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

小甜甜不甘心的叫住焰,「大哥,您就不在看看了么,這機甲一點也不好看唉。」

焰回過頭來,仔細的盯著小甜的胸口,小甜猛地一挺,「好看么?」

「好看。」

「想幹麼?」

焰白了她一眼,「幹個屁啊,乾女人那是娘炮做的事情,我們真男人只干機甲。」

焰在眾多美女不屑的目送之下,回了自己租的房間。

機甲可是大傢伙,在市區可是不能使用,但是這可不利於機甲的銷量,於是一個神奇的遊戲運運而生了,這就是虛幻空間,在那裡,可以進行幾乎完全真實的機甲戰鬥,甚至連對抗蟲潮的遊戲模式都有,總之是一款全聯盟最火爆的遊戲。

真實的機甲可以掃描全部的數據,然後在遊戲中生成一架一模一樣的機甲。

焰回到房間,找到自己的手機,這玩意上居然有一大串的未接電話,好像都是公司打過來的。

一個程序員莫名其妙的不來上班了,他的頂頭上司每天都打電話來,直到昨天才放棄。

焰不管這些。

他帶上順路買回來的頭盔,便連接進入了虛幻空間。

這個頭盔能夠檢測到腦電波,然後進入一個虛幻的遊戲空間。

周圍一片黑暗,一陣光芒閃過以後,一個可愛的虛擬人物直接出現在焰的面前,看起來有點像是天使。

焰頓時警惕起來,一些狗屁的神靈一定在這附近活動過!

他們強大的思維波動四處擴散,無形之中便影響了周邊世界的生物,這些生物在進行虛幻的創作的時候,便會無意識的弄出一些真實存在的強大生物的外形來。

小天使繞著焰飛舞一圈,「請問是稱呼您為先生還是女士呢?」

「叫我帥哥。」

「好的,帥哥,這是您第一次登陸,你可以有一次免費創建您在虛幻空間形象的機會,根據您的真實面貌,虛擬形象可以上下浮動百分之五十。」

焰當然是按照真實的項目創建了,他這臉長得不賴,就是瘦了一點。

「在遊戲中,別的玩家要怎麼稱呼您呢?」

「阿斯塔.笛蒙.諾維奇。」

「奇怪的名字。」

小天使小嘴一嘟,似乎像是真的有智能一樣。

焰嘿嘿一笑,「這名字很快將要名揚整個星域。」

小天使微微一彎腰,朝焰欠了欠身子,「那麼,帥哥,再見了,願您美夢成真。」

天使化作絢爛的光芒消散開來,一個像是真實的空間直接浮現在周圍。

焰精神力擴散開來,發現自己還是在出租屋內,這僅僅是鏈接肉體神經系統製造的幻像而已。

這場地是他的私人空間,這裡異常開闊,一架銀色的鋼鐵機器已經放置在了那裡,這是從外界掃描進來的數據。

在這裡面使用的機甲,都可以是外界掃描進來的數據,機甲可以有對應的實體機甲,當然,這畢竟是一個遊戲,也會提供虛擬機甲,很便宜,而且各種武器裝備齊全。

這個遊戲可以為焰提供機甲訓練,在這裡可以和各式人物進行戰鬥,也包括軍隊裡面的高手,還有民間的各路格鬥大家。

這種刨除掉所有的魔法法則之後的世界環境很好模擬,幾乎可以做到和外界一模一樣,在這個虛幻空間是什麼機甲戰鬥水平,幾乎就能夠在外界有什麼樣的水平。

很多成名的大高手都是從這裡開始起步的。

焰穿上一種特製的貼身衣服,然後爬上機甲,進入了駕駛艙,這裡面很狹窄,幾乎剛好能夠容納下一個人。

一道光幕在焰的面前亮起,這是機甲360度的環繞視角,焰啟動機甲,歪歪扭扭的站了起來,通過衣服上安裝的感測器和精神力的配合,機甲可以模擬焰的動作,做出相應的動作。

這看起來就是一种放大版的動力盔甲而已。

而且關節還很不靈敏。

焰搖搖晃晃的走了幾步,強大的精神力讓機甲很快走起來就像是一個活的生命一般,焰試著拿出盾牌揮舞了幾下,延遲讓他難以忍受,他發出的指令,知乎要有半秒鐘的延遲。

不知道別人的是怎麼樣的,焰呼出面板,準備進行自己的第一場比賽。

他隨便點進了一個比賽。

是擂台戰,兩方都是十二個人,一個個輪著上去比試,輸的出局,贏的繼續打鬥,只要實力夠強,一個人就能夠淘汰掉對方的全部隊員。

焰一進場,一條條消息就在隊友頻道發了出來。

「兄弟們,商量一下戰術不?」

「商量個屁,6投。」

「曹尼瑪,垃圾,老子最煩你這種動不動就投降的。」

「這怎麼打,你看看那個什麼阿斯塔,看他選的什麼狗屎機甲。」

「……」

「可怕,竟然是真實機甲,土豪…」

「曹尼瑪,土豪了不起么,來這裡秀優越感,等下你第一個上吧,我要看你狗頭被打爆。」

「呵呵,最煩這種地主家的傻兒子了,人傻錢多。」

焰,「……」

這是什麼情況,他啥也沒幹,就被噴了。

焰仔細看看比賽規則,懵逼了,他進的居然是幻組的比賽!

這裡的機甲都是有著各種武器,甚至是像遊戲裡面一樣,有著各種技能的機甲!

這遊戲有兩種大類的比賽,分為實和幻,本來焰是要去參加實組的比賽,沒想到隨便點了一個房間,就這麼個情況了。

幻組的比賽,可是純粹技術的較量了,各種機甲的高難度操作都已經被製作成了技能,只要選準時機,甚至可以把人打得毫無還手之力,而實組的比賽則全靠玩家本人操作。

「不好意思啊,新手,點錯了頻道。」

「呵呵,你們誰愛上誰上吧,我坐等六投。」

當然,也有信心滿滿的,「別慌啊,十一打十二,也不是沒有希望,我先來吧,淘汰掉兩個!」

「大神!求躺贏~~~」

「坐等大神秀操作。」

「求亮出戰績。」

滴滴滴的倒計時聲響起,比賽開始了。

方形護罩從天而降,一個巨大的擂台出現在場地的中間,對方一架輕型的藍色機甲上了擂台。

焰當然是不會第一個上了,這既然加入了遊戲的元素,存在著各種各樣的技巧遊戲化,焰估計自己會被打爆,還是看看別人怎麼戰鬥的吧。

果然,除了第一個高手連敗三人之外,後面的隊友一個比一個不給力,基本上上去就跪,好幾個還是上去就直接投降的。

眾人齊刷刷的看著焰,對方還有八人!

「土豪,該你了,給他們地點顏色瞧瞧。」

「呵呵,雖然我很想上廁所,但是我堅持看你是如何被虐殺的,反正也就是幾秒鐘的事。」

還有一個對全部人打字,「對面注意了,我方土豪要出手了。」 焰駕駛著機甲跳上擂台,坑坑窪窪的擂台已經被系統修復,一架紅色的機甲單手往焰一指,裡面的駕駛員開始說話了。

「嗨,土豪,你這機甲我剛才查了一下,一套下來得一千萬呢,你可真有錢,給我點唄,我馬上認輸。」

認輸,那可不行,焰今天就是來找人打架的,不贏也不要緊。

焰沒有說話,反而抽出掛在機甲身後十公分厚的弧形合金盾牌來,然後整個機甲都縮在後面。

對手太遠,他打不著,只好先看看情況再說。

「呵呵,土豪實力打臉。」

「傻逼,趕緊上吧,人家根本不想鳥你。」

「麻煩快點好嗎?我還要去上廁所呢。」

騷紅色機甲手掌一抬,掌心飛出一道激光,激光打在合金盾牌上,「辣雞,給臉不要臉,我要射爆你的小JJ!」

紅色機甲在空中快速的移動起來,試圖翻到焰的背後去,然後好從天而降的一槍把焰給解決掉。

焰的機甲沒有護罩,一槍下去,打中要害直接癱瘓也是完全有可能的。

焰揮舞起盾牌,始終用盾牌朝著遠處的紅色機甲。

焰的反應速度還有預判能力哪裡是這些傢伙能夠比擬的,於是一幕怪異的事情發生了,只見紅色機甲不停地上下翻滾,傾瀉的激光像是雨點一般,但銀色的重型機甲像是眼睛長在了盾牌上一樣,每一次的攻擊,都恰到好處的被巨大的合金盾牌阻擋。

整個盾牌都一片焦黑,上面坑坑窪窪的,不過這一點點的損傷,對厚達十公分的盾牌來說,毫無意義。

紅色機甲機甲傾瀉出的活力已經夠打爛一百架機甲了,但是焰還是穩如狗一般的縮在擂台上。

兩方的隊員都看不下去了。

「這個死垃圾,演員吧,每一槍都打在人家盾牌上,腦子有病?」

「已錄像…」

「這盾牌看起來像是會吸引火力一樣啊,舉到哪裡,哪裡就是激光射線。」

「曹尼瑪,老子快不想憋尿了,趕緊給我打!」

焰雙眼瞪得大大的,分出來一塊單獨的屏幕,專門放大盯著那紅色機甲手臂的移動方向,焰可快不過激光,但是快過對方的操作,那可不要太簡單。

我擋,我擋,我在檔。

不知不覺之間,焰發現自己竟然已經堅持了半個多小時了!

機甲上的武器都過熱好幾次了,搞得裡面的駕駛員很是上火。

場上好不熱鬧,叮叮噹噹的一陣亂響,轟!忽然兩發到導彈從紅色機甲的背後衝天而起,然後拐了個彎,直接朝焰轟來。

焰之前觀看比賽已經知曉了這種武器,普通的機甲一般就配有兩種遠程武器,一種是激光脈衝射線,還有一種便是裝有大量爆炸物的導彈了。

焰一邊抵擋激光,一邊掐好時間,迅速的往前移動了兩步,同時把盾牌豎起一個傾斜的角度。

這個角度恰好和導彈來襲的方向垂直。

一陣火光閃過,眾人伸著脖子,紛紛仔細望去,「這下原地爆炸了吧?」

「別看了,肯定沒死,我們都沒有接到失敗提醒呢。」

看到公屏打字,紅色機甲氣得吐血。

他氣急敗壞的又是一頓掃射,煙霧散去,果然裡面的機甲啥事都沒有,只是合金盾牌上多了兩個拳頭大的凹痕而已。

因為恰好垂直的角度,焰又半蹲著,整個機甲處於最穩固防禦姿態,根本就沒有被導彈掀翻,導彈相當於轟在了一面牆上。

這合金盾牌就是專門正面對抗重火力的,所以對於各種武器的防護效果非常的好,巨大的雙臂也有著遠超別的苗條流線型機甲的穩固性。

焰憑藉著遠超凡人的預判還有精確的計算,硬吃了兩發導彈,沒有任何事情。

「卧槽,硬抗導彈,真高手出現了。」

「可怕可怕,確定這揮舞盾牌的姿勢不是用的外掛?」

「666」

「別酸了,我方土豪天下無敵。」

「曹尼瑪,老子下線了,尿尿去。」

兩方人馬頓時嘴炮起來,從來沒有一場比賽像今天這樣能夠激發眾人吐槽的心情,實在是太精彩了,雖然一放全程挨打,但是這打挨的太特么不可思議了,眾人看得如痴如醉。

紅色機甲嘗試著繼續扣動扳機,他就不信了,這傢伙不會有一次失誤!

只要有一發激光打到對方機甲上面,他覺得自己就不算太丟面子了。

咔噠,咔噠,連續兩聲空響,彈藥艙早就飄紅了,一閃一閃的,他完全沒有注意到。

「怎麼回事?紅色機甲掛機了?」

「卧槽,什麼情況,我都尿完了,順帶還喝了一罐尿,你告訴我這局比賽還沒結束?大家舉報紅色幻2000型機甲放水。」

「可樂…」

「一罐可樂」

「呵呵,我猜是沒彈藥了。」

果然,紅色機甲愣了一會兒,竟然拔出一把鐳射匕首。

眾人頓時驚呼起來,居然真的沒彈藥了!

他們比賽根本就不會拖到沒有彈藥,一般來說,在彈藥還異常充足的時候,勝負就已經分出了!

紅色機甲沖了上去,憑藉著快速的機動能力,他這個是輕型機甲,主要用來遠程攻擊的,近戰只配備了一把鐳射匕首,但是這玩意攻擊力非常高,遠超一般的能量武器。

只要一下就行!

紅色機甲快速的繞到焰的後面,照著駕駛室位置就是一刀下去,嘭!一面盾牌從上往下,直接把紅色機甲給拍成了碎片。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