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你怎麼可以戴著有色眼睛看人呢?」秦壽無奈的說著。

這樣的孩子頂多是旅途上逗樂的罷了,所以秦壽也沒有很大的心思管他。

見秦壽沒有在說著話,男孩竟然有些失望的樣子。

「既然你那麼想要知道本少爺的名字,那我就大發慈悲的告訴你。」男孩說著。

「哎呀,小少爺開竅了?」秦壽開玩笑的說著。

「你這個人類真的很沒有禮貌。」男孩斥責道。 第050章:情敵

「哈哈,這才是我啊。」秦壽自豪的說著。

「姐姐,您是不是被利用了呢?」男孩轉身問浮風。

「怎麼會,是我自己自願的啊。」浮風天真的說著。

男孩瞬間不知道說著些什麼了。

「哎,不要轉移話題啊。」秦壽說著。

「咳咳,聽好了,小心說著出來嚇到你們。」男孩站了起來說著。

「本少爺叫做幺錐」男孩特意的大了一個分貝說著。

「噗,哈哈哈。」秦壽忍不住笑了出來。

「有什麼好笑的啊!你果然很沒有禮貌。」幺錐說著。

「對不起,但是真的這名字實在是……」秦壽么有在解釋下去,而是繼續笑著。

「那你叫什麼啊?讓我聽聽你的名字有多麼的偉大。」幺錐說著。

「額。」秦壽瞬間沒有再笑了。

「哈哈,看來你的名字也很逗比的吧?」幺錐說著。

「你這小小的孩子,哪裡學來的不好的話啊。」秦壽沒有正面回答。

「壽壽的名字很霸氣的。」浮風這時插嘴道。

「哦?那姐姐告訴我好不好?」幺錐露出一種求知慾望的眼神看著浮風。

「快叫秦壽哥哥。」沒有等到浮風說著,秦壽就自己自報家門了。

「咦~怎麼有人叫自己是禽獸呢?」幺錐嫌棄的說著。

秦壽沒有在理這隻小刺蝟,不過幺錐跟浮風倒是聊得很多。

原來幺錐是跟自己的家族走散了,而它也的確是刺蝟族的一個高貴的少爺。

很快第二天的太陽升了起來,而天氣也回復了正常的感覺。

「少爺,要不要我們送你一程啊?」秦壽說著。

「哼,本少爺有手有腳的幹嘛需要你們。」幺錐傲嬌的說著。

「可是你並不知道擬定族人走到哪裡了啊。自己走多麼無聊啊。」秦壽勸道。

其實秦壽也是想有個不一樣的夥伴。可以聊一聊天,解解悶。這麼一說著幺錐也的確有些動心了。

「本少爺就大發慈悲的陪你們走一段吧。」幺錐說著。

「那少爺您可要追的上我們啊。」秦壽壞笑說著。

隨後秦壽跟著浮風就快速飛起來了。

「喂,你們,怎麼也不通知一聲啊。」幺錐喊道。

刺蝟族並不會飛,跟人馬族一樣,他們只擅長跑步。

「喂,你們慢一點。」幺錐在秦壽他們後面喊道。

「刺蝟少爺,我們看到你的族人了哦。」秦壽笑著說著。

秦壽停了下來。幺錐則是氣喘吁吁的。

「少爺啊,你的基本功還有待練習啊。」秦壽調侃著說著。

「不用你告訴我。」幺錐賭氣的說著。

「咱們就在此別過吧。」秦壽說著。

「早就想了。」幺錐回道。

秦壽發現這小傢伙長得可愛,倒是嘴上有些不饒人啊。

「再見嘍。」秦壽揮著手。

「不要再見面了。」幺錐說著。

見到秦壽他們走遠了,幺錐才往他的族人那個方向跑去。

「壽壽,那個刺蝟挺可愛的啊。」浮風說著。

「風風喜歡上他了?」秦壽急忙奇怪的問。

秦壽現在就有些不知道該如何跟浮風相處了。

「當然不是啦。但是可以當寵物。」浮風望著天說著。

秦壽突然背後一涼的感覺。

很快秦壽他們就來到了市裡。秦壽的眼前一亮,跟縣裡相比,市裡更加繁榮。

「風風,咱們先去找市長吧。」秦壽說著。

只是浮風並沒有回應,秦壽這才發現浮風不知什麼時候就不見了。

「風風!」秦壽喊著。

很久秦壽都沒有找到浮風。不過秦壽並沒有再繼續找下去。因為他感覺浮風一個白狐可以很好的保護好自己。秦壽孤身一人的去找市長。

「請問,哪裡可以找到市長呢?」秦壽問著路人。

「不知道。」路人並沒有回答就離開了。

連續幾個人都是如此。秦壽覺得可能是因為自己是個人類吧,雖然他是半人半妖,但是妖的一面沒有顯現出來的時候,他在別人眼裡就是個人。

「俗話說著的好靠誰都不如靠自己。」秦壽決定靠自己了。

不過秦壽經過自己的不懈努力還是找到了市長的辦公室。只是市長相比於其他長,他的辦公室更大氣更華麗。

「這待遇還真不是一個級別啊。」秦壽感嘆道。

「站住!」門外的門衛攔住了秦壽。

「我來找市長談一些事情。」秦壽開門見山的說著。

「等著。」門衛說著。

秦壽想到這門衛也有些高冷啊,他有些怕這位市長難相處。在縣裡縣長的房間整體也就個別墅的樣子。而市長的卻讓秦壽想到了電視上的白宮。

「你可以進去了。不過不要亂跑哦。」門衛回來說著。

秦壽邁著輕快的腳步走了進去。只是讓他收起好奇心還真有點困難。以至於秦壽最後被狼狗追。

「我去,這裡怎麼會有狗呢?」秦壽心裡想到。

後來一個口哨聲,所有狼狗停了下來。

「呼。累死我了。」秦壽喘著氣自言了一句。

「你是誰?」一個男人的聲音傳入秦壽的耳朵。

秦壽看到所有的狗都趴在男人的身邊。

「額,我還想問你是誰呢。」秦壽說著。

秦壽看到這個男人並不是妖族,而是人族的。

「我想你沒有資格跟我談條件。」男人摸著自己的狗說著。

「好吧,你贏了。」秦壽心虛的說著。

「咳咳,我是來找市長的。」秦壽說著。

「原來如此啊,那你還沒有找到?」男人奇怪的問。

「是啊,沒想到市長家裡這麼大,還有點繞。」秦壽說著。

「那我帶你過去吧。」男人笑著說著。

「沒想到你還這麼熱心腸啊。原來是個好人啊。」秦壽感覺自己還是比較幸運的。

「我只是覺得你是白來一趟。」男人打擊道。

「哎?你知道我是來幹嘛的?」秦壽奇怪的問。

「略有耳聞。」男人牽著狗說著。

「哈哈,沒想到本少爺的事迹都已經傳到市裡了啊。」秦壽得意的笑道。

「想不知道也不行啊。那可是神獸啊。」男人說著。

「你不會也在打鳳凰的注意吧?」秦壽抓緊自己的口袋說著。

男人笑而不語。

「已經到了。」男人指著面前的房間說著。 第051章:助理

「那就先謝謝你嘍。」秦壽說著完就開始敲門。只是裡面像沒有人的樣子,並沒有回應。

「難道我來的不是時候?」秦壽心裡想著。

「其實市長已經知道你要來了,而且也很早的就給了我一張字條。」男人說著。

男人拿出字條給了秦壽,然後就離開了。

秦壽打開字條看完裡面的內容以後就走了出來。而浮風正好在門口等著他。

「風風,你上哪裡去了?」秦壽奇怪的問。

「嘿嘿,看到一個熟人,就去打了一聲招呼。」浮風俏皮的說著。

「咦?原來風風還是有朋友的啊。哪天讓我來瞅瞅。」秦壽說著。

「哈哈,好呀。」浮風笑道。

「那咱們現在要幹什麼去?」浮風奇怪的問。

「市長並沒有留下我的意思。」秦壽失望的說著。

「啊?怎麼能這樣。我要去找他。」浮風拉著秦壽又走進了市長辦公室。

「花藥你怎麼回事呀?」浮風質問著剛才的男人。

秦壽有些蒙圈。

「風風啊,他是?」秦壽奇怪的問。

「他就是市長啊。而且我的朋友也是他。」浮風說著。

這回秦壽感覺自己被耍了,更主要的是他對於浮風的了解完全不夠的樣子。

「風風,沒想到你居然會看上一個人類啊。」男人說著。

「我想,那不是你能決定的吧。」浮風第一次很大人語氣的說著。

秦壽看的出來,男人跟浮風應該很早就認識,只是男人是喜歡浮風。

「那個……市長,不知道我哪裡讓您不滿意了呢?」秦壽奇怪的問。

男人看看秦壽,又看了看浮風,沒有回答秦壽的奇怪的問。不過秦壽還是猜到了。

「花藥,你不能這樣。」浮風說著。

男人沒有多說著什麼,直接向秦壽衝來。秦壽知道這就是所謂的「能動手盡量不吵吵」啊。不過浮風先一步擋下來了。

「風風,你應該知道,你是打不過我的。」男人說著。

「但是我是不會讓你動他的。」浮風堅定的說著。

這句話讓秦壽頓時心裡暖暖的。

男人聽到了也收起手來。

「好啊,我就看看你到底有什麼能耐。」男人說著。

「風風咱們來打賭,如果他能讓我滿意,我就不再為難你。」男人提出要求。

「沒問題。」浮風爽快的答應了。

「喂。你們打賭能不能不帶上我啊。再說著了,小傻瓜你也不問一下他要讓我做什麼啊。」秦壽埋怨道浮風。

「哼,放心,那種小人的行為,我一個市長是不會做的。」男人給出承若。

「不知市長身邊有什麼職位需要人的嗎?」秦壽奇怪的問。

「沒錯,今天專門給你新建立的。助理。」男人說著。

市長跟浮風的堵住就是要看秦壽能不能勝任這個職位。既然是助理,那秦壽的住處自然而然的就被安排在市長旁邊。

「風風啊,你跟市長是什麼時候認識的啊?」秦壽好奇的開始奇怪的問。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