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白大師似乎是空間系元素聖使?」

「呃,這個,浪得虛名而已。」

「天哥那個丑了吧唧的戒指是你給他的?」

「是啊是啊,是以前做著玩的一個玩意兒,他出門用得上,就給他了。」

青青細細的鳥爪子伸出來,爪子上戴著一個指環:「大師,您瞧我這指環怎麼樣?」

白央仔細地看了看,討好地笑道:「好東西呀,物理和元素雙重防護功能,級別還不低,青青兄弟不愧是……嗯,青青兄弟手上真是有好東西的。」

「這是天哥送給我的!」青青終於忍不住了,不再和這老頭兒兜圈子:「你送天哥那戒指什麼都好,就是難看了些,我喜歡漂亮些的。」

「哦,」白央恍然大悟:「明白了,青青兄弟喜歡漂亮些的,沒問題,過幾天小老兒就給您送來,那葯?」白央的老臉笑成了一朵花,臉上的陳年老垢都簌簌地往下掉。

青青倒也不嫌他噁心:「包在我身上,所有藥材給你一半,天哥的主我還能做得了!就算做不了主,我偶然發一下威,估計黑大師也得給我幾分面子吧?」

「嘿嘿,那是那是,您是誰呀!」

一老一少的奸笑聲中,蕭天拼了小命換來的藥材就有一半落入了白央的腰包。

……

玉帶河邊,河水依然清澈見底,河中的各種魚兒在水草間悠悠然地游來游去,天空湛藍,一絲風都沒有。

「還是葯仙谷的天氣好啊!戛納城那鬼天氣,熱的時候熱得要死,凍得時候又能凍掉人的手指頭!」

蕭天收了功,聽著青武的抱怨,笑著接上一句:「一年四季各有特色,你不覺得那樣的天氣更有意思嗎?」

正在釣魚的青武呵呵一笑:「倒也是。」他指指河水裡浸著的魚簍:「天哥趕快烤魚吧,一會兒四叔和武叔叔回來了吃不到魚,又要罵人了。」

……

落日給遠處的波爾塔山脈鑲上一層金紅色的光暈,武奕俊朗的臉上似乎也有一圈金色的光暈,他默默地望著遠處連綿的山脈,滿懷心事地蹙著眉。

武奕維持著這個姿勢已經很久了。

青和站在武奕身旁,依舊是一幅懶洋洋的樣子,他看看武奕,再看看遠處的落日:「怎麼啦,這有什麼好看的?幾十年沒回來了,忘了這兒的風景了?」

他賊忒兮兮地笑了起來:「你該不是看上拿波侖家的公主了吧?」


武奕被他的話氣樂了:「別胡說,拿波侖就一個兒子,哪來的公主?」

青和還是賊賊地笑著,也不做聲。

看著青和賊兮兮的笑,武奕不禁氣結,他惱怒地嚷道:「別胡思亂想了,我在想我那徒弟!」

「天兒怎麼了?他很給你長臉哪,你沒看到任我行那副樣子,感動得那是老淚縱橫啊!說起來這個我倒差點忘了,任我行拿來的那批藥材都被黑白兩個老傢伙瓜分了,那幾天懶得理他們,現在天兒醒過來了,我得找他們麻煩去!」

武奕沒有理會青和這番話,他望著遠山的落日,低沉卻清晰地說:「天兒很好,我不是說這個。我是說,天兒他的母親和我是從同一個地方來的。我以前對你說過,那個地方叫地球。」

青和還是那副憊懶樣子:「那又怎麼了,不就是另一個大陸嘛,我也是從另一個大陸來的,有什麼稀罕的?」

武奕被他的胡攪蠻纏打敗了:「我來的那個地方和你那兒不一樣……」

青和打斷了他的話,臉上難得地出現了認真的神情:「你不要糾纏這些了好不好,你對我說過地球,我懂得,你們叫做星球,我們叫做大陸,其實內容不都是一樣的?

那地方不就是機械的力量發達一些?機械能做到的,元素力也同樣能做到,只不過是你修行不到家罷了!我來的那個大陸上……」

他煩躁地搖搖頭:「算了,不跟你說了,大道同源,殊途同歸的道理你懂不懂啊!」

武奕一震,扭過頭驚訝地盯著青和:「大道同源,殊途同歸?你從哪兒聽來的這些?」

「本來就是這麼一回事,是你自己鑽牛角尖了!」 武奕低下頭不再作聲,維持著這個個姿勢很久,他抬起頭看著天空,喃喃地自言自語:「是啊,大道同源,殊途同歸,我又何必執著地要回去?」

他抬起頭笑著,夕陽照在他英俊的臉上,那笑容說不出的動人:「青和,我不想著回去了,趕明兒有空,你帶我去你那個什麼神住的星球去看看!」

「什麼亂七八糟的!那是神之大陸!」

兩人一路說說笑笑,踏著沒膝的長草和野花走回玉帶河邊。

玉帶河邊,一隻黃羊,四條冰刀已經架在火上烤得滋滋做響,肉香氣在黃昏的晚霞中瀰漫著。

青青,青武,玥兒和蕭天圍著火堆坐著,臉頰被火烤得通紅,兩眼發亮地盯著烤架上香氣四溢的食物。

遠遠地看到武奕和青和的身影,幾人爆發出一陣歡呼:「耶!四叔回來了!」

「可以吃了!」

「好香啊,多久沒吃到冰刀了?」

青和笑著走上前去,先在青武和蕭天兩人屁股上印了個大鞋底印子:「兩臭小子懂得等我們,還不錯!」

他一屁股坐在火堆旁邊,伸手從烤架上取下一條冰刀遞給武奕:「嘗嘗你徒弟的手藝,味道絕了!」

武奕笑著接過來,撕了一條肉,慢慢地品嘗著,點了點頭。


蕭天一直關注著師父的動靜,看到師父點頭,登時放心。他喜笑顏開地招呼著其它人:「來,吃!」

好幾天了,武奕一直就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眉頭總是蹙著,蕭天看著師父心情不好,卻不知道是為了什麼,今天難得師父臉上露出了笑容,他跟著也是興緻大漲,起勁地張羅著。

……

蕭天最近進步很快,有武奕這個活了三百多歲,並且有無數實戰經驗的人精在旁邊指點,他的元素力和實戰技巧飛速地提高。

每天除了睡覺,武奕就是跟這徒弟在一起,指點他練功。

讓蕭天沒有想到的是,武奕也是個貪吃的主兒,貪吃的程度與青和倒是有得一拼,兩人常常為了吃肉動起手來,根本沒有半分世外高人的氣質。

現在最常見的畫面就是玉帶河邊架著一堆火,烤著一隻羊,或幾條冰刀,武奕和青和在河邊的草地上或坐或躺,蕭天有時在練功,有時在烤肉。

可憐的孩子有時都懷疑師父究竟是為了指點他練功,順便來吃點。還是為了吃,順便來指點他練功?

平淡的日子一天天地過去,還有十幾天就要開學了。

說起來葯仙谷還真是練功的好地方,既沒有大型魔獸來打擾,也沒有極端天氣影響心情。


外界這會兒已經是冬天了,葯仙谷還是溫暖如春,花香鳥鳴。

蕭天起了個大早,在玉帶河邊練功。

一個周天練完了,睜開眼睛的時候,武奕正坐在蕭天的對面盯著他看。

「師父早。」蕭天被師父盯得心裡發毛,弱弱地問好。

武奕站起身,就說了一句話:「跟我走。」

蕭天不明所以,跟在武奕的身後。他這時才發覺:師父今天換了一身行頭,穿著青烏族內的青色勁裝,顯得身形挺撥,英武不凡。

兩人在綠草繁花中走了約摸一個時辰,武奕一句話都沒說,只管埋著頭往前走。

蕭天越走越覺得不對勁:這是向波爾塔山脈而去?

波爾塔山脈在葯仙谷的西南方向,山勢不算陡峭,山上長滿了常綠植物。

蕭天對這個師父極是敬畏,雖然心中好奇武奕帶他去做什麼,卻一句也不敢多問,只是悶著頭跟在師父後面。

前面不遠處就是波爾塔山脈了,山腳下長滿了鬱鬱蔥蔥的灌木,灌木從中零星地開著淺黃色的小花。

向陽的山坡上高大的喬木如同士兵,密密麻麻地排列著。

武奕忽然話多起來,和蕭天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天。

兩人來到波爾塔山腳下,出乎意料地,武奕沒有帶著蕭天上山,卻順著山脈之間的峽谷向山的深處走去。

峽谷兩邊的樹木似乎要倒栽下來,藍色的天空變成一條狹長的帶子。不知從什麼地方傳來潺潺的水聲。

峽谷相當長,地上是沒膝的草,地面鬆軟,腳落下去就很難撥出來,不一會兒,腳上就沾滿了紅色的泥巴。

兩人走了很久還沒有看到峽谷的盡頭,而且越到後來,植物越是濃密。武奕輕車熟路地撥開枝條,有時索性以元素訣讓枝條自己向兩旁分開。

師父要帶自己去哪兒?蕭天心中奇怪,卻不敢多問。

峽谷一路延伸向下,越走越窄,不知什麼時候出現了一條淙淙的溪流。地上變得更加濕滑,植物的茂密程度也使得行進更加困難。

蕭天竭盡全力平穩呼吸,讓自己跟著武奕的步伐。

武奕回頭詫異地看了他一眼,沒想到這個徒弟還真能給他驚喜,在如此寸步難行的環境中,能夠跟得上自己的行進速度。


溪流開始變得湍急,水量越來越大,到後來,小溪漸漸變成了河流,淹沒了峽谷,峽谷中已經無路可走了。

武奕改變了行進的方向,從山崖壁上開始斜著向上攀登。能夠落腳的地方非常少,兩人幾乎是手腳並用地懸在山崖上爬行。

如此一個時辰之後,武奕兩手扳著山壁,翻了上去。接著伸手來拉蕭天。

面前豁然開朗,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平台,平台有著人工平整過的痕迹,鋪著同樣大小,方方正正的青石。

平台的盡頭,是一個巨大的洞穴。

這是準備做什麼?捕獵魔獸嗎?看不出來武奕和青和還很有共同愛好。只是這是什麼魔獸,竟然會把自己的洞口用青石鋪出來?

武奕大大咧咧地向著洞穴口走去,蕭天心裡胡思亂想著,手裡握緊了赤索,一步不拉地跟在後邊進了洞穴。

呼呼的風聲從洞穴口吹出來,寒意逼人。

葯仙谷四季如春,蕭天身上穿的衣服很是單薄,被冷風一吹,他打了個寒噤。

武奕停住了腳步,右手瀟洒地打了個響指:嘭的一聲,一朵藍色的火苗在他的指尖上燃起,幽幽的藍光照得洞內一片通明。

地上有一個圓盤形的物體,中間鐫刻著六角形的圖案。

這是什麼?

蕭天這時已經可以肯定,師父和那沒出息的青和不一樣,他絕對不是來打磨獸的。

地上的圓盤打造得極為精緻,不是技術高超的專業鐵匠絕對打不出來,六芒星中間的獸頭張大了嘴,栩栩如生。

武奕拉起蕭天站到圖案的中間,指間一股極其龐大淳正的元素力發出,注入圓盤中的獸頭嘴裡。

一瞬間圓盤上發出一股極強的光,洞中光芒大盛,蕭天被刺得閉上了眼睛,只感覺天旋地轉,暈暈乎乎地不知身在何處。

他心中大驚,來的路上師父就一直在跟自己聊有關地球的事,難道……師父要帶自己回地球?

事實證明他想得多了,當眩暈的感覺過後,蕭天睜開眼睛時,面前是另一個極大的平台,比剛才那個大了三倍還不止。

同樣的青石鋪成,同樣對面有一個洞口,洞口和剛才的洞口幾乎是同樣大小,只是……

洞口有兩個身高一米二三左右的男子,有著棕色的頭髮和遮住了半邊臉的絡腮鬍子,身軀極為雄壯,身後背著兩把戰錘,戰錘柄極短,鎚頭極大,閃著藍幽幽的光芒,看起來每把戰錘至少有六七十斤。

難道是矮人?

蕭天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不是說矮人早已滅亡了嗎?

洛克學院圖書館的典籍中,對於矮人這種生物是這樣描寫的:

矮人,生活在洞穴中,天生善於尋找和冶鍊礦石。對於元素師以下的元素力攻擊免疫。

矮人由於常年開採礦石,力大無比。同時常年生活在黑暗的洞穴中,使得矮人在黑暗中視物如同白晝。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