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嘭嘭嘭!」

數拳下去,百里蘭馨直接飛了出去,落在地上,生死不知。

探手抓住長槍,身形激射而出。

「噗!」

長槍從百里蘭馨的後腦勺刺入,將她釘死在了地面。

「這?」

看到這一幕,韓清秀和另一邊的仙陣師都陷入了獃滯之中,百里蘭馨原來的實力就和呂紀瑤相當,現在突破到地仙,實力肯定更強,但沒有想到,她居然被秦天這個新晉的初級學員給殺了。

拔出長槍,秦天身形一晃,就來到了對方的那名施展仙術的女子身後,一槍刺出。

猝不及防之下,對方根本就來不及躲閃,被秦天一槍給刺穿,槍身一震,就震碎了對方的五臟六腑以及仙嬰。

拔出長槍后,秦天便開始掐印,施展出火刃術。

五道火刃從五個不同方位刺殺仇九,同時,騰出手來的龍飄飄則召喚出三個火球,同樣砸向仇九。

對方一驚,竭力躲閃,最終居然將五道火刃與三枚火球避開,但還沒有等他來得及高興,呂紀瑤的雙錘同時砸中他左右兩邊的太陽穴。

「噗嗤!」

對方頭顱如同西瓜般爆裂開來。

正與端木鈴顫抖的那位黑衣女子,見到自己這邊已經死了三人,連忙捨棄對手,扭身飛逃。

可端木鈴哪裡會給她機會,手中的長劍投射而出。

「噗!」

長劍化為流光從對方的後背刺入,龍飄飄則施展火箭術,將對方的身軀刺得千瘡百孔。

至此,對方五人小隊中,就只剩下一個仙陣師。

「能不能饒了我,今天的事情,我一個字都不會泄露!」

仙陣師開口求饒。

「噗!」

一道劍光閃過,卻是端木鈴直接斬掉了對方的頭顱,之前阻止他們逃跑的陣法可是這個仙陣師布置的,對方都想要殺死他們,他們又怎麼可能手下留情。

再說,學院的院規是禁止學員互相殺害,如果對方將消息告知學院,不管他們是對是錯,都難逃懲罰。 對方小隊五人全滅,但在場的人都沉默了,因為學院禁止學員間互相殘殺,一經發現,必定嚴懲,雖說這次是百里蘭馨想要害他們在先。

但在佔據絕對上風后,他們並沒有留手,如今他們五人全部死了,更無人可替他們作證。

如果讓學院查到這件事,他們五個絕對難逃其咎。

過了好半晌,呂紀瑤才緩緩開口:「該怎麼辦?殺人之事不能泄露,否則,被逐出學院是輕,重則將會關入大牢,永不能脫身!」

總裁賴上我:老婆請笑納 「黑風山脈內什麼事都會發生,只要我們咬死從來沒有碰到過他們,誰也奈何不得我們!」龍飄飄開口道。

「不錯!」聞言呂紀瑤也鬆了口氣:「先毀屍滅跡!」

這次,龍飄飄先後召喚出五個火球,落在她們的屍身上,直接將他們的屍體燒成灰燼。

「這些仙器如何處理?」

看著從百里蘭馨等人身上繳獲而來的仙器,呂紀瑤皺起了眉頭,這些仙器很是不好處理,如果直接丟棄又有一些捨不得,可留下又是一個禍患。

「毀了吧!」

端木鈴提議道。

「你們覺得呢?」

呂紀瑤看秦天三人。

「毀掉!」

秦天毫不猶豫的道。

龍飄飄和韓清秀也都點點頭,最後,呂紀瑤只能忍疼毀掉這八件仙器,因為百里蘭馨一人就有三件仙器,如果不毀掉,拿出去出售那就是接近百萬仙晶。

可惜這些仙器都見不得光,只能毀掉。

接下來開始打掃戰場。

這次的黑風狼共有六百六十三頭,共獲得六百六十三枚風之晶體,算下來又是六十多萬學分,加上之前的三十多萬,總共有九十多萬學分。

至於九百多黑風狼的屍體也價值九萬多仙晶。

可惜,憑藉五人卻無法將這麼多的狼屍給帶回去。

最後決定,由韓清秀布置一座陣法將黑風狼的屍體給藏入陣中,眾人先帶部分狼屍回去處理掉,再回來搬運其它的狼屍。

來來回回三次,眾人才將九百多頭狼屍給全部搬回,其實,秦天有儲物仙戒和銅戒世界,完全可以將狼屍裝入其中,但儲物仙戒是連金仙都要覬覦的寶物,他暫時不能泄露。

兩日後。

秦天的宿舍院門被敲響。

打開院門,卻是呂紀瑤、端木鈴、龍飄飄以及韓清秀四女一起到來了。

將她們請進來,秦天扔給她們各自一瓶仙酒。

經過兩次組隊,加上又有一起殺過人的事,五人間算是擁有了一種另類的交情。

「小天,這次的戰利品,你覺得該如何分配?」

呂紀瑤拔掉酒塞,喝了大口,露出滿足的表情,問道。

「你是隊長,你分配就是了,我沒有意見!」秦天道。

呂紀瑤對秦天的回答很是受用,笑道:「這次的任務,你的功勞最大,你拿三成如何,我和端木拿兩成,飄飄一點六成,清秀一點四成如何?」

「我沒有意見!」

秦天道。

其她三女也都沒有開口,顯然,她們早就商量好了。

「那行,就這樣分配吧!」

呂紀瑤將秦天該得的學分轉給了他后,又提議去酒樓聚一聚。

對此,秦天沒有意見。

說實話,這兩天,大家都有些提心弔膽的,畢竟殺害學員的事情查出會有很大麻煩。

大吃大喝后,大家各自散去。

秦天則沒有回宿舍,而是再次往功法閣而去。

然後購買了一卷《仙陣入門》的點擊,耗費了一千學分。

給他拓印內容的那位執事,忍不住道:「小子,有學分也不是這麼浪費的!」

秦天笑笑,沒有說話。

回到宿舍,秦天就拿起《仙陣入門》認真的閱讀了起來。

凡界的法則和仙界的法則不一樣,所以,凡界的陣法手段在仙界就完全失效了,不過,在閱讀完這門《仙陣入門》后,秦天發現,凡界和仙界的陣法還是有相通之處。

在仙界,將陣法分為四等,即初等仙陣、中等仙陣、高等仙陣、以及特等仙陣。

尤其是特等仙陣,一旦成型,就算大羅仙都能將其陣殺。

當然,在整個仙界,能夠達到特等仙陣師的十分稀少,絕對不超過十指之數。

據說,十三大至尊中,有一位就是特等仙陣師,曾經在與人族與妖族的大戰中,布下特等大陣,困住三尊妖族至尊,最終雖然沒有陣殺三尊妖族至尊,但也起到了關鍵性的作用,讓人族取得了勝利。

要想布置陣法,就得尋找到虛空節點,通過連接不同的虛空節點,才能布置出不同的陣法來。

而要發現虛空節點,需要修習一種瞳術,每次施展這種瞳術都需要消耗仙魂之力,這也是為什麼要成為仙陣師需要仙魂強大的原因。

秦天用了三天的時間,修成了這門瞳術。

「開啟!」

超痞兵王 心念一動,秦天開啟了這門瞳術,然後他看到的景象變了,在虛空中出現了密密麻麻的虛空節點。

虛空節點分四層。

秦天看到的不過是最表層的虛空節點,要想看到更深層的,或者利用更深層的,需要他的陣道水準晉陞到更高的等級。

能看到虛空節點只是布陣的第一步,第二步,便是勾勒陣圖,並把虛空節點當做陣基,沒有虛空節點做陣基,陣圖就很難穩固,稍有外力就會崩潰。

在陣法入門這卷典籍中有三個初等陣法,分別是小聚靈陣,迷魂陣與防禦陣。

其中小聚靈陣是最為普遍的陣法,在秦天居住的宿舍內就有一個小聚靈陣。

先聚靈陣需要一百零八個虛空節點做陣基,秦天先提前找好了一百零八個虛空節點,然後就催發仙元力在虛空中迅速勾勒起來。

半晌后,陣圖勾勒完畢,他又快速將一百零八塊仙晶填充到陣基之中,然後施展陣訣,轟的一聲,宿舍的院落內就騰起一座小聚靈陣。

他邁步入其中,頓時感應到陣法正在快速匯聚仙靈之氣。

「不錯!」

秦天滿意一笑,撤掉了小聚靈陣,又連續布置了幾次,能夠做到熟練快捷布陣后,他又改換迷魂陣以及防禦陣。

僅僅用了兩天,這三座陣法,他就演練得無比熟練,能夠在一分鐘內將陣法布置完畢。

於是,他再去了一趟功法閣,挑選了一套《初等陣法大全》,耗費了五千學分。 只是那功法閣的執事秦天的眼神更加的怪異了。

不過,秦天也沒有當回事,拿著《初等陣法大全》回到自己的院落就認真的閱讀起來,說實話,到現在,秦天才覺得進入學院是他做出最好的選擇。

如果他加入了軍隊,肯定不會有這麼好的學習環境。

這本《初等陣法大全》中共記載了一百九十六種初等的常規陣法,花了將近兩個月,他將這些陣法全部吃透,但也有些不明白的地方。

於是,他又花費學分去講課堂選擇聽了幾節初等陣法的課。

那些不明白的地方,很快就融會貫通。

「篤篤!」

院門被敲響。

秦天打開院門,發現站在門外的是端木鈴。

「又有任務嗎?」

秦天將她請了進來。

「不是!」

端木鈴壓低了聲音道:「百里蘭馨的事發了,學院最近正在調查兇手,或許會有刑罰堂的人來詢問你,你千萬不要露出馬腳!」

「都過去幾月了,怎麼會有人查這件事?」秦天眉頭一皺,問道。

端木鈴冷聲道:「百里蘭馨有個哥哥叫百里辰,這個百里辰是天武總院的學員,知曉妹妹失蹤,他故意趕回來徹查此事,其實在黑風山脈內失蹤或者死亡幾個人都算不得什麼,關鍵就在於這百里辰,他是總院來的,學院的領導得給他面子,最主要的是,百里辰這人行事囂張跋扈,如果學院調查不到什麼,他或許會在私底下對我們出手!」

說到這裡,端木鈴面上浮現出一抹擔憂之色:「此人的修為已經達到地仙圓滿,據說最強攻擊力能達到八百元力以上,他如果不講究原則對我們出手,我們中沒有一人能夠抵擋,所以,最近你最好不要離開學院,免得被他抓住機會!」

「好多謝提醒,我知道了!」

秦天點點頭。

端木鈴提醒過秦天後就匆匆離去。

果然,在當天下午,刑罰堂派人來盤問秦天,不過對方也不算嚴厲,倒好似在走過場,畢竟秦天屬於新晉學員,而失蹤的百里蘭馨等人都是老牌的初級學員,尤其是百里蘭馨更是達到了地仙層次。

他們可不認為秦天有殺害他們的能力。

沒想到,刑罰堂的人剛走,又有兩個中級學員到來。

「秦天學弟,百里學長要見你,跟我們走一趟吧!」

「好!」

秦天沒有拒絕,跟著這兩人來到了學院酒樓內的一座包廂內。

包廂內端坐著一個氣質深沉,身穿銀袍的俊美男子,在他身後還站著兩名容顏絕世的美貌女子,那兩女子都擁有地仙層次的修為,但看樣子卻是男子的侍女之類的。

「百里學長,秦天帶到!」

其中一位中級學員道。

「好!」

百里辰點點頭,然後揮揮手,示意兩人退下,二人不敢多言,行禮后就退出了包廂。

「我叫百里辰,你應該知曉我叫你來的用意!」

百里辰的目光淡淡從秦天身上劃過,語氣平靜的開口道。

「見過百里學長!」

秦天彎身行了一禮:「才不久刑罰堂的學長來詢問過我關於百里蘭馨學姐的事,不過,這事我的確不知,還望百里學長明鑒!」

學院是個好地方,秦天暫時不想離開,所以,他得裝低調。

百里辰深以為然的點點頭:「你的確應該不知道,不過,你剛成為初級學院不久,那呂紀瑤為何會挑選你成為他的隊員?」

秦天道:「不敢隱瞞百里學長,我在入院前,曾經被端木學姐的弟弟坑過幾次,或許是出於這個原因,她才帶我去做任務,應該是為了補償我,不讓我亂說話!」

「嗯,你很識趣,去吧,如果有有用的消息,向我彙報,必有重賞!」百里辰揮揮手,示意秦天可以離去了。

「百里學長,告辭!」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