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嘶,疼啊!疼疼疼,脖子肯定起泡了……」

也如月檸說的那般,魏鋒在學校里什麼都不敢做,保衛科人員拿防暴棍叉他都算是輕的了。

要是警察蜀黍在這裡,指不定抓進去幾個月都出不來。

再嚴重點,賞他個花生米也不是不可能。

一個人面色陰狠的走了,一個少女回到了教室里,現在整個教室都瀰漫著,濃郁的鯽魚湯味道。

月檸在收拾著桌面上的狼藉,有人已經吞咽了口水說道:「好香啊!好想就著白米飯,做湯泡飯吃。」

「喂,你在想著些什麼呢?」

「她可是月檸啊,已經不是過去的那個女孩子了……」

是啊!不再是過去那個任人欺負的女孩子了,剛剛魏鋒的慘叫聲,讓他們聽了都害怕。

誰也沒有想到她瘦下來以後,竟會是這樣的好看。

她平時靜靜看書的模樣,也讓人回想了起來,嫻雅溫柔,做的飯菜應該也很好吃。

可是她厭惡著這個班級里大部分的人。

有人走過來,嘗試性的問道:「嗯,月,月檸你沒有事情的吧?」

「啊?沒有,謝謝……」

對於無相關,平時都是默默無聞的人,月檸也沒有表現的太過。

她討厭這個班級里的大部分人,但是一些不相關的人,倒也不至於全部扼殺掉。

當然了也不會表現出友好。

至少那個前來問候的女孩,已經聽出了其中的意思,小聲道:「哦,沒,沒事就好,以前……對不起了。」

「呵,沒必要,你也沒欺負過我。」

「可是……」

「老師快來了,同學你該回去晨讀的。」

「……」

果然還是被厭惡了嗎?那個女孩有些失望的想到,不過也不算太壞,因為月檸對林清雅等人的態度,那才叫一個冷漠。

也許,也不算太壞,那個女孩子再次想到。

整個上午,教室里都瀰漫著鯽魚湯的味道,班主任來問過情況以後,深深的看了眼月檸也沒有說什麼。

他現在的精力,放在了兩校聯合匯演上面:「同學們,有興趣的,都可以準備節目參加。」

豪門密愛:你好,靳先森 「對了,你們的夏詩瑤老師。」

「她也要親自參演……」

聽說是一個人的演出,代表著高三年段的老師們,具體節目還不得而知。

興緻缺缺的人有之,比如那些默默無聞的同學,再比如月檸本人,同時表現出強烈意願的人也有之。

比如林清雅就帶頭報名,同時還陰陽怪氣道:「我可是過了鋼琴十級,可不像有些人啊!除了做些吃的,還要帶到學校里來。」

「除了炫耀,估計什麼都不會了吧?」

好玄月檸沒擰開另一個燜燒杯,然後將近一百度的鯽魚湯,潑到林清雅的臉上。

然而事情還沒完,見月檸沒有反駁。

林清雅更加得意了起來,直接開口道:「呵呵,月檸要不我們來比賽吧!」

「誰贏了,誰代表班級參加演出。」

「不用了,我沒興趣。」月檸打著哈欠回應道。

「怎麼,你不敢呢?」

「還是被我說中了,你根本就什麼都不會,鹹魚翻不了身,垃圾就應該跟垃圾歸類……」

她的眼神掃過月檸,還有先前幾個,逐漸對月檸露出友好態度的人身上。

都是平時默默無聞的人,既不會欺負人,成績也不會太好,現在被暗罵之後都是忍著生氣的衝動。

他們看向月檸,見後者無動於衷都露出了失望的神情。

收拾了一下課本,月檸呢喃道:「放學了呢!確實不能跟垃圾在一起。」

「哦,我不是針對在坐的各位。」

「我說的是林清雅。」

在她走後,或者說午休時間,整個班群已經吵成了一片,有時候默默無聞的人,也會爆發出巨大的怒氣。

但林清雅還是那句話。

有本事你們也參加啊! 可能戀你已深 誰輸了誰就是垃圾,月檸是,你們同樣也是。 是人是鬼,都在班群里撕逼。

只有月檸在挨揍,呸,那是看戲……

她才不屑跟別人同流合污,被林清雅侮辱了氣嗎?答案當然是好氣的啦!

為什麼不打臉回去?月檸走進了太陽底下。

伸手張開青蔥手指,眯起了一隻眼睛,擋住陽光后撇嘴道:「都說了,我討厭這個班級里所有的人。」

「全部都去死好了。」

「但是,林清雅放著讓我來,呵呵……」

也許有些人,比如月檸也是有點傲嬌嬌的,你不能讓我去打臉,我就真的去打臉。

第一我不會當著你們的面打,第二要打我就狠狠的打。

食堂里打了份飯菜后,月檸向著圖書館走去。

在那裡已經等候著兩個人了,夏子在看書,陸塵星則是眉頭緊鎖。

正在糾結於自己的小說,突然間的風格轉換,讓大部分忠實讀者猝不及防。

更有甚者,語氣不好也就算了,還出言威脅道:「作者大大,最近幾章寫的很迷啊!」

「我還以為,是和女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們,的後宮裝逼,的日常。」

「作者你變了。」

「呵,居然不走種馬路線,不好意思,棄了。」

「辣雞作者再見。」

還是那句話,會叫的讀者有奶*吃,陸塵星好玄就沒有動搖了。

可是他也知道,繼續那種李逍遙似的主角,永遠都是撲街的命,所以他選擇關掉書評區。

捏了下有些酸痛的手指,對夏子說道:「哎,你說我是不是註定撲街的命啊?」

「我不知道。」夏子不想回答,並且向對方拋了一個白眼。

「不是啊!作者群里的大佬,都說我很有潛力的。」

「他們說只要爆肝,完本必神。」

「只要堅持,早晚有一天也會成為大佬的,我最喜歡的就是寫小說了。」

終於陸塵星的本性還是暴露了,三句離不開小說話題,殊不知夏子已經痛苦的捂住了耳朵。

誰說陸塵星,既溫柔,又有才能的一個人。

不會是很好的男女朋友對象呢?但跟月檸一樣,夏子同樣對小說話題,只能說是恨的牙痒痒了。

忍住暴打一頓陸塵星的衝動,夏子咬牙切齒道:「陸塵星,我再警告你一次,再跟我說小說話題的話,我保證不打死你。」

「哎呀!夏子你怎麼這樣?」

「那我還能怎麼樣?」

「你看看月檸多好,我們兩是有共同語言的,雖然每次都要……」

猶豫了一下,陸塵星想到了某人的黑暗料理,雖然每次都是有條件的。

但是他痛並著快樂啊!能找到一個尬小說的人。實在是太不容易了,重點還是能尬到陸塵星心悅誠服的地步。

在夏子質疑的眼神中,陸塵星決定保留住自己最後的尊嚴。

可就在幾分鐘以後,月檸的出現,無情的打碎了他的幻想,將鯽魚湯放到了陸塵星面前訕訕道。

「吶!今天就只有一份了。」

「我早上已經吃過了,這是特地留給你了……」

姍姍而來的月檸,並不意外夏子也在這裡,因為在這座學校里,除了自己和陸塵星她基本上不認識其他人。

反正吧!陸塵星是苦逼了,非常痛苦月檸的料理。

特別是剛剛還跟夏子吹噓來著,人家已經揶揄道:「哦呵呵,那我現在總算是知道了,讓月檸跟你尬小說的前提了。」

「是消滅她的料理對吧?」

「胡,胡說……」陸塵星囧破了,強制性解釋道:「作者的事情,能算的上是前提嗎?我們是共同喜歡小說話題的。」

「不,陸塵星你可別扯上我。」月檸聽完后是嫌棄的。

「我還是那句話,寫小說死路一條。」

然後是月檸和夏子,在那裡捂嘴偷笑了起來,給陸塵星面子是不可能的,一輩子都不可能的事情。

尷尬中,他也只能偷偷的喝了口鯽魚湯。

「唔!卧槽,鯽魚湯……」

「噗哈哈,喝吧,喝吧!一滴魚湯都不準剩下。」夏子笑的趴在桌面上了,她敢肯定,陸塵星很痛苦那些黑暗魚湯。

可是幾秒鐘以後,就變成了她一個人的尬笑。

她看了一眼陸塵星,好伐!那傢伙已經完全,沉浸在魚湯的美味里了。

直到現在,夏子依舊不信邪,搶過燜燒杯后抿了一口:「吸溜……我不信……卧槽,不可能的吧?這真的是月檸你做的?」

「呼~呼~吸溜……」

「好好喝的魚湯,月檸你廚藝變好了?」

「呼~吸溜……」

「筷子,快點給我,我試一下豆腐。」

追婚1001次:總裁前夫撩上癮 「吸溜……」

魚湯的鮮美,再加上姜的溫和,特別是花椒淡淡的麻感,讓夏子完全沉浸在了其中。

整個胃和肚子都暖洋洋的,每一個女孩子,都喜歡那種感覺。

而好不容易才遇到一次的美味,陸塵星已經快哭出來了。

更讓他在意的是,夏子喝了他的魚湯,還對月檸說道:「哇哈,月檸你真的是越來越棒了,又漂亮,做飯又好吃。」

「不如做我老婆吧!」

「不行。」陸塵星激動之下,慌不擇言道。

夏子愣了一下,月檸也是抽空瞅了他一眼,感覺到氣氛有些怪異。

就在夏子露出壞笑,要調侃兩人的時候,月檸開口道:「得了吧,你不是有凌若水了嗎?」

「啊咧?是哦,我有若水了,嘿嘿嘿。」

「那你呢?」

「你和陸塵星,你們兩個?」夏子還是把話題扯歪了。

可是對於月檸來說,感情的事情,可拉倒吧!她覺得單身一輩子也很好。

一個要被系統養成賢妻良母的人。

又沒逼著你去嫁人,逐漸的完美,然後享受那個寧靜的自己也不錯。

揮了揮手,月檸不想在這個話題走遠,對夏子說道:「唔!對了,你不是說參加節目嗎?」

「我想過了,可以參加。」

至於怎麼參加,在夏子喜出望外的神色中,月經拒絕了她唱歌,跳舞,甚至是演小品的提議。

並且也不打算放過陸塵星。

在陸塵星以為沒自己事情的時候,月檸接著說道:「是這樣的,你不是一直想,看『與妻書』的劇目嗎?」

「我們演一出武俠情緣吧!」

具體的事情還有很多,月檸要將那首歌的MV搬出來了,而陸塵星的作用就是旁邊的陳述。

做為報酬,完成以後,歌曲就送給他當書的主題曲了。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