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就是瞎貓碰到死耗子而已,吹什麼牛……」姜蓮兒也不鬆口,繼續說著。

「好了!今天我們三兄弟難得聚會,只喝酒談情,不談別的!」

孫正浩收住了話題!

「對了,小玉,有個事我猜你肯定想不到!」孫正浩神秘兮兮的說道。

「什麼事?」唐玉也很是好奇。

「三杯!喝上三杯酒,我就告訴你!這是關於誰的事情!」

孫正浩拿起酒壺,在唐玉面前倒下了三杯酒。示意要唐玉喝完!

唐玉眨了眨眼睛,「李燕要來?」

孫正浩張大了嘴巴,「這你是怎麼知道的?難道她先前告訴過你了?」

「山人我自由妙計!」唐玉雖然是猜的,可依舊裝作一副神秘莫測的樣子,像是能夠預測未知一般。

「咚咚咚!」

一陣敲門聲。

「唐公子、孫大哥、龐箭大哥!」

來人正是李燕。

「嘿!說曹操曹操到!感覺過來坐!」孫正浩招呼著,見李燕想要往尚娟跟前坐。

孫正浩又開口道:「坐你的唐玉跟前啊!」

「人沒有的時候,想坐一起,可活人擺在你面前,你又要躲!真的費勁!」

被孫正浩這麼一說,李燕小臉一紅,可卻按照孫正浩說的一般,坐在了唐玉邊上。

唐玉也不在乎,繼續吃著肉,喝著酒。

這肉可是龐箭家裡養的北方塞外的牛,不僅肉質鮮美,而且有嚼頭,燒烤的師傅也是特別練過。

味道是真的香!

加上這三個男人的食量都不小,所以烤肉一直不斷。

「唐公子,你吃……」

李燕怯生生的幫唐玉拿著烤肉。

「你也吃,別管我了!」唐玉很平靜的說道。

隨著酒過三巡,尤其是龐箭,有些喝的多了,話也開始多了起來。

「你們先到外面待命,把門都關上!」龐箭站起來指揮道。

「是,少爺!」

一眾下人都離開了這個小院子。

「剩下的都是自己人,我有這麼一個事情想跟大家說說!」

見龐箭神情也繃緊了起來,眾人也都不再說話,安靜的等著龐箭發言。

「陵州水師大營失陷!大家都有所耳聞吧?」

眾人點頭。

「根據我的情報,這場仗一時半會打不完!到時候,軍需品的價格,就會飛漲!」

「不如我們伺機囤積一點小東西,然後發一點財?怎麼樣?」

龐箭有些得意的說道。

姜蓮兒雖然還沒有見過孫正浩的家裡,可自己已經把她自己看作了孫正浩的妻子。

張口就問道:「具體怎麼個發財法呢?」

「鹽鐵這種違禁品除外,別的什麼東西,都是我們能夠賺錢的東西!米啦,面啦什麼的。」

說著,龐箭露出了平時很難看到的精明,而且有股子商人的狡詐。

「那具體怎麼弄呢?」

「用錢賺錢的事情,那自然是人人有份!我設想里,我們每個人出資一成半,東西買來以後,存起來。等過上半年,這個價格足足能夠漲一番!」

「到時候,那就按照一成半來分。當然,出工出力就交給我,我也多收一點!」

半年翻一倍,這是什麼樣的好生意!

孫正浩幾乎沒有猶豫,立馬答應了下來。

那三個女人家裡也都是非富即貴的,對於錢,也算是有點底子。

而唐玉則是猶豫住了,一來這種戰爭財,他不想發!二來,他沒錢!

就有一點買馬剩下的錢,唐玉心裡知道,這點錢肯定不夠!

「總價我預計是兩百萬兩,而一成半,就是三十萬!」

「想想,半年就是六十萬了!那可都是白花花的銀子啊!」

雖然六十萬不多,可那也是錢,沒有人嫌自己的錢多。

「可,我沒有錢!」唐玉冷靜的說道,似乎沒有一點點別的情緒。

「嗨,沒事,這點錢,我借給你!等生意賺了你再還我!」龐箭大手一揮,豪氣萬千!

唐玉立馬搖頭,「哪有借你的錢,投你的生意,要是賠了怎麼辦?不行不行!」

「沒關係,咱們兄弟,再說了,三十萬也不多……」

唐玉和龐箭正在來回推脫之間。

李燕突然開口了,「唐公子,我來借給你錢吧!」

唐玉看著李燕,笑著說道:「要是賠了,我可沒有錢還你!」

唐玉也知道,三十萬對於龐箭這個頂級富二代來說,似乎不算是什麼大數目,可對於李燕來說,也不算是小事。

「沒關係的,要是最後賺錢了,你還我。如果沒有賺到的話……」

唐玉幾人都瞪大了眼睛,等著李燕的後半句。

都以為李燕要說出個什麼大事情,可李燕臉又紅了紅。

嬌滴滴的說道:「要是沒賺的話,那就慢慢還唄!」 李燕這話雖然沒有什麼直接的意思,可是聽著的人卻都知道。

願意花錢給唐玉賺錢,不求好處,而且哪怕是賠了,也不著急要唐玉還錢!

什麼人能借給你錢還不要還?

親兄弟都明算帳,也就兩口子才能算這一筆糊塗賬了。

可面對李燕近乎明目張胆的求愛和告白。

唐玉卻像是聽不懂一般。

「我不喜歡欠著別人的人情,這個事情,還是算了吧。」唐玉就打算這麼拒絕了。

可龐箭卻是知道了李燕的心思。

「嗨!兄弟,這就是你的不對了,人家美女又不要你著急還,再說了,我看好的生意,還能夠虧著你嗎?你就放心吧!」

龐箭喝了酒,變得豪氣萬千,一隻腳踩在凳子上,一隻手拍著唐玉的肩膀,堅定的說道。

此時,在一個不起眼的角度,孫正浩看了尚娟一眼。

尚娟立馬跟著說道:「是啊,唐玉,龐箭平時跟我說的最多的就是你,說你可幫了他的大忙了。他早就想謝謝你了,可一直沒有什麼機會!這次,我看就是個好機會!」

「就是就是!」在周圍人一致的勸說下,唐玉也實在是不好拒絕。

「那行吧!」

唐玉總算是答應了下來,而李燕則像是被唐玉親了一口似得,滿臉通紅,低著頭看著杯子里的酒!

「嘿嘿,既然這事情說定了,那就咱們乾杯!祝賀這美好的一天!」

龐箭扯著嗓子叫嚷著,看起來很是開心。

於是乎,眾人又是一陣狂飲。

連李燕都喝了好幾杯,這次是真的臉紅,而不是羞紅了。

「兄弟,等我方便一下,馬上回來,馬上……」龐箭已經有些高了,站都站不穩。

「胖子,我扶你,我也想去一下!」

唐玉攙扶住龐箭,一同前去。

「小玉,怎麼樣?待會去翠紅樓里耍耍?最近可是來了好些個不錯的新姑娘!」龐箭踉踉蹌蹌的走著,眼睛都笑的看不見了。

「胖子,以前你不是被尚娟管的挺嚴的嘛!怎麼看你現在的意思,就是出去喝花酒也沒人管了!」

唐玉也有幾分醉意,說話也少了許多注意。

「嗨!還不是她懷孕了,我說既然懷孕了,那就用上面這張嘴,可她死活不肯!」

「有一天我實在火憋的難受,跟她吵了一架。可結果是,她寧願讓我出去找別人,也不願意用嘴……」

「你說說,這是什麼事情?哼,不過,俺本來也不是什麼願意整天呆在家裡的人,這樣也好!嘿嘿!」

龐箭偷笑著,看起來,這幾天是沒有少出去風流。

其實龐箭的風流,在江州,乃至全南武來說,都是一件很常見的事情。

文人雅士,以風流為榮,且不說龐箭只有一個妻子,就是有好些個妾的男人,只要想出去玩,幾乎是沒有反對的!

相反的,娶妾的男人,反而會讓妻子心生嫉妒。因為外面的姑娘,在怎麼風流也不會有孩子。而娶回來的妾,萬一生下孩子,那可是要跟正室的孩子爭權的!

看著龐箭發自內心的笑容,唐玉隨意的問了一句,「胖子,那會給你的葯,都停了吧?」

「啥?你給我配的葯?一直吃著呢!怎麼了?」

胖子根本沒有意識到唐玉的意思?

「什麼?還吃著?我的胖子啊!那個葯是滋補的,感覺身體可以了,就停葯啊!你又沒七老八十的,用不著一直吃!」唐玉酒醒了小半,很認真的勸阻著。

「行行行,我知道了,明天就停!」

龐箭很隨意的答應了下來,可唐玉看他的樣子,分明就是左耳朵進去,右耳朵出來。

「不行,要給尚娟說一聲,讓她監督胖子才行!補藥吃的久了,可就成了毒了!」

不多時,唐玉和龐箭就重新出現在了院子里的桌子上。

「來,繼續,喝!」

氣氛依然熱烈。

酒這種神奇的物質,就連沒有喝一口酒的尚娟,都被其中的氣氛感染。每個人都非常的開心,享受這月色下的愜意。

喝到了深夜,酒勁終於都上來了,不僅唐玉有些微醺,就連每次碰杯都只喝一點點的姜蓮兒,都醉了。

「小玉,既然大家都醉了,就在這裡住一夜,不會打擾到你吧?」孫正浩大著舌頭說道。

「沒事!」唐玉揮揮手,走進了自己的房間。

而龐箭已經醉的不清楚,也被尚娟扶著進了房間。

姜蓮兒則是一臉妖媚的樣子,手也挽住了孫正浩,宣告著這個男人的歸屬權。

而且看向李燕的眼神中,有那麼一種優越,我的男人比起你的來,強不少。

手緊緊的勾.住孫正浩的胳膊,更是像是再說著,我這男人算是勾.到手了,你那男人,還不知道什麼態度呢!

這二人本來就是走的很近的姐妹,雖然先前有了誤會,差點分道揚鑣。

可是在根本利益沒有衝突了之後,她們的關係又修復了不少。

女人就是如此的神奇,雖然關係好了不少。

可此時此刻,李燕卻是陷入了無比的尷尬。

若是獨自離開吧,日後必定會被兩個姐妹嘲笑,畢竟她是主動來的,可卻留都留不下。

若是不離開吧,她眼見就沒有地方去。尚娟跟龐箭已然訂婚,必然要住在一起,而姜蓮兒那樣子,看著就要跟孫正浩在夜裡來一場好戲。

這兩個地方都去不得,自然就只能去唐玉的房間了。

「難道真的要去唐玉的房間?萬一被趕出來怎麼辦!」想到這裡,李燕心亂如麻。

而孫正浩卻在一邊勸說著:「燕子,你就放心的去吧,就算是不發生點什麼,這麼晚了。他還能把你趕出去不成?」

李燕看看姜蓮兒那股似笑非笑的神情,心裡更是難以忍受被如此嘲笑。

一咬牙,轉身就朝著唐玉的房間里走了進去。

院子里已經沒有了人,月色照到姜蓮兒和孫正浩的臉上。

「正浩,今天晚上的月色好美!」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