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我要去!」小晴兒吃著包子,都堵不住她的嘴,非得嚷著要去。

石牧頓時笑了,對她寵溺萬分地道了:「好,帶你去!到時,哥幹活,讓你韻兒嫂子抱著你!」

韻兒嫂子?

齊韻正好過來,來陪石牧,一下聽到了這個稱呼,頓時臉紅了,心裡卻是激動不已。

石牧也突然看到了齊韻了,他也一下不由覺得臉紅,但是一笑,就是置之了,然後對齊韻道了:「今天沒事吧?沒事的話,就幫我帶下晴兒。」

「沒事,我帶著晴兒!」齊韻其實有事的。因為要給她的那些同窗還有書院老師寫請帖,請他們來齊家參加給她的慶功宴。

但是,比起石牧的這件事,她立即覺得那些事情,都不重要了。

請帖可以讓爹去代寫代送,只要給他一個名單就行了,反正也沒有多少人,一會兒就可以把名單寫好,交給爹代勞。

照顧好石晴兒吃過早飯,石牧跟娘和大嫂打了招呼,就帶著齊韻,齊藤,石鳶兒,妹妹石晴兒,還有二哥石林出門了。

走出齊家,石林才是問道石牧道了:「牧弟,咱們去哪兒挖寶。」

石牧道了:「二哥知不知道老人們傳下來的話。那就是咱們石城,以前有運河經過的。後來,河道改道,運河就不從咱們這裡過了。」

「牧弟不說,我都忘記了,這都多少年的傳說了。牧弟一說,我還記起了,聽說很多年前,開河取土修城牆,挖出過腐朽的沉船還有大量的銅錢。這麼一說,像是運河古道里會有寶貝。只是,別也跟他們一樣,挖的是腐朽到一模就碎的字錢就好了。」

「林哥,別人挖寶是靠運氣,我牧哥哥挖寶,可不靠運氣。你忘記你上次和牧哥哥一起挖的銀冬瓜了?」齊韻替石牧解釋道。

說起這個,石林頓時撓頭道了:「我怎麼會忘記呢。我一直也沒有機會問牧弟,怎麼就知道,那下面就有銀冬瓜呢!」

石牧笑著強調了一下道了:「二哥說錯了一些地方。我只是能夠找到那些地方有寶。但是,下面具體是什麼寶貝。我可不清楚。得挖出來才是能夠知道這寶貝具體是什麼。但是,不管是什麼,只要是寶貝,能夠賣錢,對咱們今天來說就行了。」

「那倒是。那到時,就全靠牧弟了。運河古道的位置,現在,老人們都說不清了。那就全靠牧弟來找了。反正,到時牧弟說挖哪裡,我就埋頭挖就是了。」石林這回敞快。

石牧笑了道:「出去,一點點找吧。我也不知道運河古道的確切位置。反正就當是咱們一起出來郊遊了。現在外面的景色,不錯的。正是碧樹垂下綠絲絛的時候。所以,先不雇馬車了。咱們走著看景兒。」

「好!」石牧這樣說,得到齊韻這些女孩子們的熱烈擁護。

既然是出來郊遊,自然是用腳,一步一步走有情調。坐在馬車上,風馳電掣,走馬觀花,哪裡有意思。

來到城外,小晴兒可開心了。綠的樹,紅的藍的野花,羽毛鮮艷的野鳥兒,一飛而過,讓小晴兒忙的不可開交。

齊韻這些女孩子們,也跟著石晴兒一下年輕十多歲,也成了小孩子一樣,帶著她,一會兒采野花,一會兒追逐飛鳥的,好不快活。

石牧呢,一邊看著她們開心,覺得養眼的笑,一邊每走兩里地,就是打出一道尋寶靈咒,探查這附近有沒有寶貝。

走了八九里地了,一點兒反應也沒有。

石林都開始著急了。

石牧卻是一臉平靜,心裡淡然萬分。

實在是,石牧對他自己的尋寶靈咒,有著萬分的信心。

他相信,今天一定會有收穫的。

石牧就不相信了,運河古道里,就沒有人以前古人走船時,隨便掉下來的一個飯碗。那東西,現在挖出來都是古董吧。

老值錢的吧?

就在石牧這樣憧憬的時候,突然,尋寶符咒有了反應!一下標記了一個沙土柳林里的地方。

「二哥!」

「牧弟!」不用石牧提醒,石林也跟著驚喜不已了。早就盼著,有地方可以開挖了,現在總算是力氣有用武之地了。

找到地方了嘛!

石林立即第一個跑過去,石牧也在隨後叫了女孩子,抱著石晴兒過來。

石晴兒早就跑累了,畢竟小孩子,雖然到了郊外玩的開心,也走不了遠路。

來到尋寶靈咒標示的地方,石林已經開始在開挖了,這是一片沙土地,容易開挖多了。

石牧也在照看好了石晴兒之後,讓她就跟著幾個姐姐在附近柳林里玩,然後石牧加人進來,跟石林一起挖土。

才剛開始挖,石牧就是在心裡期待,不知道今天能夠挖出什麼來啊! 京師。

大將軍府。

老將軍上朝回來,進家,只放下了軍甲的頭盔,還一身戎裝呢,就先進書房。

書房裡,還有一些案牘工作要做。

進來書房,剛走到書桌邊,石苦老將軍就是看到了桌子上擺著的一件顏色特別紅艷的請帖。

這請帖的顏色,跟那些軍情奏報的奏摺的顏色,太不相同了。一眼就是看得出來的特別。

「阿誠,阿誠!」

「老爺!」管家石誠,也是鬍子花白的老頭兒,悄無聲息又匆忙的過來,垂手等候吩咐。

「什麼時候送來的請帖?」石苦一邊拿起請帖,一邊翻看問道。

「老爺,您上朝的時候,老家八百里加急快馬送過來的。老爺,這只是一份請帖。」管家是石誠答道。還特別提醒石苦,這只是一份請帖而已,不用太過在意。還是案牘上,那些軍情奏報更加重要。

「備快馬,回老家!」石苦剛翻看了一眼請帖,馬上就是一臉嚴肅的跨立道了,廉頗雖老,但是,依舊是戰神的氣派!

「老爺!這麼急?」管家石誠微微驚慌地道了。很少見老爺這麼緊急過。一般情況下,老爺都是泰山崩於前,面不改色的。

「快!」石苦就一個字,收了請帖,軍甲也不脫了,直接拿上頭盔,提著馬鞭,風風火火就是向大將軍府門外快步走出。

「快,備馬,備快馬!」管家見老爺這麼心急,也著急了,馬上讓將軍府里的兵士,趕緊去馬廄牽快馬。

老爺要返鄉了!

不知道為什麼卻要返家返的這麼急!

只帶五六匹快騎,石苦老將軍,連假都沒有跟朝廷請,一路就是出了京師,一路向北,往老家石城奔去。

嚯,嚯!

石牧和石林還在柳樹林里掘土。

一鍬一鍬的土,從挖出的深坑裡翻出來。

「哥,我渴。」小晴兒跑累了,過來看石牧幹活,順便問他討水喝。

「晴兒渴了啊!韻兒嫂子不是給你拿水喝了嗎?」石牧停下手下乾的活兒,跳上來,先抱著石晴兒,然後接過齊韻和齊藤,還有鳶兒一起送過來的水,喂石晴兒喝水。

「我還餓。」

石晴兒剛喝了水,就又馬上叫餓。

真是個纏人的小不點兒。

「晴兒小姐,咱們有點心。」石鳶兒早就捧著點心,等著大小姐吃了。

帶著小孩子出來嘛,石牧早就讓她們有所準備了。所以,水和點心,都備著呢。

「是啊,有點心。」石牧笑著,再喂她點心。

「好吃嗎?」照顧妹妹吃點心,石牧開心的問道,一點兒也不嫌妹妹麻煩。

「好吃!甜!」石晴兒有吃有喝了,開心了。

她開心,石牧也就更加開心了。

「牧哥哥,你也喝口水吧。」齊韻也心疼石牧做掘土的工作,辛苦,也給他送水來喝了。

石牧馬上聽話,順從未婚妻的心意,大口的喝了一碗水,又是拿過石鳶兒捧著的碗里的幾個小點心,吃了一口,然後也招呼石林道了:「二哥,上來歇歇,先喝口水吧。」

「牧弟,我不渴。你歇著吧。我來挖。我啊,一想到一會兒就能夠挖出寶來,我就渾身都是幹勁兒……」

話剛說到這裡,突然,原本平靜的柳樹林里出現了古怪的動靜。

嗖,嗖!

沙,沙!

去年落的乾枯的落葉,原本平鋪在地面上,現在突然鼓脹了起來,而且一下遊走如龍蛇,四處亂竄,還從底下噴出古怪的氣息來,塵土頓時飛揚。

「怕,哥,怕!」小晴兒立即害怕的緊緊縮著腦袋,藏在石牧的懷裡。

石牧也害怕,不知道出現什麼情況,但是,這個時候,石牧非常勇敢的一下抱緊齊韻,齊藤,石鳶兒那些女人,讓她們跟石晴兒一起靠在他的身邊。他來保護她們!

沙,沙!

大地下像是有一條龍蛇游過,在地面上留下了一道道起伏的溝壑,然後,鬧騰了一會,現在遊走了。

「二哥!」

似乎是安全了,石牧馬上把妹妹石晴兒交給齊韻,然後他過去看二哥石林。

二哥石林,被沙土給埋了!

呼的一下,石林從被埋的沙土裡伸出一隻手,求救!

石牧立即抓住他的手,也馬上把他拉了出來。

「噗!噗!」石林一出來,鼻子嘴裡都是土,就是忙著往外吐。

石牧也趕緊幫他拍土。

弄了好一會兒,石林才是覺得又能呼吸了。

「牧弟,剛剛什麼情況。要不是你拉我,我就活埋在裡面了。謝謝你救我!剛剛可嚇死我了!」石林劫後餘生地道。

石牧也一下埋怨石林道:「二哥,你這說的什麼話。難道看到你被活埋,我會見死不救啊。」

「嘿嘿,對不起,牧弟,是我說錯話。不過,剛剛那是怎麼回事!我就知道我眼前一黑,然後一下我就被活埋了!」石林驚奇地道。心裡也真的感激石牧了。因為剛剛的情況,石牧要是不救他,他真的就被活埋而死了。現在石牧救了他,就真的讓他相信,石牧對他這個二哥是真的當做二哥了。

「二哥,看!」石牧這個時候,也伸手帶著石林看現在柳林里的情況。

看樹林里,那些如龍蛇遊走而過,留下的深淺不已的溝壑。

「牧弟,這是怎麼一回事?」石林看到那些駭人又古怪的林中情景,也吃驚了。

現在,他也知道他被活埋是怎麼回事了。

這兩件事,一定是相關的。

「牧哥哥和林哥哥,應該是挖到靈脈了。」齊韻抱著石晴兒過來,對石牧道了。她終究是天賦之女,實力最高,見識也最廣。比石林還廣。

石牧也跟著道了:「我也這樣覺得。看來,二哥,剛剛你在下面是挖到靈脈了。剛剛的動靜,是靈脈被驚擾,然後改道的動靜。」

「啊。如果是真的,那可就是太好了!這說明,下面可能會有靈石礦脈!」石林激動地道。

石牧卻是有些哭笑:「二哥,其實,我想要的是古董。」

石林卻是仍舊激動地道:「要是有靈石礦脈,也更好啊!挖,趕緊挖!」

見剛剛在這裡挖土,是挖到了靈脈了,這可以確定這下面幾乎一定會挖出來什麼東西了,石林就是激動了,幹勁特足的又是跳下去剛剛差點把他活埋的深坑裡,繼續挖土。

特別勤快的把剛剛把他活埋的土,清理出去,然後真的在下面挖到一個特別堅硬的東西。

挖到的時候,鏗鏘一聲,都是在鐵質的鐵鍬上碰撞出火星來。

「牧弟,挖到了!看,這是什麼東西!」石林從深坑裡,刨出來這麼一個又黑又大的東西。

「我看像是靈石。可是,我沒聽說過有這麼大的靈石!不知道這能夠是什麼。不會是玉石吧?翡翠礦?」石林展開了聯想道。

「翡翠礦?」石牧笑了:「二哥,你比我都能夠想。咱們這兒,應該不是出土翡翠礦的地方。」

「嘿嘿,我就隨口一說。」石林被說的都憨厚了,然後內心激動不已的摸著這塊石頭,心裡急切渴望的知道,這是一塊什麼石頭。

石牧看到石林的手摸過這塊石頭的地方,好像看到了一點兒綠光,然後石牧立即就是拿起身邊的水罐,把裡面的水都是澆在了這塊石頭上。

清水澆過的地方,立即一下洗去外面鬆脆的石皮,露出裡面的原石來。

原石一現世,石林看向這塊石頭的眼睛,立即都冒出來綠光來了! 眼冒綠光之後,石林驚喜的一屁股坐在地上,痴痴地道:「我收回之前的話。之前,我還說,不可能有這麼大快石頭的靈石,現在我知道我錯了。錯的有多離譜了。這麼大一塊的靈氣石啊!什麼屬性的?」

「哥,這個,我的!」石晴兒也喜歡這塊石頭,當然,她還小,不是因為這塊石頭是靈氣石,才是喜歡的。

她見到這個石頭有著綠玉一樣的顏色,所以才是喜歡的。

「好,給小晴兒了!」石牧笑著,馬上就是把小晴兒抱過來,讓她自己伸出小手兒可以摸摸這塊如此罕見巨大的靈石。

「牧哥哥今天又是不虛此行啊!上次挖到的是銀冬瓜,今天又挖到的這麼大一塊靈石,真是牧哥哥只要一出手,就是不會落空。」齊韻也替石牧激動的,開心的,也伸出手去,跟石晴兒一起摸摸這比大冬瓜還要巨大的靈石。

齊藤和石鳶兒也是激動的互相看著彼此,彼此都是看得到眼睛里的喜意。

開心啊!

她們的牧少爺,又是挖出一塊寶貝來!

石牧也笑了,然後還是有些不滿足的道了:「其實,靈石,大了反倒不好。太大了,太值錢了,就不好賣了。」

「不賣,不賣,我的!」小晴兒伸手抱著這麼一大塊靈石,護的緊著呢,不讓石牧賣。

她這麼喜歡這塊石頭的樣子,真是把大家都給逗壞了。

「不賣,不賣。小晴兒放心。」石牧笑了,摸了摸妹妹的腦袋,然後道了:「二哥,那就把土回填上。咱們繼續挖點別的吧。我今天出來,就是沖著古董來的。我就不信,我今天挖不到了。」

「好嘞!」已經挖出這麼一塊寶貝了,對石林來說,就算是接下來的一天,他們什麼都挖不到,他也會覺得今天跟著石牧出來一趟,已經值了。

把土會填好,石牧繼續打出一道尋寶靈咒。

這玩意兒,現在對石牧來說,不貴了。

可能是石牧最近特別招人恨,那仇恨值,現在多的都可以揮霍了。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