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

一聲冷哼響起。

咻!

一道更加迅疾的劍光掠過,攔下了笑崑崙的劍氣。

轟!

聖元凝聚的劍光炸開,兩大劍芒消失在虛空。

笑崑崙臉色漲紅,喉嚨一甜,吐出了一口淤血。

他的目光,落在出手之人的身上,沉聲道:「洛無敵,我不過是想要試試洛顏詩看上的男人到底有幾斤幾兩,你對我出手,難道就不覺得有失身份?你可是聖魂秘境八重經歷了風火劫難的老一輩強者。」

特別是老一輩強者,這五個字咬得非常重。

洛無敵淡淡的說道:「顏詩是我的侄女,她的男人是我洛家的女婿,我當然要庇護了。」

言語之間,盡顯護短之意。

笑崑崙臉色陰鬱,猛然看向蕭凌天,冷喝道:「小子,你若還覺得自己是一個男人,就拿出男人的氣概,與我戰上一場,勝的人,得到洛顏詩,敗的人,永遠消失在洛顏詩的面前。」

「你,可敢?」

笑崑崙的語氣間,夾雜著一絲絲冷意。

「笑崑崙,你無恥!」

洛顏詩俏臉變色,在笑崑崙對蕭凌天出手的剎那,她就將笑崑崙視作敵人,而且最重要的是,笑崑崙可是聖魂秘境七重聲聖嬰變的修為,年齡大蕭凌天五六歲,這樣的挑戰,簡直就是欺負人。

如今,聽到笑崑崙向蕭凌天發起如此賭約,頓時氣急,覺得笑崑崙簡直是無恥至極,而且蕭凌天的爺爺還在他的手中,他以蕭凌天的爺爺要挾,蕭凌天怎能專心一戰。

看著洛顏詩發怒,笑崑崙的嘴角帶著笑意,那陰沉的面孔再次掛上笑容,只要他辦成這件事情,不但能夠得到美人,還能得到龍帝幫助,度過聖嬰變的虛弱期,他怎會不心動,面帶微笑的道:「顏詩妹妹,只有強大的男人,才能保護你,懦夫,沒有資格擁有你。」

「笑崑崙,你真是卑鄙無恥,有本事,放了蕭爺爺,在和凌天一戰,你敢嗎?挾持別人的爺爺,和別人一戰,這怎麼能是公平的戰鬥。」洛顏詩俏臉生寒的道。

不過,笑崑崙面帶微笑,對於蕭凌天的爺爺隻字未提,不依不饒,一雙冷厲的眸子盯著蕭凌天。

「哈哈哈哈……」

而蕭凌天,卻是突然大笑了起來,看著笑崑崙,就好像在看著一個小丑。

「你笑什麼?」

笑崑崙臉色一沉,怒急喝問。

「笑什麼?」

蕭凌天臉上的笑容逐漸收斂,淡淡的說道:「我笑你不知所謂,天真幼稚。」

不知所謂,天真幼稚?

笑崑崙臉色一沉。

「你算什麼東西?拿我的未婚妻做賭注,你確定,你的腦子沒毛病?隻身一人來神武宗,抓我爺爺威脅我,你真以為我不敢殺你,你真以為神武四俊傑就很了不起?」

蕭凌天嘴角泛起一抹冷笑,絲毫不留情面。

此話一出,神武天宮,一陣騷動。

「蕭凌天太牛了,竟然敢直接罵笑崑崙。」

「不愧是我們絕世大妖孽,面對笑崑崙這等年輕一輩的翹楚,毫不在意,如同呵斥小屁孩一般的隨意,這份膽魄,就算是神武宗的長老,也沒有,洛無敵也沒有。」

一群凌天盟的弟子,對蕭凌天充滿了崇拜,這就是他們的盟主,視權貴如糞土。

「這小子……」

洛無敵搖頭一笑。

不過,不得不說,蕭凌天現在的作為,看在他的眼裡,也讓他心裡一陣暗爽。

這個笑崑崙,確實太囂張了!

蕭凌天的呵斥,讓笑崑崙的臉色變成了醬紫,作為神武四大俊傑之一,從小到他,誰見到他不是畢恭畢敬的,從來沒有誰膽敢為逆他的命令,他的話一直以來,就是規則,而現在來到神武宗,竟然被一個小他五六歲的青年指著鼻子呵斥,讓他如何不怒。

似乎感覺到笑崑崙的怒火,笑崑崙身下的龍鷹,眸子猩紅了起來,隨時都可能將蕭凌天一口吞食。

看著殺意不斷翻騰的笑崑崙,蕭凌天眸子一寒,厲聲道:「我不想知道你將我爺爺帶到了何處,但是我只知道,只要今天見不到我爺爺,我會讓你像狗一樣,搖尾乞憐,跪地求饒。」

蕭凌天的話很大聲,絲毫沒有掩飾,所有在神武天宮的人,都聽得清清楚楚。

【求推薦,求打賞,今天早上我看見,打賞竟然達到了2000書幣,北冥決不食言,今天加更一章,今天四更,謝謝各大大佬的支持。】 蕭凌天瞬間變得強勢起來,這裡,可不是神武皇城,就算是神武皇城哪有怎樣,挾持我爺爺,逼迫我未婚妻,真當我是泥捏的不成,蕭凌天再也壓制不住怒火,如火山般噴發出來,冰冷的眸子,逼/視笑崑崙。

「難怪那麼多的女子喜歡這個小子,無論是親人還是女人,都是他的逆鱗,再過幾年等他成長起來,神武宗將會隨著他走向輝煌。」

看到這一幕,洛無敵的臉上,難得浮現一抹欣慰的笑容。

對蕭凌天很滿意,將洛顏詩交給蕭凌天,他絕對的放心,只要蕭凌天還活著,洛顏詩絕對不會被欺負。

「痛快!」

凌天盟的弟子心裡一陣激動。

如今,站在蕭凌天面前的可是笑崑崙,神武皇城四大俊傑排名第三的存在,修為達到了聖魂秘境七重,聖嬰變的武者。

虛空深處的洛天神,面帶笑容,在蕭凌天的身上,有著太多的魅力,最少,在他的眼裡,他的女人就是他的逆鱗,不容許任何人褻瀆、欺辱,將自己的孫女交給蕭凌天,他很放心。

此時,笑崑崙回過神來。

他看向蕭凌天,聲音森寒的道:「你很囂張啊。」

「就你這樣的廢物,殺你如虐狗,有什麼值得高傲的。」蕭凌天聲音冰寒的道。

一陣陣倒吸冷氣的聲音,突兀響起,一群神武宗的弟子,只感覺頭皮發麻。

蕭凌天的膽識,讓他驚駭,就算蕭凌天辱罵笑崑崙,他們會覺得蕭凌天暗爽和痛快,但是蕭凌天說殺笑崑崙如虐狗,這讓他們難以置信,笑崑崙可是年長蕭凌天五六歲,一身實力深不可測,蕭凌天真有這個實力嗎?

要知道,現在站在他面前的可不是什麼小貓小狗,遠非現在的蕭凌天所能比。

就在這時。

「揪!」

一道刺耳的聲音突兀響起,一道宛如垂天之雲的黑影,瞬間掠出,籠罩向蕭凌天的所在。

「孽畜!」

蕭凌天眸子一寒。

只見笑崑崙駕馭而來的妖獸龍鷹,似乎感受到了笑崑崙的怒氣,直接掠向蕭凌天這個始作俑者,意欲將蕭凌天撲殺。

一道劍光掠出,蕭凌天的聲音傳遞而出,「找死!」

劍光如影隨形,直掠妖獸龍鷹,嚇得龍鷹渾身瑟瑟發抖,轉身就想逃,作為強大的妖獸,它自然可以感受到那一道劍光的厲害,那劍光足以致命。

但是區區堪比聖魂秘境七重的妖獸,哪裡是蕭凌天的對手,劍光劃過,那巨大的龍鷹身體,被一分為二,鮮血如血色的瀑布噴洒而下,坐在龍鷹身上的笑崑崙臉色難看無比。

突如其來的一劍,讓他坐騎被殺,渾身濺滿鮮血,無比的狼狽。

「小畜生!」

笑崑崙目光森寒,凝視著蕭凌天,「你好大的狗膽,殺我坐騎,你必死無疑。」

「是嗎?」

「你不是要和我一戰嗎?現在,我成全你。」

面對笑崑崙那可怕的殺意,蕭凌天一臉的雲淡風輕,絲毫不懼。

「小畜生,我會讓你們爺孫兩在地獄相見。」

聽見笑崑崙的再一次傳音威脅,蕭凌天心裡的殺意更加的濃郁。

哈哈哈!

聽見蕭凌天答應一戰,笑崑崙也興奮了起來,殺死蕭凌天,不但能在這些人的心中種下不可戰勝的種子,而且名震神武宗,讓這些人知道神武皇城四大俊傑的實力,而且還能抱得美人歸,怎能不興奮。

「你很狂,真的很狂……」

笑崑崙大袖一揮,哈哈一笑,笑聲中充滿了肆意,「只可惜,你還沒有在我面前狂的資本,今日,我就讓你見識見識我的實力,能死在我的手中,是你的榮幸。」

隨著笑崑崙一番肆無忌憚的話傳遞而出,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他的身上。

嘩!

只見笑崑崙身上聖元咆哮,在他頭頂虛空之上,天地之力動蕩起伏,最後逐漸的匯聚出一條真龍虛影。

「什麼,那是真龍虛影?」

看見笑崑崙的實力,一個個本來還對蕭凌天懷有希望的弟子,一顆心落入谷底。

神武宗站在皇室一邊的長老,心裡暗暗興奮。

神武宗洛氏一脈高層,如今卻是紛紛色變。

「蕭凌天師兄怕是危險了。」

……

先前對蕭凌天充滿信心的一些神武宗弟子,在這一刻,信心支離破碎。

聖魂秘境六重和聖魂秘境七重,兩者之間,根本不在一個層次。

此刻,不只一群神武宗弟子升起這種念頭,就算是神武宗的一眾高層,也升起了類似的念頭,所有人臉色都有些難看。

「叔叔!」

洛顏詩看向洛無敵,一臉擔心,此時的洛無敵也是一臉的凝重,一旦他出手,皇城的那些老不死必定以此為借口,對神武宗出手。

看著蕭凌天,洛顏詩銀牙一咬,似乎做了什麼艱難的決定,蕭凌天是她的未婚夫,她不可能什麼也不做。

洛顏詩踏前一步,凌空而立,開口道,「笑崑崙,今日你和蕭凌天一戰,我代蕭凌天向你認輸,我隨你去皇城,但是有一個條件,你必須放掉蕭爺爺。」

洛顏詩此話一出,笑崑崙大叫可惜,這可是殺死蕭凌天的絕佳機會啊。

不過,他這次的目標不是蕭凌天,而是洛顏詩,對於蕭凌天,他可以以後再找機會出手,在他的眼裡,蕭凌天和螻蟻沒什麼區別,等他度過聖嬰變的劫難,蕭凌天更不是他的對手。

聽見洛顏詩的話,有人臉色一變,極為難看。

「該死!」

在他們看來,這可是殺死蕭凌天的絕佳機會,怎可放過。

「回去!」

蕭凌天轉身,對著洛顏詩呵斥道。

對笑崑崙,蕭凌天早已生出了殺心,笑崑崙的實力雖強,但是蕭凌天還沒放在眼裡,蕭凌天有絕對的把握玩死笑崑崙。而且她怎麼可能會讓自己的未婚妻,為了他跟隨笑崑崙而去,如果那樣活著和死有什麼區別。

本來,蕭凌天對洛顏詩沒什麼愛意,他們之間不過是一紙婚書,但是此時洛顏詩為他挺身而出,讓蕭凌天無比的自責。

蕭凌天想起洛顏詩出現在天風城,必定是默默的守護他,在他最落魄的時候,作為天之驕女的洛顏詩,沒有拿著婚約,去蕭家退婚,而是默默的看著,守護著,這讓蕭凌天很是感動。

此時,又怎麼可能,讓洛顏詩再次為他付出,這樣的女人,他必須去守護。

「笑崑崙,敢一戰否!」

蕭凌天的心中在咆哮,碰我女人者,殺無赦。

【求推薦票,求打賞,加更的一章,在十點之前更新,謝謝大家的支持,第三卷強者之路即將開啟,謝謝大家。】 蕭凌天的心中一股滔天殺意在醞釀,對於笑崑崙,蕭凌天起了必殺之心,而且,就算今日洛無敵等神武宗高手真要插手制止這一戰,別說那笑崑崙不會答應,蕭凌天自己也不會答應。

「蕭凌天,作為男人,竟然需要女人來遮風擋雨,我知道這樣是很打臉的,看來你已經放棄了活下去的希望,因為活著和死沒什麼區別,不過你放心,你死了以後,我會好好照顧顏詩的,我會對她疼愛有加。」

笑崑崙看向蕭凌天,臉上露出得意的笑容。

並且再一次傳音刺激蕭凌天,「至於你爺爺,我會讓他來陪你的,你一個人黃泉路上也寂寞的緊。」

「死?」

蕭凌天面對笑崑崙,沒有絲毫的驚懼,淡淡的說道:「笑崑崙,你還真是天真幼稚,你現在誇下如此海口,似乎有些過於草率了吧?你以為你能殺死我嗎?誰生誰死,還不一定呢?」

言語之間,蕭凌天雙眸一凝。

蕭凌天的眉心之內,一團幽光宛如冥火一般,正在跳動,此時的滅生之眸,也放棄了參悟塑冥道經,在魂宮之中散發著無盡幽光,散發出一縷縷強大的靈魂氣息,蓄勢著。

蕭凌天的修羅攝魂在蓄勢,與此同時,蕭凌天身體開始變化,細密而規則的鱗甲覆蓋全身,一對龍翼懸浮於身後,手持長劍,戰意高昂。

蕭凌天面對步入聖魂秘境的七重聖嬰變的笑崑崙,沒有絲毫驚懼,因為他並不是毫無把握。

他,不懼笑崑崙。

蕭凌天此話一出,讓陷入死寂的一群神武宗弟子,心頭大震。

「蕭凌天師兄這話是什麼意思?難道他有把握對付笑崑崙?」

「不可能吧,就算蕭凌天師兄的修為踏入了聖魂秘境六重生死境巔峰,也不可能是笑崑崙的對手。」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