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陸逸塵的眼睛微微一眯,露出危險的神色。

暗道不好,我急中生智,三百六十度大轉彎,有點討好的說道:「我是被你偉岸的身軀給震驚到了,自己在心中讚歎呢!」

陸逸塵不說話,只是盯著我,臉上卻是一副受用的樣子。

過了一會,他終於放開了我的下頜,說道:「你別油嘴滑舌的了,抓緊去洗澡,完了你就自己走著去公司吧。」

「……」

油嘴滑舌怪我嘍?

我有點憤恨的打開水龍頭,任由熱水從蓮蓬頭中灑下來,沖刷著我的怨氣。

換好衣服,我出浴室后看到陸逸塵早就衣冠整齊的坐在那裡沉思,聽到開門聲,他抬起頭,說道:「好了?好了我們就走吧。」

說完陸逸塵已經站起了身子,準備往外走。

我匆匆忙忙的隨便一收拾,就去趕上陸逸塵的腳步。

這個時候的玲瓏沒有了夜間的紙醉金迷,安靜很多。

只是在路過前台的時候,遇到了正在忙的梅姐。

梅姐一看到我們兩個走了過來,立刻放下了手中的工作,笑著打招呼:「陸大少,小白,早。」

陸逸塵點了點頭,沒說話,直接往玲瓏外走。

對於梅姐,我頗有好感,就停下來,笑著回應了一句:「早,梅姐!」

「看你今天精神挺好的。」梅姐說道。

我笑笑不說話。

梅姐往我身後瞟了一眼,使了個眼色,「快走吧,陸大少已經出去了!」

「啊!」我回頭一看,果然沒了蹤影,明白陸逸塵的臭性子,我留下一句我先走了,就急匆匆的去找陸逸塵。

出了玲瓏的門口,我就看到了陸逸塵坐在不遠處的車子里。

「快點!」

「哦哦。」

十幾分鐘后,我遠遠的就看到了不遠處的公司建築,肚子卻不爭氣的叫了起來。

昨天只顧著跟拉來掃蕩商場了,完全忘記了自己的肚子還餓著。

偷偷地瞄了一眼陸逸塵,看他完全沒有反應的樣子,我不由地有點喪氣,他怎麼一點都不知道憐香惜玉啊!

眼看著車子就要駛進公司的,我急急忙忙的扯了一下陸逸塵的袖口,焦急的說道:「陸逸塵你停一下!」

陸逸塵將車停在路邊,問道:「怎麼了?」

我想了想,一本正經的說道:「那個,你不是還沒吃早餐嗎?這離上班時間時間還有一會,我想去給你買點。」

誰知道,陸逸塵完全不領情,涼涼的說了一句:「可是我不餓啊!」

「……」

我就不信這個大腹黑看不出來是我餓了!我有點悶悶的放開了陸逸塵的袖口,置氣的說道:「好了,沒事了,老闆都不餓,員工怎麼能先餓呢!你說是吧,老闆?」

我特意的將「老闆」這兩個字咬的很重。

「噗嗤!」

我沒有想到陸逸塵還這麼不要臉的笑出了聲,心中更氣,扭過了身子。

突然,一陣大力將我拽了過去,我受力轉身,沒想到回過頭,陸逸塵的唇就印了下來。

我睜大了眼睛,有點難以置信,這可是在公司門口,被別人看到了怎麼辦?

強烈的掙扎但是抵不過陸逸塵的力氣,他的舌頭靈活的在我的嘴裡遊動,我根本奈何不了他。

等到陸逸塵吻夠了的時候,他才停了下來,他還舔了舔嘴唇,一副享受的樣子。

我忍不住低聲控訴道:「陸逸塵,你跟我保證過的!這可是在公司門口,要是別人看到了怎麼辦?」

本以為他會有一絲的悔意,但是我好像低估他的無恥,他說了句:「還挺好吃的。」

「你……」

「好了,你不是要去買早餐嗎?快點去吧,員工可以餓著,我的女人可不能餓著。」陸逸塵擺了擺手,有點意味深長的說道。

「你同意了?」我有點驚訝。

「不想去就別去了。」陸逸塵看我這個樣子,手握上方向盤,腳上也運勢要踩上油門。

「哎!別別別!我買!」我連忙打開了車門,從車上跳了下去。

下了車以後,陸逸塵就將車開走了。

陸逸塵的公司就在這座城市的CBD,是這座城市最繁榮的地方,附近的快餐店不少。

早餐不用太過於複雜,我進了一家快餐店。

快餐店裡供應的早餐有麵包、牛奶類,也有豆漿油條。我看著這兩種不同風格的早餐有點猶豫,豆漿油條這可是標配啊,可是陸逸塵一定不喜歡吃。

後來,我乾脆提了一份豆漿油條,一份麵包牛奶。

當我打開陸逸塵辦公室的大門的時候,屋子裡的聲音戛然而止。

裡面除了陸逸塵以外,季天羽、尚窮和秦漠都在裡面。

季天羽一看見我來了,立刻笑著起身迎了上來,說道:「小豆腐,你來了?呦,給我帶的早餐?真乖~」

看著季天羽伸過來的手,我默默的選擇了無視,一個閃身,躲過了他的魔爪,然後走到了陸逸塵的身邊,把他的那一份放在了他眼前的桌子上。

「牛奶麵包給你,我覺得你應該不喜歡豆漿油條吧?」我順勢坐在了他的身邊,將自己的那份早餐也放在了桌子上,然後開始吃自己的油條,我真的是餓壞了。

「你能注意點自己的吃相嗎?丟臉!」陸逸塵暼了我一眼,冷冷的說。

默默地忽視了他的話,我才不管這麼多,我只想填飽肚子。

反應過來的季天羽有點幽怨的走了回來,做到了對面的沙發上,酸溜溜的說道:「這大早上的你們可真是撒的一手好狗糧,這裡剩下的三個人也都沒吃呢!你們是不是故意的!」

陸逸塵淡定的從桌子上拿起麵包,咬了一口,平靜的說道:「你的小言言呢?」

季天羽:「……」

「哈哈哈,季天羽你也有吃癟的時候!你的小言言呢?哈哈哈哈!」尚窮在一旁毫不留情面的笑了起來。

秦漠也是淡淡的笑著,不過沒有尚窮那麼放肆。

季天羽恨恨的回過頭,對著身邊的秦漠說道:「秦漠,語言人身攻擊犯法不!他們這樣的應該坐幾年?」

秦漠扶了扶眼鏡,看著季天羽淡定的說道:「沒攻擊人。」

「哈哈哈!」尚窮又大笑了起來,徒留季天羽一個人在鬱悶。

我在旁邊吃著早餐,看著這四個大男人「勾心鬥角」,心情十分愉快,如果這一刻,停下來該多好。

夏夢你在想什麼呢!

搖了搖頭,我努力的將這種想法給忘掉。

自己不過是陸逸塵買來的,有什麼資格要求以後?

想到這裡,我有點悵然若失。

「怎麼了?」陸逸塵的聲音響了起來。

匆匆將最後一口油條塞到口中,我搖了搖頭,示意自己並沒有什麼。

陸逸塵看著我的樣子,皺了皺眉,最終沒有再說什麼。

我吃飯稍微慢一點,喝完最後一口豆漿的時候,陸逸塵已經全部吃完了,然後跟季天羽他們三個在聊著工作上的事情。

默默的將桌子上的殘餘的塑料垃圾給收拾走,將它們扔進垃圾桶后,我就去了茶水間,洗完手後主動的給辦公室里的四個人泡了四杯咖啡。

畢竟,這些事情是我這個私人助理應該做的事情。 新人泡咖啡,成了職場中不成文的規矩。不說自己的手藝多好,但是泡咖啡這種小事,對我來說,沒有絲毫壓力,我熟練的將咖啡泡好以後,就端進來辦公室。

將咖啡一一的放在他們跟前,我順勢坐在了陸逸塵的身邊。

陸逸塵側過頭來看了我一眼,沒有說話。

倒是季天羽沖著我看了一眼,然後又看了看陸逸塵,對著他不懷好意地開了口:「話說,明天的招標會小豆腐跟著誰去?你可知道,我的女伴從來不重樣的,我已經帶過她一次了。」

招標會?聽到這三個字,我瞬間來了興趣,這種商業活動我也可以出場嗎?

忍不住的側過頭,我想看一下陸逸塵會怎樣說。

沒想到,這一側頭,直接跟陸逸塵的眼神撞上了,我彷彿觸電一樣迅速的低下了頭。

「哈哈哈,陸逸塵,你看你把小豆腐都嚇成什麼樣子了?你平時是有多壓榨她?」尚窮魔性的聲音傳來。

「嗯?」陸逸塵靠近我的耳邊,放低聲音說:「你想去?」

該死的陸逸塵,突然靠這麼近幹嘛?我偷看了其他幾個人,嘴角都帶著笑意。

「嗯?你還敢走神!」

聽著耳旁陸逸塵有點不善的聲音,我認命的點了點頭,說了句:「我想去。」

陸逸塵得到答案以後就離開了我的身邊,背靠著沙發,微微眯了下眼睛,目光從季天羽、秦漠還有尚窮的臉上一一滑過,似是在認真的思索。

尚窮第一個跳了出來,看著我說:「要不,明天就讓我帶著小豆腐吧,保證完整無缺的還給你。」

什麼鬼?!

本來低著的頭,瞬間抬了起來,我有點難以置信的看著尚窮,然後僵硬的轉過頭,偷偷地扯了一下陸逸塵的袖口,待他看著我時,我滿臉哀求的看著他。

說實話,寧願聽季天羽說黃段子,也不要聽尚窮解說變態殺人案的現場情況,那可不單單是晚上說不著覺的問題。

尚窮看到我的樣子,一臉委屈的樣子的說道:「喂喂喂,小豆腐,你這是什麼表情和架勢?我記得你上次不是還說我很酷、很拉風嗎?這才多久的事情啊,你怎麼都忘了?」

「人家小豆腐這是安慰你找不到女朋友的客套話,難道你還當真了?秦漠,你當真了沒?」季天羽在旁邊插刀。

「不當真。」秦漠淡淡的回應。

「你、你、你們……你們真是好樣的!」尚窮有點小崩潰的看著我們幾個。

「咳咳。」我咳嗽了兩聲,將尚窮的注意力吸引在我的身上,然後對著尚窮真摯的說:「我是真的覺得你的職業很酷、很拉風!你想想,法醫啊!現在不是有部正火的電視劇叫做《法醫X明》嗎?裡面的法醫火的不要不要的,成了萬千少女的夢中情人呢!……」

我巴拉巴拉的講了一通話,打算讓尚窮相信我誇他是出於本能。

「是吧!」尚窮點了點頭,眼中的希翼之火彷彿又燒了起來,「那你明天要不要跟我一起去招標會呢?」

「……」

最怕空氣突然安靜。

「哈哈哈!幹得好,小豆腐!我說尚窮,小豆腐就是想要給你個面子,你就不能就坡下驢,非要自己去找難受?哈哈哈!」季天羽笑的兩肩不停地抖動,雙手還在捂著自己的肚子。

秦漠和陸逸塵笑的倒是沒有這麼放肆,但是從他們的面部表情就可以看出,兩個人在笑。

尚窮一臉頹廢的將自己扔在沙發里,撇了撇嘴低聲喃喃:「有什麼大不了的,遲早有一天,我要找個大美女!前凸后翹的那種,哼!」

陸逸塵看了一眼我,然後看向了秦漠:「那秦漠,明天就讓夏夢做你的女伴好了。」

秦漠點了點頭,然後歪著頭看了一眼陸逸塵:「禮服是你陪著她去買,還是我去?」

聽到這個問題,陸逸塵皺了皺眉毛,思索了一會說:「我明天估計很忙,你跟拉來一起陪著她去買吧。」

「好。」

「我說你們兩個,讓我女人幫忙最起碼要經由我的同意好嗎?我的小言言可是寶貴的很,怎麼能讓你們找來喚去的?」季天羽有點不滿。

「嗯。」秦漠點頭,然後語氣平靜的問季天羽:「你同意嗎?」

「……同意。」

季天羽有點吃癟的回到,如果要是陸逸塵說這話,他還可能「作妖」,可惜了,是秦漠。

「好了,好了,都商量好了,我們就快點走吧!別打擾陸大總裁和他的小豆腐吃『豆腐』了,我們仨大早上的還沒有吃飯呢!陸逸塵你明明知道我們仨在你辦公室沒吃飯,你竟然不讓她給我們一起帶!」尚窮說道。

「這是我的私人助理,服務好我就行了,你以為她有三頭六臂?」陸逸塵回到。

尚窮憤憤不平,還想要說什麼,卻被季天羽一把拉起:「走啦走啦!」

他們三個人都走了以後,這裡面就只剩下了我跟陸逸塵兩個人。

只見陸逸塵伸了個懶腰,站了起來,然後走到了自己辦公桌上,拿起了一個厚厚的文件夾,遞給了我:「這是有關明天招標會的相關項目和文案,你看看,不懂得問我。」

接過文件夾,我拿起來認真的看著,這幾天,陸逸塵經常拿他的項目給我看,這好像已經成了我們個之間的默契一樣。

這一次的文件,相比於前幾次的文件顯得更加的複雜,而且內容特別多。

到中午,我像往常一樣,去員工餐廳匆匆的吃午飯,然後就回辦公室跟陸逸塵繼續看文件。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