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裡出了問題?」

他一邊想著一邊看向了仙府。

嗯?

三隻小寵物和九條小龍竟然一個都沒有醒過來,全部都是處於沉睡的狀態,這是什麼情況?

他不由的瞅了一眼貝露丹迪。

為什麼貝露丹迪一直是醒著的狀態,難道她比較特殊?

貝露丹迪好似有著心電感應,她甜甜的一笑:「主人,是遇到了什麼問題嗎?」

孟有房招了招手:「嗯…過來一下,我好好看看你。」

「嗯哼!」

「呵!」

兩道不滿的聲音響起,可孟有房卻不以為意。

女人怎麼可能比的過有房不動產的連通大業,現在誰也不能阻止他仔細觀察貝露丹迪!

就這樣,許久之後。

孟有房向著刑道榮招了招手:「老刑,零陵城就交給你了,我先回小木堡。」

刑道榮一拍胸脯:「放心吧經理!」

心裡有了猜測,孟有房也就沒多耽擱,他帶著三女傳送回了小木堡。

只有刑道榮看著胸前的傷口,默默無語。

說好的治傷呢?

難道是小弟要的太多了嗎?

孟有房不知道自己遺漏了一件事沒辦,他現在正在看著小木堡的店鋪發獃。

沒想到,真的是沒想到,系統竟然在這裡給了提示!

主店缺少陣心?

這個提示讓孟有房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

要說小木堡這個主店裡缺什麼,孟有房還真不好說,可要說這個讓店裡缺少陣心,這絕對是不可能的。

然而,系統竟然提示是缺少陣心。

這怎麼可能!

孟有房也知道世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愛,也沒有無緣無故的恨,既然有提示,那肯定就是出了問題。

可問題出在哪裡呢?

就在他疑惑之際,小木堡里的巨木驟然放出了金光。

轟!~

金光轟在了孟有房的身上,直穿仙府,在這金光之中,一條條金色的閃電也是帶著無上的威能。

噼啪!

金色閃電的目標很明確,它們迅疾的劈在了仙府中那三隻小寵物和九條小龍的身上。

嗡!

仙府之中,仙氣震蕩。

「叮咚!是否消耗界源之力幫助寵物們化形?」

一聲突兀的提醒讓孟有房有些苦笑不得。

現在不是在找主店陣心的問題么,怎麼突然就成了幫助寵物們化形了呢?

還有…

這小寵物們也太強了些吧,這就化形了?!

雖然不知道妖族是什麼境界可以化形,可明顯的很,低級仙階的妖寵恐怕是不可能化形的,這幫小寵物滿打滿算也就是仙人六七階的樣子,這要化形…

那個按鈕孟有房不敢點下去。

化形這可是大事,要是真在這個時候點了,化形出來的全都是妖首人身的玩意兒,估計這幫小寵物當時就能撕家。

「主人,我們要化形!」

「爹,請幫我們化形!」

孟有房沒動,小寵物們卻是開始催了。

「看來這是天意!」

管他能不能完全化形呢,能化形就是好事吧,孟有房如是的想著,也是在那個按鈕上點了確認。

「叮咚!寵物化形開啟!」

唰!

一團團白光蒙在了小寵物們的身上,金色的閃電在周圍盤旋,它們在不停的刺激著小寵物們的軀體,讓那緊緻的皮膚產生了變化。

轟!

火焰升騰,小鳳凰第一個化形。

啾~!

鳳鳴聲響起,那火焰瞬間燒成了一個蛋,一道道火紅的符文在上面不停的閃爍。

噼啪!

金色的閃電劈在了符文上,鳳凰蛋迅速的產生裂紋。

片刻之後。

咔嚓!

鳳凰蛋裂開,一隻漂亮的小蘿莉從蛋里滾了出來。

孟有房的眼睛一哆嗦。

沒眼看了。

他向著小鳳凰一吼:「趕緊的先把衣服穿上!」

「什麼嘛,又不是沒看過。」

小鳳凰嘀嘀咕咕,最後還是把早就準備好的漂亮衣服給穿在了身上。

咻!

一個閃身,小鳳凰飛速的撲到了孟有房的懷裡:「主人,人家可愛不?」

孟有房:「呃…」

他還沒回話,旁邊已經響起了一個邪惡的聲音:「呵呵,小妹妹,你很勇啊!」

劍如雪把小鳳凰一薅,直接提在了空中。

小鳳凰兩小短腿瘋狂的亂蹬:「姐姐,放過我吧,我錯了,對不起,我聽你的!」

孟有房:「…」

就在她們玩鬧之際,仙府之中卻是瞬間閃起了九道強光。

轟!轟!轟!

九條小龍同時間完成了化形。

金龍,孟有房的金氣分魂而來,他變成了一位帥氣的青年,貌若孟有房,眉心處亮著一道金色的閃電。

青龍,冰龍融合了青龍,他直接化形成了一位彪形大漢,眉心處一道青色的閃電。

黑龍,墨靈吞噬了黑龍靈脈,他化形成了一位青年小伙,一身黑衣頗為玄妙,眉心處閃著黑色的閃電。

紅龍,原本的靈脈之龍,化形成了一位成熟的大姐姐,如同女王一般,眉心處的紅色閃電格外誘人。

黃龍,化形成了一位敦實的小哥。

綠龍,化形成了一個小胖子。

白龍,化形成了一位小女孩兒,頗為可愛。

紫龍,化形成了一個堅強的大姑娘,臉上永遠帶著不怕苦難的微笑。

藍龍,化形成了一個大男孩,一臉的不忿。

幾條龍化形完成,他們瞬間圍在了孟有房的周圍。

「家主,我這身體不錯吧!」

「主人,我可以幫你做事了!」

「爹!我們好不好看!」

孟有房一時間有些手忙腳亂的,他不知道該怎麼去應付這些熊孩子。

就在這時,兩道弱弱的聲音響起:「主人,您是不是忘記了我們兩個?」

。 顧顏沫退出微博,她起身下意識朝門口看去,已經過了很久了,顧允澤都還沒有回來,她想去上廁所,猶豫再三,還是決定自己先出去上廁所,然後再回來等顧允澤。

顧顏沫上完廁所后,便朝休息室走去,迎面走來一個男人,待她抬頭看到他的臉時,漂亮的瞳孔,突然像膨脹的水晶球,透著難以掩飾的驚喜和興奮。

「遲辰?」顧顏沫的聲音很柔,像微風掠過蘆葦般的輕,有着不確定的疑問。

遲辰沒有回答顧顏沫的疑問,而是看着她,輕扯嘴角,有着不自知的魅惑,太過隨意的帥氣,讓顧顏沫的心跳,彷彿彈奏鋼琴曲般漏掉一拍而顯得有些無措,只能抿緊櫻唇,強裝鎮定。

「顧顏沫,你在那幹嘛呢,過來。」顧允澤的語氣里有着淡淡的命令。

顧顏沫眸子裏的興奮和激動漸漸斂去,聽話的朝顧允澤跑去,一步三回頭到顧允澤有些火大。

顧允澤沒跟遲辰打招呼,拉着顧顏沫往外走,看向遲辰眼神里的警告,遲辰倒是明了,神色坦然。

經紀人李辭來到遲辰身邊,抬起手輕拍他的肩膀,「想什麼呢,走吧。」

「剛那女生是誰?」遲辰的詢問隨意而自然,語氣里沒有絲毫好奇,淡然的像是日常談話。

李辭微愣,「誰?」

「沒什麼,走吧。」遲辰單手插兜,恢復了一貫的漫不經心。

李辭納悶的皺眉,不過也沒多想,追上遲辰后,便等不及的囑咐到,「最近新專輯在籌備中,電視劇也要馬上開拍,這段時間我會給你盡量少安排其他工作,你別再給我熬夜了,工作固然重要,但身體更重要。」

遲辰不置可否的扯了扯嘴角,從褲袋裏摸出黑色墨鏡戴上,雖遮住了一大半張臉,卻依舊掩飾不了他與生俱來的那種帥氣和引人注目的氣場。

直到坐進車裏,顧顏沫狂跳的一顆心,才逐漸平穩,從激動震驚難以置信中冷靜下來后,顧顏沫很是懊惱,她剛剛太過興奮激動,都忘了要簽名了,今天算是她第一次在現實的場合中,這麼近距離看到遲辰,雖然她以前也去參加過遲辰的很多活動會,也去接機送機,但是離他的距離都很遠,他的臉,在她的眼眸里是模糊的,而今天不一樣,她清楚的看清了他的臉,比任何一張美化過的照片都還要好看帥氣,他真的很帥很帥,但又不僅僅是帥。

掩飾不了的笑意,淡淡的浮現在嘴角邊,讓顧允澤忍不住抬起手敲在顧顏沫的腦袋上,「笑什麼呢?傻了?」

「才沒有呢。」連語氣里都透著開心,再狡辯,顧允澤都是不會相信的,「哥,你是要和遲辰一起拍電視劇嗎?」

顧允澤沒否認也沒承認,而是饒有興趣的看着眼眸里滿是期待的顧顏沫,「顧顏沫,你很不對勁。」

他的這個妹妹,自從出了車禍醒來后,性子就很冷,對什麼都似乎不感興趣,沒什麼情緒表露,但今天,她總算是有了點情緒變化,那眼裏的歡喜,簡直不要太明顯,這是在她以前的眼裏,都從未出現過的那種開心。

「那有!」依舊是下意識的狡辯,顧顏沫有些心虛的轉身看向車窗外,也不打算再繼續問下去了,她不想讓顧允澤知道她追星遲辰,她怕他生氣,畢竟,網上流傳他私下和遲辰關係很不好,雖然知道網上的流言不應該相信,但她還是不打算問了。

見顧顏沫沒再問,顧允澤也不打算告訴她了,他不希望她跟遲辰扯上什麼關係,畢竟遲辰,不是一個普通的小明星而已,他只希望她開開心心。

回到家的顧顏沫,就把自己關在房間里刷有關遲辰的微博,網上還沒有任何電視劇的官宣,不過估計也快了。

顧允澤最近工作很忙,幾乎不會回家來住,他叮囑顧顏沫好好休息吃飯,有事給他打電話,就出門了。

在家休息一段時間后,顧顏沫就被冷卉安排回學校上課了,回學校的前一晚,她欣喜若狂到有些失眠,她讀完高中后,便沒有上大學了,倒不是學習成績差沒有考上,喜歡上遲辰的那一年,因為MV里的那幅宣洩后畫下的油畫,她開始接觸油畫,她雖然沒有從小學畫畫,但在畫畫上,很有天賦,所以她決定走藝考這條路,考美術學院,可現實很殘酷,她有天賦又有什麼用呢,她考上了又能怎麼樣呢,就讀美術大學,需要花費很大一筆學費,再三考慮下,她放棄了大學,而選擇走向社會。

不過她選的工作依然圍繞着美術,她在一家畫室里工作,就是大家自助來畫室里畫油畫,她負責介紹和收拾畫具等等,工資雖不高,但輕鬆,最主要是她很喜歡。

人生最大的遺憾就是沒有上大學,沒有想到,現在以這樣的方式實現了,顧顏沫學的是音樂,雖然和畫畫完全不同,但顧顏沫也並不打算改專業,顧顏沫任何的最初選擇,她都不會改變。

顧顏沫出車禍失憶的事情,冷卉已經跟學校打了招呼,希望學校這邊能留意和幫助她。

顧顏沫回到學校后,論壇上出現了很多關於她的帖子,帖子內容幾乎都是圍繞她失憶后,性格的巨大變化,以及顏值的變化,還有人做了對比圖,認為顧顏沫簡直脫胎換骨。

看到這些帖子的楚之霜火冒三丈,「顧顏沫什麼意思,我們給她打了那麼多電話,發了那麼多消息,她一直不回,現在回學校了,還乖乖去教室上課了,樂隊也不來,怎麼,失個戀后又失憶,人就徹底變了,我們這些朋友不要了,樂隊也不來了?」

楚之霜的話語,讓施弋煩躁的踢翻面前的一張椅子,起身朝門口走去。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