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

顧子楓深深嘆息一聲,也了解鹿羽的性子,只能無奈搖頭,苦笑著說道:「你還是不了解啊,太子方雲痕,雖然是大元國的太子,但除了這個身份之外,他本身的實力,也達到了七元凝魄境,乃是天才之中的天才。」

聽得此言,鹿羽的面色,終於是略微認真了一些。

七元凝魄境,這等實力,在各郡天才之中,也不過只有兩個。

想不到,方雲痕竟然也是七元凝魄境。

而且,身為皇室的太子,方雲痕所擁有的資源,更是遠超他人,武學、丹藥更是數不勝數,說其戰鬥力,比之其他人,更是要高出一籌。

「不怕方雲痕使用身份壓制你,就怕他個人對付你啊。」

輕嘆一聲,顧子楓語重心長的說道。

微微點了點頭,鹿羽對此深以為然,面色略微凝重了一些。

大元國的國主是一個開明的人,方雲痕若以權謀私,國主一定不會坐視不理,但以個人實力對付鹿羽,誰都沒有辦法插手。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面色凝重,鹿羽輕聲的吐出八個字,漆黑的雙眸中,倏地閃過一抹精光。

他不招惹是非,但是非招惹到他,他也不懼分毫。

「就知道你會是這麼一個回答方法。」

輕嘆一聲,顧子楓搖頭道:「除了方雲痕,還有那黃埔夜,這一次去往大殿,面見國主后,他肯定會在國主面前控告你傷了他們的人,國主也不會坐視不理。」

比試之前,各郡之人,不允許發生大規模的戰鬥。

鹿羽廢掉了天楓郡一人,已經算得上是大規模戰鬥了,並非日常的摩擦,若是黃埔夜控告的話,大元國的國主,一定會刨根問底。

「還是那句話,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前進的腳步不停,鹿羽輕聲道:「這事情,無需放在心上,杞人憂天,註定沒有什麼結果。」

聽得這話,顧子楓無奈一笑,道:「你還真是豁達。」

豁達么?

或許吧。

心裡感嘆一聲,鹿羽不在與顧子楓交談,沉默的走在路上。

所謂豁達,不過是苦中作樂罷了。

現在鹿羽身上的擔子極重,光事情就有多件沒有完成,顧子楓口中的豁達,只是鹿羽知道,一味的思前想後,瞻前顧後,杞人憂天,對自己的事情完成度,沒有絲毫作用。

有擔心的時間,還不如想一想怎麼解決來的實在。

每一個人的思維方式不同,所呈現出來的一切,也都會有些不同,這無可厚非,但總的來說,能解決事情,便是可以。

(本章完) 皇城龍盤虎踞於國都最中心位置。

大殿便在皇城之中。

太子方雲痕帶領各郡天才,來到皇城門前。

此時皇城已是大門打開,迎接各郡天才的到來。

皇城大門。

各郡天才來到這裡,一眼望去,便被那巍峨雄偉的氣勢所折服。

穿過城門,走入皇城之中。

不多時,已經來到了大殿前方。

不過,想要進入大殿,還要踏上一條常常的石階路。

大殿乃是皇城之中,最為重要的一個地方,議論朝政的中心地帶。

能進入大殿,在大元國之內,是一種無上的榮耀,但凡能進入其中的人,都是大元國內赫赫有名的存在。

故此,這石階路,又叫通天路。

一步一登天!

國都是天子腳下,而大殿,便是天子最注重的地方,故此名為通天路。

「這石階共有一萬八千階,且有靈力覆蓋其上,尋常人等,想要登上去都難,各位都是各郡天才,想必可以輕鬆拾階而上。」

太子方雲痕站立在石階下方,輕笑的說道。

在場眾人,都是目光凝重,望向那一望無際,彷彿直通天際的通天石階,目光裡面,滿是躍躍欲試。

大家都知道,來到這裡,新的一輪的比試,差不多也等於是開始。

「諸位,我先行一步。」

對著眾人抱拳,方雲痕目光掃視一周,最終鎖定在鹿羽的身上,輕輕一笑,轉身踏上了那通天石階。

沒有人注意到,在他轉身的那一剎那,指尖之上,閃過了一抹淡淡的熒光。

而與此同時,在一處隱秘的位置,一尊威嚴的石像,緩緩的轉動了起來,遙遙的注視著鹿羽。

這一切,都發生在暗中,沒有一個人能看到。

方雲痕拾階而上,一步一步,走的極其輕鬆,面帶笑容,倒是頗有一番高手風範。

「各位,我也去了。」

此時,在人群之中,有一人目光一閃,眸子裡面閃過一道精光,朗聲說道,緩緩抬腳,向著那通天石階上走去。

他的腳步,剛剛踏上通天石階,便是面色微微一變。

一股沉重之感,從他的身上傳來,就彷彿,有什麼東西吸引住了他的雙腿一般,略微沉重。

片刻之後,那人轉頭對眾人一笑,道:「諸位,這通天石階頗為不凡,大家要做好心理準備。」

望見那人的表現,眾人已經差不多猜測了出來,都是拱手道:「多謝提醒。」

點了點頭,那人踏上了通天石階。

雖然頗為吃力,但有了心理準備之後,他走的倒也輕鬆。

接下來,又有一些人,緩緩的踏上了通天石階,沉心靜氣,向著上方緩緩的走去。

不過,有著一些人,在走到那通天石階的中央位置之時,便是緩緩的運轉起了靈力。

下方還未動身的人,望見此幕後,都是目光一凝。

「看樣子,這通天石階,是越往上走,壓力便是越大。」

「應該是這樣,不然的話,也不會運轉靈力來抵抗了。」

眾人面色凝重,仔細觀望,不時的交談幾句。

「想不到,上一個石階都有這麼多門道。」

有人搖頭苦笑,但也無可奈何,知道這是大元國的國主,對自己等人的第一道考驗。

接著又有一些人踏上石階。

「小子,我在大殿之上等著你。」

這時候,天楓郡黃埔夜來到鹿羽面前,嘴角帶著冷笑,在鹿羽耳邊陰冷的說道。

「嗯。」

鹿羽只是輕輕的點點頭,全然不將其放在眼裡,目光仍然盯著那通天石階。

「哼!」

再一次被無視,黃埔夜冷哼一聲,不在多說什麼,直接踏上了通天石階。

「我們也走吧。」

顧子楓對鹿羽說道。

「也好。」

笑著點了點頭,鹿羽也算是觀察出來了一些端倪。

這通天石階,越是往上,壓力越大,不過,卻也都在眾人的承受範圍之內。

四元凝魄境的人,便是可以登到絕頂。

若是實力在弱的人,便是無法進入到頂端。

這應該是大元國的國主,一種篩選天才的手段,倒也是有意思。

以鹿羽的實力,想要通過這通天石階,輕而易舉罷了。

他對著天方郡眾人一揮手,道:「我們也上去。」

天方郡各洲天才都雙眸微亮,躍躍欲試,一些急性子的人,更是率先踏上那通天石階。

「果然是有些不同!」

當下,他們便是低聲說道:「不過,還在承受範圍之內,我們的人應該都可以上去。」

鹿羽對此早就知道,含笑的點點頭,也是踏上了那通天石階。

只不過,他的腳掌,剛剛穩定的站立在通天石階之上,便是突兀的感覺到,自己的身體之上,彷彿被一座大山,重重的壓了下來!

「這不對!」

漆黑的眸子之中,倏然閃過一抹精光,鹿羽心頭一驚,雙腿忍不住微微的彎曲了一下,猝不及防之下,竟是險些跪倒在地。

這種巨大的壓力,絕對不是旁人所表現的那麼輕鬆的!

「你怎麼了?!」

顧子楓就在其身邊,一把扶住了鹿羽,急忙關懷的問道。

李長歌與徐雄勇,也是疑惑的望向鹿羽。

他們也站立在通天石階之上,也承受著一些壓力,不過,那些壓力對於他們而言,還極其輕鬆。

畢竟,他們的實力,已經極其不俗。

可是,鹿羽的表現,好似承受著比他們沉重十倍的壓力一般!

這讓他們心裡驚疑不定。

「我覺得,自己的身上,彷彿被一座重山壓住了一般。」

輕輕的搖搖頭,對著顧子楓揮了揮手,略微適應了一下,鹿羽便能穩穩的站立在通天石階之上,輕聲的解釋著自己的異樣。

「不太可能吧?」

李長歌略微蹙眉,道:「我只是覺得,自己的雙腿重了一些,遠遠不是一座大山壓了下來。」

「是啊,我們也只是雙腿有些沉重罷了。」

其餘的天方郡天才,也都是附和的點了點頭,紛紛說道。

這畢竟只是第一個石階,若是現在就彷彿重山壓頂,那麼後面又將會面對怎樣恐怖的壓力?

這事情,詭異,反常!

而且,還只出現在了鹿羽一個人身上!

不由得,鹿羽目光凝重,陷入了沉思之中,思索著哪裡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這通天石階,按理說,不應該只針對自己一個人啊。

(本章完) 舉目四望,唯有一些已經登到高出的人略有一些吃力之外,其他人都表現的相對輕鬆,就彷彿跟鹿羽登的不是一個通天石階一般。

這更讓鹿羽疑惑,眉頭緊皺,兀自思索。

忽然,鹿羽腦海裡面,閃過了一幕畫面。

方雲痕在登上這通天石階的時候,最後好像是深深的望了自己一眼。

想到這裡,鹿羽目光一閃,低聲道:「一定是方雲痕!」

顧子楓表情一凝。

仔細想一想,在這皇城之中,大殿之前,若說有誰能暗自操控這裡的一切,並且還跟鹿羽有著一些過節……唯有方雲痕!

「這裡是皇城之中,以方雲痕的太子身份,想要對付一個其他洲的人,實在是太容易了。」

深深的嘆息一聲,李長歌有些悵然的說道。

這還沒有與眾人真正的比試,便被大元國的太子惦記上了,實在是讓人惆悵。

靜靜的在原地呆了片刻,鹿羽深吸一口氣,將自己心頭的憤怒壓制了下來,輕聲道:「我們繼續前進吧。」

「可是你……」顧子楓一愣,旋即遲疑的道。

「無妨。」

揮了揮手,鹿羽目光堅定,順著通天石階望去,道:「他方雲痕想要對付我,我認了,但若想要讓我出醜,我不認!」

這畢竟是皇城之中,天子腳下。

而方雲痕貴為太子,鹿羽與之作對,沒有好下場。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