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赤戰雲眼睛猛然一瞪,「撕裂了我的赤炎龍?他怎麼可能有這麼強的力量!?」

通過剛剛的交手,赤戰雲對林銘的實力也有所了解,那青蓮火舞,已經是林銘最強的招式了,再融合鳳血槍本身的攻擊,幾乎是林銘最強的攻擊,這樣的攻擊,根本破不開赤炎龍才對!

可是現在,赤炎龍被破了!

「這是怎麼回事?是力場?林銘的實力被力場增幅了!同時這種力場還壓制了我的力量,林銘七重命隕修為,竟然能領悟這麼變態的力場!」

赤戰雲腦海中閃過這個電光火石的念頭,力場技能十分難得,法則力場(如青蓮領域、紫光電場)還多一些,武意力場就更少見了,一般能領悟一個甚至多個力場的,都是絕頂天才!

林銘現在施展的這種力場,像是武意力場,又像是法則力場,赤戰雲根本辨不清楚,這也不奇怪,因為力場技能,除掉法則力場千篇一律,每個武者領悟的都一樣,而武意力場,卻根據武者的功法、真元、體質特性,千變萬化,根本沒有一個定性可言,武意力場如同武者的掌紋,每個人都不同,認不出來那是正常的!

高手之間的戰鬥,瞬息萬變,赤戰雲根本來不及仔細辨別,林銘已經殺到了他的眼前!

「鳳凰血脈,燃燒!」

那一刻,林銘全身迸發出萬丈金光,赤戰雲的灼血血脈,可以變身成灼血戰體,古鳳血脈,當然也有對應的爆髮狀態,那就是燃燒古鳳之血!

林銘渡七重命隕的時候,用了不知道多少珍貴的古鳳血脈,如今是第一次徹底燃燒!

古鳳血脈越濃烈,燃燒鳳血對身體的消耗就越大,那些完美古鳳血脈的武者,最多燃燒體內萬分之一,十萬分之一的古鳳血脈,就已經威力極大,而林銘如今,卻把體內鳳血全部點燃,沒有留下半點來!

從進入幻神陣,林銘就在節約體力,節約真元,就是為了關鍵時刻能夠徹底爆發!

憑藉休門的支持,憑藉林銘深厚紮實的根基,林銘硬生生的頂住了七十滴鳳心之血的燃燒,實力暴漲數倍,比赤戰雲的灼血戰體猶有過之!

看到那全身燃燒著火焰,釋放著萬丈暗金色光華的林銘,三大分宮的弟子們都發出一聲聲驚呼!

「林銘燃燒了全身古鳳之血!」

「天啊,他之前渡命隕時吸收了多少鳳凰血脈啊,竟然全點燃了!」

「我本以為林師弟要被那融合了化形意境的赤龍火種吞掉了,可是他居然打破火種的禁錮,衝出來了!」

在場所有弟子都是屏住了呼吸,眼睜睜的看著氣勢如虹的林銘,如同一顆火流星一般沖向赤戰雲!

青蓮火舞!

林銘大喝一聲,全身真元全部灌注到鳳血槍之上,一盞比之前大了十倍的青蓮旋轉著飛射出來,在這青蓮之上,還有有一隻暗金色鳳凰虛影!

林銘體內的暗金鳳凰,與青蓮火舞融合為一!

「爆!」

那一剎那,時間彷彿定格了,青蓮爆發,無盡暗金色的光芒充斥了幻神陣的整個空間!

面對這樣的攻擊,赤戰雲瞳孔驟然收縮,雙手劍狂猛劈出。

蓬!

赤戰雲的身體猛然一震,倒飛而出,他的身體在空中飛舞,胸口處的鱗片破碎開來,血跡斑斑,而赤戰雲的嘴角也溢出了一絲鮮血。


反觀林銘,也不好受!

他雖然沒有吐血,卻是臉色蒼白,剛才的一擊,他燃燒全身古鳳之血,當然勢如破竹,佔了便宜,可是在此之前,林銘被吞入赤炎龍腹內,而後赤戰雲操縱者火焰元氣爆炸,卻也讓林銘受了一些傷害,全身氣血翻湧,真元大量消耗。

兩大高手的戰鬥,異常ji烈!

「赤戰雲,界王之子,當今的赤龍使,他……被林銘打傷了!」

幾個分宮弟子震驚的喊道,林銘以七重命隕的修為,以低了一重的火焰意境,讓八重命隕的赤戰雲受傷,這份成就,足以震驚萬古!


「林銘……」在瓏鳳宮這裡,顏月兒兩隻手緊緊的攥在一起,嘴唇輕輕的動著。

「林銘他……也許能贏!」

…… 「真是沒想到,你不但擁有黃金戰靈,而且還領悟了一狎異強大的武意力場,竟然越級擊傷我!」

赤戰雲從廢墟堆中站起,擦了一下嘴角的鮮血,回想剛才那詭異的力場武意,赤戰雲有些不敢相信,林銘竟然能領悟如此神奇的力場武意。

武意這種東西,最說不清楚,每個人領悟的都不同,而且跟法則、資質的關係不太大,絕頂天才領悟的武意,未必就好。甚至可以說,武意是一種氣運的體現。

「林銘,你低我一重命隕卻能逼我到這一步,我真的要讚賞你,我承認,你的天賦已經不在我之下,這最後一擊是我的殺手鐧,哪怕四萬年前,我拿下千人斬的成就時,也沒有動用這一招,現在你認輸還來得及,因為這一招一旦用出來,連我也無法控制威力,哪怕這是在幻神陣,你只是精神體,也會被我這一招傷及神魂,因為,這一招是我父親從一套無上神武玉簡碎片中獲得的領悟,雖然不是真正的無上神武,但卻也相當接近,我雖然只能發揮出這一招的第一式,也不是你能抵擋的!」

「無上神武!?」

在場諸多武者聽到赤戰雲的這番話當場呆住了,無上神武是神域最頂尖一級的絕學!只有天尊中的絕頂人物,號稱已經等同於神的人才能創造,而且每個人也只能創造一種,因為一種無上神武,就要傾注這些人物生平所學。

如此一來,整個神域數百萬年誕生不了一種無上神武,再加上一些無上神武遺失在秘境之中,導致整個神域的無上神武極度稀缺,一般只有天尊和界王中的佼佼者才能有機緣得到,至於聖主,就更不必說了。

比如赤戰雲的父親,也只有一套無上神武的玉簡碎片能領悟的十分有限。

但這已經是了不得的傳承了!

「無上神武的玉簡碎片,天,赤戰雲竟然有機會學到這種招式!」

「沒辦法,這就是界王家族的底蘊赤戰雲的家族能夠如此輝煌,不光是他們本身血脈的原因,更是因為他們的傳承更為優秀,就比如這一套無上神武的碎片,我們上古鳳族,哪會有這樣傳說中的東西。」

上古鳳族三大分宮的弟子,聽到赤戰雲要使用一套從無上神武玉簡碎片中參悟出來的武技一顆心都是提到了嗓子眼,對方拿出無上神武來,林銘還怎麼擋?

「林師弟恐怕擋不下來了……太可惜了如果不是赤戰雲有無上神武,林師弟可能贏的。」

「這也是沒辦法,這是底蘊的差別啊,林師弟輸在這一招下,不丟人,這一戰, 至尊龍帝 !」

三大分宮的弟子都感到極為可惜,林銘面色微微凝重,一枚無上神武的玉簡碎片他可不會小覷要知道,他的天魔武意,也只混元武意的一部分而已卻已經如此強大。至於邪神之力,應該是完整的無上神武,但它是秘法性質的主要作用是輔助修鍊和參悟法則,而不是攻擊,而聽赤戰雲的意思,他父親得到的,恐怕是一套攻擊性的無上神武碎片!

從無上神武玉簡碎片中領悟的武技雖然不是無上神武,但畢竟經由界王級強者再造,其威力絕對強悍無匹。

事到如今林銘已經沒有任何保留,這很可能是赤戰雲的最後一擊

他必須要接下來,而他唯一的倚仗就是同為無上神武的鴻蒙空間——完美開啟到極致的鴻蒙空間。

在此之前,林銘因為種種顧慮,一直將鴻蒙空間壓制在身體周圍三尺範圍,並且隱藏了鴻蒙空間的異象,現在他如果再這麼做,多半要輸。

「看來你是要死戰到底了,嘿嘿,這也是我意料之中,否則就不是你了,我也會失去擊敗你的興趣。」看到林銘的氣勢越來越盛,赤戰雲毫不意外,他徐徐抬起雙手劍,全身氣勢升騰,這股氣勢,竟是化成了滾滾狼煙,衝天而起,將整片天空都染成了一片血紅!

「蒼天霸血!」

赤戰雲猛然劈出一劍,那一刻,他本人就彷彿天地,執掌天罰之力,而他的劍,就如同天道的裁決!


林銘瞳孔收縮,那一刻,他再度燃燒全身古鳳之血,靈魂力、意志力全面爆發開來!在林銘身後,在熾目的金光和衝天而起的火鳳之中,一朵紅色蓮華緩緩綻放!

這是帝尊蓮華,也只有綻放了帝尊蓮華的鴻蒙武意,可以達到最強的威力!

不過,林銘卻不敢單單讓帝尊蓮華盛開,雖然說無論赤戰雲還是火烈石,都與天尊級別的人物相差甚遠,不能觸到混元天尊這等層次的人物,但林銘也不會小瞧這的見識,他在綻放赤紅色的帝尊蓮華的同時,再度用出了青蓮火舞!

火系前三重法則凝聚起來的青蓮,與帝尊紅蓮融合為一,使得一朵蓮花,呈現出詭異的青紅色!這還沒有結束,林銘再度向青紅蓮花中灌注了鴻蒙戰靈,能夠形成意志世界投影的黃金戰靈,再度改變帝尊紅蓮的形態,將它鍍上了一層暗金色!

「轟!咔咔咔!」

赤戰雲一劍劈入鴻蒙空間之中,赤紅色的能量與鴻蒙空間激烈的碰撞,一縷縷鴻蒙之氣的雛形被赤戰雲硬生生的切斷,與此同時,赤戰雲的蒼天霸血也在被不斷的削弱,一股濃郁的紅色能量四散開來,將鴻蒙空間染紅了一大片,當真如天在泣血一般!

她的心上人黑化了 這是什麼力場,竟然這麼強大!」赤戰雲心中大駭,他感覺自己的力量被迅速吞噬著,「給我碎!」

赤戰雲爆吼一聲,身體暴漲,皮膚鱗片下的血管都爆裂開來,一條條青筋暴起,他催動全身的力量,硬生生的將面前阻礙他攻擊的鴻蒙之氣雛形盡數撕碎!

然而與此同時,他蒼天霸血的力量也被消耗了大半!

「邪神之力,爆!」

林銘意念沉入邪神幼芽中,邪神幼芽的六片葉子在那一瞬間釋放出如恆星一般耀眼的光華,在林銘身後,那朵青紅色的蓮花再度浮現,直飛而出。

青蓮火舞!

「轟隆!」

狂猛的撞擊,蒼天霸血與青蓮火舞擊撞在一起,整朵青蓮被撕得粉碎,而赤戰雲發出的蒼天霸血也被絞滅,爆炸開來!

在這能量爆炸的肆意席捲之中,林銘護體真元破碎,身體經脈被能量沖入,大口吐血,而赤戰雲全身的鱗片都被林銘的攻擊撕開了三分之一,全身血肉模糊!

可是兩個人,都沒有後退,他們是想趁著對方身體重傷,招式用老這最虛弱的時候,給對方致命一擊!

蒼天霸血!

赤戰雲想要再次催動蒼天霸血,然而他此時的狀態,施展起這一招來已經極為勉強,對身體的負擔極大,就算勉強施展出來,威力也不可同日而語。

而就在赤戰雲出劍的一瞬間,隨著一聲如悶雷一般的咆哮,在林銘身體之中,一隻紫色的獅子狂衝出!

「紫獅雷源,爆!」

林銘狂吼一聲,紫獅雷源沖入了尚在肆虐的火焰洪流之中,雷火交織,發生了狂猛的爆炸。

「轟隆!」

天地震顫,爆炸元氣摧古拉朽的四射而出,赤戰雲尚未來得及凝聚的劍氣,被雷火爆炸的能量席捲,盡數破碎,而赤戰雲本人也倒飛出去,全身鱗片橫飛,鮮血飆射。

林銘的最後一擊,幾乎傾盡了全部力量,他一路斬殺戰到現在,擊殺的每一個敵人,都是同齡天才中的佼佼者,而且還是同一時間面對多個天才組成的大陣,消耗可想而知。

哪怕林銘有休門支持,又在最後一戰前休息了一刻鐘的時間,可是對精神的消耗也是難以彌補的。

剛才用出最後一招之後,他因為爆發過猛,又受到爆炸真元的反噬,林銘全身的經脈也碎裂了三成,受了重傷,現在的戰鬥力已經所剩無幾了,如果赤戰雲還有餘力,那他就只能認輸了。

不過現在的赤戰雲其實狀況更糟,林銘最後的一擊是用紫獅雷源,引爆了青蓮火舞,赤戰雲承受了大半的衝擊力,要不是他變身灼血戰體,有鱗片覆蓋全身,防禦力驚人,這一擊就能將他的身體撕成碎片了!

「你······」赤戰雲看向林銘,聲音沙啞,每說出一個字,都會有鮮血從他口中冒出,「林銘是嗎?我記住你了!」

「呼——」

赤戰雲說完這句話后,身體竟是化成淡紅色的光芒消失,很快消散於無形,林銘,將赤戰雲擊敗了!

這也意味著他完成了最終的千人斬!

「林銘擊敗了赤戰雲!天!」

「千人斬,真的是千人斬了!」

上古鳳族三大分宮的弟子,看到林銘居然最後連赤戰雲都擊殺了,一個個都是驚得說不出話來,原本他們感覺林銘也有勝的希望,可是在赤戰雲拿出無上神武玉簡碎片中參悟出的招式的時候,他們都感覺林銘沒什麼希望了,可是結果卻是如此的出人意料! 「贏了……真贏了……」香狐王喃喃自語著,在她身邊,金劍尊使、火御龍都是呆掉了。

「好!打得好!」火烈石握緊雙拳,這一戰,打得太痛快了!他只是觀戰,都有一種酣暢淋漓的感覺,戰鬥就是該如此!

「林銘此子,有一場大機緣,最後他用出來的那些招式和武意的威力有些不可思議,不可能是他自己創造的,應該是得到了某位絕頂強者的傳承。」

火烈石看出了林銘最後招式的不一般,天才得到機緣很正常,不過林銘的機緣,比他原來想的要恐怖得多,這也不奇怪,林銘一個下界武者,如果沒有大機緣的話,不可能走到這一步。

「看來我還是小看了林銘了,我原本以為,他日後有可能成為太上長老級別的強者,可是現在看來,他將來甚至可能不止聖主的成就,上古鳳族,也許都不是他的最終歸宿,他會走出上古鳳族,去神域更廣闊的天空!」

火烈石深吸一口氣,神域三千界,每一界都以一片無比廣闊的大陸為中心,這是所謂的主世界,而在主世界之外還有無窮無盡的星辰,這些星辰,有的體積甚至能夠跟天衍大陸所在的星辰像媲美!

這些星辰之上,也有無數的生命!

三千界,如此龐大的人口基數, 深情軍閥愛逃妻

這還只是三千大界,除了三千大界,還有數不過來的中界、小界,這些中小界中,照樣有頂級強者!

除此之外,神域神君境以上強者,還可以在體內構建體內神世界,容納江河湖海、培養生命,而後從體內世界的生命中得到信仰之力。

比如火御龍、香狐王這樣的人物,體內都有神世界,這些世界中的人口加起來,又是一個龐大的數目!

神域的浩渺,無法衡量,任何人,哪怕界王級的人物,花費百萬年時間,都難以探索它的萬分之一。

「我上古鳳族在神域傳承這麼多年來,還未曾出現過界王,哪怕蕭道極、火焚天都也只是接近界王而已,林銘現在的成就,距離成就界王尚遠,但卻還是有那麼一分希望。」

火烈石由衷的希望上古鳳族能培養出一個界王,但是培養界王,實在太難了!神域大界的界王,不過三千人而已,這還是數十萬年的時間積累下來的。

其實到達聖主級,就已經能登上神域的舞台,超越聖主,成為界王,那就能成為神域大舞台上的主角之一。

……

而此時,在遙遠的赤光界,一片虛無的火焰空間之中,盤坐著一個身材高大,滿頭赤紅長發的中年男子。

某一刻,他突然心有所感,緩緩的睜開雙眼,「嗯?我留在上古鳳族幻神陣中的神念被破了?」

紅髮中年男子心中驚訝,長身而起,此人自然就是赤戰雲了!

他留下神念的時候已經是四萬年前的事情,當時的他年輕氣盛,過於傲氣,認為全天下的天才都不如他,現在,他卻沉穩了很多,境界不一樣,眼界自然不一樣了,他也深深的知道,神域的廣闊與浩大。

如果是現在,留下一縷神念來挑釁一個聖地的事情,他卻不會去做了,那沒有任何意義。

聖地的勢力也不容小覷,他壓制了上古鳳族四萬年是不假,但在四萬年前,還有千萬年,數千萬年的光yin,上古鳳族一樣有更超他的天才,不說蕭道極、火焚天這些幾乎可以被稱之為半步界王的絕頂人物,就是一些名氣不是很大的上古鳳族族長,赤戰雲與對方也不過是在伯仲之間了。

到了現在的年齡,赤戰雲知道自己成為界王級強者的希望越來越渺茫,基本也是停留在聖主巔峰了,聖主巔峰,還是聖主,到界王之間,還橫著一道天塹!

赤戰雲隨意的伸出一抓,彷彿抓破了空間,從無盡遙遠的虛空之中抓出了一縷縷的紅色細絲,緩緩縈繞在他的手心,這些正是他當年留下的神念,只是已經被林銘擊散了。

赤戰雲張口將這些殘碎的神念吸入了體內,腦海中頓時幻化出幻神陣中的情景,但是因為神念被林銘擊潰,已經無法復原當時的戰鬥情景了,只是能夠勉強認清林銘的容貌特徵和修為。

「當年,我在幻神陣中完成千人斬是二十九歲,這個青年應該也是這個年齡了,幻神陣能完美重現當年我的意境法則領悟,招式**,包括全部的戰鬥力,甚至當年年輕氣盛的我,為了製造一個不可破滅的神話,有意在完成千人斬后,離開幻神陣的時候,還把蒼天霸血也施展了一遍,這樣的實力,再加上我的一股神念殘留,幾乎重現出當年巔峰狀態的我,竟然輸給了一個同齡的青年,而且他是……嗯?七重命隕!」

赤戰雲眼睛一瞪,這個發現讓他更加吃驚!

其實對赤戰雲這個級別的天才來說,想突破境界很容易,如果他願意,二十六七歲就能成就神海,但這沒有意義。他只有在感覺自己的修為成為限制自己法則意境領悟的最大瓶頸時候,才會去突破境界,在他看來,如果能在二十九歲把修為壓制在七重命隕,還能擊敗他,這天賦實在是了不起!超出他一大截了。

「這個叫林銘的傢伙,出現在上古鳳族,如此天賦,甚至可能又成為一個蕭道極似的人物,日後我與他定然有交集,我倒是想要看看,他是怎樣的三頭六臂。」

赤戰雲喃喃自語著,重新盤膝了下來,開始繼續參悟法則,從兩萬五千歲的時候他達到了聖主巔峰,如今一直在參悟意境法則,閉關苦修,或者出去遊歷,尋求機緣,可是他卻一直卡在這一步,足足卡了一萬五千年!

……

此時,在火靈星,幻神陣之外最後一顆星辰亮起,象徵千人斬的第九顆星辰!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