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芙芙妹妹此話正合我意,雖分兩國,普天之下都踩在黃土之上,百姓何錯之有?我這就去問問袁老將軍的意思。」袁鎮國這些天都喝著千年人蔘燙,雖然還是起不了床,氣色卻好了許多。 袁鎮國自然同意小刀的想法,李龍貴對北防城富商十分了解,邀請富商參與小刀組織的北防商會的差事自然就落到他頭上。

初入夏季,水果解渴,小刀命人準備了各種水果,還有水煮牛肉,上等好酒。

設宴地點就在袁老將軍府上!李龍貴已經站在門口等待貴賓到來。

「李都統,幸會幸會!」來者乃北防城陳員外,長得一副富貴相,他家中田地甚多,是個收租的土地主,平時也樂善好施,遇上天災人禍還會減免租金。

「陳員外你來啦!歡迎歡迎!」李龍貴迎了上去,畢竟陳員外是北防城四大家族之一。

「聽說新任大將軍是瑞國文武公,真乃北防城之福氣啊!」陳員外笑著道。

「確實如此,陳員外裡面請。」李龍貴拱手道。

「李都統!哈哈,前幾日我外出不在家,聽管家說你相邀,我這可不馬上趕過來了!」李掌柜滿面笑容的走過來道。他也是四大家族之一,不過人稱『笑面虎』,對什麼人都是笑呵呵的,什麼時候是真什麼時候是假就不好說了,別看他長得又肥又矮,長相一般。北防城比較有名氣的酒鋪客棧幾乎都是他的。

「李掌柜肯賞臉,真是太好了,我哪敢宴請你啊!是我們大將軍宴請你!」李龍貴知道李掌柜的為人,也只是跟他客氣一下。

「我一定當面謝過大將軍,聽說大將軍幫我找回了我的玲瓏玉塔,是不是真的呀?」李掌柜此次來的最重要目的就是拿回自己心愛的玲瓏玉塔。

「確實如此!李掌柜裡面請。」

李掌柜剛剛走了進去,楊老闆走了過來,說起楊老闆,那就比李掌柜要順眼多了,尤其是穿著打扮,不張揚不老土又顯貴氣,總是剛剛好!北防城的絲綢生意都是他的,楊家染房也是赫赫有名。

「李都統,我們又見面啦!」楊老闆拱手道。

「楊老闆!快快有請,陳員外和李掌柜都已經在裡面啦。」這三人都是四大家族之一,平時素有往來。

「好好好!」楊老闆客氣一下走了進去。


「哎呦!葉少卿來啦!」李龍貴低聲自語,小跑過去。

「李都統,別來無恙!」葉少卿是北防城有名的美人,不僅僅人長得貌比天仙,更是四大家族之首,經營著北防城最大的銀庄,分號更是遍布瑞國,葉四娘的親妹妹,不過比葉四娘小了十歲,如今還是單身一人,她身後跟著兩個護衛,身材高大,額頭滿凸,看樣子是個練家。

「葉姑娘大駕光臨,榮幸之至啊!」李龍貴說話之時臉都紅了,恨不得多問一句,你是從天上下來的仙女么?

「李都統客氣!」

「葉姑娘請!」北防城的人都喊葉少卿做葉姑娘,雖然她是老闆娘,但是『老闆娘』這三個字顯老!

接著陸大勇、蔣風停、何少倉、苗若軍、鄧索、趙先六位也到了,他們都是有錢的主,不過也都是牆頭草,本來早就到了,遠遠看到四大家族的人都進去了才出來。

「諸位請吧!」李雲貴隨便說一聲,然後自己先走了進去,他也看不起這六人,只是大將軍有令才請他們來。

芙芙、肚空和尚、張牛、李小牧四人也坐在席位之上,人剛剛到齊,小刀便走了出來。

「參見大將軍!」李龍貴帶頭拜道。

「參見大將軍!」眾人趕緊起身喊道,正要行跪禮,被小刀喊住:「今日不談國事,無須行禮!」

「謝大將軍!」

「啊牛,你去把乾坤袋拿出來!」小刀喊道,張牛應聲走進後房。

「乾坤袋?那不是葉姑娘的寶物么?聽說玲瓏玉塔、寒北夜明珠、金光鐲、萬花瓶等等都找回來了,大將軍真是厲害啊!」


「能從山野派的人手上把寶物搶回來,那可不簡單啊!」

「那是啊,我們的寶物也找回來了!」

陸大勇、蔣風停、何少倉、苗若軍、鄧索、趙先等人在細聲議論。

這時張牛已經提著乾坤袋出來交給小刀。

「聽說這些寶物都是各位的心愛之物,本將軍得到之後不敢多留,今日請諸位來,第一件事就是要物歸原主!」

「大將軍不僅本領高強,還胸懷坦蕩,我等佩服,陳某多謝大將軍!」陳員外拱手彎腰道。

「你就是陳員外吧,我聽李雲貴說過你,你丟失的可是這萬花瓶?」小刀把萬花瓶拿了出來。

「啊!」 夜店服務生 ,不由驚嘆了一聲,愣了一下才說道:「正是萬花瓶!」

「啊牛,給陳員外送過去!」

陳員外從張牛手中接過萬花瓶那一刻,激動得熱淚盈眶,仔細看了一遍又一遍,就像找回多年不見得親生兒子一樣。


「這個玲瓏玉塔是哪位的呀!」小刀手上拿著玲瓏玉塔,他知道是李掌柜的,卻故意這樣問道。

「大將軍!大將軍!這是我的,這是我的!」李掌柜心急,走上前來,被張牛攔住。

「啊牛,不必攔阻!李掌柜,來,給你,物歸原主!」小刀把玲瓏玉塔遞給李掌柜。

「謝大將軍!謝大將軍!」李掌柜抱著玲瓏玉塔,激動道。他做的是酒鋪客棧生意,這玲瓏玉塔是他的招財之寶,十年前得到玲瓏玉塔之後生意就越做越大,自從不見了玲瓏玉塔,心裡總是空洞洞的。

「楊老闆,這金光鐲可是你的?」小刀問道。金光鐲乃純金打造,工藝卻令人匪夷所思,上面刻著萬里江山圖,肉眼無法看得出來!

「正是楊某的金光鐲,本來也算不得什麼寶物,只是內人一直帶著,被搶之後多有不慣,天天在我耳邊嘮叨,多謝大將軍救了我的耳朵啊,不然我都要給她吵聾啦!」楊老闆站起來笑著道。

「楊老闆為人豪爽,本將軍喜歡交這樣的朋友。啊牛,把金光鐲給楊老闆送過去!」

「承蒙大將軍誇讚!謝大將軍!」楊老闆拱手彎腰行禮道。

「這顆寒北夜明珠,當真世間罕有,葉姑娘,這可是你的?」小刀左手拿著寒北夜明珠,足有半個手掌大。 這件最頂級的戰役寶物只有一項非常單一的獨特能力——當吹響滄水號角的時候,能夠將裡面封印的一小隊神聖位階的海龍戰魂召喚出來為自己作戰。

一開始從斯爾威亞聽到這個名字的時候,羅蘭著實震驚了一下,不是因為這項戰役寶物的強悍能力,而是他所玩過的英雄無敵3系列遊戲中,都不曾見過功能與這件戰役寶物相類似的戰役寶物。

不過這種震驚只持續了數秒鐘,便隨之釋然,誰也沒說自己現在所在的那個世界,就是自己所了解的那個遊戲不是?

其實他所見到的很多東西,已經似是而非,比如組合戰役寶物時候裡面的順序說道,比如像遊戲中那種利用資源製造並重的煉金之城只存在於傳說中,比如更加真實的海戰,比如海上黑市拍賣會。

這些本來就不是自己所了解的遊戲中所擁有的,現實世界永遠要比遊戲世界複雜的多得多,因為現實世界的一切都是有血有肉,有思想有感情的。

現實世界只可能比自己所了解的那個遊戲世界,更宏大、更壯觀,擁有自己不曾聽說過的戰役寶物,又有什麼奇怪的事情?

事實上,隨著他在這個世界上搞出來的動作越來越多,影響越來越大,自己所了解的那個遊戲歷史能夠帶給自己的幫助越來越少了,甚至有時候已經成為他的一種阻礙,在誤導著他所做出的判斷。

現在羅蘭已經開始慎重的對待自己記憶中的那個遊戲歷史,它以後只能作為一個參考,而不是依據,

因為知道對方手中握著這麼一張底牌,所以,羅蘭遲遲沒有發動全面進攻,這一小隊神聖位階海龍,在關鍵時刻,可是能夠翻盤的殺手鐧。

當對方將底牌露出來之後,羅蘭頓時無所顧忌,命令隨著靈魂戰旗傳到了每一名命運艦隊的士兵耳朵中,「全軍進攻!」

嗚嗚……

命運雙子號的魔法汽笛響徹天空,所有沉睡室的大門同時轟然打開,無數巨大的身影就像離巢的鳥群,騰空而起——命運雙子號的隨艦飛行軍團出動了。

「海神在上,對方竟然還有飛行軍隊,那艘超級魔法戰艦竟然是一個巢穴,見亡靈了,暗夜軍侯究竟還有多少后招?」

「這都是些什麼怪物?怎麼很多模樣這麼古怪,那是沼澤王國泰坦利亞出產的龍蠅嗎?模樣有點像,可是什麼時候龍蠅擁有這麼大的體型了?就算是龍蠅王也不可能擁有這麼大的體型!而且實力也不對,眼前這些傢伙最起碼擁有五階黃金位階實力!」

「是遠古蠅龍,若是龍蠅足夠強大,便會出現返古現象,這應該是他們的祖先模樣!不要被它們蟄中,它們蜂尾中蘊含的毒性,就算是巨龍也會被他們放翻!」

「麻痹,還需要小心他們的毒素嗎?它們的蜂尾都跟上攻城弩了,要是被他們蟄上一下,身上都出現一個海碗大的血窟窿!人都死透了,還需要小心個毛?」

「還有那些雙足飛龍……擦,毒液龍息,它們擁有毒液龍息,見亡靈,那不是雙足飛龍,而是濕地毒龍,不要被他們噴中了,他們的龍息一滴就能夠放翻一頭蠻牛!」

「體型如此巨大的螳螂,難道說這些螳螂就是傳說中生物召喚門召喚出來的螳螂戰兵?小心那些黑頭螳螂,那些傢伙都擁有神聖位階實力,不要讓他們降落的機會,咱們的主桅經不住它們的一刀。」

「靠!十隻神聖位階巔峰的巨禽戰兵,這個暗夜軍侯究竟什麼來歷?難道是那個陸地王國國王的私生子?手中怎麼這麼多神聖位階戰兵?什麼時候神聖位階戰兵都爛大街了?怎麼一出就是一隊?」

「那種頭生利刃的飛禽又是什麼?好快的速度,不好,他們想要攻擊咱們的魔法風帆,快槍手呢?快槍手呢?快點將他們打下來, 文學少女的異界繪卷 !」

「不行,速度太快,根本射不中!」

突如其來的隨艦飛行軍團直接讓掠奪海盜們懵了,這些飛行戰兵都是獨一無二的,很多與他們了解的飛行戰兵似是而非,還有數量不少的,更是從未見過,根本叫不上名字來。

雖說海盜聯盟擁有海雕戰兵,除了少數諸如第十一海盜團那種依靠海雕起家的海盜團外,大部分海盜團只會配備少數作為偵查警戒哨兵,畢竟這種飛行兵種的等階略微偏低了點,若是不集結成群,很難形成戰鬥力,但是規模太大的話,又很難裝載下,補給也是一個問題,若非命運雙子號上搞出了一個獨特的沉睡室,就算是它的體型再龐大三倍,也無法帶著這麼大的一隻隨艦飛行軍團和相應的補給。

它們在如此龐大的一支隨艦飛行軍團面前,連反擊的機會都沒有,直接被消滅。

當命運雙子號的隨艦飛行軍團放出來的時候,頓時引來一陣騷亂,掠奪聯合艦隊殘軍徹底陷入了被動挨打的局面。

不過它們只是羅蘭有意釋放出去的煙幕彈。

真正一錘定音的殺招,還是在羅蘭這邊。

就在掠奪海盜們的注意力被隨艦飛行軍團吸引了的時候。

羅蘭這邊操控的海豚魔靈,不閃不避,迎著滄水海龍率領的海龍戰兵沖了上去,在飛速突進過程中,全身閃爍著蔚藍光芒,一個個珍珠從他的身上冒了出來,一開始的時候頂有足球大小,但是伴隨著瘋狂旋轉,體型急劇膨脹,等變成舢板大小的時候,帶著一聲噴氣式悶響,脫離了魔靈海豚身體的束縛,****而出,速度之快,就連海豚魔靈也拍馬不及。

羅蘭最後一錘定音的殺招——定濤符文水雷出動。

伴隨著四十五聲噴氣聲,波濤洶湧的海面下多了四十五道瘋狂推進的水浪。

為了速戰速決,羅蘭一口氣將所有定濤符文水雷全釋放了出去。

定濤符文水雷作為能夠得到組合戰役寶物承認的技能,威力之恐怖,甚至遠在海神魔導主炮之上。

最重要的是,它們使用的是影子戰士體內溫養的半神符文作為核心,換句話說,它們是具有靈性的,在擊中目標之前,它們能夠自動變向,比追蹤導彈還要恐怖。

轟!轟!轟!

定濤符文水雷威力之大,超乎想象,就算是最頂級的雲霄級魔法戰艦也無法抵擋它的一擊之威——不是炸沉,而是直接炸成碎片,每一顆都掀起了一個直徑一海里、三四十米高的水浪蘑菇。

當四十五朵水浪蘑菇同時升起的時候,掠奪海盜聯合艦隊的命運已經成為定局。

在這種絕殺殺局中,別說安娜貝爾只是自號的幸運女神,就算是真正的幸運女神親臨,也無能為力。

滄水海龍和海龍戰魂戰兵,受到了羅蘭的重點照顧,有五枚定濤符文水雷找上了它們,別說滄水海龍只是一隻偽半神,就算是一名半神,在這樣的攻擊下,也得吃不了兜著走。

所以,他們的耀武揚威變成了一個笑話,連羅蘭的毛都沒摸到一根,就灰飛煙滅,老老實實的回它們的老巢中趴窩。

當洶湧的海面重新恢復平靜的時候,掠奪聯合艦隊只剩下一艘五條桅杆同時被折斷的半殘廢的破浪級魔法戰艦,孤零零的飄在海面上。

那艘魔法戰艦上的倖存海盜們,茫然的四處張望,臉上並沒有劫後餘生的慶幸,而是無盡的死灰。

完了!

全完了!

他們完了!

幸運女神海盜團完了!

掠奪海盜聯盟的十幾支核心成員也完了!

他們的魔法戰艦之所以能夠倖存,並不是剛剛被幸運女神的小內內給籠罩住了——幸運逆天,而是在對方發動致命一擊之前,他們就已經成為了對方的戰俘,兩隻神聖位階巔峰的巨型飛禽,將他們的桅杆全部折斷了,然後生生的拽出了定濤符文水雷攻擊的核心區域。

換句話說,他們是對方有意識留下來的。

一開始他們還不清楚那個暗夜軍侯究竟又搞什麼鬼,但是等看到掠奪海盜聯盟最後的中堅力量,在一瞬間灰飛煙滅的時候,他們頓時明白了怎麼回事。

暗夜軍侯要留下他們維持戰爭枷鎖的空間隔斷的存在。

當真是好算計。

傷敵一千自損八百,雖說暗夜軍侯佔據了足夠的先手,並用陷阱最大可能的削弱了掠奪聯合艦隊的實力,但是剛剛最後硬拼中,命運艦隊依舊或多或少的受創,在群狼環顧的情況下,冒冒失失的脫離了空間隔斷,並不是一件好事。

現在空間隔斷對於他們來說,不再是一件枷鎖,而是一種保護,略作休整之後,才能有更大的把握應付接下來的各種局勢。

但是等到對方打掃完戰場、休整完畢,他們仍難逃死亡厄運。

若是這艘魔法戰艦的船長足夠悍勇的話,將自己的魔法戰艦給沉掉,說不準會讓羅蘭的日子也不好過。

很遺憾的是,掠奪海盜們從來不缺乏殘忍、兇狠,但是血勇這玩意,對他們來說還真是珍惜品質,至少眼前這位船長不具備這種優秀品質,好死不如賴活著嘛,他現在將希望寄托在了暗夜軍侯的一念之間,希望對方到時候不要與他這種無關緊要的小人物一般見識,就當個屁一樣,放掉算了!「這夜明珠名喚寒北,乃北防城之寶,不如請大將軍收下,也算是少卿對北防城的一點點心意!只要大將軍把乾坤袋賜還於我,少卿已經感恩不盡!」葉少卿說話談吐跟葉四娘那是完全不一樣,聲甜細語,又朗朗清晰。

「京都葉四娘,北防葉少卿!早聞葉姑娘的大名,既然是葉姑娘的,本將軍自當奉還,有道是君子不

《無琴記》第一百四十九章葉少卿 「我們贏了!」


「哈哈……我們贏了,我們真的贏了!」


「老天開眼,老天開眼,終於讓我們將這些混蛋們全乾掉了,爹、娘,你們都看見了嗎?兒子已經為你們報仇了,將那些混蛋全部送進大海中去見你們了!」

「哈哈……老娘的仇今天終於報了,不過這事還不算完,老娘曾經發誓,這輩子不將海盜殺光,決不罷休。」

「我們戰勝了臭名昭著的掠奪海盜聯盟!我們幹掉了臭名昭著的史詩英雄幸運魔女安娜貝爾!我不是在做夢吧?這可是當初海岸巡邏隊坐擁六七百艘魔法戰艦都沒有做到的事情,咱們今天竟然憑藉二十餘艘魔法戰艦做到?這簡直就是一個奇迹!」

「不要忘記了,咱們現在追隨的是誰!暗夜軍侯羅蘭*梅林大人,月亮女神的神眷者,奇迹的創造者,能夠創造奇迹,那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

「你們認為是奇迹嗎?我更認為這是理所當然的事情!你們想想暗夜軍侯大人先前的那些布置,別說來的只是一群臨時拼湊起來的烏合之眾,就算是三大傳奇艦隊來了,只怕也無法從這環環相扣的連環陷阱中逃脫,要我說,羅蘭大人能夠創造奇迹,靠的並不是運氣,而是自身的實力。」

「沒錯!就咱們的新式魔法戰艦,在整個七海中,都是獨一號的,若非有這些新傢伙什,咱們就算是勝了,也不知道要搭進多少兄弟姐妹們去,哪裡像現在,近乎完勝。」

「還有咱們大姐頭的功勞,若非有咱們的大姐頭坐鎮和大姐頭提供的關於幸運魔女的情報,咱們又怎麼可能贏得這麼順利!」

「暗夜軍侯萬歲! 不合格的紅線仙 !」

命運艦隊上炸開了鍋,士兵興奮的奔走呼喊,甚至不少跪地失態痛哭,這些人大部分是黑寡婦海盜團成員,他們都有著與斯爾威亞相類似的遭遇,他們的家庭毀在海盜的手中,他們的父母喪生在海盜手中,她們雖然曾經當過海盜,但是這個職業卻是他們最痛恨的——尤其是喜歡毀滅與殺戮的掠奪海盜們,因為他們就是毀滅了他們家庭的罪魁禍首。

不過能夠像斯爾威亞那樣,隱忍潛伏七八載,憑藉自己的雙手斬下仇人頭顱的人,終究是少數,大多數人,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仇人逍遙自在,卻無計可施,哪怕是藉助黑寡婦海盜團和海岸巡邏隊的勢力,也很少有能夠大仇得報的。

畢竟掠奪海盜聯盟不是一個小勢力,他們的實力究竟有多強悍,交手這麼多年,他們可是深有體會。

現在這支驕橫不可一世的聯合艦隊就在他們面前灰飛煙滅了,現在想來,依舊疑似夢中。

「沒想到他竟然真的做到了!」如同一隻標槍一樣立在命運雙子號船頭的斯爾威亞,眯著雙眼望著水浪還沒有徹底平息的海面,喃喃自語,「奇迹製造者果然名不虛傳,竟然製造出這麼大的奇迹,不知道那三個老傢伙知道這個消息的時候,臉上的表情究竟會何等精彩,真的很想看到!哈哈……現在事情變得越來越有意思了!我倒是要看看,你究竟還能夠創造多少奇迹,最好是連那三大傳奇艦隊也搞掉,那才叫有意思呢!」

說到最後的時候,斯爾威亞的雙目出奇的亮,那是一種名為興奮的色彩。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