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你還有什麼本事沒用出來,不妨現在就使出來,讓俺老孫看看……待會兒可就沒這機會了。」

說話的時候,孫悟空的臉上又添了一道劍傷,這種情況下的他說這樣的話,免不了讓人有些想笑。

就連殲星戰艦內的獸體們也開始懷疑孫悟空到底能不能打敗凱爾了。

「那猴子最開始對上凱爾的時候明明是碾壓的,結果他卻不趁那機會將凱爾殺死,而是跟她在那說些大話,現在好了,到底還是要靠我們的大炮。」

「想要用炮轟開天使之城的烏龜殼,勢必要進行蓄能,而在這個過程中,我們戰艦的暗能壁壘會暫時的關閉。

三代天使的破壞力除了某些人,在場的各位都應該是知道的,更不用說眼前那個叫做凱爾的最強天使——要知道幾千年前,她可是以高級別的能量爆炸而出名的。

目前來看,我們如果不想造成太大的損失,最好就是讓那個叫做孫悟空的傢伙去消耗天使凱爾的體力。

而且不知道你們有沒有發現,不僅是孫悟空處在下風,天使凱爾此刻的狀態也已經大不如前。」

「帝王,」一直在分析的獸體將軍跪倒在莫尤帝王的腳邊,道:「再過三分鐘,天使凱爾的實力就將大打折扣,到時候請帝王允許我帶領您的禁軍去殺死天使凱爾。」

「不行!絕對不行!」

吳恩無視了獸體將軍與其他獸體異樣的目光,旋即朝着莫尤帝王大聲道:「孫悟空願意與凱爾為戰,不僅是因為他好鬥,更多的是因為他認為天使是欺壓了獸體的一方。

如果你們在這種公平決鬥中突然衝出去攻擊凱爾…那麼就算你們可以將凱爾殺死,也必須要面對孫悟空的攻擊。」

「嗯?——」

莫尤帝王皺着眉頭看了吳恩一眼:「你的意思是……你所謂的基因戰士,根本就是一個不可控的存在?」

吳恩反駁道:「只要你們不插手他們之間的戰鬥,那他就是可控的……」

「放屁!本王要的是攻下天使之城,而不是在這看一隻猴子跟一個鳥人在那你來我往的如同斗蛐蛐一樣。」

說着,帝王就朝着獸體將軍揮了揮手道:「再有三分鐘,你就帶着我的禁軍去把凱爾殺了,另外…我會讓艦炮輔助你。」

「帝王,孫悟空再有五分鐘就會消失在這個世上,只要再有五分鐘,他就能殺死凱爾。

你!你絕對不能在孫悟空消失之前帶着那些禁軍出去!」

「你是在威脅我嗎?」獸體將軍看着弱不禁風的吳恩,他露出了一個嘲諷的笑容,然後就帶着帝王的口諭前去調集禁軍。

在他走後,吳恩只覺得自己全身燥熱,胸口更是聚了一團悶氣。

——這群無知的動物、這群低賤的下賤的實驗體!

——你們根本就不知道孫悟空的可怕,他從來都沒有什麼落在下風,他只是在準備一個能夠殺死凱爾的招式而已,你們這群蠢貨!!

就在吳恩在心裏怒罵的同時,凱爾與孫悟空的戰鬥仍在繼續。

跟吳恩想的一樣,孫悟空從來都沒有落得什麼下風。

這一點凱爾在見到自己十六個分身手裏的烈焰之劍斷裂后就知道了。

雖然同為金剛不壞,孫悟空的金剛不壞卻要比凱爾更強。

如果說凱爾能夠承受住一般三代天使十倍的傷害,那麼孫悟空的承受能力或許要比凱爾還強上十倍。

「那猴子到底在做什麼打算?從剛才開始就一直在防禦,不管我用什麼手段攻擊他也只是用兩個頭和四隻手來防禦,而他的本體卻一直保持着一個動作沒有變過。」

直覺告訴凱爾,孫悟空在準備一個很恐怖的東西。

但是看了眼天空中的人造恆星,她用右手握住了自己蠢蠢欲動的左手。

「還沒到那種地步…再等等……」

就像是一個成年人遇上了惡犬一樣,她當然不是打不過那惡犬,只是作為人,她需要考慮一下得失。

而這一考慮,就是三分鐘。

一分鐘就能佔領上風,但是之後三分鐘卻沒能再進一步,換誰都發現了不對。

「那隻猴子的皮就有那麼硬?凱爾都削了他三分鐘,除了留下了一些看起來嚇人實際沒什麼重要的傷口外,就再沒別的什麼了。

相反,凱爾因為分身之術,現在狀態已經大不如前了。」

鶴熙看着臉色越來越差的凱爾,自言自語道。

「小姑娘…這就沒力氣了?不過…嘿嘿嘿,俺老孫也活不了多久了,再有個百來呼吸的時間就要消失了,所以……見識一下吧小姑娘,這就是屬於那個時代的力量——法天象地!!」

孫悟空雙手在胸前合十,然後不斷變化着法訣,在這過程中,一陣大風吹來——他的身體迎風而長。

兩個呼吸的時間,就變成了一個五十米高的巨人。

「膨脹自身體型,還是單純的暗能量虛影?」

可如果真的是虛影的話,又未免太真實了一些,而且就連孫悟空先前受的那些傷都一併變大了,這是一個不必要的點。

「怎麼,你不是能學俺老孫的神通嗎?怎麼不連這個一起學了。」

「我那叫科學,不是什麼神通,倒是你——渾身上下充滿了疑點,你覺不可能是莫尤培養出來的獸體戰士,你到底是從哪裏蹦出來的?」

「石頭裏。」孫悟空朝着凱爾本體咧嘴笑道。

「你消遣我?!」

凱爾當然不相信孫悟空是從石頭裏蹦出來的。

當即她就收回了所有的分身,重新釋放了金焰,準備一對一的跟孫悟空斗一場。

對方見了她的模樣,也收回了三頭六臂,獨以巨身面對凱爾。

四周空氣寧靜,連微風也不曾吹起。

渾身冒着金色火焰的凱爾被孫悟空巨大的身影所遮蔽,宛如黑夜中的燈火一般。

孫悟空比她更硬,力量也比她要強上不少,所以凱爾是絕不能跟他正面對拼。

而因為孫悟空身形的原因,他的攻擊範圍又比先前大上了數十倍。

倘若是一個什麼都不懂的傢伙在這裏,定然會讓凱爾以速度取勝,畢竟體型大了,速度必然就下降了……嗎?

完全不是。

體型巨大的人可不會像童話故事裏描述的那些巨人一樣,又慢又笨。

只要看看老虎與貓就能夠理解了。

在這樣一個速度、力量、防禦都對拼不過的情況下,凱爾不準備貿然的進攻。

沒有一個戰士會是完美的。

涼冰有涼冰的不足,若寧有若寧的短板,她凱爾也有不擅長的地方。

孫悟空也是同理。

「我要撐住,要仔細觀察,一定要找到他的弱點,然後抓住時機——一招致勝。」

但,敵人的弱點哪裏有這麼好找。

高不見頂的千斤棒宛如一座倒下的樓,面對這樣的攻擊,凱爾光是躲避就已經耗費了全部的心神。

「太快了,那猴子不是受傷了嗎?怎麼變大之後就跟沒事了一樣。

雖然凱爾一直都在躲避,但是一旦被那棒子打中,後果不堪設想。」

一想到這裏,涼冰就來氣。

砰!

她重重的拍了一下桌子,雙手撐著身子,一張大臉湊近了投屏,向著對面的凱莎道:「姐姐,你一直胸有成竹的樣子,一定是知道凱爾有什麼必勝的招數,如果真的是那樣,就不要再浪費時間了,叫她用出來啊!

再這樣下去,她遲早會被那個叫孫悟空的死猴子打中的!」

但是凱莎卻對涼冰搖了搖頭。

「姐姐?」

涼冰不解的看着她。

後者繼續道:「我已經示意過她了,但是……她不願意。」

「為什麼?她都這種情況了,還有什麼不願意的?」

涼冰將目光投向凱爾,想要從對方的臉上找出什麼。

——凱爾…你到底在小心什麼? 一行人來到飲品店,由於老胡是公眾人物的原因,幾人跟店老闆要了一個獨立的包廂,這樣也免得老胡不小心被他的那些粉絲認出來。

要知道老胡可是一線明星裡面拔尖的那一小撮人,粉絲數量還是很多的,而且絲毫不缺少那些狂熱女粉。

畢竟不得不承認,老胡這容貌顏值,還是挺有魅力的,何凡都覺得老胡的魅力跟他相比都相差無幾了。

隨手點了一些飲品,幾人就圍坐了下來。

「你們是不是認識?」

這個問題剛才老胡就想問了,畢竟他看何凡跟秦婉琪雙方,好像之前就見過面了。

何凡點點頭,不過並沒有說話。

而秦婉琪主動的說道:「算上這次,我們見了四次面了。」

「四次?」老胡有些懵,感情秦婉琪跟何凡見這麼多次面了,那不就不他還熟悉何凡了。

要知道他也是今天才認識何凡的,滿打滿算也才見過兩次面而已,才他們雙方見面的一半次數而已。

老胡感覺他好像是不是多餘了,虧他還想介紹何凡給秦婉琪她們認識來著,感情他們才是熟人,他自己只是個過客而已。

而秦婉琪看見老胡那複雜的神色,知道他想歪了,急忙解釋道:「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

那是哪樣?

老胡心裡有些好奇,不過卻沒有開口問出來,因為秦婉琪已經在開口解釋了。

「我們雖然見過幾次面,但我連他的名字都不知道呢,只是打過照面而已。」秦婉琪省略的說道,並沒有把她跟何凡怎麼認識的細節說出來,畢竟那細節有點丟人,說出來她還要不要面子了。

尤其是在老胡面前,秦婉琪可是把老胡看做男神的,要是讓他知道自己一天之內摔在地上好幾次,那就糗大了。

老胡看著秦婉琪那害羞的神色,總覺得裡面是不是還有什麼事情。

不過秦婉琪不說,他也不好追究,只能偷偷在心裡自己腦補了。

一男一女,因為酒後……咳咳,想歪了,老胡趕緊甩開腦海中那亂七八糟的想法。

不過既然秦婉琪她們也認識何凡,也省得老胡牽橋搭線了。

不過老胡還是把何凡的身份介紹了一遍,畢竟剛才秦婉琪也說了,她們雖然打過照面,但是連何凡的名字都不知道。

「這位是泰宏影視的董事長何凡何先生,同時也是一名演員。」老胡笑著跟秦婉琪幾人介紹道。

「泰宏影視董事長?演員?」秦婉琪幾人都有些詫異。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