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小畜生,看你現在還怎麼猖狂?等著看你死的人可不止本公主一個人!」

聖汐一副高傲的模樣掃了一眼江風,看著江風臉上的那一抹平靜自若的模樣就心中很是不爽。

「這就不勞煩聖汐公主操心了。既然我江風知道有這麼多人追來,還敢主動跟眾位交手,自然是有我的底牌的!」

江風眼睛在這些人的身上打量著,這其中有一大部分的勢力不如自己,可是,卻還有超越了先天境七重天,已經到先天境八重天的存在,這就難辦了,不過,雖然如此,他的表面上還得表現的異常鎮定,這就叫不戰而屈人之兵。


果不其然,聽到江風這麼一說之後,這些圍觀而來的眾人不由地紛紛有些畏懼,不知道江風的底牌是什麼。

「哼,你的底牌能是什麼?不要在這裡吹牛了!小心吹破了,到時候沒法收場!」

這個時候再一次從這天空之中走出了兩個男子,這兩個男子這一身的服飾都是雲真派的衣服,不用想就知道是雲燁和他找來的幫手了。

雲燁身邊的這個男子一襲紫色法袍,紫色法袍代表著的是真傳弟子的身份,紫色法袍上若是繪上雲真派的派徽雲隱山脈的話,那才是核心弟子,也就是四大真傳弟子之中的一個了。看來這個並非天辰。

「我當是誰,不過是一條看門狗而已,如今把你的主人帶來了,依我看你的主人可能也保不了你!」

雲燁怒不可遏,就要衝上來,身旁的凌宇卻攔住了他,一雙細長的鳳眼斜睨著江風:「不過先天境四重天而已,就能掀起如此的大風大浪來,看來你還真有一點本事!不過,在本座眼中你什麼都不是,乖乖地束手就擒,將你身上的秘密全都交出來!本座會給你一個舒坦的死法!」

… 狂妄!這是絕對的狂妄!

敢如此狂妄地說話的,這也足以證明他的實力,沒有足夠強大的實力,也不可能有如此強大的氣勢。

面對如此強大的勁敵,江風表面依舊平靜。

江風強硬地回擊了過來,周身的氣勢絲毫不弱於面前這個狂妄叫囂的凌宇。

「你很厲害么?想要讓我乖乖束手就擒,那也得看你到底有沒有這個實力?別以為什麼雜七雜八的都可以在我江風的面前咋咋呼呼的!」

囂張,絕對的囂張。

江風以先天境四重天的修為面對一個先天境九重天的存在居然還能如此囂張,這要麼是他已經徹底的瘋了,要麼就是他有底牌。

「這個小子當真只有先天境四重天么?難道不是故意壓制自己的修為么?為何他居然能夠在一個先天境九重天的強者面前如此的囂張?真的是瘋了嗎?」

「我看這小子是看到咱們這麼多人給嚇得失心瘋了!否則,怎麼敢口出狂言!」

「大家還是小心一些,這裡的地勢有些不大對勁兒,莫要陰溝里翻了船,那傳出去可就丟人丟大發了!」

這話一出,眾人也都注意到了此地的環境,雲起雲涌,看不清楚下方的情況到底怎麼樣?心中也都開始不安起來了。

聖汐見此情形,人心大亂這可就偏移了自己的目的了,當即對著眾人高聲喊道:「諸位,別被這裡的表面現象所迷惑了,這不過是這個臭小子用來脫身的!」

在這緊張的時刻,聖汐這麼一喊之後,還是有些作用的,這裡的眾人都是奔著寶物而來的,也沒有那麼容易就被嚇退的,剛才也不過是被人蠱惑了,有些沒有反應過來。

「想要脫身!除非他有神仙相助!否則,插翅難逃!」

凌宇劍眉倒豎,一臉的傲氣,宛若主宰一般地斜睨著江風。

周墨庭此刻站在江風的身後,看著這一群人虎視眈眈地盯著他們,他們如今可真的是插翅難逃了,不由有些擔憂地看向了江風。

「江風,咱們該怎麼辦!」

鄉村美女圖 不用擔心,我會處理的,到時候,你就直接躲到谷底去,明白嗎?」

江風早就留了後手,他的修為早就達到了先天境四重天的巔峰時期了,這也該是突破的時候了,當初有了之前的經驗之後,這一次他相信自己肯定能夠應付的過來的。

周墨庭聽江風這麼說了之後,雖然不知道江風到底有什麼辦法來對付這些傢伙,但是,他相信江風絕對不會是說大話的人,既然有辦法,那麼,就肯定是有應對這些傢伙的方法。

「你放心,不用擔心我,我會照顧好我自己的!」

江風此刻在這一眾人模人樣的傢伙身上掃了一圈,一個個衣著華麗,看似高貴,卻十分卑鄙,做著強盜山匪做的事情,真是讓人覺得噁心。

「哼,無知之輩!小爺, 豪門新娘翻身記 !」

江風再一次徹底調動了全身修為,將周遭的那些九陽真氣徹底的灌輸進入了那一滴九陽真液之中,九陽真液剎那間就像是沸騰了一般,由那種淡淡的****變成了金黃-色,光芒大盛。

「哈——」

江風大喝一聲,此刻,他周身散發出來了比起剛才還要強橫的力量來。

周墨庭知道江風這是要亮自己的底牌了,他不敢在這裡繼續逗留了,直接化作了一縷青煙,竄入到了谷底之中去了。

「這是怎麼回事?我怎麼感覺到這個小子的好像一下子提升了許多!讓人不由地覺得可怕!」


「怕什麼,一介小小的螻蟻諒他也翻不出什麼大浪來!看我的!」

凌宇當即大手朝著江風的方向拍了下來。

在天空之中,就出現了一直碩大無比的手掌,這隻碩大的手掌拍落了下來,直接拍在了江風的身上。

「轟——」

一聲巨響在這裡炸裂了開來,讓本來就十分濃厚的雲霧徹底的瀰漫開來,將江風隱匿在了其中,一時間沒有了動靜。

「哼,不過如此,居然還敢叫囂著讓我們知道什麼叫實力!不自量力!」

凌宇自信滿滿,他相信自己一招便可以將這個在門派之中鬧的沸沸揚揚的傢伙給拍死的,他要讓那些人知道這個被傳功長老視為天才的傢伙到底有多麼弱。

「這個狂妄的少年就這麼死了?」

「這不可能吧,剛才那個少年還看起來十分有信心的樣子啊!就這麼死了嗎?」

「你沒聽說過一句話嗎?會叫的狗不咬人,會咬人的狗不叫么!越是叫囂的厲害的,就越是沒什麼本事!」

「也是!不過,那小子身上的寶物可怎麼辦呢?剛才我好像看到了那個小子身邊的另外一個小子直接逃走了!咱們現在追,說不定還有可能追的上!」

「沒錯,咱們趕緊追,別讓他逃走了!」

「轟——」

一道強光直接衝破了重重雲霧,攔住了眾人的去路,隨之一道強大的吸力,將眾人從這個圈子以外給徹底的吸了進來。

「這是怎麼回事?」

「我怎麼覺得心中有一種很不安的感覺呢?好像是有什麼危險即將要降臨的樣子啊!」

「我也覺得是!」

「大家先不要自亂陣腳!這或許是那個小子的計謀而已!」

眾人這會兒聚攏到了一塊兒,小心翼翼地觀察著這裡的情況,以方便伺機而動,從這裡逃出去。

「哼!就想要一招殺了我,未免也太小看我江風了!」

這時江風的聲音飄了過來,只見江風未損毫髮地走了出來,他的衣袂獵獵飛揚,一頭烏髮更是被揚了起來,那張清秀英俊的面龐在此刻顯得多了幾分神聖的感覺。

「他——他居然沒死!這——這是他的詭計!」

看到江風居然毫髮未損地走了出來,人群之中忽然有人宛若看到了鬼一般地大吼了起來,頓時讓這裡的實力較弱的感到了一陣不安和騷動。

凌宇此刻看到江風走了出來,也不由大吃一驚,這個江風果真不一般,雖然剛才自己那看似普通的一掌,卻也是使出了自己七成的修為,自己七成的修為對於先天境九重天以下的,可都是致命的。

「哼!不過是僥倖躲過了我的一擊而已,就自認為可以翻天了不成!我倒要看看你還有什麼本事!」

凌宇這下可是全力以赴,他的手中多了一把鋼叉,在那鋼叉的頂部有一塊紫色的水晶,水晶之中迸射出凌厲的殺氣。

凌宇手中的這把武器名叫紫晶叉,乃是一柄上品靈兵,最為厲害的就是他頂端的這一塊紫色水晶,能夠發出勾魂攝魄的威力。

「死吧!」

凌宇揮舞著手中的紫晶叉,沖著江風沖了過來,紫晶叉上紫光大作,瞬間就將江風籠罩在了其中。

「噼里啪啦!」

一道宛若山峰一般粗的驚雷當即從天空之中劈了下來。

頓時間讓凌宇的供給灰飛煙滅,消失的一乾二淨了。

凌宇不由被這一道驚雷劈的連連後退,整個人不可思議地看著這漸漸烏雲密布的上空,以及那帶著得意的笑容的江風,這根本就不可能!

「不好,這個小子要在這裡渡劫!咱們現在都在他的天劫之中了!快跑啊!」

有人看出了這其中的端倪,此刻沖著眾人-大喊了一聲。

眾人紛紛慌亂不已,一個個都做鳥獸妝準備散開,但是,卻還沒來得及散開。就聽見了人群之中發出了一聲凄厲的慘叫之聲,就看見一個實力較弱的當場就被劈為灰飛了。

「這可怎麼辦?咱們到底招惹了什麼樣的殺神啊!」

「不是說這不過是一個先天境四重天的小輩嗎?怎麼會有如此強大的天劫啊?這樣猛烈的天劫恐怕就是渡歸墟劫都不過如此啊!」

「難道我們真的要死在這裡了嗎?」

「大家不要慌,咱們聯手,一定可以從這天劫之中逃出去的!」

聖汐這會兒也怕了,沒想到這個臭小子居然如此的強大,這樣的天劫她可不敢單獨去闖,若是稍有差錯的話,那麼,就肯定如同剛才的那個倒霉鬼似的,灰飛煙滅了。

聽到了聖汐的計劃之後,眾多實力較弱的全都聚攏在一起了。

然而,那些修為在八重天以及像凌宇那樣已經到達了九重天的存在自然不屑與他們聚在一起了,而是要將這個罪魁禍首給除掉!

「怎麼,這個天劫你們還滿意么?」

合租情緣2 ,但是,嘴上還是帶著得意的笑容,看著在天劫之中已經披頭散髮的凌宇,以及那幾個老不要臉的老東西!

「可惡!沒想到居然著了你這個小畜生的道!」

老者披頭散髮,嘴角帶血地沖著江風罵道。

「老東西,若不是你們黑心,怎麼會落入到我的天劫之中!你們想要坑我?卻不曾想被我給反坑了吧?哈哈……」

江風大笑著掃過了如今狼狽不已的眾人,這一幫披著人皮的狼,現在知道厲害了吧!不過,他可不打算放走這一批狼!

「轟!」

凌宇一拳打出,將即將落下來的天劫直接給擊退了,咬牙切齒地憤怒地瞪著江風:「好你個江風!沒想到我凌宇縱橫這麼多年,卻被你這個一個螻蟻給坑了!不過,就憑你這天劫想要困住我!這是不可能的!」

「啊——」

凌宇大叫一聲,化作了一道金光直衝天際而去!

… 「吼——」

凌宇大吼一聲,化作了一道金光直奔天際而去,誓要從這天劫之中逃出。

江風看到凌宇此般瘋狂的舉動嘴角不自覺地浮現出了一抹嘲諷的冷笑。

「自以為能逃得出去么?天劫一旦啟動,又豈會那麼容易衝破!天劫之中,不死不休!」

江風的聲音宛若天命一般,在這眾人的心上響了起來,讓本來剛剛看到一絲希望的眾人心中構建起來的那個美好的願望,剎那間,土崩瓦解,沒有一絲一毫了。

「啊——」

凌宇的慘叫聲從天際傳了過來,叫聲撕心裂肺,這無疑是給天劫之中的眾人一個最有力的證據,這裡不可能逃得出去!

「砰!」

一團黑漆漆的東西從天空之中墜落下來,跌落在了眾人的面前,這團黑漆漆的東西上還冒著黑煙,讓人看不清楚面目。

「這是什麼?難道是天外飛石?」

「不是——這是那凌宇?」

這會兒有人認出來了現在跌落在他們面前的這團黑漆漆的東西並不是東西,而是人,只是他渾身把炸的黑乎乎的,而且,還冒著黑煙,所以,他們一開始就沒有認出來而已。

凌宇站了起來,他手中的紫晶叉現在也是光芒黯淡,方才實在是太驚險了,若不是他足夠強大,肯定要在那類劫之中飛灰湮滅了。

此時,看著眼前的這個小畜生居然嘴角還帶著嘲諷的笑意,他的怒火更是不打一處來,那一張此刻已經黑漆漆的臉上看不清楚是什麼表情,只是怒不可遏地吼道。

「小畜生,本座從來都沒有如此狼狽過!今天是頭一次!我要殺了你!」

凌宇全力以赴,既然沖不出去,那麼,就唯有將這個罪魁禍首給殺了,即便最後也難逃一死,他也不會讓這個罪魁禍首好過的。

江風不敢再繼續自恃天劫,在這天劫之中,他也必須得小心翼翼,每一次天劫的降臨,都會讓他脫一層皮,看著一次這樣兇猛的天劫,最後的結果可能還要更慘!

江風此刻採取遊走戰術,他自己的天劫之中,他就相對於別人要熟悉一些,而且,他已經有了一次在天劫之中坑殺比自己更強大的存在的經驗了,所以,這一次再施展起來,就要容易許多了。

「就你這麼一坨黑屎還想要殺我,下輩子吧!哦不,你根本就沒有下輩子,因為我會將你的元神碾碎,讓你根本就沒有輪迴的機會!」

江風邊逃邊躲避著天劫之中的雷電,便放聲大罵道。

凌宇氣的渾身顫抖,若是在外界的話,他早就追上這個小畜生了,又豈會如此狼狽,這裡的天劫實在是太猛烈了。

「你們還愣在那裡做什麼,還不來助我!現在只有將這個小畜生給宰了,咱們才有機會!」

凌宇本不屑讓別人幫忙的,但是,在這天劫之中他根本就追不上,也只能讓這些人幫忙一起堵住江風,這樣才有機會逮住江風。


眾人此刻也很想過來幫忙,但是,天劫卻阻攔住了他們的去路,他們的修為畢竟不如凌宇這般高深,能夠在這天劫之中還能自由行走。

「凌宇道兄,我們也很想幫忙,只是這天劫實在是太強了!我們現在也是應接不暇,啊……」

一個老者剛說了一句,這會兒就被一道雷電給擊中了,不由地慘叫了出來。

「廢物!都是一幫廢物!」

凌宇狠狠地罵道,剛罵完,他也挨了一道閃電,劈的他有些暈頭轉向的。

「媽的!小畜生,老子今日不宰了你,誓不為人!」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