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你以為就憑你能夠阻擋我?」那對面的黑衣男子笑道。

「攔不攔得住,那不是你說了算,而是我說了算。」黑影笑道:「小子,你自己小心點。」

「嗖!」

「轟——」

凌天賜都還處於一片搞不懂的境況,這前面的黑影卻是突然的消失了,然後所有人都看到這兩道身影已經縱身到了極高的天際之中。

只是這一眨眼的功夫,竟然就已經對碰了十餘下,這如此恐怖的修為,果然戰鬥都已經不是一個級別的。

「小心!」

下面的清零頓時大喝一聲,身影衝天而起,渾身青色的光暈爆發出來,對著那凌天賜的前面一掌拍去。

「小小的武靈七段,也敢攔本尊?」凌天賜的瞳孔一陣收縮,右手瞬間的抬起,一拳之上,火焰升騰到了極致。

「滾開。」凌天賜的身影閃出,一拳對著前面出現的人影轟去。

「砰砰!」

對面的人影只是一揮手臂,頓時兩股強大的力量直接的將凌天賜和清零的攻擊化解。

「噗!」

清零的神色難看,身影被震退了一百多米,但也有效的阻擋了這前面出現的人影。

凌天賜渾身火焰覆蓋,殺氣升騰,怒吼一聲,雙手結印,天際中,巨大的火焰掌印瞬間的從高空中對著那道身影怒拍而下。

「須彌掌。」

數十道掌印帶著可怕的攻勢,瞬間的降臨在那道人影的身上。直到這一刻,凌天賜才看清楚,這道人影大概也就是四十多歲的樣子,但是看起來卻很老,眼神中有著一股無法掩飾的殺氣。

「小小年紀,殺氣倒是很強盛。」那武尊強者只是一笑,然後右手舉起,橫掃著扇過來。

「砰砰砰!」

那巨大的手掌印,在瞬間就被這男子的輕描淡寫的攻擊所化解了。

凌天賜身影前沖,體內那壓制許久的武念力和天地間的靈氣再次的奔湧出來。

「吼啊!」無數道目光落在了這凌天賜的身軀之上,凌天賜前沖之際,口中發出一股股震懾人心的聲音來。

「轟——」

一拳砸來,凌天賜的速度幾乎是只能看到一道影子。

那武尊強者的臉色頓時就變得難看起來了,他們可都是看到了之前的凌天賜明明氣勢就只有武靈境界左右的水準,怎麼一瞬提升了這麼多?

兩者拳頭對碰,頓時驚人的爆炸之聲,衝上了天際。火紅色的光芒和青綠色的光暈直接的衝擊出無數的火花。

「噗!」

凌天賜的身影被震飛出去,口中噴出了一口鮮血,足足是有著五十多米的距離。

但對面的武尊男子也不好受,他臉色低沉,彷彿是要滴出水來一般。身影雖然只是倒退了三四米遠,但是卻讓這數百萬人都驚呆了。

「這凌天賜是妖孽嗎?」

「肉身堪比武尊強者?」

無數的人都驚訝的看著這一幕,然後很是震驚。

「怎麼辦?咱們完全幫不上忙?」宇文卓等人焦急的看著上空。

到了這種層面,他們這些武靈強者上去都沒有太多的作用。

「沒有關係。拼了。」帥軍骨子中的兇殘爆發出來,一聲怒吼,身影衝天而起。

「算我一個。」邵天腳掌一跺,身體頓時如炮彈一般的衝天而起。

「宗主,我來助你。」帥軍和邵天兩人渾身光芒四射,凝聚的一擊,猛然的對著前方打出去。

「哈哈……好樣的。」清零吐出一口血,壓制了自己的翻滾的血氣,迅速的調整,身影閃爍,出現在那武尊的前面。

「今日就讓他們都看看,帝聖宗的人,就算是死,也不會窩囊的死。」邵天怒吼一聲,一腿帶著裂碎虛空的力量狠狠的抽打在那武尊強者的防禦之上。

「一群螻蟻,也敢在這裡造次。」那武尊強者臉色陰沉的可怕,他的威壓遭到了挑釁,小小的武靈都敢和他對戰,這是找死。

「魔雲化形刀。」

就在這武尊強者和清零三人展開對決的時候,天際中,凌天賜高舉著那恐怖的十米巨刀,上面金紅色的火焰升騰,直接的對著那頭頂劈下。

「不自量力。」武尊看了一眼,右手瞬間對著上面彈去,一道足足是粗大一米的光印,就狠狠的撞擊在了那凌天賜的巨大刀身之上。

「鐺!」

彷彿是兩者巨大的兵器發生的碰撞一樣,聲音刺人耳膜,震耳欲聾。

凌天賜的身影頓時就帶著這無比巨大的刀芒,倒飛了出去,這一擊,竟然是沒有奏效?

「我也來會一會。」江泉的身影出現,一掌對著那武尊強者的心口拍去。

這個時候,縱然是這位武尊強者,也是大感吃不消了。一位武靈七段,兩位武靈三段,一位武靈二段,這力量雖然殺不了他,但是造成的傷害還是有的。

下面,於繼雲五人在紫貂等人的守護之下,渾身光暈瀰漫,氣勢升騰。

「轟轟轟轟轟!」

五股強大的氣勢同時爆發出來,於繼雲五人幾乎是在瞬間都睜開了雙眸。

「吼——」

紫貂見此發出一聲興奮的怒吼,這於繼雲五人的氣勢都在一瞬間達到了武靈一段的巔峰水準了。雖然紫貂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但是它知道,這一定有著很大的隱患。

「哈哈……這裡真熱鬧啊。」於繼雲一聲大笑,聲音之中充滿了無盡的霸氣。

「天哪,那是……那些傢伙不是才武宗嗎?怎麼都達到了武靈境界了?」

「凌天賜,是凌天賜搞的鬼。」

一道道的火熱目光都落在了凌天賜的身上,不少人的都想起了凌天賜之前給這五人身軀之上彈入的五道七彩光柱,很多人都不明白為什麼,但是現在看來,大家都懂了。

「既然大家都來了,那就一起出來吧。」朱開明渾身都是一股血煞之氣升騰,手持雙錘,看著四周。

凌天賜傲立與空中,目光冷然的騷動喝道:「還有誰要殺我凌天賜,放馬過來就是,今日誰擋殺誰!」

滔天的殺氣,伴隨著火焰直接的衝上了九米,凌天賜整個人都像是一尊火神,站在火海中,怒吼道。

「真是年少輕狂啊。」這一道紫色的身影出現,咧咧嘴笑道。

「又是一位武尊強者嗎?」

「武尊,看來今日真是夠熱鬧啊。」華成雨手中的長劍,劍芒已經達到了三米的程度。

帝聖宗陣營,寧月慈、朱聖方、江明和青虹四人對視一眼,身影同時飛蹤而起,現在他們沒有理由繼續的躲在下面療傷了。

「帝聖宗,凌天賜宗主,不愧為靈長脈的擁有者,這才武靈修為,就已經可以和武尊強者勉強抗衡,還真的是留你不得。」空間震動,又是一道身影從人群中走了出來。

凌天賜、於繼雲、華成雨、朱開明、榮天成、司空金隅六人站在一起,看著這遠處的天際中,一道接著一道的身影出現。

這次出來的身影就太過於恐怖了,就連之前的兩大武王強者都震驚了。

天地間,隨著這道身影的出現,徹底的安靜了下來,因為整個人的氣勢,幾乎是力壓了所有的強者。

凌天賜心臟都在跳動,這都是什麼人啊?他們究竟是來這裡幹什麼?什麼靈長脈?自己明明就不是靈長脈好嗎?

現在凌天賜自己都鬱悶到了極點,本來這就是一場勢力的對決,怎麼後來牽扯出來的人越來越多?

勢力也越來越龐大,到了現在,連武王都震驚的不敢出手的高手也出來,這究竟是鬧哪樣?

凌天賜心中無辜,這其餘的人更是無辜。

「喂,這是咋回事?」凌天賜實在是受不了了,轉頭問於繼雲。

「哥,你問我我問誰啊?你丫的啥時候成為了靈長脈了嗎?」於繼雲想哭的心都有了,華成雨和朱開明都是一臉的苦相。

只有榮天成和司空金隅這兩個貨色都相信這凌天賜才是靈長脈的擁有者,也只有這樣才能解釋凌天賜無比妖孽的天賦。

「我靠。」凌天賜縱然是在此刻,都有種想要罵人的衝動了。

這道身影身穿灰色的長袍,留著短短的鬍子,有些花白,頭髮也有著一些都泛白了。他的出現,使得這周圍的武尊瞳孔都是一陣收縮。

「你是武夢帝國的人?」那之前一直在幫助凌天賜的黑影,皺著眉頭說道。

「哦?看來你還是認得我啊。」那灰衣男子一笑道:「既然都已經知道了我,那我帶走他,沒有問題吧?」

凌天賜的身軀猛然一震,武夢帝國,又是武夢帝國,他們一定是以為自己是靈長脈的擁有者。所以,既然自己處在雲羅帝國,那麼他們肯定是不會留著自己。

想到此,凌天賜的雙拳都緊握起來,一股升騰的殺氣全面的鎖定了這位強者,他不知道這傢伙究竟達到了什麼地步。但是既然連武王都要忌憚,那就只有武皇了,或者是更高!

「真是可笑,這是我雲羅帝國的人,還輪不到你們武夢帝國來插手吧?」那黑影說道,就連之前出手的武王也帶著幾分敵意的看著那神秘強者。

如果這個時候他們還不明白這是怎麼回事,那就真的是蠢到家了!

連武夢帝國的人都來了,那麼其餘的四國的人想來也都來了吧?眾人在猜測。

「如此看來,這凌天賜到時候可能是決定了一個帝國的未來?」

「聽他們說這凌天賜是靈長脈?難道是?」

「怎麼了?」

「你不知道,這一個帝國中出現了幾個先靈脈的擁有者,那都是帝國以後的超級強者,一個帝國就是需要武聖強者來坐鎮的。而當今武聖強者最多的就是武夢帝國。」

「知道嗎?先靈脈幾乎就是萬中無一了,靈長脈大陸上出現的次數雖然可以查到,但每一次靈長脈的人出現,幾乎都能使得那個帝國三百年處於頂尖地位。」

「這麼恐怖?」

人群中,都對凌天賜的身份感到吃驚。

現在大陸上最強的就是武夢帝國,如果這武夢帝國將他們的天才搞了過去,結果不敢相信。

這一共是出來了兩位武王,三位武尊,現在全部都將目光鎖定在了這武夢帝國的強者身上。

他們在蠢,也不會將自己帝國的天才送出去。否則,那就真的是遺臭萬年了!

「哈哈……以這位少年的天資,我敢保證我武夢帝國在二十年之內,將他培養成大陸第一強者。」那人絲毫不為所動,說道。

「放屁,你以為就你武夢帝國可以嗎?沒錯,你武夢帝國雖然是大陸第一,但也不是什麼都第一。」

然而,這幾位武尊強者都準備說話的時候,那天際中,居然又是一道帶著震怒的聲音傳來。

帝聖宗,雲野等人紛紛的升空,但是現在,他們都啞然了,變成了獃子了。

數百萬人的關注,使得這裡變得更加的詭異起來。凌天賜和於繼雲等人再次的默然了,這又是一位強者。

眾人都將目光投向了天際之中,這道身影衣著華麗,渾身帶著一股葯香之氣而來,特別是那俯視,胸前似乎是有著一道圖案。

凌天賜和榮天成幾人的身體都為之一振,道:「這不是葯武聖殿的圖案嗎?丹藥師公會總部就是葯武聖殿的總部。」

這所有的人群都炸開了,只能說,這一位接著一位出現的人,實在是太強大了。

這道身影身影後面,還足足的跟著四位強者,反正比起這武尊來,強大太多了。

那武夢帝國的強者臉色頓時一沉道:「怎麼?難道葯武聖殿都要要插手此事?」

這道走來的人影已經有著六七十歲了,但是脾氣卻相當的火爆,指著凌天賜道:「你的嘴巴很臭喂,不是我葯武聖殿要插手此事,而是他就是我丹藥師公會的人。我不管難道你管?」

「哼。這麼說來,這件事情沒有辦法談下去了?」武夢帝國的強者說道,語氣冷了下來,天地間的威壓驟然變大了十幾倍。

那下面的人群頓時倒了一大片,所有人的臉色蒼白,都一臉驚恐的看著高空中的身影,充滿了恐懼。一旁的於繼雲等人都充滿了無奈,這次似乎是玩大了。

這股天地間最為可怕的氣勢釋放出來,帝聖宗的強者也遭了秧,但是若不是這凌天賜之前有著巨大的結界守護,只怕是早就讓這些人都吐血了。

凌天賜等人的身軀也是一震,眼神中充滿了震撼道:「武帝強者?」 ?「武帝?」於繼雲幾人面面相覷,這若是在平時,都絕對是高高在上的存在啊。

不過,就算是武帝強者,想來應該也是停留在雲羅帝國的,否則沒有這麼快的速度從武夢帝國這邊趕到雲羅帝國。

不過,凌天賜等人的壓力,幾乎是在瞬間就已經被阻擋了下來。

那站在凌天賜等人前面的老者呵呵一笑道:「不是談不下去,而是根本沒有談的可能。你知道他除了是我們丹藥師公會的人之外,還是誰嗎?」

「誰?」那武帝強者的可怕威壓鎖定了凌天賜,使得凌天賜都是一陣心驚肉跳啊,這可是武帝強者啊,站在大陸上最為頂端的恐怖存在。

「他可是我們雲羅帝國皇帝陛下,親自冊封的子爵。所以,你以為你能夠帶走嗎?」老者呵呵一笑,他身後的四人已經很自覺地站成了一排,阻擋在凌天賜眾人的面前。

「子爵?」那武帝的眼神中殺機瀰漫,一股滔天的威壓,幾乎是壓制的周圍人都緩不過氣來,就算是那之前的武尊強者和武王強者都不由得連連後退。

在絕對的實力面前,幾乎是沒有任何的僥倖可言的。

下面的無數人群也像是炸開了鍋一樣,誰都無法相信,這開創帝聖宗的宗主,竟然還有著如此尊貴的身份。

的確,子爵算不得很大,但是卻也算是貴族中的一員了。公侯伯子男五等爵位,若是沒有戰功或者是極為大的貢獻,皇室是絕對不會敕封的。

眾人都在猜測,這凌天賜究竟是做出了什麼樣的功績,竟然讓凌天賜小小的年紀就當上了子爵?

「凌天賜,將你的子爵令牌拿出來吧。」這位老者很快就給了凌天賜一個提示。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