跟陌凡等人差不多的貴族公子哥,還有一個白髮蒼蒼,束著馬尾,頗為年長的男人。

「我帶客人回來啦!」黛安娜蹦蹦跳跳的說道。

見到黛安娜,房間內的氣氛彷彿變的活躍了一些。

陌凡等人看著他們,他們也看著陌凡等人。

「額……你們好!」陌凡做了一個標準的貴族禮儀介紹。

「你是陌千秋!」那個看起來最為年長的男子指著陌凡說道,語氣有些震驚:「我在電視上看過你!」

陌凡:「……」

不是說有貴族禮儀嗎?怎麼一點都看不出來?而且對方還說的是國語!不過這樣也挺好,能輕鬆些。

「爺爺,這位是陌凡,道號陌千秋,是我在澳門認識的一個朋友。」黛安娜說道:「旁邊是他的道侶,也就是未婚妻,叫千羽曦,還有旁邊的叫小七,何珊珊還有陌小天,是陌凡的弟弟妹妹。」

黛安娜又朝陌凡這邊介紹了一下場面內幾人,剛剛說話的是他的爺爺,叫諾爾納.道爾,然後那對看起來很年輕的夫婦是她的父母,父親叫諾爾納.傑森,母親叫諾爾納.雅珊,至於最後那位看起來年紀跟幾人相仿的男子,是黛安娜的哥哥,叫做諾爾納.卡爾。

陌凡眾人依次打了聲招呼。

「快坐吧,不用拘束。」黛安娜的母親雅珊笑著對眾人說道。

眾人點頭,坐到了座位上。

「黛安娜,你怎麼又不穿鞋?」黛安娜的父親見到自己女兒在客人面前如此失禮,有些責備的語氣說道。

「在家裡又不會怎樣。」黛安娜反駁道。

「這樣對客人很失禮的。」黛安娜的爺爺道爾慈聲勸道:「黛安娜,去把鞋子穿上吧。」

「好吧。」黛安娜對於爺爺還是比較聽話的,她無奈的答道,起身跟陌凡等人打了個招呼,就先走出了房間。

(本章完) 黛安娜走後,場面陷入了短暫的尷尬,最後還是黛安娜的爺爺道爾先開了口。

他和善的看著陌凡,笑道:「陌千秋對嗎?」

「是的道爾先生,您可以稱呼我陌凡。」陌凡禮貌道。

「不用那麼拘束。」道爾說道:「你們幾人就像黛安娜一樣叫我爺爺就可以了,我這人髓勞,可以一點都不古板呢!」

陌凡微笑一聲,按對方所求應了一聲。

「陌凡,我看過你在武道會上的表現,可真是很奪目耀眼啊!」道爾誇讚道:「比卡爾還要厲害呢!」

「那可不一定,都還沒比過呢!」黛安娜的哥哥有些鬱悶的撇嘴道,以前在爺爺口中,他可是年青一代中,最有天賦,且實力最強的代表,可是自從看了陌凡以後,他就對這個素未謀面的青年稱讚許多。

他雖然不是那種自傲自滿的人,但自己爺爺口中長期的誇讚對象忽然變了個人,這倒令他有些不爽,身為年輕人,特特別系那個證明一下自己。

「陌凡你好,我是黛安娜的哥哥,你叫我卡爾就行了。」卡爾打招呼說道:「順帶一提,您的未婚妻也真是漂亮呢!妹妹們也是,還有……弟弟。」

他最後看向陌小天的時候,聲音有些拖長,這真的是弟弟嗎,怎麼長的跟陌凡本人那麼像?

陌凡也懶得解釋了,他笑著回道:「謝謝誇獎,諾爾納一族的基因也是十分完美啊,男的俊美,女的漂亮,道爾爺爺年輕的時候,想必也迷倒過不少女性吧?」

「哈哈哈!」

道爾聽到陌凡的捧話,滿意的大笑了幾聲,開始吹噓起自己的過往,「我告訴你們啊,我諾爾納.道爾年輕的時候那叫一個完美啊!不僅外表,就連內在的學府知識也是充滿了魅力,當年被我迷上的少女沒有上千也有幾百呢!」

見到陌凡隨口一句誇讚就令爺爺對他的印象分不斷提升,卡爾越來越鬱悶,原本簡單的打招呼怎麼變成了這樣?

「陌凡,你們華國修真界的人很多嗎?」黛安娜的父親傑森問道。

「要跟國家總人口比的話,那肯定很少了,畢竟曦族很也是要有苗子才行,有了苗子之後還得看自身天賦決定以後的路能夠走多長。」陌凡說道。

「原來是這樣。」傑森說道:「這也算好的了,修士不像我們血族,想要數量增多,除了通過繁衍,別無他法,而且我們血族的生育率也極低,人數也僅僅保持幾百不掉而已。

提到這點,陌凡突然想起了西方神話中,吸血鬼的宿命對手,狼人,他說道:「有些冒昧的問一句,這裡有狼人嗎?」

「狼人?有啊。」傑森回答道:「不過狼人只是跟吸血鬼一樣的旁系,他們真正的源頭叫做狼族。」

「狼族?」陌凡這一邊的人都開始聽著對方的科普。

「正常人類,是由猿科動物進化而來的,所而狼族,就是由狼進化為智慧雙足行動的人類。」傑森說道:「他們是人,但又是不同的種族,而狼人不同,他們只是單純的混入了狼族的血液從而引發的失敗變異的產物,就跟吸血鬼一樣,屬於不入流的。」

傑森繼續道:「狼族跟血族是世交,因為他們跟我一樣,生育率極低,而且只能通過繁衍傳承。」

「那西方故事裡為什麼老是說吸血鬼跟狼人是宿敵呢?」何珊珊好奇問道。

「這個問題我來回答。」卡爾開口道。

「你們那邊應該也有追星族吧?」卡爾看向陌凡還有千羽曦問道:「他們的粉絲只見是不是經常會在網路上開口水戰?」

「噢!明白了。」陌凡眾人點頭。

就好像大佬跟大佬之間是和平相處的關係,可他們的粉絲就為了爭個高低而開始進行互撕;只要將血族狼族代入兩個大佬,吸血鬼和狼人代入兩位大佬的粉絲,那麼一切就都好解釋了。

陌凡記得千翎尊者還給自己和千羽柔科普過狼人,他們具有很強的抗打擊能力還有恢復能力,還有少部分的貴族狼人能夠像金剛狼那樣伸出骨爪,而且月圓之夜還會變成三,四米高的大狼。

「那狼族有什麼能力呀?」陌凡問道。

道爾爺爺開口道:「血族掌握著魔法,而狼族則掌握著體質,他們的體質可以說一出生就能夠扛住子彈的威力,而且恢復能力極強,成年以後,即使沒有經過鍛煉,也可以一拳轟爛汽車。」

「水平線一出生就那麼高!」陌凡有些小驚訝。

「狼族也有屬於自己修鍊之法,他們到了一定境界,甚至靠身體做出一些不可思議的事,比如隔山打山,以氣駕馭武器,從而達到,隔空操控的效果。」

「跟體修很像啊!」千羽曦開口道。

「體修是什麼?」黛安娜的母親雅珊問道。

「就是修士的一個主流分支。」陌凡說道。

他明白,現在該為咱們這邊進行科普了。

陌凡說道:「修士追求的是長生,藉助天地之間的靈氣通過功法轉化為靈力,然後利用靈力強化自己的軀體,從而達到長生的效果,故而稱之為修士,而且修士一般而言有兩種進攻手段,一個叫做術法,還有一個叫做體術,所謂術法,就跟你們的魔法差不多,術法的使用需要消耗靈力才能使用,而體術不同,即使是不動用靈力也能發揮出傷害。」

陌凡見諾爾納家族聽得還算入神,沒有提問題的樣子,便繼續說道:「體術又分為兩種,一種為武器類,一種為肉身類,這兩者可以通過兩種力進行增幅,一個是靈力,還有一個是氣血之力,所謂氣血之力,講的是人們自身鍛煉的結果,所以說,修士是一個全方面綜合發展的身份。」

「原來如此,聽起來還真好呢!」道爾感嘆道:主為長生,術體雙輔,道路長遠,不得不說,你們的文化才是真正的強大啊!」

陌凡微微一笑,說道:「各國都有自己的長處,我們想要長生也不簡單呢。」

(本章完) 「噢?為什麼這麼說?」卡爾好奇問道,他已經徹底沉迷陌凡簡單刻畫出的修士這一身份里去了,完全忘記之前看陌凡不爽的事。

「所謂修鍊,也就是逆天而行。」陌凡瞟了一眼隔著何珊珊的陌小天,說道:「根據天的安排,正常人的壽命最高也就一百來歲,而修士不同,可以通過靈力無限強化自己,從而達到永生的境界,但是想要這樣如此也是不容易的。」

「你們應該知道我們修士是分境界的吧?」陌凡說道:「這些境界名稱雖然是人們定的,但是境界卻為天定的。」

「天定的?」諾爾納一族齊聲問道。

陌凡點點頭,說道:「當靈力強化身體某部位達到一定量的時候,就會達到桎梏,這道桎梏為人天生的,所以也就是所謂的天定,想要打破這桎梏,就必須迎擊天劫,利用劫雷的天罰之力為自己淬體,打破體內的桎梏,破后而立,從而繼續進行修鍊,然後再遇到桎梏,再渡天劫,如此反覆,以此長生。」

他說道:「天劫也不是說輕輕鬆鬆就能過的,稍有不慎,輕則重傷,重則灰飛煙滅。」

「那麼慘?!」諾爾納眾人驚呼。

陌凡再次瞟了眼陌小天,笑了笑說道:「也還行吧,前期只要努努力,專心一點,天劫也不算難得,而且現任天道人也挺好,還推出了文斗天劫,只要回答對他的問題,就能以最安全的方式渡天劫。」

「這也太好了吧!」卡爾說道:「還有文斗這一說?」

陌凡嘿嘿一笑:「還行吧,聽說問題挺難,沒有博覽群書,很難答得上來。」

「我回來啦!」

陌凡的話題剛結束,黛安娜就推門走了進來,只見她穿著一雙粉紅色的棉鞋走了進來。

「久等了,大家。」黛安娜歉意的看著陌凡還有千羽曦等人,因為她發現餐桌上的美食沒有人動,看樣子都是在等她一人。

「人齊了,咱開飯吧!」道爾說道,隨後大家紛紛動起了自己的餐具。

……

……

雖然說英國有很多的黑暗料理,但陌凡並不這樣覺得,餐桌上的美食一樣比一樣美味且充滿新鮮感,就比如這道炸薯條配鱈魚排,陌凡以前看憨豆先生的時候就經常饞的不行,這次終於入口,不得不說,脆!嫩!香!鮮!

照理說,這些菜等了那麼久,就算不冷,也應該有些涼了,可是除了一些冷盤外,其餘熱菜就像剛出鍋一樣,還冒著熱氣,令人出的十分舒暢過癮。

大約半小時的晚宴過去,這期間,大家不斷的閑聊也算是熟絡了起來。

「陌凡,飯後我們去比試比試怎麼樣?」卡爾問道:「就當是消化消化。」

「哦?怎麼個比試?」陌凡問道。

「你是客人,你來選,我們這邊什麼都有。」卡爾拍拍胸脯道。

陌凡低頭沉默了幾秒,說道:「既然是飯後,那自然不能做些激烈運動了,做些舒緩的吧,你有什麼提議嗎?」

「舒緩一些的?」卡爾說道:「有很多啊,什麼撞球,高爾夫,鉛球,射擊射箭都是相對舒緩的活動。」

「射擊?」陌凡有些興趣的問道:「是怎麼個設計法?」

「拿氣槍對目標進行打擊。」卡爾說道:「不過我們這邊的難度會更高一些,目標不僅會移動,數量還多,他們會朝你不斷接近,要是他們碰到你,那麼就算你輸。」

「我明白了,就是一對多,還不能失誤咯。」陌凡說道。

「沒錯,而且隨著時間,這目標的速度還會變快,你得小心才行。」

「聽起來真有意思,就玩這個吧。」陌凡說道。

「幾位美麗的女士,也一起參與嗎?」卡爾問千羽曦等人。

「當然!」陌凡代千羽曦回答,順便還摟住了她的肩。

雖然知道對方沒有任何想法,只是單純的邀請一下,但陌凡強烈的佔有慾直接使他宣示了主場。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