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這一點,我也可以想象,然後呢?」葉飛很有興緻地問道。

「然後?沒有然後了,就這麼多信息。」

哈米麗絲不禁苦笑,說道,「其他的信息,比如說這地心莊園里,是個什麼樣的存在,究竟有什麼?這都是傳說,至少現在還活著的人中,沒有什麼人能說得清楚。」

「有人說,這地心莊園是上古大能之前修鍊的地方,甚至就是上古大能的家!而且,這位上古大能,還就是我們火炎部落的人,是火炎部落的始祖!不然的話,這地心莊園怎麼會建在我們火炎部落的地底下呢?」

哈米麗絲說道,「還有人說,其實那地心莊園里,根本沒有什麼好東西,沒有所謂的機緣,就算之前有,也早已經被歷朝歷代,一撥撥的族人高手給洗劫了。現在,如果真能到達地心莊園的話,估計能看到的,只會是一堆堆的白骨,別無其他,而且,喪命的可能性非常大!」

「喪命?」

葉飛心裡一動,行走江湖多少年,當然也知道,機遇和風險是並存這個道理,越是容易有什麼機緣撞上的地方,風險也自然就越大。

「是啊!很多前輩族人高手,都是因為想去這地心莊園尋寶,幾乎個個都是有去無回,不是死在了這地心莊園里,就是莫名失蹤,活不見人,死不見屍!」

哈米麗絲十分惆悵地說道。

「既然這樣,那咱們還要去送死啊?呵呵!」葉飛不禁苦笑了起來,聽哈米麗絲這樣說,貌似這個地心莊園,是個十分兇險的地方,而且也不一定會有什麼機緣。


沒準,才剛來到地心莊園,人就死在那裡了,這種悲劇情況,誰也不敢保證不會發生。

婚禮上的意外 呵呵,其實也沒有那麼玄乎了!」

哈米麗絲搖了搖頭,說道,「之前所謂的前輩高手,都是成群結隊去的,探險這種兇險莫測的古迹,其實人越多,越容易出什麼亂子。」

「哦,這話怎麼說的?」

葉飛問道。


「你想啊,如果三兩個人探險的話,遇上危險,比較容易逃脫,也不太容易誤觸機關陷阱之類的。而如果是上百人的隊伍,難免會踩中什麼機關,或者誤觸什麼法陣,那種法陣是專門困人的,別說上百人,就算上萬人,也照樣能困得住。」

哈米麗絲說道,「這些情況,我也是斷斷續續聽我父親大人說起的!他自己並沒有去過地心莊園,不過,聽我爺爺提起過,而我爺爺的爺爺,是親自去過地心莊園的!」

「呵呵,這可真是源遠流長啊!」葉飛不禁笑了,說道,「剛才跟你說著玩呢,現在我們都走到這裡了,也算是開弓沒有回頭箭,當然要義無反顧地走下去了!就算是沒有什麼機緣可尋,能夠親自去你們這神秘的地心莊園,也不算是白走一趟。」

「說的對,我也正是這麼想的!」

哈米麗絲點了點頭。

兩人就在這裡休息了一晚,第二天天一亮,立刻又動身趕路。

這個神秘的小石片,說起來還真是神奇,那動態的場景展現,沒有一絲錯誤,連風、光這種很玄的東西,都能清楚地表現出來。


一連走了三整天,趕出了少說也有一萬里路,而兩人距離這石片上的紅點,可算是近了一些,照這個情況看,只需再走上一天,最多明天上午時分,就可以接近紅點了!

葉飛心中無比的期待,哈米麗絲也是十分振奮的樣子。

一路走到這裡,地面上早就不是什麼草原了,而是與綠色截然相反的顏色,土黃色。

這裡,是一片廣袤的沙漠,而這沙漠中的沙子,卻並不是一般的細砂,居然是石塊!

沒錯,這裡就是一整片的石漠!

大的石頭,有萬斤之重,橫擋在路上,看起來像小山一樣。而小的石頭,至少也有百餘斤重,很是影響腳步的前進。

「葉飛哥哥,看起來,接下來要走的路,沒那麼容易了呢!」哈米麗絲有些惆悵地說道。

「是啊!」葉飛點了點頭,說道,「石頭越來越大,腳下的路越來越難走,而且,你有沒有洞察到,這裡的溫度也是越來越高了!」

說到溫度變高,哈米麗絲也確實察覺到了,其實,早在一千里之前,溫度就慢慢地有些升高的跡象,而到了這裡,溫度則是更高了。

當然,如果是世俗界的凡人的話,那是萬萬無法察覺到,這裡的溫度和千里之外的溫度有什麼不同的,雖然距離很遠,但是因為變化太過微小了,不是洞察力很強的修士,無法察覺到這個變化。

又行了足有一天的時間,石片上的紅點徹底沒有距離了,而兩人眼前所見,卻是一個巨大的深坑。

這個坑洞之大,一眼看不到邊,單看這坑的口徑,恐怕足以裝得下一個國家。

而這洞的周圍,也是黑漆漆的,草木不生,一切都是死氣沉沉的,看不到一點生機存在。

「葉飛哥哥,看來,地心莊園的入口,就在這裡了。」哈米麗絲說道,「卡卡執事的這個石片,只能提供地心莊園的入口信息,要進入裡面的話,就沒有信息可以展現了。」

葉飛點了點頭,可以說,接下來,這個石片已經沒有什麼存在的作用了,路要自己一步步去走了。

「從這裡下去吧!」葉飛說了一句,兩人也毫不遲疑,直接沿著這巨大的深坑往下。

越往下走,深坑就越黑,不過以葉飛和哈米麗絲的修為,就算是在漆黑不見五指的環境下,也仍然可以看到東西的存在。

黑暗,對哈米麗絲和葉飛來說,並不是問題。

「小心!」葉飛突然說道,「可能有異獸,或者機關法陣之類的存在!」

「嗯,我知道!」哈米麗絲點頭,自然也是非常小心的。

在這種地方,如果遭遇什麼不測的話,基本就是必死的結局。

轟!

隨著一聲爆響,巨坑的峭壁上突然炸裂開來,而就在山體炸裂的瞬間,葉飛和哈米麗絲幾乎是同時出手,兩人對了一掌,借著各自的撞擊力,將彼此的身子堪堪撞開,算是躲過了這一劫。

而這一聲巨大的爆響,也確實不是鬧著玩的,一個奇大無比的巨獸,從這陡峭的石壁上,生生爆裂了開來。

這走出來的氣勢,簡直可謂開天闢地。

呈現在葉飛和哈米麗絲眼前的,是一個巨大無比的石獸!

它的全身都是石質的,硬石結構,而且顏色也是土黃色,好像身子和大地是連在一起的似的,看起來威力無邊,不可戰勝。

葉飛和哈米麗絲沒有任何猶豫,直接向這石獸出手。

凡是出現在地心莊園的範圍內的,絕對沒有任何好獸,全都是吃人不吐骨頭,或者嗜血如命的殘暴之獸,對付這樣的異獸,自然是先下手為強。

轟轟轟!

隨著三聲爆響,葉飛和哈米麗絲一齊向這兇悍的石獸出手了,一出手就都是雷霆萬鈞的攻擊,對付這樣的石獸,可不用留什麼後手,盡全力擊之才是王道。

葉飛的重劍,和哈米麗絲的掌力,遠程轟擊在這巨石獸的身上,直打得石獸石屑紛飛,足有千斤重的巨大石塊,從它的身上掉落下來。

如果換成是人或有生命的獸類的話,這掉落的石頭,無疑就等於是掉落的血肉。

這重型石獸,雖然攻擊力很猛,防禦力也高得出奇,但是,它的智能極其低下,簡直可謂沒有智能,就相當於是個機關人。

修武之士,都接觸過機關人,在家族或者小宗門的演武場上,這種供家族子弟試練武藝的機關人極多。

經過幾招交手,葉飛發現,這石獸雖然看起來體型極其龐大,不過也是連接在峭壁上的緣故,如果把它從峭壁上拉開的話,它可不見得還像現在這樣經打。

轟轟轟!

轟轟轟!

又是三招下去,葉飛和哈米麗絲齊力施為,大力轟擊石獸,而石獸也同樣還擊,那兩個蠍狀的鉗子,夾起滾桶大小的石頭,直接砸向葉飛和哈米麗絲。

葉飛和哈米麗絲的攻擊,石獸憑著自己極強的防禦,根本不去躲閃,就用那石壁般的身子硬接。

!!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冰皇》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冰皇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而葉飛和哈米麗絲可沒有這樣的本事,眼看著巨石飛來,如天外流星一般的大氣勢,自然是要躲閃的。

「哧哧!」

石獸一邊攻擊著葉飛和哈米麗絲,那堪比山洞大小的嘴巴里,居然還冒出了一陣哧哧的笑聲,光是這笑聲就夠讓人難受的了,而從它的大嘴裡,還飛射而出巨大的石塊。

這些石塊,每一塊都極有力道,大的有數千斤重,小的怎麼也有幾百斤,如果砸在身上的話,估計就算砸不死,少說也會砸殘廢。


這個石獸,非常難纏,這是葉飛和哈米麗絲給這石獸下的第一個定論。

「葉飛哥哥,你怎麼樣?」哈米麗絲突然出聲向葉飛問道。

「我沒事,你呢?話說這個老怪物很難搞定啊!」

葉飛十分急促地說道,對付這樣的怪物,自己雖然沒有什麼勝算,不過怎麼也還可以支持上一段時間,而哈米麗絲的修為比自己弱了一些,她的處境可就比自己要糟糕了。

「是啊!我暫時還沒有什麼危險,不過,總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啊!這個石獸,好像是不知疲倦的,而且它的防禦力太強,貌似也沒有命門的存在!」

哈米麗絲和這石**手一段時間,也算是基本了解到了這石獸的一些攻擊特性,正如哈米麗絲所說,這石獸確實是力大無窮,一副不可戰勝的樣子。

特別是,剛才它居然發出了大笑聲,好像是具有一定的智能似的,如果它真的擁有人類的智能的話,就算是再低級的智能,對葉飛和哈米麗絲來說,也絕對是一件很糟糕的事。

「嗯!當今之計,先堅持下去吧,也許下一刻會有轉機呢!」葉飛點頭說道。

這倒並不是葉飛無謀,而是依現在的戰況看來,自保都需要慎之又慎,實在很難想到什麼機變,畢竟這石獸並不是人類,如果是人類,或者是可以交流的那類存在的話,大可以拿話哄住對方。

而這石獸,好像只知道進攻,進攻再進攻,是專務殺伐之物,不是言語可以讓它停下來的。

葉飛不禁有些頭痛。

萬里迢迢地趕來這所謂的地心莊園,想尋獲一番機緣,改變力量,改變命運,沒想到剛剛進到這萬古巨坑的坑口兒,連坑底都沒有落下去呢,就遇上了巨石獸這種變態的東西。

這實在是太糟糕了。

而就在這個時候,葉飛突然發現,這石獸的攻擊力,好像是緩緩地降下來了。

剛才雙方一碰面的時候,葉飛很清楚這石獸的力量,無窮的力量和極快的速度,還有那恐怖的命中率,幾乎是不可戰勝的存在。

而現在,這巨石獸居然放緩了動作,力量不那麼恐怖了,速度也並不快了,命中率也差了不少,儼然是判若兩獸了。

這個情況,不但葉飛注意到了,哈米麗絲顯然也是注意到了。

「怎麼會這樣的?」

葉飛和哈米麗絲,一時間心裡都很奇怪,這樣的變故,實在沒有來由啊?難道,這是石獸的一種誘敵之計?

或者說,這石獸是想故意示弱,放緩攻擊,麻痹自己一方,好進行下一步的致使一擊?

如果這石獸,真的有這種心思的話,雖然看起來很小白,不過這也很可怕了,因為這至少可以證明,這石獸是有勇有謀的存在,是懂得一點兵法的。

不過,看起來事情並不是葉飛和哈米麗絲所想的這樣,因為,石獸如果真是存了這種使敵人麻痹大意的戰術策略的話,按說,它不可能表現得這麼明顯啊?

但凡有些心思的智能動物,都不會把這種誘敵、或者說是故意麻痹敵人的意思,放得這麼明顯,本來可以達成陰謀的,恰恰是因為做得太明顯了,反而會壞事。

更讓人堅信這種情況不可能發生的是,其實這石獸根本無須裝弱,也完全沒有必要使什麼麻痹敵人的小策略,因為它只要保持這種恐怖的攻擊,再保持一時半刻就可以了。

葉飛和哈米麗絲,雖然能暫時擋得住石獸的瘋狂攻擊,但,這也只是抵擋一時而已,再這樣下去,葉飛和哈米麗絲會力盡而死,而石獸這種連接大地,有著充足的能量庫的存在,顯然已經立於不敗之地。

可是,眼前的情況卻是,石獸不但放緩了自己的攻擊,而且短短几息之間,居然就像泄了氣的皮球,像斗敗了的公雞似的,居然癱了下去!

沒錯,就是癱!

這石獸那連接牆壁的巨大身軀,慢慢地收回,龐大的身軀緩緩地融入到了巨坑那陡峭的石壁之中,很快就融為一體。

而在融入石壁的這個過程之中,葉飛清楚地感受到,這個巨大的石獸,它的能量正在急速地消耗著,隨著它能量的急速耗減,它的攻擊力,自然也是一落千丈。

到現在來看,這石獸已經完全消融到峭壁之中,沒有任何的攻擊可言,甚至說,如果沒有這因為劇斗而掀起的漫天黃土的話,這裡好像還是保持著原來的模樣,完全沒有這石獸出現過似的。

前後的變化,實在太大了,大到讓人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這個石獸是怎麼回事?

剛才出來的時候,勢若雷霆,那瘋狂的攻擊力簡直讓人無法招架。而突然又消融到這陡峭的石壁之中,好像一敗塗地似的,居然是不戰而走?

難道,是自己的幻覺么?幻覺不應該這麼真實啊!

「葉飛哥哥,這事兒你怎麼看?這個石獸, 霸道總裁吳世勳寵上我 ?」

哈米麗絲十分奇怪,保持著防護的姿勢,向葉飛傳音問道。

「嗯,情況看起來確實十分古怪。」葉飛向哈米麗絲說道,「難道說,這石獸的能量耗盡了?它故意消融到這陡峭的石壁之中,是想為自己補充能量?好進行下一輪對我們的攻擊?」

一說到這裡,葉飛還覺得這真有可能。如果真是這麼回事的話,那這石獸可真是太可怕了,完全是以戰養戰,立於不敗之地的存在。

葉飛和哈米麗絲, 魚類上岸指南 ,根本不是敵手。

「不可能是這樣的!」

哈米麗絲搖了搖頭,突然說道,「哦,我明白了!這種石獸的存在,在我們火炎部落的筆記中記載過,是一種有時段性的攻擊型傀儡!」

「什麼?攻擊型傀儡?」葉飛一怔,有些不敢相信。

所謂的攻擊型傀儡,也就是沒有生命,只知道攻擊的那種變態存在,就像某些秘密或迷宮之中的機關人,陷阱陣似的,專門就是為攻擊而存在的。

玄修界的傀儡,一般來說無非分為攻擊型傀儡和防禦型傀儡這兩種,而且是以攻擊型傀儡居多,密室里的機關人,銅頭人什麼的,一般都是攻擊型傀儡的存在。

說起傀儡來,葉飛並不陌生,完全知道這是怎麼一回事。不過,像剛才這巨石獸一般巨大的、恐怖到不可思議的傀儡,還真是無法想象。

這樣的傀儡,是天生的呢?還是什麼人製造出來的?

如果是天生的,這很難解釋。而如果是人為製造出來的,那會是什麼人製造的?是這地心莊園的主人么?

如果是地心莊園主人製造的,那可太不妙了。地心莊園的主人製造了這樣的巨石傀儡,用意明顯是不想讓外人走進這地心莊園,說起來,這巨石傀儡也不過是看門人的存在,居然已經強大恐怖如斯,如果再往裡走的話,又會遇到什麼危險?

這地心莊園,確實名不虛傳,是一處險地啊!難怪火炎部落一代又一代的高手前去地心莊園探險,尋求所謂的機緣,都一個個不得善終呢。

別的危險不說,單單是這門口的巨石傀儡,就夠人類修士死上一大片的了。

「沒錯,我想了想,實在沒有別的解釋了!」

哈米麗絲說道,「在前人的筆記之中,雖然沒有點明這巨石傀儡的存在,不過,有提到過樹人傀儡的,和這巨石傀儡差不多,也是這種連接著大地,貌似能量取之不盡,用之不竭,讓人非常頭痛的存在。」

「嗯,既然你們宗族有這樣的記載的話,那應該就是這麼一回事了。」葉飛點了點頭,說道,「不管怎麼說,這巨石傀儡確實恐怕之極!」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