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

眾人嘆息不止,為之遺憾。

再次一擊落下,真箇地獄都裂開了一道口子,無數的魂魄沖了出來,脫離了冥帝的控制。

「與其讓人殺死在家中,不如出去一戰。」黑暗之中,傳出來金色人影的聲音。

冥帝臉色一變,道:「不如,你與我同出去一戰?」

「你覺得呢?」那聲音笑了笑,隨即沉默了下來。

轟隆隆!

受到大長老的干擾,冥帝已經無法再次進行吞噬了,只能一聲哀嘆。

「也罷,只能如此了。」

淺淺遇,深深纏 他的眼中是落寞和恐懼,也是無可奈何,卻看不到半點愧疚之色,最後鼓起勇氣,一聲大喝。

「項玄,我和你拼了!」

一道黑色的光影,衝出了地獄當中! 漆黑的大鼎即將落下,卻在半空中猛地一轉,沖著黑影扣了上去,想要將他承在當中。

「啊!」

冥帝嚇得大叫了起來,奮起最後一點神威風,揮刀劈開了頭頂的大鼎,閃身往外死沖了去,想要去太空之中吸取一些星球能量,支撐自己的逃跑。

惡魔軍官,寵寵我 「所謂冥帝,便是如此的膽小如鼠嗎?」黑暗之中,那道藏身裂縫的人在冷笑。

冥帝不在乎一切,他現在想要的,只是活下去!

他存在了太久,久的他都忘記了自己活了多久,他在地獄之中,自號冥帝,來源於怨氣和死亡之中,他自視為天地法則的終結者,是不死的人。

可眼前,死亡真的來到了,他慌了,也怕了,他要抗爭。

抗爭不過,只能逃跑,亡命的奔逃。

「走不掉的。」

一聲嘆息,那口漆黑的大鼎不知道何時攔在了他的前方,轟然落下,直接砸在了他頭頂之上。

「啊!」

頭盔炸裂,冥帝身影從空中翻轉而下,慘叫不止。

身後,大長老一步趕上,拳頭轟然砸出,砸在了他后心位置。

轟!

一聲劇烈的響,他身體之外的那些鎧甲紛紛炸碎,整個人再次衝起,往空中飛去。

轟!

霸王鼎再次落了下來。

「不!」

冥帝又羞又慌,沒想到自己竟然成了一個皮球,讓人來來去去的打著,這讓他如何受得了?

他舉起了手中的刀,大鼎落下,震得他手臂發麻,血刀落入了地獄當中。

一隻手將之抓住,隨後滿意的嗯了一聲。

「正好我的刀讓人毀了,這一把正好作為替手,我現在便抹去上面的神志吧。」

他說了一聲,運動神功,直接將當中的器靈抹殺掉了。

冥帝有感,口中再度吐血,心中閃過一絲悲涼。

到了末路,竟沒有一人幫助他,在一起相處了幾十萬年的同伴,毫不猶豫的在他未曾死去的時候,就繼承了他的兵器。

這似乎,讓死亡的陰影在他的內心籠罩的更加大了,也越發驚慌。

而頭頂的霸王鼎,再一次的無情落下!

轟然聲中,他帶著血往後落去,身體之內被震出幾根骨駭,那是昔日組成他的本體,如今,卻在分離了。

象徵著,他的死亡,即將來到。

從死亡中來,又於死亡之中而去,是他最好的歸宿,他卻將此推遲了無數年,如今的悲慘,正是付出。

「啊!」

又是無情的拳頭,將昔日高高在上的至尊,打的拋飛而起,血灑半空,如此下場,讓人不勝唏噓。

而那道冰冷雙目的身影,在蒼生眼中卻顯得更加高大和無敵了,在黑暗勢力的眼中,卻成了恐怖的代名詞。

他們的心中,滿是絕望。

或許他們應該想盡一切辦法封閉空間了,將強者再度封印,弱者躲藏繁衍,等待下一次的出現。

此人的存在,必然會讓黑暗落幕,做出如他父親一般了不起的偉業來。

空中的骸骨一根根飛出,仙光耗盡之後,便是黑暗腐朽的骨頭,散發著一股逼人的惡臭滋味,讓人嫌棄不已。

「結束吧!」

一聲長嘆,為強者送葬,大鼎轟然落下,壓在了最後一顆頭顱之上。

失去神採的雙目,瞬間寂滅了下去。

象徵著一代冥帝,就此消亡!

「死了。」

眾人長舒了一口氣,看著空中的那道身影,心頭狂震。

隨後再度跪下。

黑暗,再一次的在這個男人英武的身姿之下,臣服!

「萬歲!」

大陸之上,爆發出了衝天歡呼之聲。

大長老收回了自己的大鼎,臉上卻看不到絲毫勝利的喜悅情緒,眼中甚至帶著一些哀愁。

「我的時間,真的不多了啊。」

他猛地一抬頭,看著空中,那道裂縫之中。

「我感受到了你的氣息。」

他說道。

裂縫之中藏身的人,猛地一驚,差點跌了出來。

「他要如何,像逼迫冥帝一樣讓我獻身嗎?」

「這是不可能的!」

「我生命力圓滿,足以支撐他死去,項玄,你休想!」

他冷冷的想著,已經有了主意,沒有半點聲息,就藏在當中,龜縮了起來。

大長老舉起了黑色的大鼎,衝天而上,奔著這地方就來了。

「他要再次征戰!」

人們已經看得呆了,真的要戰到最後一口氣嗎?

大長老的身體在空中一頓,一縷七彩鮮血順著嘴角滑落,觸目驚心。

「時間……真的不多了嗎。」

他微微皺眉,眸子里沒有悲哀和恐懼,只有戰意和執念。

他來到了裂縫之前,大喝道:「出來,與我一戰!」

說罷,大鼎往上撞去。

轟的一聲,裂縫之外出現了濃雲,將之擋住了。

「要當縮頭烏龜嗎?」大長老冷笑,收回了大鼎,懸在了自己頭頂,盤腿在此處坐了下來,堵在了黑暗至尊的家門口。

強悍的行為,再次出現,讓人驚嘆。

裡面的黑暗至尊雖然憤怒,但也沒有動作,強忍著這口氣。

「咳咳咳!」

大長老吐血不止,手中已經滿是鮮血,在霸王鼎上擦了一把,鼎身上頓時出現了七彩的光華,非常奪目。

「到了這種地步,依舊能夠威懾至尊,真是天神一般的人物。」有人驚嘆。

「項玄前輩為大陸吃苦一生,到死征戰,如此大恩,我等以何還之。」人們痛哭起來。

天空中雷聲轟鳴,太陽已經換成了月亮,但盤坐的人影依舊堅定,不曾有絲毫退縮之意,抬頭看著那漆黑的裂縫。

「你出去與他一戰吧。」有人說道。

「說的如此輕鬆,不如你出去與他試試?」那人冷笑了起來。

項玄從最開始到現在,已經親手殺了五位至尊!

雖然有前後之差,但是在數量之上,已經超過了其父親,在這等聲威之下,還有誰敢和他一戰?

「他已經要油盡燈枯了,定然不是你的對手,若是將之擊殺,吞噬他的道果,將會是天大的好處。」有人笑道。

那人只是搖頭,道:「這好處我不要了,送你了,若是你想要的話,儘管拿去吧。」

「他堵在門口,難道還有至尊要出嗎。」

「哎。」

蒼生悲嘆,心中有愁雲。

盤坐的人影,突然身子一抖,頭頂開始有光芒衝出了! 在大長老的頭頂上,像是點亮了一盞燈,不斷的燃燒著他的生命,無數的生命精氣從中釋放了出來。

而與此同時,他也迅速的陷入了衰老狀態之中,衰老的速度有些驚人。

「開始了嗎。」

「項玄前輩!」

「嗚嗚嗚!」

「您走吧!找個好些的地方,享受最後的安寧。」

人們心中不忍,這個偉大的人,從百萬年前到現在,就沒有安生過,難道到死也要這般悲催嗎?

盤坐的身影,堅挺無比,似乎不為自己力量的失去和驚慌,睜開的眸子,神光依舊。

滿頭的青絲,迅速的化成了華髮。

「他已成了這樣,你也不敢出去嗎。」

「他已成了這樣,你也可以出去。」

藏著的人心態堅決,一副打死也不出去的架勢,絲毫不為所動。

他甚至收斂了自己的氣勢,擔心自身氣息的泄漏會導致縫隙的擴大,給了對手可乘之機。

一旦讓項玄抓住了空間裂縫撕裂而入,那等待自己的下場或許就不是很美了。

他決定這一波苟到底,好好的躲著,細心的藏著,消耗著對手的生命力。

大長老的臉上,已經悄然爬出了周圍,頭頂燈光慢慢暗淡了下來。

隨後,他做出了驚人之舉。

只見他伸出了手,在頭上猛地一拔,從上面拔下來了一個燈火,將它丟在了霸王鼎中。

這一刻,他那筆直的背也變得佝僂了起來,整個人氣息卻是穩固住了。

他站了起來,盯著那裂縫,道:「身為至尊,難道連一戰的勇氣都沒有么?『

那邊沉默了好一陣,隨後傳出來一道聲音:「沒有。」

眾人聞言愕然。

堂堂至尊,竟然直接承認了,不如他。

「那好。」

大長老點了點頭,轉身離去,不再堅守。

「既然你不出來,那自然會有人來收拾你的。」

他走了一步,突然半跪而下,吐出一口血來,讓人們心中猛地一抽。

黑暗中的人蠢蠢欲動,但還是忍住了。

「項玄前輩!」人們痛哭了起來,心中悲痛。

「還不敢動手么?」

大長老微微嘆息了一聲,他已感應到了,在他離開之後,這位至尊一定會出世的,到時候,恐怕還是有不少的人要死去。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