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這事是我們理虧在先啊!」褚不同長嘆一口氣,「他連帝都學院的人都敢殺,我們還是破財免災吧!」

「哼,沒想到褚家家主是這麼一個膽小之輩!」就在這時,一道聲音突然響起。

「誰!」儲不同大喝一聲,警惕地望著周圍。

然後,兩道身影踹門而入,為首的一人陰深一笑:「在下衛家衛元強,來這和褚家主一起來對付『邪醫』!」


「衛家?你是說,你是七大家族之一的衛家!」褚倩倩捂住小嘴,驚叫道。

衛元強很滿意褚倩倩的反應,變得更得意了:「那『邪醫』斬殺的衛元榮是我表親,雖然我和他之間的感情不深,但是衛家的臉面絕對不容侵犯!」

看了看四周還在震驚的眾人,他又繼續說道:「你們別指望帝都學院那幫高傲的傢伙來幫你們出氣了……不過,如果他們能出手,那也最好不過!」

「是啊!爺爺,有衛家在,我們還怕了那『邪醫』不成?」褚倩倩聞言,瞬間就激動了起來,「到時候,我那隻小貓咪!」

「是啊,家主,我們幹了!」就連跪地不起的褚炎,也興奮地大叫啊!

褚家的其它人更是激動地七嘴八舌:「是啊!家主,幹了吧!我們讓他們見見我們褚家也不是任何人都欺辱的!」

「家主,答應了吧!」

「……」

只有褚不同,一直在略有所思地看著衛元強。

「哈哈,那就這麼定了!」衛元強見狀,哈哈大笑,「那『邪醫』不是要開醫館嗎?嘿嘿……我身後這位可是一名丹師啊!到時候……」

……

神識,是一個丹師不可缺少的條件,是控制火力大小的基礎,是丹藥成形的根本。

而神識,對於,雲陽來說,根本就不是問題。

此刻,他正在一尊青銅色的破舊藥鼎面前「手舞足蹈」。

只見雲陽眼眸微閉,小心地觸摸著火口,體內的涅槃之火緩緩流動,一股股火紅色的真氣由手掌噴射而出,通過活口,鑽進了葯鼎……

片刻之後,一株株藥材被雲陽拋進葯鼎之中,神識仔細地控制著火焰,唯恐藥材被燒為灰燼。

慢慢地,一顆圓圓的丹藥在壓哦鼎內凝聚而成。可是雲陽並沒有放輕鬆,依然認真地感知著葯鼎內的一切。

「噗!」

直到一顆丹藥彈射而出,雲陽才輕呼一口氣。

「呼……終於能夠煉製出人階高級丹藥了!」看著手中那散發陣陣丹香的丹藥,雲陽也略微興奮,「只不過,我應該還只是一個2階丹師吧!」

「明天醫館就要開業,應該會有很多客人吧!」雲陽微微一笑,「不過,還是現在先好好睡一覺吧!」

「嗯?」突然,雲陽彷彿感應到了什麼,推門而出,緩緩說道,「既然來了,何不現身一見?」

「唉……」隨著雲陽的話音剛落,一道蒼老的聲音隨之響起,「能夠在第一時間就感應到老夫的存在,看來,『邪醫』不僅僅是知識一名神醫,更是一名丹師啊!」

… 「聽說了嗎?這裡就是最近傳得沸沸揚揚的『邪醫』開的醫館。」在一處新開的豪華醫館的門口,門庭若市,議論紛紛,「只是這醫館的名字真是奇怪啊!『有間醫館』……」

「所以才叫『邪醫』啊!」一人指了指醫館的大門,說道,「你看這兩邊的字,『有錢進來,沒錢滾蛋』也只有『邪醫』才能寫得出來啊!不過,這醫館的裝潢,還真是奢侈啊!」

「是啊!」另一人贊同道,「聽說,這名『邪醫』在來帝都的路上,一路上都在免費給人治療!」

「真的假的?」一人懷疑地問道。

「當然是真的!」剛剛那人篤定地說道,「我父親的八姨夫,原本都已經病入膏肓了……結果被這『邪醫』一治,你猜如何?現在都能下地幹活了呢!」

說道這裡,那人壓低了聲音,小聲的說道:「我覺得這名『邪醫』比帝都的那些醫師強多了呢!而且,我還聽說,這名『邪醫』還只是一名少年呢!」

「真的?嘖嘖,那可真是英雄出少年啊!」

「是啊!如果這名『邪醫』能夠再『邪』一次,能夠免費給我們看病,那該多好啊!」

「是啊!是啊!」

「……」

現在,他們口中的「邪醫」正在醫館里,靜靜地回想這昨晚發生的事。

昨晚,來人居然是褚家家主褚不同,這讓雲陽感到十分詫異。


更讓雲陽感到驚詫的是,褚不同什麼也沒做,在說了一句「明天衛家要對你出手,請放過褚家人」之後,就長嘆一聲離開了。

「這難道是一個陰謀?」雲陽默默想到,就算他的思路再怎麼開闊,對此事也是百思不得其解。

「少爺。」 絕色萌妃:腹黑殿下狂寵妻 ,連雲斬走了過來,恭敬地說道,「一切都安排好了。」

「嗯。」雲陽應了一聲,同時也釋然,「管他什麼陰謀陽謀,該來的總會來的……現在,已經沒有退路了!」

緊接著,雲陽就跟著連雲斬,還有雲翊走了出去。至於舒夢曦和心妍,雲陽並沒有帶在身邊,而是讓她們和小白在一起。畢竟,今天可不是僅僅只有開業這麼簡單。

雲陽傲然而立在醫館的正中央,風度翩翩,氣質非凡,雲翊則不起眼地站在一旁。

誰是「邪醫」,一目了然!

至於那些複雜的步驟,雲陽當然懶得親自來做,而是交給了連雲斬……雖然連雲斬一本正經的樣子不適合這種場合,可是現在眾人的注意可都在雲陽身上,也沒覺得有多少不妥。


「三弟。」忽然,雲翊苦笑道,「你就不能想一個好聽一點的醫館名字嗎?」

「我覺得『有間醫館』這個名字不錯啊!」雲陽隨意說道,「你們幾人就想了好幾個名字,我才懶得糾結,就叫這個算了!」

雲翊無語地搖了搖頭,不過他也清楚了雲陽的性格,也不在這上面多做停留。

話鋒一轉,正色道:「三弟,你說今天會有多少麻煩?」

「唉,麻煩啊!」就在這時,雲陽指了指前方,無奈地說道,「麻煩已經來了!」

雲陽話音剛落,只見在人群里,一幫人抬著一個擔架就過來了。

雲陽放眼望去,只見躺在擔架上的那個病人頭髮稀少,蒼白的臉色,口吐白沫,而且四肢已經發黑,身上四處起膿,甚至有些都已經潰散,散發著陣陣惡臭,熏得周圍的人都早早地四散而去。

「那是陳家的家主,前些日子在青木醫館醫治,可是已經被宣告死刑了!」圍觀中人,很快就有人認出了病人的身份。

甚至連邊上之人也認了出來:「那些人,都是青木醫館的人。那名盛氣凌人的青年就是青木醫師的大弟子青善,而一邊一臉焦急的少年就是陳家家主的兒子陳孝義。他們這是來……找茬的啊!」

就在眾人還在猜測的時候,青善率先站了出來,滿臉假笑道:「邪醫師,你不是號稱『神醫』嗎,不知這個病人能不能治好?」

「求求你,邪醫師,如果能治好我父親,我什麼都答應你!」另一邊,陳孝義也在那苦苦央求著。

雲陽見狀,想必這兩人就是他們口中的青善和陳孝義吧!

「少爺,別理他,他們根本就是來找茬的!那個病人,在幾天前,就已經被青木醫館宣告無藥可救了!」連雲斬憤憤不平地說道,同時也說出了許多人的心聲。

「哈哈……」青善嗤笑一聲,「你不是號稱『邪醫』的神醫嗎?怎麼也有你治不了的病人?」

青善很看不慣雲陽比自己的師傅的聲望還高,他就是打算,讓雲陽的醫館身敗名裂!

「你!」連雲斬急眼了。

不過雲陽很快就制止了連雲斬,對著青善說道:「好,這個病人我接了!」

「你有辦法?」青善根本就不相信雲陽有辦法醫治。

雲陽朝著青大善,搖了搖頭。

青善見狀,連忙嘲諷道:「你看都沒看,就放棄了?這就是所謂的『邪醫』?哈哈……真是笑死人了!」

「唉!」雲陽嘆了口氣,接著說道,「其實這人中得只是一種很普通的毒。如果不是你們濫用病方,甚至還在他身體里做了手腳,他根本就會變成這個樣子!」

「你……你胡說什麼?有……有本事,你就把他給醫好啊!」雖然青善極力掩飾,可是雲陽還是從他的聲音聽出一絲端倪。

不過,雲陽並不點破,反而朝著陳孝義問道:「你父親在中毒前,是不是吃了一種綠色的類似蘋果的果實?」

陳孝義聞言,突然變得激動起來:「神醫,你怎麼知道?我父親在中毒前確實吃過一個青色的果實!神醫,既然你能看出來,那你一定能救我父親?對吧!求求你,救救我父親……」

「你父親吃的那東西叫做青果,外形和一般的青蘋果相差無幾,但是是一種帶有毒性的果實!」雲陽微微一笑,「不過,吃了這果實之後只會出現四肢痙攣,並不會有什麼大礙。」

「哼,大話誰不會說?要是你治不好的話,你又該當如何?」青善可不相信,雲陽還有本事能把人從鬼門關里拉回來。

「那麼,如果我治好了,你又當如何?」忽然,雲陽的聲音變得冰冷,「醫者父母心,任何病人,都要儘力而為,而不是知難而退!請問,這些,你們都做到了嗎?」

… 「好!就憑『邪醫』您這句『醫者父母心』我們就支持您!」聽到雲陽那鏗鏘有力的話語,圍觀的眾人瞬間就沸騰了,「青木醫館怎麼了?自己治不好的病人還要強求別人能治好?真不要臉!」

在這個世界上,先不說高高在上的丹師,就連醫師的地位也是無比崇高。而最對普通人來說,平時生病了只能去找街邊的郎中。

所以,雲陽那句「有錢進來,沒錢滾蛋」對於他們來說只是當做熱鬧來看,並沒有任何抵觸心理。再說,反正坑得也是有錢人……

相比不可一世的青木醫館,雲陽明顯顯得「可愛」很多。

「閉嘴!」青善聽著眾人的議論紛紛,臉色早已經變成豬肝色了,死死地盯著雲陽,咬牙切齒道,「我倒要看看,你如何救活他?」

「如你所願!」雲陽冷冷地掃視了青善一眼,面無表情地說道。

「哈哈,那我到是要看看,『邪醫』到底是如何妙手回春的。」青善一邊冷嘲熱諷,一邊鼓動著人群,「邪醫師,你就讓大家看看,當面來醫治吧!」

「可以。」雲陽毫不猶豫地答應了,同時在心裡默默說道,「本以為今天的事情全要用暴力解決了,正愁沒機會打出自己的名號。沒想到,還真有人雪中送炭,真是好人啊!」

下一刻,雲陽便來到了病患面前,毫不忌諱那病患渾身的惡疾,也不在意那難聞的惡臭,就這麼替他把起脈來,引得圍觀的眾人陣陣喝彩。


慢慢地,雲陽強大的神識開始檢查病患的身體,臉上看不出任何錶情,別人也無法猜測他是否是把握。

片刻之後,雲陽微微一笑,他已經找到根源所在了。

然後,雲陽掏出自己煉製的金針,朝著病患發黑的地方一針一針地刺上去!

「啊,你幹嘛!」陳孝義見狀,急忙大叫道。要不是連雲斬一直攔著他,他早就衝過來了!

這時,就連圍觀的眾人也驚呼起來!畢竟,雲陽從雲靈那學得的金針渡穴,在他們眼裡,無疑是在折磨病人,虐待病人。

青善更是得意地大笑:「原來,你所謂的『醫者父母心』就是玩弄病人啊,哈哈哈……」

不過,霎那之後,他就不再說話,而且所有的質疑聲也消失不見了。

只因為,病患原本發黑的四肢,竟然肉眼可見地在漸漸消散。而原本金光閃閃的金針,正在逐漸地變黑!

這副模樣,就算傻子也能看明白,那已經半死不活的病人已經在好轉了!

眾人屏住呼吸,靜靜地看著雲陽……

看著一根根在不斷泛黑的金針,雲陽絲毫不懼,手指不停地飛舞著,一道道金光接連不斷地閃爍,絢麗無比,忽明忽暗。

「咳咳!」不一會兒,原本已經死氣沉沉的病人突然劇烈地咳嗽起來,一口口黑血不停地往外冒。

雲陽見狀,雙手繼續飛快地舞動著。

只見在病患身上隱隱發黑的金針,突然騰空而起,如同一個個訓練有素的士兵,井然有序地在空中盤旋著,最後緩緩落下,引起陣陣驚嘆。

雲陽沒有理會周圍的驚嘆聲,一手扶起病患,一手放在病患的後背上,微微一用力。

「噗!」

病患忍不住不停地嘔吐起來,眾人突然發現,在病患的那些嘔瀉物里,居然還有一隻只拇指大小的蟲子在挪動!

「啊!」

瞬間,驚叫聲此起披伏。

「呼……」看到這些噁心的蟲子,雲陽反而是是輕輕地鬆了一口氣。

緊接著,雲陽掏出一顆丹藥,塞進了病患的嘴裡,才指了指那些噁心的蟲子,對著青善說道:「如果不是你們做了這些手腳,他也不至於淪落到此!」

「什麼?」

一聲驚起千層lang,雲陽的話應剛落下,圍觀地眾人都震驚了。

半響,終於有人想起了什麼,大叫道:「我想起來了,青木醫師的三弟子青德就是喜歡養一些奇奇怪怪得蟲子!」

「呸!」當下有人就叫罵道,「什麼狗屁青木醫館,原來就是一處害人的地方!」

「一派胡言!」聽到眾人的指責,青善終於變得緊張起來,失色叫道,「是你……是你……一定是你做的手腳!」


聞言,雲陽不屑一笑:「這種蟲子,可不是一朝一夕就能養成的。想必,在你們青木醫館,還有不少這種蟲子吧!要不,你帶我去你們青木醫館看看,如何?」

「你!」青善指著雲陽,半天都沒說出話來。最後大袖一揮,帶著青木醫館的人離開了。

臨走之前,還不忘威脅雲陽:「惹了我們青木醫館,你死定了!」

「噓!」

看著青善沒有解釋,就這麼走了,一道道噓聲從四周響起。

「你父親醒了。」

雲陽先是攔住了想要去和青木醫館理論的陳孝義,隨後又朝著四周說道:「今天乃是『有間醫館』開業大吉,多謝各位朋友前來捧場。」

「哪裡哪裡,邪醫師真是神乎其技,妙手回春啊!」雲陽的話應剛落,一道道稱讚聲如波lang般此起彼伏。

「木老,去把東西拿過來把!」雲陽繼續說道,「這葯雖然並不珍貴,但是卻也能讓強身健體,延延益壽。」

「什麼?」 嬉農記 ,天下還有如此好事?

可是,當看到連雲斬提著大包小包走出來的時候,頓時沸騰了!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