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

「她在哪?」封雨書笑了起來,目光四下尋找著。

說起來,小糯米是她接觸到的第一個慕家人。

她也知道,慕家一直都是男孩,從沒有女孩。

小糯米是慕家最得寵的小孫女,掌上明珠。

如果能跟她打好關係,對她而言,只有好處,沒有壞處。

今天是她第一天到官邸來,雖然只是來到南翼,還沒有見到慕家其他人,如若小糯米在這裡,會讓她情緒不那麼緊張。

「已經走了。」慕靖南淡淡的說,抬眸在她身上掃了一眼,「我們走吧。」

「哦,好的。」

斂去眸底失望的神色,封雨書又暗暗在心裡給自己加油打氣,沒關係,以後多的是見面的機會。

不差這一次。

兩人一前一後離開,躲在花叢后的兩個小身影,爭先恐後的把腦袋伸出花叢。

毛茸茸的腦袋上,頂著幾片枯葉,眼眸瞪得大大的,瞅著慕靖南和封雨書。

「小糯米妹妹,那個就是阿姨嗎?」

「嗯吶!」

小糯米撇了撇嘴,嘀咕,「小糯米才不要阿姨當小糯米的二伯母。」

慕少璽驚呆了,小嘴巴張成了「O」型,磕磕巴巴的問,「那是二嬸嬸嗎?」

「傭人姐姐說,二伯在跟阿姨談戀愛,以後會結婚的那種。」

結婚慕少璽知道是什麼意思。

震驚之餘,他雙手捂住臉蛋,一臉絕望,「可少璽喜歡原來的二嬸嬸……」

「唉,小糯米也是。」

傭人一陣好找,才在花叢里把兩個小祖宗拉了出來,「小少爺,小小姐,您二位怎麼鑽這裡來了?」

小糯米和慕少璽嘿嘿一笑,一溜煙就跑了。

兩人氣喘吁吁的跑回西翼,小糯米拿出自己粉色的兒童手機,給司徒雲舒打電話。

正在睡覺的司徒雲舒,手機是靜音狀態,沒接到電話。

她氣呼呼的放下手機,懊惱的跺了跺腳,「怎麼辦,二伯不會真的要跟阿姨結婚吧?」

總裁大人非我不可 慕少璽一臉茫然的搖頭。

她哼了哼,「不管,小糯米要去找奶奶!」

一扭身,沖了出去。

「小糯米妹妹,等等我~」

慕少璽也追了出去。

…………

周君儀聽完寶貝孫女和孫子的話,忍俊不禁。

「誰告訴你們,那個阿姨就是你們未來的嬸嬸和伯母?」

「傭人姐姐說的呀。」小糯米一臉天真無邪。

「嗯!」慕少璽重重點頭,附和。

到底是兩個小孩子,真是天真得可愛。

周君儀摸著孫子的腦袋,又捏了捏孫女的軟嘟嘟的臉蛋,安撫著兩個小傢伙,「放心吧,奶奶不同意,她就當不了你們的伯母和嬸嬸。」

「真的嗎奶奶?」

小糯米星星眼,崇拜的撲在周君儀膝前。

「當然是真的。」周君儀低頭,輕捏她的小鼻尖。 船艙內。

古木站在裡面,龍靈則停在門前,兩人的距離只有三米。

距離不算太遠。

但是兩人臉上的表情和散發出的氣勢,卻好像有點遠。

龍靈就這麼靜靜站著,明眸中泛起淚花,輕咬著嘴唇,最後任由那清淚劃過臉頰,滴落在地板之上。

她是一個傳統的女人。

古木既然和李雅舒青梅竹馬,自小就有婚約,自己就不該出現,不該站在這裡。

同時也很傷心,自己喜歡的男人竟然有婚約在身,而那個女人卻不是自己!

古木站在後面,臉上的表情也很複雜。

因為連他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剛才就頭腦一熱大聲喊出來,這特么不是操蛋嗎?

兩人就此陷入沉默。

稍許,龍靈抹去眼角的淚,然後輕輕邁開蓮步,向著外面走去。

自始至終她都沒有轉身,因為她怕去面對一個有了婚約的男人。

古木此刻也回過神來。

看到龍靈就要離去,那還顧得上什麼,大步跑過去,抓住她的玉手,說道:「靈靈,你聽我解釋!」

龍靈停了下來。

雖然她很傷心,但潛意識裡,她很不甘心。

在葬龍山和古木相識,兩人只是剛剛到了冠禮之年,如今五年的時間過去,也算認識很久。

為何在這個時候,會有一個女人和他有婚約。

龍靈是個女人,也許是遺傳的問題,佔有慾很強。

正是如此,她不會接受自己的男人還有另外一個女人,而且還是比自己快一步!

所以她停下來,是想聽聽他會怎麼解釋。

古木暗暗鬆了一口氣,然後走過來,看著龍靈眼角的淚痕,心中刺痛,然後鄭重地道:「靈靈,我和李雅舒並不是你想的那樣,婚約是假的。」

龍靈抬頭,愕然的看著他,同時心中那份痛楚減輕少,顯然,古木這句話還是挺有作用的。

「事情是這樣的……」

趁熱要打鐵,古木急忙將經過說了出來。

龍靈聞言,狐疑的看著他,道:「你沒有騙我么?」

「我發誓,如果我古木敢騙你,就……」

男人哄女人的最大殺手鐧,就是如此了,龍靈的表現也如其他女人一樣,急忙打斷他的毒誓,說道:「我相信。」

古木頓時長舒一口氣。

但是,龍靈雖然相信了,卻仍然開心不起來。

雖然他和李雅舒的婚約只是為了擺脫陰陽派弟子的糾纏,但外界都知道,這假的也成真了。

「你和李雅舒要怎麼結束?」

古木愣神了,當時想出這個計策,他根本就沒考慮怎麼善後,現在回想起來,這真是一個餿點子。

龍靈黯然的苦笑:「你說要娶我的,還要舉辦盛大婚禮,可是別人都知道你的未婚妻是李雅舒,他們肯定會議論的,我根本接受不了。」

「我回去之後,就會對天下所有人說,你是我的妻子,我要為你舉辦一場盛大的婚禮,讓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我和李雅舒根本沒有婚約!」

到了這個時候,古木可不會再去考慮李雅舒。

媳婦都快跑了,管她呢。

再說,事情過了那麼久,公羊立曾前往冰宮和陰陽派商議過。

就算把事情告知天下,陰陽派的石天肯定也不會去糾纏李雅舒。

龍靈聞言,原本傷心的心情得以好轉,然後緊握著粉拳輕輕打在他身上,嗔道:「羅家的羅宓呢,聽說你還是她的手下。」

古木嘴角一抽,道:「靈靈,你知道的,我沒有後台,只能屈居別人的屋檐下,所以,和羅宓只是主僕關係!」

這個解釋很不錯,事實上也是這麼回事。

龍靈放心了,然後再次看著他,繼續問道:「楊婕呢?」

聽到這裡古木捂著腦門,一股想要殺白曉笙的衝動都有了。

這個女人,居然全說了!

「說話呀。」

看到古木不語,龍靈含著淚花,繼續說道:「聽說那個楊婕在以前沒少幫助你。」

「我和她只是生意上的夥伴。」

古木如實招來,不過心中卻有些亂,因為他自己都不知道,和楊婕這個女人到底是什麼關係。

龍靈選擇了相信,忽然,緊緊抱住古木,埋在懷裡哭泣道:「古木,你知道嗎,當我聽說你為了我闖守劍城,為了我和商崇連比斗,聽到你和別的女人有關係,我很害怕,我怕失去你……」

看著懷中抽泣的龍靈。

古木心疼得很,於是輕輕撫摸著她的秀髮,道:「我不會離開你的,我說過,永遠都會陪著你。」

「真的嗎。」

龍靈輕輕抬頭,淚眼婆裟,那股高貴的氣質蕩然無存,更像是一個芳心凌亂,瞻前顧後的小女子,讓人升起疼惜之感。

古木更加心疼不已,急忙抬起手抹去她臉頰上的淚珠,重重說道:「真的。」

簡單的兩個字。

讓龍靈的心間暖暖的,甜甜的,然後淚眼汪汪的盯著他,道:「你不能不要我,不能拋棄我!」

這句話是多麼的幼稚。

但無疑說明,龍靈這個看似高傲的女人,其實真的很在乎古木,怕失去他,怕他有別的女人而拋棄自己。

「就算是修為不要了,我也不會拋棄你的。」古木承諾道。

他這不是哄騙,是真的,如果在龍靈和武道上要做出選擇,他肯定毫不猶豫選擇前者。

古人云,愛美人不愛江山。

古木也算是擁有這種境界了。

龍靈很滿意他的回答,然後輕輕踮著腳,閉上眼睛將兩片薄唇貼在了他的唇上。

從劍斬壓到如今,她還是第一次主動去親吻。

這讓古木受寵若驚,同時也勾起了壓抑在體內好幾天的邪火。

兩人忘乎所以的熱吻下,模糊的真元從古木身上噴發,然後消無聲息出現在船艙外,旋即化為隔絕意念,隔絕一切的防禦屏障,而當這一切布置好,古木將龍靈抱到了榻上。

春風無限好,讓人浮想聯翩。

……

今天雖然發生了不愉快,但龍靈也算是袒露心扉,讓古木得以知道,自己在她心中的地位。

所以,他暗暗發誓,絕對不會做出讓她傷心的事情來。

婚禮。

缺少一個盛大的婚禮。

古木原本打算先匆匆把婚禮辦了,然後帶著龍靈去上古洞府修鍊,但他改變了想法,而是先修鍊再辦婚禮。

因為,他要舉辦尚武大陸最盛大的婚禮,要讓所有人都知道龍靈是自己的妻子,甚至打算宴請九州最強勢力來參加。

這個前提是必須有實力!

如果古木現在是武聖,憑藉真元武者的身份,肯定有資格宴請那些大勢力。

但,他不是,所以他需要提高,所以,他讓龍靈去修鍊真元,然後趁著這個時間達到武聖!

一次失敗后,晉級武聖的難度提高几十倍。

古木卻是信心十足,為了龍靈,為了那盛大的婚禮,他必須要達到,這也算是他給自己定下的目標。

天地法則領悟不夠?

實在不行,大不了布置出改良聚靈陣,再次引發天威竊取一次!

這個想法很恐怖,如果尚武大陸的武者得知,肯定會集體崩潰,畢竟天威可是超猛的,躲還躲不及,誰敢這麼玩啊。

古木有這種瘋狂的想法,並非頭腦發熱。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