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嘖嘖,貌似沒有我出手的餘地了。」身在一旁的胖子蕭傳抱怨著,這種情況下,他的太極根本就沒有發揮的地方,只能盤坐在虛空中,手中抓著一把不知道從哪裡變出來的吃的像看電影一樣看著他們戰鬥。

雖說阿思娜等人是數人圍毆凱多一人,但是能夠以創世級別的實力虐殺凱多這種級別的強者,恐怕這個銀河系中還沒有第二批人吧,看的外面的虛老一愣一愣的,這簡直就是在肆虐他那傳統的思想。

當他把目光放到秦寒身上后,瞳孔驟然收縮,因為他發現始終沒有動手的秦寒正在做著一種讓他都感到深深恐懼的的舉動,

整個萬象星系的的星球上不斷的有一圈圈的光圈在瀰漫出來,然後全部集中在他的身體周圍,凝聚成一個巨大的光圈,這個光圈的威能讓虛老感覺到深深的恐懼,要是被這個光圈擊中的話,他估計自己會被瞬間擊殺!

「他為何會有這種強大的手段,難道他已經強大到了可以擊殺我們這種層次的人了嗎?」虛老心中陣陣的發虛,還好自己在站在秦寒他們這邊的,要不然得罪了這些少年們,怎麼死都不知道。

秦寒居然在凝聚著這個星系的本源能量,企圖用整個星系的力量來擊殺凱多,這種手段就算是凱多他們這種級別的人都用不出來的。

「老狗,最後看一眼這個星空吧,不然以後你都沒有機會了。」秦寒的聲音就像是九幽傳來的聲音,傳進了凱多的耳中。。

「什麼?」

還沒等凱多反應過來,那個光圈就整個把他給圈住了。

「啊啊啊!」被轟中后的的凱多發出了凄厲的悲吼聲,只見他那身稱雄整個銀河系的外表防禦正在逐漸崩潰,表皮消失,然後是血肉,直到白骨出現,只是數分鐘的時間,凱多的生命氣息就消失不見了……

至此,輝煌銀河係數個紀元的凱多就此滅亡!整個過程都沒有反抗的餘地,被一群到創世級沒多久的少年們給殺了。一 凱多真正的隕落了,這也意味著整個北方軍團在與秦寒他們的較量中完滅,沒有一人生還,這個結果要是傳到銀河系之中的話,必然會引爆巨大的轟動,這簡直就是在一中天方夜譚的感覺,而且是銀河系最強者之一的凱多被幾個剛剛晉陞創世沒多久的少年們完虐致死後,這已經不能拿震撼來形容了,任何一人聽到這個結果后,都會吃驚的合不攏嘴。

秦寒他們這完全是打破了銀河系最普遍的真理,滅殺了無敵強者!

「小秦,你們這次還真是讓我看大了什麼叫無限可能,什麼叫做天才啊!這次能夠擊殺凱多,必然會給百族聯盟一次嚴重的打擊的。」撤銷掉防禦層,虛老看著秦寒他們出來后唏噓道。

「呵呵,虛老我們回去修養吧,估計要不了多久就要和元素一族正是開戰了,百族聯盟這次的實力絕對不是我們這邊的對手,他們已經被歲月的力量腐朽了,其他四個戰區估計也要不了多久就會結束戰役了。」秦寒微笑道,不過他此時的臉色略顯蒼白,畢竟剛才使用了這麼一個大招擊殺了凱多后,自身的消耗還是非常大的。

「其實這點你猜的沒錯,剛剛我看到通訊水晶中的信息,得知了現在除了閣主他們對戰的中央軍團外,其他三支軍團都已經被我們這邊完全摧毀了,只是獸族那邊的損失有點大,幾乎就是和對方拼了個兩敗俱傷,煉體者大軍那邊到是強的離譜,在交戰的一瞬間就擊潰了對方的防線,然後簡簡單單地屠殺了三天三夜就結果了所有敵人,其他軍團都趕去支援閣主他們那邊,我們是不是也要過去?」虛老說。

秦寒略微想了想回答道:「我們這邊就不去了,畢竟我們的損失也不小,而且戰士們都太疲勞了,現在去也只是送死而已,閣主那邊有了其他幾大軍團的支援,應該是沒有問題了,我們這邊先回去重新整頓一番吧,而且因為元素一族即將出世了,我們的後手準備也該啟動了,還請虛老您去散播散播之前所討論好的謠言。」

作為資源閣的高層,虛老自然知道秦寒說的謠言是什麼,所以很乾脆的點頭,身形一閃便消失不見,趕回去準備了。

「好了,夥伴們!我們也需要去著手準備了。」

「小秦,我們真的不需要去閣主那邊幫忙嗎?我怕那元素一族會提前出世,然後聯合百族聯盟一起對付我們資源閣這邊,這樣的話就有點危險了。」阿思娜憂慮道,之前見識到了元素一族的戰士實力后,她還真的認為資源閣這邊的戰士不是前者的對手,等級相差的有點大。

「這點不需要擔心,第一那元素族之是在利用百族聯盟而已,現在即將破滅的百族聯盟在他們的眼中也就是一顆廢棋,不會提前出手的;第二他們始終認為自己是高等的種族,拉不下這個臉面去和一些他們眼中的低等生物一起聯手的,所以這點我們可以放心,只要百族聯盟不全滅,元素一族是不會那麼容易出來的。而且從之前那名火元素族的強者的話語中來判斷,他們的出世好像遇到了一些阻礙,不是那麼容易就能夠出來的。」作為戰場的總指揮,秦寒對戰局的分析簡直可以說是完美到極致了。

事不遲疑,在大軍全部進入空間隧道后,秦寒他們自行再度開闢出一個空間隧道,然後踏步走了進去。

……

數個小時后,他們的身影再度出現,這次的地點是一片灰敗的星空,周圍所有的星球都喪失了生機,成為了一顆顆死星。

看著這些死星,秦寒感嘆道:「之前我一直不知道為何四大遺迹所出現的星系會在短時間內都成為一片死區,現在終於是明白了,是被遺迹給吸收掉了全部的能量,然後為遺迹中補充生機維持正常運轉。」

沒錯,這次秦寒他們出現的區域正是千年出現一次的四大遺迹中的第一遺迹!這一次這個遺迹出現在的位置是這個名叫飛雪的大型星系之中,只是短短的數十年的時間,這個曾經是一片繁華的大型星系就變成了現在這個頹敗的模樣,這都是第一遺迹造成的。

「放心吧,我能夠感受到,這遺迹並沒有完全的吸收掉這個星系的所有生機,還是留下了一顆種子的,等待數百年乃至數千年後,當遺迹再次顯現在銀河系的時候,這個星系又已經變的生機勃勃了。」一道突如其來的聲音打斷了秦寒等人的感嘆。

「哈哈,雪姐你終於出關了啊,這次你可是錯過了一次大戰哦~!」來著正是之前一直在閉關著的雪舞,這次並沒有參加對坑北方軍團的戰役,出關后她也第一時間來到了這裡等待秦寒他們的到來,因為她對自己的夥伴們信心十足,完全認為他們能夠戰勝凱多率領的北方軍團。

這一次她出關,真實的實力就連秦寒都看不出到底達到什麼程度了,看來這一次雪舞的進步非常的大。

這樣一來,秦寒他們這夥人全部再度聚集在了一起,當這些妖孽般的天才再度出現在銀河系眾人的眼中時,將會引動一場巨大的風暴……

「好了,現在我們來考慮一下怎麼得到那支神奇部隊的認可吧,只要有了這支部隊,再加上我們隱藏的實力,估計到時候能夠給元素一族一個大大的『驚喜』!」空幻興奮的直搓手,他口中所說的隱藏實力,不光是他們自身的實力,還有那些這些年來積累下來的後手,聖殿空間中帶出來的凶獸部隊,以及那些傀儡部隊,還有以前在銀河系中闖蕩所得到的全部隱藏手段,這些是在之前的戰役中沒有用過的底牌,這次如果能夠得到眼前這第一遺迹中的神族部隊認可的話,那他們的整體實力將會再度有一個巨大的飛躍。

「這點你們不用擔心,到時候我自有辦法來解決,這塊是進入第一遺迹的令牌,我們一起祭煉了它,然後進入到裡面去吧;進去后你們全部去搜刮掉整個遺迹中的有價值的東西,我自己去釋放那支部隊。」秦寒從儲物戒指中取出一塊帶有一個『一』字的令牌,然後眾人一起出手,利用特殊手段祭煉,然後違反常理地全部進入第一遺迹中。

當令牌被煉化后,在他們的眼前,一閃金光四射的大門出現,一陣陣比之洪荒氣息還要濃郁數百倍的氣息噴射了出來,光是感受著這股氣息,秦寒他們就覺得自己的實力居然再度有了突破的跡象。

榮凰 「這可真是一塊寶地啊,這種能量能夠讓我們快速的突破啊!要不是眼下戰爭緊張,我還真恨不得直接進入其中,永遠在裡面修鍊了,這樣等到下一次的遺迹開啟,我將會成長到一個什麼地步啊。」蕭傳的身上不斷出現如同爆竹爆炸般的聲音,這是即將突破的跡象。

這第一遺迹中的能量居然能夠使得創世級別的強者都可以像坐火箭一般快速的突破,這簡直就是違反了常理的現象,這樣都不能想象出來,在內部鎮守了無數歲月的神族部隊將會有多麼的恐怖!

當秦寒他們進入遺迹后,這扇大門居然第一時間關閉了起來,這是防止有人渾水摸魚進入其中,如果裡面的人想要出來的話,就需要再度催動令牌才可以出來了。

……

一進入遺迹中后,一陣帶著濃郁正能量的微風吹過,使得秦寒他們舒坦的渾身毛孔都擴張了起來。

「行動吧,先熟悉一下這裡的環境,然後我們分頭行動。」運轉起身法,眾人風馳電掣地朝著這個世界的內部疾馳而去。

還沒跑出多遠,他們居然在一片山脈區域看到了一個村子!

沒錯,出現在他們的眼中的居然是一個相當大的村子,甚至在那些茅草房中還能看到炊煙冉冉升起。

「下去看看。」

從空中落下,他們看到了許多身穿這獸皮以及茅草編製成衣物的人,這些人中有的是正常人類,有的卻是其他的類人型種族。

「這裡為何會有村莊?而且還是那麼落後的村莊?」這個問題讓秦寒他們的思路都有點短路了,在這片封閉的世界中居然還有生命的存在,從這點來看,這第一遺迹就要比前面的三個遺迹神奇太多了。

「這位老人家,請問……!」夕宇很有禮貌的跑上去向一名老者詢問,結果她的話還沒說完,這名老人便直接打斷了她。

「哦,又有外界的人進來了呢,看來這次又是千年一次的遺迹開啟時間了啊。你們來的可真不是時候啊,老頭子勸你們還是立刻離開這裡吧,這個時間段的遺迹對於你們這些外來者可是非常危險的。」老人的話沒頭沒尾的,讓秦寒他們聽的一頭霧水。

這到底是什麼情況?!

「老人家,還請您細說。」秦寒上前很有禮貌的對老人拜了一下,他非常想要知道老人口中所說的,畢竟之後他們還要在這裡行動,不能兩眼一抹黑,不然到時候真遇到了危險就麻煩了。

「哦厚,小夥子還蠻懂禮貌的,這樣也好,老頭子就為你們說說這遺迹內的一些事情吧。」顯然,老人被秦寒的禮貌打動,願意為其解說一下這第一遺迹內的一切。 快穿:男神別總惹我 「小傢伙們,你們這次選在這個時間進來這裡就有點麻煩了。這一次可以說是無數歲月來遺迹中最危險的時候了。」老人語重心長地說道。

「還請老人家您為我們解惑。」秦寒他們倒是非常的誠懇,畢竟剛進入這神秘的第一遺迹,所以還什麼都不懂,想要接下來的任務就必須要知道一些真實的。

「想必你們進入這遺迹后也應該能察覺到了,這裡的自然能量要比你們外面的世界濃郁精純的多吧。只要能夠在第一遺迹中一直修鍊就可以用比外界快上數倍的時間晉級,所以每一次的遺迹開啟后,無數的天才進入其中,有的超級天才是在其中得到了好處后直接在最後即將關閉遺迹的時候出去,而有的人則是選擇留在了這裡,一心提高自己的實力,雖說這些留下來的人不是每一次進來的人中最強的,但是也都相當的有資質,所以次數多了,留在這第一遺迹的人也就越來越多,甚至可以說總人數都可以組建起一個國度了……」老者細細說道。

之後秦寒繼續從老者的口中得知,那些留下來的銀河系的天才們,雖然不是他們那批進來者中最強的,但是能夠得到進入的令牌就足以證明這些都是相當了得的天才了。他們不但沒有出去,反而是留了下來在內部不斷的修鍊著,畢竟這裡的元素比外界要弄月的太多了。

時間一久,一些人開始慢慢地抱團組建起自己的勢力,在這一片天地中稱王稱霸!

所以現在的第一遺迹中,從小到大出現了許多的國度,都是那些天才的後代慢慢繁衍起來的,也可以說是遺迹中土生土長的人了,那些天才們有的已經死在歲月的抹殺中,有的卻成功晉級,成為了這一方的老祖級人物;並且這些大小勢力都在互相征戰著,企圖得到更好的資源用來擴張實力。

有勝利者就必定有著失敗著,失敗的一方也只有在這個世界中毀滅這一個命運,勢力中的強者死的死,投降的投降,以至於在這個遺迹中有很多小村莊,就是那些滅亡的勢力的後代們成立的,在這個世界的夾縫中生存,而秦寒他們眼前的這個就是其中之一。

「沒想到這裡還發展成這樣了,既然有了那麼多的勢力,我們的計劃也要改變改變了。」告別了老者后,秦寒他們在一塊茂密的原始森林中停留下來,現在的事態有點超出了他們的想象,曾經那些人傑們擅自脫離了外界自己身後的勢力,在這裡稱王稱霸了,這絕對會對秦寒他們尋找那支神族部隊造成一定的困擾的。

「而且聽那老人說的,這裡留下來的人都因為常年在這片天地中修鍊,所以實力都非常的強大,我們還要異常小心,不然到時候踢到鐵板就麻煩了。」作為智囊的阿思娜也如實說道。

「那就這麼安排吧,我們分成兩組,從兩個方向開始地毯式搜索神族部隊,然後順便沿途觀察一下這裡的勢力強度如何。」

最後秦寒他們還是決定分頭行動,這樣可以減少時間,分成兩組也是因為這樣雖然是分開行動了,但是還是有一定的人數能夠抱團解決一些難題。

還是以前那正常的分組:阿思娜,南宮劍,雪舞以及空幻為一組;秦寒,夕宇,珂,凌飛以及蕭傳為一組。

商量好集結點以及分工后,眾人便分開開始在這個世界中地毯式搜索神族部隊的線索;之前他們有問過那老人,後者這名土生土長在這裡的人居然也不清楚神族部隊的事情,可見這支部隊的存在幾乎是沒有人知道的。

……

秦寒他們這一組在搜索到第二天後,在他們的視野中出現了一座城池。

沒錯,就是一座貨真價實的城池,足足有地球上一塊大陸那麼大的城池,隱匿在虛空中的他們看見,在城中有著無數的人,絕大多數都是一些級別較低的平民,個彆強者的實力有星雲級的層次;而且在城牆上還有一些身穿紅色服裝的戰士在巡邏守衛著,這些戰士也都有星雲級別的層次。

「哦吼,看來這裡就是老人家所說的遺迹中單大型勢力了,這城池還搞的有模有樣的,簡直可以稱作為一個國家了。」蕭傳笑呵呵道。

秦寒點點頭:「的確和外界有區別,因為沒有高科技的支持,這裡的修鍊者們都已經慢慢地向純修行文明靠近了,剛才我用靈魂之力掃描了一下全城,發現在這個城市中,中央城主府中有兩股氣息比較強大,一個是創世級中級的人,一個是剛剛到達創世級的,很顯然他們就是這個勢力的主事者了。現在我們需要討論討論,是否要進去找那兩人聊聊,還是直接路過繼續尋找神族部隊。」

他的提議中,第一個的想法是不但可以更深入的了解現在這第一遺迹內的情況,還可以在之後的行動中因為有了心理準備所以可以少走點彎路,少跳點坑,不過缺點就是要浪費點時間。

異域農場 「還是下去探探吧,更深入的了解這裡的情況才可以在面對後面的問題時有辦法,我估計思娜姐他們那邊也在這麼做的。」夕宇發言。

「好,那我們就下去看看吧,直接到那城主府中去,找這裡的主人聊聊;要是那兩個不識趣的話就直接幹掉好了。」經過了這些年的戰爭殺戮,秦寒他們這邊的性格都越發的兇殘,一言不合就會大打出手。

他們劃破虛空,直接進入了下方那座城池中的城主府中。

而此時那城主府中的兩名創世級強者正高坐在王座上,邊上有著數名身材火辣,面容姣好的少女正在為之服務著,享受著帝王般的待遇。

「嘖嘖,這小生活過的,還真在滋潤啊!難怪那麼多人進來后都不想出去了。」

就在他們享受的時候,一道突如其來的聲音劃破了寧靜,在整個宮殿內響起。

「誰!」

那兩名創世級強者立刻站起身來,滿臉凝重地看著周圍,身上爆發出一陣強烈的能量波動,不斷掃視著整個宮殿。

這兩名男子都是中年的外表,並不是年輕的外貌,這說明他們是很早就進入了遺迹的修鍊者,年齡已經相當的大了。

但是不管他們怎麼掃描,都不能發現到底是誰在說話,連一點灰塵都看不見,這讓他們的表情越發的凝重,他們已經是創世級的強者,在這個遺迹中已經算是最頂尖的一批人了,就算是比他們強的人都不可能這麼無聲無息地出現在他們的身邊,還不能被發現。

在他們眼前的半空中,一道裂縫慢慢的變大,然後數道身影緩緩地從中走了出來,其實就是秦寒他們幾個,而剛才發言的正是蕭傳。

「你們是誰?你們絕對不是遺迹內的人。」那名創世級初級的中年男子厲聲質問著秦寒他們。

「這點你不用著急,外來是客,你們為何不先介紹一下你們自己呢?」凌飛把玩著手中的長劍淡淡道。

「你……!」

面對凌飛如此不客氣的說話方式,站在高位慣了的那男子剛想發作,就被旁邊那名創世中級的中年男子攔住了。

「各位,來者是客,我們的確要好好招待一下,我是這座北雪城的城主東方偉,這位是我的弟弟東方破,我們城的將軍,負責整個北雪城的戰事;來人啊,上酒菜!」這位叫東方偉的城主詳細介紹了自己這邊。

其實作為常年在遺迹中和其他勢力廝殺的創世級彆強者,東方偉的性格並沒有表現出來的那麼好,如果換做別的人如此不給他面子,他早就暴起擊殺對方了;但是這次卻沒有如此做,是因為剛才那一幕,能夠隨手撕裂空間,而且還是遺迹中這比外界牢固數倍的空間,那就絕對是只有達到了創世級別的強者才能夠做到的,而且還可以無聲無息的出現在他這個創世級中級的強者身邊還不被自己發現,那就說明對方的實力絕對要比自己強大,這讓他深深的緊張起來,所以才如此的客氣,不然的話很有可能會被對方擊殺。

待侍女們把酒菜等上齊后,秦寒他們就坐。

「能夠成為一方霸主,不得不承認偉城主你還是有點眼光的,我們是誰也就不和你們多說了,你們只需要知道我們是資源閣的人就可以了,我們這次進入到遺迹內是來辦點事情的,找到你們也是想要了解點事情,所以對你們這些基業也沒有一點的興趣。」秦寒直接把話語給挑明了,免得那兩位緊張的要死。

「哦,那不知道各位是想要得到什麼消息,如果是本人能夠為你們解答的那絕對知無不言。」東方偉放心道,只要秦寒他們不是看中了他的基業就一切好辦。

「嗯,你只需要把這第一遺迹內的天然危險地區的地圖給我們一份,然後把這裡的所有勢力都給我們說一遍就可以了。」

聽到秦寒這麼說,那東方偉笑了:「原來各位是想要這點信息啊,那很簡單,這頓飯之後我就給你們一份最詳細的資料,這可是我進入第一遺迹數萬年得到的全部資料。」 秦寒他們很順利的從東方偉那得到了詳細的資料信息,所以他們也沒有為難這座城市,直接離去,反正這裡也沒有值得他們出手的東西,東方兄弟在這裡經營了無數年的產業在秦寒等人的眼中簡直不值一提。

「大哥,剛才為何要阻止我,那些小子太囂張了,進來對我們指手畫腳,這麼多年來害沒有任何一個人敢如此對我們;而且剛才大哥您要是和我一起出手的話,他們必然吃不了兜著走,我們在這遺迹中修鍊了那麼多年,真實的實力足以幹掉外界高出一個等級的人了,為何還要怕了這些身上只有創世初級波動的傢伙?就算他們是資源閣的又如何,天高皇帝遠,資源閣的大能們也不可能進來的。」看著秦寒等人劃破空間離開,那東方破憤憤不平地抱怨著。

剛才自己大哥的舉動簡直就是太沒一個身為強者的風範了,被秦寒等人藐視的眼神看了那麼久,要不是一直被大哥壓制,他早就暴起開殺了。

東方偉的眼中閃過一抹莫名的光芒:「弟弟你可千萬別小看那些少年,雖然他們表現出來的能量波動只有創世級初級,甚至那領頭者連創世級的實力都沒有,但是一個沒有達到創世級的人就能夠輕鬆撕裂遺迹內連我們都很難撕裂的空間,可見那人的實力強到什麼一個地步了,而且另外的那些人也絕對不是表面上表現出來的那創世初級的層次,肯定是影藏了實力的;在這個時候進入到遺迹內了,天資又如此恐怖的少年們,我敢保證他們絕對是資源閣這一代中數一數二的天才,所以一旦剛才我們和他們拼殺起來,吃虧的絕對是我們。」

東方偉為何能夠在這遺迹中佔據一席之地,不說他的實力,那看然的眼光也是一個重要的關鍵點,這個技能使得他躲過了無數次的致命危機。

而秦寒他們那邊在得到了地圖線索后,並沒有第一時間趕往那些危險之地,反而是直接一個一個的找到了在這遺迹中稱王稱霸的一些修鍊者,從他們的口中詢問一些事情。

只是並不是每個勢力的人都像之前的東方偉那麼客氣的,這些在遺迹中作威作福慣了的修鍊者們,在見到秦寒他們后,一些極端份子居然想要收服秦寒等人為手下,還有有一個創世級中級,即將踏入高級層次的城主,居然想要夕宇和珂去做他的小妾!

結果這些人的結局都是悲慘的…當秦寒離開那些勢力的老巢后,那些人的手下們便看到,自己老大的腦袋不偏不倚地插在城市大門之上,那一雙雙死都不瞑目的眼睛中還帶中濃濃的恐懼之意,可見死前受到了相當大的驚嚇。

待這些勢力的大佬們死去后,他們的手下們為了爭奪魁首的位置開始大打出手,原本平靜安逸的一座座城市頓時陷入了大混亂之中;不過這些也是秦寒他們不知道的,就算是知道了也不會去管。

現在的他們在走遍全部四十六個勢力后再度出發,目標直接放在了東方偉給他們的地圖中標明最為危險的一個區域。經過那麼多勢力大佬的述說,他們排除掉了其他七個險地,因為那些是在第一遺迹出現後有外來者進入其中后才出現的,只有一個叫『悲荒之脈』的地區是這第一遺迹第一次出現時就原本存在的,而且在第一遺迹中凡是達到了創世級巔峰的修鍊者都會捨棄掉自己的勢力,單獨進入其中。

因為只要是以前進來的人都清楚,這第一遺迹中真正的好處就在這悲荒之脈中,雖然不清楚到底是什麼,但是卻流傳出一個道理,也就是只要進入了其中,就會有突破創世級的機遇,所以秦寒他們在走遍了所有勢力后都沒有看見一個創世級巔峰的修鍊者,甚至連高級都沒有,那些強者都已經進入了那片絕地中,而且是再也沒有出來!

大概趕了兩天左右的時間,他們終於是在這個遺迹的最深處找到了這個第一險地!

「如果不出意外的話,那支神族部隊應該就是在這裡了,而且還很有可能是沒有被完全封印的,不然那些強者在進入后不會就那麼簡單的毫無聲息傳出后就失蹤的,很有可能是被那些神族戰士給擊殺了。」阿思娜分析道,其實在秦寒他們抵達第二十個勢力的時候兩支隊伍就相遇了,然後兩邊得到的線索一組合,才最後使得他們把目標放在了這裡。

「嗯,這的確是有點麻煩,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恐怕我們進去后也會遇到一些危險,這種危險足以威脅到我們的生命安危了,就連那些比外界同級別的修鍊者還要強大的創世巔峰的強者進去都沒有一個出來,這絕對是一個龍潭虎穴了,進去后我們組成防禦陣型小心點。」眾人展開了玄武陣這個防禦力最強的陣法后,正式踏入了這片金黃色的山脈中。

「秦小子,這裡的確有神族的氣息,而且非常的濃郁,看來是神族的精英部隊,這種部隊當年是對付魔族的魔王部隊的超級戰士,清一色的創世級高級的戰士,其中隊長都是超越了創世的人,沒想到這裡的駐紮部隊居然是這種部隊,看來這個第一遺迹沒有表面上表現出來的那麼簡單,你要小心。」也就在秦寒他們剛踏進這個山脈后,夜魅一族的族長在他的魂海中陡然張開雙眼提醒他。

「沒錯,我也感受到了這種氣息,精英部隊居然駐紮在這種破碎的空間內,絕對不簡單,而且還能夠在這裡感受到一股濃烈的悲壯氣息,我個人的建議是你們立刻離開這裡,這已經不是一般的危險那麼簡單了,哪怕是我們四個生前巔峰狀態下都不願意和神族或者是魔族的魔王部隊面對,這種部隊創建出來只是為了殺戮而存在,一切被他們判定為敵人的存在都會被無止境的追殺,這裡實在是太危險了,到時候恐怕以我們四個現在的狀態都沒把握保護好你。」精靈女皇也說道。

作為當初和神族一起與魔族交戰的四大族族長,他們四個非常清楚這種部隊的恐怖,隨便派出一支小隊都可以瞬間毀滅掉整個銀河系了,所以他們建議秦寒立刻離開這裡,別打這支神族部隊的主意了。

「沒事,不儘力危險何來的收穫,元素一族實在是太強大了,如果再找尋不到能夠制約他們的戰力,恐怕到時候等他們真正的出世,銀河系就真有可能在短時間內再次落在他們的手中了,到時候其他所有的種族將會遇到滅頂之災,所以我必須冒這個險。」秦寒的心意非常的堅決,就算是危險異常也要去,再說他從開始修鍊到現在,哪一次的成長不是在無限接近死亡的情況下才達成的。

「既然如此那就去吧,我們四個會儘可能的保護住你的,希望這支精英部隊的團長是我們幾個當初有交情的神族強者,這樣還能不動武,不然的話就非常的危險了。」泰坦族族長道。

秦寒與四大族長之間的交流都是用靈魂直接溝通的,所以都是在一瞬間完成,同伴們都沒有發現這一點。

當進入到山脈之中后,那股濃郁的悲壯之意甚至都直接影響到了他們體內能量的運轉,整個人忍不住有一種流淚的衝動,一股想要仰天怒吼的衝動;這也還是秦寒等人的意志要比一般的人堅定的多的結果,要是換做別的創世級進來的話,恐怕第一時間就會被影響心智,成為一個只想要瘋狂殺戮的活死人。

再往內走,周圍的溫度是越來越低,很快就降到了絕對接近絕對零度的程度,這種至寒就算是秦寒他們都有點吃不消了,幾個女生在男生的圍繞小還是嬌軀不停地顫抖著。

沒多久,許多冰雕出現在他們的面前,這些冰雕中都有一道身影,從其身上散發出來的波動都能夠判斷出,這些人在變成冰雕前最少都是創世高級的強者,而且就算是被冰封了,還有濃郁的生命氣息瀰漫而出…這就說明這些人並沒有死亡!

「當心點,這些傢伙都沒有死去,他們肯定是無數歲月下來進入其中的創世級修鍊者,千萬不能把這些冰雕解封,不然這些已經被這山脈的氣息迷失心智的強者要是出去的話,絕對會照成生靈塗炭的。」秦寒看著那些透明的冰雕中雙眼閃爍著嗜血紅光的身影提醒著同伴們。

所以他們在看到冰雕后都是寧可花費點時間繞過去,堅決不靠近,畢竟能夠成長到創世高級的層次,就算是心智迷失了,但是也保不准他們還有一些本能使用出特殊的手段來破開冰封。

「這下糟了,小秦我建議你現在就離開這裡,現在離開還為時不晚,等周圍的溫度到了絕對零度后你們就算是想走都走不了了。」精靈女皇第一時間在秦寒的魂海中尖叫道。

「為什麼?都已經走到這裡了,難道還要我放棄嗎?」秦寒不解,到底是什麼情況讓精靈女皇這個曾經叱吒宇宙的強者緊張成這樣。

「被封印在這裡的神族部隊是冰神一族的頂級部隊,這支部隊在整個神族中都是一種禁忌的存在,能夠和當年雷神的雷之部隊相媲美的變異身部隊!這支部隊是最為冷漠,沒有感情的部隊,因為他們一組建起這支部隊的時候就已經把自己感情全部捨棄,讓冰神冰封了,就算是魔族在面對這支只知道殺戮的部隊都會掉頭就跑,不願與之交手,我現在終於是知道為什麼在銀河系這種宇宙邊緣的小型星團中會封印這麼一支部隊了,因為他們不是如同你所得到的消息要鎮守什麼,而是被神族強行封印的!」說道這裡,精靈女皇的臉色頓時變了。

神族的部隊被神族自己強行封印?!

秦寒都有點摸不著頭腦了,照理說這種超級部隊應該是神族對抗魔族的王牌啊,為何要強行封印起來呢? 「同樣是神族的,而且還是殺魔族最猛的部隊,這冰神部隊為何會被自己的族人給強行封印呢?才會造成現在這裡這種濃郁的悲憤氣息,這完全不符合常理啊。」秦寒在自己的腦海中提問,並且讓同伴們先停下,等弄清楚了情況再說。

「具體原因我們也不清楚,我們還沒隕落的那段歲月中,這支部隊的確是神族之中和雷神部隊並列的超級部隊,除卻神族至高神所率領的部隊外,這兩支部隊就是最強的了,我們還在的那段歲月,他們還在前線和魔族的魔王部隊交手呢;不過為何在我們死後他們卻被封印了,大概的情況我們應該也能猜測出一些來,這冰神部隊的祖上,也就是偉大的冰神王是屬於神族中的變異神,且性格孤傲清冷,對神族中的其他神都不假辭色,我行我素,神族中早就有許多的主神對她有很大的意見了,但礙於她的部隊以及她本人都是魔族的剋星,所以沒有發作,但是一旦魔族戰敗,那些主神們就可以找到各種介面來解決掉這個神族中的異類了。」精靈女皇猜測道。

秦寒的身軀微微一震,身為雷神的傳承者,他也知道當初雷神的隕落也是因為太過出彩了,被那些主神嫉妒然後聯手對付而隕落的,沒想到這個冰神也是如此,看來身為正義的代言者,神族也不是什麼好東西。

「那我更要進去了,你們也應該知道我是雷神的傳承者,雷神最大的願望就是顛覆掉整個神族的**統治,然後建立新生的神族,所以不管是要對付有神族血脈的元素一族還是更後面的神族,這支冰神部隊都是不可缺少的。」秦寒下定決心一定要得到這支部隊的認可。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