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嘀~」

果斷關閉了通訊,將兩人給直接屏蔽,織斑千冬重新將目光轉向林天。

「別看我!我可以保證,自己已經很用心地在教他了!」

感受著織斑千冬那灼灼逼人的視線,林天立刻高舉雙手做投降狀,同時大呼無辜。

「他每天鼻青臉腫的回去就是證。。。」

「砰!」

話還沒說完,林天就本能地一偏頭,立刻躲過了那直擊面門而來的一拳,但身後的牆壁卻瞬間以之為中心龜裂開來。

「我看你只是在享受揍他的快感罷了。」

「嘛~這確實有一部分。。。好吧,是一大部分的原因在其中的啦。」

「所以你沒有教導他任何的技巧就直接開揍了是吧?」

「呃。。。我認為,自己領悟才是最。。。」

「砰!」

原本整潔的監控室因為兩聲巨響而被震落了不少東西,再加上落下的灰塵和兩塊龜裂的痕迹,此刻已經顯得異常的破爛不堪。

「麽~那你說我到底應該怎麼辦啊!」

林天自暴自棄般地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一副任人宰割的樣子。

「你覺得我的那些招式能夠交給他嗎?以這傢伙的腦子,就算是腦洞燒穿了也不可能搞定的!」

聽了他的這番話,織斑千冬反而是笑了起來。

「讓你的那位會長大人。。。」

「想都別想!」

還沒聽她說完,林天就果斷搖頭拒絕了她。

「讓身為學院最強大學生會長教導他有什麼不對的?」

彷彿林天此刻的一切反應都在織斑千冬的預料之中一般,她的臉上露出了洞悉一切的得意笑容。

「你到底是不是他的親姐姐?」

「怎麼了嗎?」

「你這完全是把這個苦逼的孩子往火坑裡推好不好?!」

林天的話讓織斑千冬臉上的表情突然一僵,確實,她完全忘記了那位學生會長到底是如何的恐怖,不管是哪方面。

無論怎麼看,織斑一夏這位少年都是甜得發膩的存在,面對更識楯無這位黑到骨子裡的學姐大人怎麼都不會有什麼好的劇情發生,如果真要讓更識楯無來訓練他的話,恐怕織斑一夏就真的是要被玩兒壞了。

尤其是,現在的楯無對於林天之外的男性沒有一點兒興趣,恐怕就算是織斑千冬的命令,她也全然不會去理會吧?相反的,如果織斑千冬硬要把這個任務壓給她,這反而會加速織斑一夏人格毀滅的速度。

猛然間,林天想到了原著之中的那個劇情,更識楯無教導織斑一夏似乎並不是她的主要任務,而她真正的任務則是。。。

「我怎麼覺得你並不是在找老師,而是在找保鏢啊!」

林天的話讓織斑千冬那原本就略顯僵硬的臉瞬間變得嚴肅了起來,她警惕地掃視了一下四周,在山田真耶驚訝的目光下打了一個響指,林天可以清楚的看到一道無形的光罩自她的指尖形成,轉瞬間就擴散到了整個兒房間中。

「英國的IS『沉默西風』被搶走了!」

「哦?就是那台被封印的,據說在浮遊炮的數量上比塞西莉婭的『藍色眼淚』還要多,卻導致無人能夠駕駛的機體?」

「沒錯,實際上這樣的實踐在近段時間已經發生了好多次,初步推斷對方是專門以專用機為目標行事的團伙。」

「也就是說,這裡也有可能會被盯上嘍?」

「沒錯!」

「哈!那就讓他們來試試看好了,我已經。。。餓了很長一段時間了呢!」.. 「唉~」

結束了忙碌的一天,織斑一夏嘆著氣拎起書包就向著體育館走去,相較於那讓他頭疼不已的理論課程,對於這放學之後的時光他卻感到更加的前途渺茫。

「遲早有一天。」看著那被自己努力忽視卻仍然漸漸拉近的競技場,織斑一夏的心中哀嘆不已,「遲早有一天,我會被老哥給失手殺掉的吧?」

進入競技場,看著那空無一人的場地,織斑一夏沒有感到一點的奇怪,他隨便找了一個角落將自己的書包丟下后,就立刻跑回了場中央,召喚出了自己的IS「白式」,隨後立刻一臉戒備地環視四周。

猶記得他自己第一天到這裡的時候,那個混帳老哥就給他來了一次偷襲,讓反應不及的他吃了老大一個虧,那一天簡直是織斑一夏的悲劇日,因為根本無暇召喚「白式」,可憐的織斑一夏就這麼被林天給硬生生痛毆了將近一個小時。

任何時候都不能夠放鬆警惕,這就是林天在事後姍姍來遲的教導。

腹黑男神,別心急 而在那之後的第二天,織斑一夏在一進入競技場后的第一時間就裝備上了自己的「白式」,並小心謹慎地戒備著四周,直到。。。在等待了將近一個小時,織斑一夏被自己這般神經質的緊張感給折磨得痛不欲生的時候,林天這才一邊伸著懶腰一邊走進了競技場,看到他那副滿眼血絲的憔悴模樣后,帶著一臉意料之中笑容的林天說出了自己第二堂課的內容:學會調試自己的精神狀態,要保證在不放鬆自己的警惕心的情況下做到適度的休息。然後。。。頭昏腦脹的織斑一夏再次迎來了一頓毒打。

反正,在經過了這麼久的學習后,織斑一夏覺得如果不算那越來越抗揍的體質的話,他唯一學到的就是那彷彿驚弓之鳥一般的警惕心了。現在,別看他平常還是大大咧咧的樣子,但一旦有人對他露出一絲的敵意,織斑一夏就瞬間會感受到並條件反射般地召喚出自己的IS。就這一點,織斑千冬曾經還表揚他說織斑一夏的IS召喚速度甚至超越了那幾位代表候補生,但只有織斑一夏知道,這份榮譽之後可是滿載了血淚史的啊!

對於林天會遲到這一點,織斑一夏已經是習以為常了,這個傢伙也就只有第一天來的時候沒有遲到,在這之後就根本沒有準時到場的時候,反倒是織斑一夏自己絕對不能放鬆警惕,因為他不知道,林天何時就會給他來上一個華麗的開場白,反正每一次的教學內容就是林天拚命打,織斑一夏使勁兒地擋罷了。 薄少的野蠻小嬌妻 想要仗著絕對防禦屏障的存在而不做防禦根本就是妄談,林天的攻擊不可謂不重,如果被他攻破了絕對防禦屏障,剩下的時間裡就要換作織斑一夏自己承受那拳拳到肉的「快感」了。

只是,今天相較於平常似乎有些不同。

「噠噠噠~」

當看台上傳來清脆的腳步聲時,織斑一夏立刻將目光轉向了那裡,那陌生的腳步聲雖然讓他感到奇怪但卻並不能成為讓他放鬆警惕的理由,已經被自己那位老哥五花八門的方法給揍得有些神經質的織斑一夏現在所能夠做到也就只有讓自己每一次挨揍的時間盡量減少罷了。

「我是誰~?」

就在織斑一夏聚精會神地想要看清看台的情況之時,他卻突然感到自己的眼睛被人給捂住了。

「這招你已經用過了!」

高聲大叫一聲,「白式」的推進裝置瞬間啟動,那從零到急速眨眼間衝上高空的瞬間加速讓身後鬆開手站在地上的人滿意地點了點頭。

衝上了高空的織斑一夏立刻將目光轉向地面,卻發現那個人並不是自己的老哥,而是一個自己並不認識的女生,她身著IS學園的校服,有著一頭天藍色的短髮和火紅色的眼瞳,手中的藍色摺扇輕點在自己那微微翹起的嘴角,這般英氣十足的樣子讓織斑一夏的臉難以掩飾地紅了紅。

黑道家主蜜寵妻 「那個。。。請問你是。。。」

重新回到地面,織斑一夏對於這位少女異常的好奇,原本在經過了林天這麼久的訓(ou)練(da)后,他認為除了織斑千冬和林天外已經沒有人能夠瞞得過自己那仿若野獸般的第六感了,可是沒想到,眼前的這個女孩居然能夠在自己毫無察覺到情況下接近過來。

「我是這所IS學園的學生會長哦!」少女帥氣地一甩手中的摺扇,白色的扇面上清楚地寫著「最強」兩個漢字,「代表著的,就是這所學園的最強者哦!」

「好吧。。。那麼請問會長大人,你來這兒有什麼事情嗎?」

「啊拉~真是不客氣啊!」少女用手中的摺扇遮住自己的小嘴,雙眼微眯,「我可是來幫你進行特訓的哦!」

「特訓?不好意思,我不需要你的特訓!」

雖然明白自己與眼前這位少女的差距恐怕相當的巨大,但織斑一夏內心的驕傲卻不允許他向眼前的這位少女求教。要說原因的話,或許是他自己的那份大男子主義在作祟吧,雖然對於目前這個時代來說,大男子主義只會讓你活得相當凄慘,但能夠使用IS的織斑一夏卻是唯一一個用有這項權利的人。而更大的原因應該是對於剛剛少女如此接近卻沒有被自己所發現所以感到有些尷尬了吧?

「別這麼說嘛~我可是被特別邀請過來的哦!」

「什麼嘛!別說得跟我有關係似的,我可根本不認識你啊!」

發覺自己似乎陷入了這位會長大人的節奏之中,織斑一夏立刻有些氣急敗壞地朝她大吼大叫起來,試圖擺脫這位會長大人帶給自己的那種壓迫感。

「哦呵呵呵~我可是確實跟你有關係哦,少年!」

「哈?」

「你可以叫我嫂子。」

「。。。」

驚悚,此刻的織斑一夏心中只有這樣一個感覺。.. 順著走廊,在周圍女孩那竊竊私語下走過一間間教室,最終在一個門口停下了腳步,看著門外所顯示的班級號碼,林天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就推門走了進去。

「嗯?啊!是林天老師!」

林天的出現立刻讓教室中正三三兩兩圍在一起聊天的女孩子將目光都集中在了他的身上,雖然身為一班的班主任,四班的同學們對於林天並不熟悉,但畢竟大家都是一年級的學生,之前在去臨海學校的時候也都是多多少少見過幾面的,所以對林天這位IS學園唯二的男性,女孩們的印象還是相當熟悉的,此刻一看到他的出現,少女們立刻蜂擁了上去,將他給整個兒堵在了門口,甚至連進去都困難。

「那個,林天老師來這裡有什麼事情嗎?」一位女同學滿眼星星地一邊拚命地賣著萌,一邊向林天問道。

對於IS學園一年級一班的學生們,恐怕除了一年級二班之外沒有人會不羨慕了,因為她們擁有一位帥氣的男老師,還是一位能夠單槍匹馬打敗代表候補生的男老師,無論時代如何變遷,這樣的強者,這樣的英雄永遠是少女們懷春的對象。織斑千冬為何會在這裡有如此高的人氣?無非就是因為她曾經是第一屆IS大會的冠軍得主。而此刻的林天在少女們的眼中也已經是出於和織斑千冬相同的地位了。當然,一年級二班也有人十分羨慕一班的學生,不過這位可憐的少女在屢次申請換班卻屢次被強勢鎮壓后最終也只得無奈地選擇了妥協。

「嗯~我找更識簪同學。」

看到眼前的這些少女都是滿臉的花痴樣,林天略作猶豫之後果斷決定說出實情來,否則的話,恐怕這些少女還真不會這麼容易放自己離開。

「。。。」

一聽到林天是來找更識簪的,那些圍過來的女生都徹底安靜了下來,她們相互對視了一眼,幾位女生就相繼讓開了道路,正好露出了被她們擋在身後的那位少女。

在看到她的第一眼,林天就立刻認出了這位少女,真不愧是更識楯無的妹妹,幾乎和她的姐姐是一個樣子,除了臉上帶著一副眼鏡,相較於楯無來說略顯文靜的氣質,這兩姐妹林天甚至看不出有什麼區別。

她一直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不斷地對著投射出的虛擬屏幕在輸入著什麼。林天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屏幕上的那台IS的圖像,還有它旁邊的名字——「打鐵二式」。似乎是因為太過專註於眼前的緣故,對於林天的接近,少女根本沒有一絲的察覺。

「你好,更識簪同學是嗎?」

「啊!」

讓林天驚訝的是,當聽到他的聲音,少女轉過頭來注意到他的存在之時,她居然發出了一聲驚慌失措的尖叫,同時宛若受驚的像兔子一般從座位上跳了起來。

「那個。。。簪同學,你沒事吧?」

「我。。。我,啊!我沒事!林天老師!」

面對林天關切地伸過來的手,少女的臉蛋卻是布滿了紅暈,她向後縮了縮,但看著林天那微笑的臉龐,最終暗暗鼓起了勇氣,牽起了林天的手。

**********

「哦?是嗎?」

當天夜晚,當林天將今天白天的事情向楯無訴說了之後,這位少女的臉上立刻露出了笑容,她帶著幾分嫉妒的沒好氣地瞥了一眼林天,臉上卻笑的十分開心。

「這個孩子一直都非常喜歡看那些英雄角色的動畫片,同時幻想著自己的身邊能有一個英雄出現,現在看來,她是把你當成了英雄嘍!」

此刻的會長大人剛剛出浴,天藍色的頭髮上還有著淡淡的水汽,就連那對紅寶石一般的眸子也讓人感覺水汪汪的,寬鬆的浴袍就這麼披在身上,但那腰間的帶子卻根本沒有被其主人繫上,這導致了少女那惹人遐想的美妙身軀就這麼被林天給一覽無遺。看著林天那直勾勾的眼神,她的嘴角掛起了得意的笑容,帶著幾分慵懶的動作卻又是說不出的嫵媚,在林天的注視下慢慢地坐在床邊並對著林天側躺了下去。

伸出一隻手,撫上林天的臉頰,看著他那火熱的視線,少女的眼中也閃過了一絲迷醉。

「不過真是可惜呢,此刻的你是屬於我的,我的英雄。」

**********

「咦?你這個傢伙,怎麼在這裡?」

當織斑千冬來到隱藏在IS學園之下的某個隱蔽的房間中的時候,卻發現林天卻早已將來到了這裡,同時已經開始對著面前的虛擬屏幕開始了不斷的操作。

屏幕上所顯示的,正是之前林天在四班的更識簪那裡看到的IS——「打鐵二式」的數據。

「怎麼?我在這裡很奇怪嗎?」

林天一邊對著面前的虛擬屏幕不斷地輸入著數據,將這些數據給逐漸完善,一邊頭也不回地應對這織斑千冬的話。

「你說呢?我可是很久沒有看到你進入工作狀態了呢!除了那一次給拉芙拉調試『黑雨』外,也就只有你當初為更識家的那個丫頭調試IS的時候才來到過這裡一次吧?」

「嘛~話也不能這麼說啊!」

林天頗為尷尬地撓了撓頭,轉身看著織斑千冬那居高臨下的鄙視目光,有些心虛地縮了縮脖子。

「這應該是更識家那個丫頭妹妹的機體吧?沒想到你還真的喜歡姐妹通吃,束那傢伙應該會很高興吧!」

「噗~」

林天剛剛喝進口中的一口水直接噴了出來,也幸好這是虛擬屏幕,否則這台電腦是鐵定要報廢了,或許就連自己那忙活了很久的資料都無法保存下來。

「這是交易啦!交易!」

「交易?」

「是啊!這是楯無提出的條件。她去幫一夏,我來幫她妹妹!」

「那個丫頭似乎不是這樣的人吧?憑你們兩個的關係還提條件什麼的。。。」

織斑千冬覺得,更識楯無並不是這樣得寸進尺的人。

「不是啦,這是另一個要求的條件。」

「什麼?」

「幫助她妹妹,這是保證在特訓期間不把織斑一夏玩兒壞的條件。」

「。。。」.. 「咳咳~也就是說,根據學生會長的說明,這個月的學園祭,各班都需要安排一個節目,現在截止日期已經臨近了,請大家努力想想,有什麼好的提案嗎?」

這一天的班會,身為班級代表剛剛開完學生會會議的塞西莉婭一走進教室,就立刻在黑板上寫下了「學園祭」三個大字,同時奮力一拍黑板,以表示自己的重視程度。

「下面請各自寫好你們所想到的提案,之後會在黑板上進行投票。」

與一般學校不同,這所被高科技環繞的IS學園並不需要同學們一個個走上黑板進行投票或寫下紙條,只需要在自己的桌子上將內容寫下,就會自動將其公布在黑板上,就這一點來說,還是相當便利的。

「嗨~提問!」

這時,一個女生高高地舉起了自己的手,用有些興奮的目光瞥了一眼一直站在教室旁邊沒有說話的林天,卻讓林天立刻感到一股寒意撲面而來。

「請問各自班級的老師可以參加學生會的節目嗎?」

「關於這一點,我也向學生會長諮詢過了,答案是。。。不行!」

對於這位同學的問題,塞西莉婭當然明白她的意思,而之前就跟她想到了一塊兒去的塞西莉婭還專程向更識楯無提了這個事情,可是卻被對方給明確回絕了。

「所謂學園祭,當然就是需要學生們自己來舉行節目才有意思,如果什麼都依賴老師的話,那怎麼行?」

想到那位學生會長搖頭晃腦地向自己說出這麼一番大道理,塞西莉婭就心有不甘地攥緊了拳頭。

「什麼嘛~既然每個班級都要發揮出自己的特色,那麼我們當然也要發揮出我們的特色嘍!」

「是啊,是啊!」

「就算你們這麼說。。。」

面對其他同學的死死相逼,塞西莉婭頓時有些為難了,她只得將求助的目光看向了林天。

少女哦,如果你能夠將自己眼中的那份渴望再隱藏的深一點兒的話,我倒是真的會相信此刻的你確實很為難呢!

「那個。。。咱們班不是還有織斑同學嗎?」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