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冷秀雲直接冷哼一聲,一個箭步沖了出去,白皙的手掌上,冰寒的氣勢爆發出來。

「啊……你!」

這些傢伙頓時臉色都煞白了,看著這殺氣凌厲的冷傲女子,他們的膽子都嚇破了。

鬼能想到,這一個十幾歲的小姑娘會有如此恐怖的修為!

一掌打出,冰寒的氣息,直接的將這之前出言不遜,並且調戲她的人拍成了一座冰雕。

遠處,紫色的身影顯露出來,不是袁倩舞又是何人,只不過如今的袁倩舞,霸氣十足,身後拖著一具屍體,一路上,血腥味不可謂不濃郁。

那大漢,現在已經很無奈,很悲劇的化為了太監。

整個人臉色蒼白,無力的被袁倩舞在地上到拖著過來。

這一幕,讓所有之前還存在調戲和邪噁心理的傢伙,頓時覺得渾身冰冷。

這種人渣,絕對是禍害人不在少數,所以冷秀雲下手根本是沒有打算任何的留情。 李蕭辰看著女孩的背影,她今天穿了件淡粉色的衣服,不嬌艷,卻有淡淡的女孩溫婉的氣息,那後腦勺的馬尾,一跳一跳的,說不出的可愛。

李蕭辰還是第一次看見女孩這個樣子,認識很久了,她給他的感覺從來都是新奇的,自己好像從來就沒有把她看透看明白。

想到這裡,李蕭辰唇角不禁勾了勾。

呵,這傻丫頭看起來柔柔弱弱的樣子,可脾氣從來就倔。

第二天早上,我食堂也不去了,老早的就等著陳斌實現他的諾言,給我帶早餐來。

想著連續一個星期的早餐,有人請,心裡那叫一個愜意。

陳斌是跑著進的教室,時間尚早,教室里還沒幾個人。

他今天帶來的是包子和豆漿,在秋涼的早晨還冒著熱氣,讓人一見就覺著飢腸轆轆。

我也不跟他客氣,拿起來就吃。嗯,確實是比食堂的好吃很多。

陳斌看著我吃,很不雅觀的吃相,卻在解讀著我的歡喜,他的眼裡便也多了些溫情。

其實陳斌不笑的時候,眼睛不小,還特有神,有一種無形的親和力。

「慢點吃,又沒有人和你搶。」

看著我這般的狼吞虎咽,如餓鬼一般的,他無奈的搖搖頭。

這丫頭該不會是為了等這頓早餐昨晚連晚飯也沒吃吧,餓成了這樣。

我知道自己的吃相確實是有些不忍直視的,因為從小的生活經歷,讓我對食物有種天生的饑渴。

此刻,因為剛咬了一大了口包子,嘴被塞得滿滿的,話也說不出來,只對著陳斌點了點頭。

正吃著,來了一群男生,從門外帶來了一陣風。

我認得好些面孔,知道是和陳斌打賭的那些人。

「哈,陳斌,原來你贏的早餐都是給了她呢,你也沒撈到好處嘛。」

一男生靠近來,看著我,朝我伸出手來,露出小臂上的刺青,一隻在展翅的老鷹。

「你好,正式介紹一下,我叫吳峰,山峰的峰,今天的早餐是我買的,好吃嗎?」

聽他這麼一說,我剛咽下的一口包子卡在了喉嚨里,一陣的咳,他趕緊把豆漿遞給我,我猛喝了一大口,才囫圇的咽了下去。

感覺自己像是偷吃了東西被抓了個現行的樣子。

我看了眼陳斌,陳斌也不再藏著掖著了,說:

「反正是我贏的早餐,我愛給誰就給誰,你們就只願賭服輸就行了。」

聽得陳斌如此一說,吳峰只淡淡的一眼掃過去,陳斌有些做賊心虛的縮了縮脖子。

「誰知道你倆是不是串通好的,故意整我們呢。」

其他人一聽,好像還真是那麼回事啊,目光也就不友善起來,感覺被陳斌這小子擺了一道,心裡不爽呢。

一人就直接拎起了陳斌的衣領,說:

「你小子,拿我們的錢來討美女的歡心呢。」

我看著情況不對,像是要打架啊,倒抽了口冷氣,口裡的食物頓時就變了味。

這都什麼事啊?

眼看著陳斌被吳峰逼著倒退到了角落裡,我一著急,用力的拍了一掌桌子。

「啪。」

因為用力太猛,手被打得生疼,習慣性的拿起手來呼著氣,緩解一下痛感。

所有的人,都轉過頭來看著我。

面對這麼一群人,其實我的膽子挺小,剛才自己也是一時情急而已。

「我,我說,那個,吳峰,早餐很好吃,多少錢?」

膽怯的人,不僅聲音小,蚊蠅一樣,連舌頭都是打結的。

吳峰的注意力被轉移,放開了陳斌,走過來,笑了笑,對我說:

「不要錢,你喜歡就好。」

「啊?」

我有些摸不著頭腦,只聽他繼續說:

「陳斌這小子居然敢騙我們,他就欠收拾,這是我們男人之間的事情。」

「那,那個,不要為難他了,是我的主意。」

我狠了狠心,豁出去了,否則那群男生真把陳斌給揍一頓的話,不死也殘啊,那我的罪孽就重了。

這回輪到所有的人都瞪大了眼睛看著我,陳斌也是一時回不過神來。

吳峰人高馬大的身影就站在我的面前,饒有趣味的看著我,像一頭狼看到了感興趣的獵物。

「你的主意啊,那——」

「你說怎麼辦吧,要不,我雙倍給你錢?」

「錢就算了,要不——」

「什麼?」

他這是故意的,說話只說一半,撓人心肺呢。

「要不,要不你做我女朋友吧,這事就了了。」

空氣有一瞬就停止了,我瞪著他看,差點驚掉了下巴。

吳峰立體的五官,與李蕭辰慕容淳相比是差了很遠,但也還是挺帥的,就是神氣里有些痞氣。

「吳峰,是我的主意,別為難她。」

「哦,那你的意思是說,你同意和我打一架,這事就了了?」

「打就打。」

吳峰一看就是打架長大的,陳斌根本就不是吳峰的對手。

不過,陳斌還是挺仗義的,像個男人。

氣氛有些緊張,我沒有注意到好些人陸陸續續的回到了教室,當然也沒有注意到李蕭辰,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站在了我的身邊。

「不過,我不想和你打,費力還要傷神,打傷你了還要出醫藥費,還被老師一通臭罵學校處罰。」

吳峰懶懶的伸了個懶腰,繼續說:

「我還是想要她做我女朋友。」

說著目光就投向我,我心裡一驚,抖了一下,是害怕。

下意識的用眼睛尋找自己認識的人,希望有人幫我一把,慕容淳似乎在猶豫著,要不要上前來制止。

李蕭辰倒好,冷冷的看著我,好像在說:

「活該。」

然後,然後他居然就勢坐了下去,置之不理,一副「自找的麻煩自己解決」的樣子,淡然的翻書看。

他居然看書。我有些氣急,臉就漲紅了。

「你——吳峰,你也太欺負人了。」

陳斌沒想到這人這般無賴,想著事情是自己惹的,怎麼也不能讓一個女孩幫自己扛吧。

「夠了!」

某人把手裡的書往桌上一拍,聲音很大,在場的人都被嚇得跳,抖了一抖。

「吳峰,她是我妹妹,怎麼著也該問我一聲吧。」

語氣冷得像冰,眼神又像一把刀,直戳得吳峰無處遁形,吳峰剛才囂張的氣勢瞬時就弱了下來。

此時的吳峰,已經完全的換了個人,陪著笑,弱弱的說:

「原來是蕭哥的妹妹啊,是我有眼不識泰山。開玩笑的,開玩笑的,別當真啊。」

呵呵,這變得也真夠快的,也不知剛才那蠻橫的究竟是誰。

「大家都散了啊,剛才我跟荷子開玩笑呢。」

李蕭辰只抬頭看了他一眼,冷冽的眼神又是讓吳峰一抖,這人的氣場也太強了,有些嚇人啊。

剛開學不久,就聽到李蕭辰的傳言,十幾個人都不是他的對手。平日里他看著也就只是冷淡,沒想到今日看他這一發作,只怕比傳言還要厲害。

「哦?那以後這種玩笑還是不要開為好。」

「是,是,都聽蕭哥您的,不開不開。」

看著他訕訕的陪著笑,我一陣噁心,虧我剛才還覺得他帥來著。

我抓起桌上剩下的包子豆漿,全扔進垃圾桶里,直想把吃進去的也吐出來。

陳斌這招惹的都是些什麼人?

吳峰抬腳就想溜,剛到門口,李蕭辰淡淡的開口:

「慢著。」

吳峰立時就頓住了腳步,回過頭來。

「你的早餐錢,別說我欺負你。」

李蕭辰說著就把錢扔到了地上。

「蕭哥——」

「嗯?」

接觸到凌冽的眼神,吳峰不敢再有二話,撿起錢就跑了。

吳峰一個早上都不敢再來上課,只說是不舒服,請了假。 凌天賜無奈的嘆息一聲,他們的這邊的動靜,不僅是將這周圍的人都引了過來。更是將這周圍隱藏的妖魔獸都引動了。

「咚!」

大地顫抖,這周圍的山脈都在在輕微的顫抖,無數的樹木都在劇烈的抖動。

「什麼情況?怎麼抖動這麼劇烈?」

「快……快看……好,好大的身軀……」

一道道詫異的聲音響起,全部都抬頭看向了上空,那足足是有著三十多米的巨無身軀,足足是高出了一般的樹木高度。

那龐大的身軀過來,頓時便讓這周圍的人影都拋的一一乾二淨。

而這圍堵凌天賜等人的人,早就是已經嚇得癱軟在地上,根本是無力敢跑走。

「嗯?」凌天賜的目光一凝,隨即冷厲的看著那妖獸出現的方向。

「怎麼會出現這個傢伙?」在這其餘的山脈中,也看到了這隻身影的出現。

「好大啊,氣息好恐怖。」

「這傢伙出來幹什麼?是誰惹到了它嗎?」

一道道的聲音都在猜測,他們顯然是見識過這巨大的怪物。

烏龜的眼眸微微一怔,隨即道:「有點意思,說不定紫貂感興趣。」

隨著烏龜的話一說,這榮天成、司空金隅也都淡然了,再說,就算是烏龜不說,他們也不怕,這傢伙的氣息也就是五級左右,絕對不會太強大。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