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這是一定的。」神秘人也是殺機濃烈。

唯有古清池淡然自若,並沒有發表任何意見。

與他一樣的,還有站在不遠處,眺望遠方的君無邪。

一群對唐龍,對人族敵對的人,悄然間形成了一股不需要言語的默契聯盟,他們要斬殺唐龍於此。

同樣,還有更多的人聽到唐龍到來,心情各異。


其中就有能夠與這幾人抗衡的唐冥,唐虎,兩人相約去喝酒了。

更有心情複雜的諸如夜離塵,石弄潮。

再有則是想看熱鬧,不怕事兒大的,譬如說薛白衣,至少古清池看來,薛白衣不是在勸人,根本就是在故意刺激他們。

自然也有暗中動了殺機,表面平靜的。

傭兵客棧內的一間寬敞的房間內,同樣坐著幾個人。

其中一人長相普通,身材也普通,唯獨臉上有一個比較特殊的地方,他的兩條眉毛是長的連接起來了,是一字眉。

此人便是三眼雷皇族近些年橫空出世的任天罪。

外界關於任天罪的傳聞不少,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任天罪應該是三眼雷皇族秘密隱藏起來的諸多年輕頂級天才之一,只是三眼雷皇族在外界的頂級天才幾乎被唐龍,被其他種族的人一窩端了,就剩下個言動在撐門面,所以才會將他放出來。

能夠與言動一起撐起三眼雷皇族年輕一代的門面,可想而知,此人的厲害。

與唐虎,唐冥不同,任天罪並沒有多少輝煌的戰績,主要是沒有多少次出手,簡單的幾次出手,也是很輕鬆的將一些強大的高手轟殺,屬於薛白衣那種,實力可能很強,卻無人知道多強的。

任天罪笑呵呵的看向坐在對面的龍驚世。

「驚世兄,自從唐龍再現消息傳開之後,你好像就有點神不守舍的,不會是真的懼怕唐龍了吧,說來,也不對呀,你若真的懼怕他,他沒失蹤前,就與他對著幹了呀。」任天罪道。

「怕他?」龍驚世失笑道,「從一開始,我就不覺得他有什麼資格讓我怕他,我龍驚世再怎麼說也是龍侯,會怕一個人侯?都是族侯,誰怕誰啊。」

任天罪道:「那你是?」

龍驚世笑道:「我在想,如何能夠在唐龍到來之前,提前搞定羽千幽,把她變成我的女人,你說唐龍見到,會不會直接氣死。」

任天罪等人彼此看了一眼,都向龍驚世豎起大拇指,「你夠狠!」

「我做事從來都是謀定而後動,不做無把握的事情,既然與唐龍早就撕破臉了,那就想盡一切辦法幹掉他,這樣我龍族才能跟他們人族徹底決裂,省的陪著人族走向死亡。」龍驚世獰笑道。

「龍兄可有搞定羽千幽。」任天罪兩眼放光,「那可是當世第一美人兒啊。」

龍驚世哼道:「別提了,羽千幽被星羽霓裳族給禁錮了起來,藏在哪裡,我花費了半年時間,才找到,居然是在星羽霓裳族王城最隱秘的暮色湖下,那裡是星羽霓裳族重地,而且有王者守護,根本沒法下手呀。」

任天罪等幾個男人彼此看了一眼,都暗出一口氣,他們也對羽千幽有想法的。

「星羽霓裳族已經是決定與人族決裂,羽千幽註定要被星羽霓裳族逼迫著擇婿了,呵呵,說起來,羽千幽也是挺悲哀的,堂堂族侯,竟然是這般境遇。」任天罪唏噓道。

「我覺得,星羽霓裳族的做法沒錯,他們至少考慮的是不讓羽千幽守寡吧,不讓星羽霓裳族陪著人族去滅亡。」坐在兩人旁邊的一名男子淡淡的道,「從這一點來說,我很佩服星羽霓裳族的族王,夠果敢,不虧女中豪傑。」

任天罪看了看他,笑道:「柳半陽,你們千絕冰晶族似乎對待人族方面還比較認可的。」

柳半陽,千絕冰晶族在世帝皇子孫,與任天罪一樣,都屬於被秘密隱藏起來的高手,如今放出來撐門面的。

「哼!我族五大帝皇,兩個對人族比較認可,兩個保持中立,為我家帝皇老祖是對人族非常反感的,這次我家帝皇老祖在得知唐龍要來之後,已經特別叮囑我,務必將唐龍斬殺在這裡,只要唐龍死的,基本就可以改變我族的決定了。」柳半陽冷冷的道,「我是非常厭惡人族的!」

任天罪笑道:「我族態度堅定,與人族,天帝族,就是利益結合,利益衝突時候便為敵人,終極情況,還是為敵,所以殺唐龍是必然的,我比較好奇的是,要殺唐龍的人太多了,而且每一個都是頂級天才,到底誰將是斬殺唐龍的兇手呢,真希望是我。」

龍驚世淡淡的道:「不用爭,很快就會揭曉答案的。」

或明或暗針對唐龍的人,都已經做好了準備。


他們就等待唐龍到達這星羽霓裳族王城了。

人人念想著的唐龍,則已經來到王城外的天空,站在這雲霧之中,望著偌大的王城,心裡卻是別樣的一種感覺。

他終究要面臨一個最重要的變化。

那就是不受百帝規則保護了。

百帝規則守護年輕人,甚至百歲以下都能守護。

但是,有一個比較特殊的條件,如果成為封號王者,只要有某個種族的帝皇捨得付出一些比較慘重的代價,就能夠將他從這個保護中徹底抹除,可以讓任何帝皇以下的人對他出手。

換言之,以唐龍的身份來講,幾乎註定,他不受此保護的,因為早在他帝禁紀錄,搞得天帝族九大半步帝皇被殺之後,天帝族就有帝皇有這想法了,但遠沒到捨得去做的地步,直至他們認為滅殺人族還不難的前提,萬凶絕地被唐龍破解,終於令他們忍受不住,無法等待唐龍百歲之後,更加無法想象那時候他若達到絕代王者怎麼辦,所以有帝皇捨棄了三千年壽命,外加皇血折損近半,更有十三個頂級帝皇之寶的折損,終於搞定了,一旦唐龍晉陞王者,將不受任何保護目標。

此事兒還是夏玉露告訴唐龍的。

曾經一度很轟動的,只是那時候唐龍已經失蹤了,故而沒有太過於成為焦點。

如今唐龍就要真正面對了。

他入得王城,不僅僅是面對年輕一代,還要面對老一輩的王者們。

當然,唐龍面對老一輩王者,有一個任何人都想象不到的優勢。 唐龍的優勢在於,他沒有小境界劃分。

渡劫成功,得到星劫賜予的最純粹的星空精氣,不但會令他的七彩帝心體與星空更契合,而且會直接讓他達到下一個境界的圓滿層次。

譬如說唐龍渡過王者星劫,那麼他出關之後,那力量層次就相當於封號王者圓滿境界。

這就是九天神帝付出慘痛星劫代價之後,獲得的好處,也正是如此,就沒有了所謂的小境界劃分的必要。

當然,只要唐龍願意,他可以繼續渡劫。

不過,兇悍如唐龍,也沒那個膽量。

上次差點直接被王者星劫幹掉,他是想好了,不達到封號王者力量的最極限,恨不得達到下一個涅槃境界的力量層次,他都不想去渡劫,要保命呀。

「年輕一代?算了,他們現在能抵抗我一根手指的都沒有。」

「還是考慮老輩王者們吧。」

「王者,嗯,封號王者內沒對手,關鍵是涅槃王者,以我現在的實力,能斗得過涅槃那個小境界的?真讓人期待呀。」

唐龍目光所及,整座王城都盡收眼底。

王者境界,七彩帝心體完全是質的蛻變,靈感方面更是質的飛躍。

眼力,聽力,嗅覺,觸覺,感覺都格外的變態。

再有達到王者境界的王者意志和沒達到王者境界的王者意志是完全兩碼事的。

沒達到王者境界,具備王者意志,需要費心思的去動用王者意志來調動天地之力。

真正的王者境界之後,這一切都不需要,因為王者意志已經徹底的與人契合在一起,你無論是看,或者聽,還是動手,很自然的天地之力就附加在上面了。

這才有王者一個念頭便可殺死王者以下的人,包括輪迴境界,包括擁有王者意志的人。

因為他們根本不需要再去調動天地之力,無論幹什麼,都會有天地之力因王者意志而契合的。

唐龍固然用帝心環束縛了帝皇意志,從外表看像是王者意志,可實際情況卻是他與天地之力的契合,遠遠超過王者意志不知多少倍,故而他要使用天地之力,更不是普通王者所能比的。

一眼掃去,盡收王城每個角落。

他也很輕鬆的找到了羽千幽留下的記號。

當初羽千幽逃出星羽霓裳族的時候,兩人匯合,單獨在一起很長時間,考慮到了各種各樣的問題,他們就自己創造了唯有他們能夠看得懂的聯繫方法。

唐龍順著那記號,從高空觀察搜尋。

最後目光就落在了王城東北位置的一處環境清幽的小湖泊上面。

「暮色湖?」

唐龍搜索了下記憶,便想起來了,羽千幽曾經提及過,暮色湖是星羽霓裳族的特殊重地之一,內中藏有星羽閣,是星羽霓裳族曾經最強的一代族王,達到過絕代王者境界,修鍊之地,也號稱這個種族內最佳修鍊所在。

一般來說,都是老族王長期居住的。

類似星羽霓裳族這樣的種族,族王大都是王者境界,一旦跨過去,踏入涅槃王者境界,便會退位讓賢,然後去星羽閣全力修鍊。

這些老族王,族老們,也就是星羽霓裳族最強大的力量了。

唐龍一步跨出去,就從王城外,直接踏入了暮色湖內。

山河行走術並未曾被他推演到意志武技的地步,非是他不想,而是作為他創造最早,也是最強的武技之一,這山河行走術實在是玄妙莫測,要推演到王者意志武技,難度非一般的大,目前他應用起來,有著天地之力輔助,比起普通的王者意志武技,還是要強很多的,故而也沒著急的一定馬上推演出來,才趕過來。

一步踏入暮色湖,這平靜如鏡子,映照天穹,四周林木景色的暮色湖水便震動了起來,一股可怕的絕代王者威壓便直接作用在唐龍身上。

這等威壓,就算是涅槃王者,甚至合命王者都是無力抗衡的,也只有僅次於絕代王者的混靈王者能夠抵抗一些。

但對唐龍沒用。

他再是用帝心環限制,也是帝皇意志,若是王者威壓能對他有用,實在是對帝皇意志的羞辱。

何況他的帝皇意志還特殊,是人族種族帝皇意志,非是個人的。

唐龍也沒去反抗,只是不讓這王者威壓影響到自己便可。

他再度一步跨出去。

腳下湖水流轉,便直達暮色湖底端的星羽閣外。

星羽閣外表看只是一棟普通的樓閣庭院,內里實則是有內空間的,並且有著各種設置,使得此地對修鍊輔助非常之大。

此時的星羽閣外表卻有著可怕的力量禁錮著。

唐龍略微查驗,便可斷定,應該是封號王者設下的禁制。

他是直接忽略,再度一步跨過去,要硬生生的跨過這禁制之力的。

王者禁制對他的阻擋只是略微一震,便被他穿過了。

「什麼人膽敢闖星羽閣!」

憤怒的聲音響起。

一名老態龍鐘的老嫗出現在唐龍面前,一雙昏黃的眼睛射出森冷的寒芒,看到唐龍之後,她頓時就愣住了,隨後難以置信的道:「你是人侯唐龍?」

「呵呵,你覺得稱呼我人侯,還合適么。」唐龍輕笑道。

「人王?!」

老嫗倒抽一口涼氣,壓抑著那份驚悚,低吼出聲,「你成就封號王者了,怎麼可能,你不是失蹤五年么,五年之內被困在萬凶絕地,生死不知,就算沒死,也不可能修鍊提升多少吧,怎可能達到封號王者境界,不,不可能,可,可你明明闖過了我的王者禁制,非是王者,就算擁有王者意志,也無法闖過來的,難道,你真的是封號王者了。」

看著老嫗近乎混亂的思維,唐龍沒覺得多奇怪。

的確,他失蹤五年多,被太多人認定就算不死,也短時間內無法追趕上年輕一代頂級天才了,誰曾想到,事實是恰恰相反的,是那些所謂的頂級天才們已然連他的背影都看不到了,他把人家落下的太多太多。

「我是來見千幽的。」唐龍淡淡的道。

老嫗這才從震驚中醒來,條件反射的喝道:「不行,羽千幽是我星羽霓裳族的人,她的男人必須是我族決定的,你們人族終究將要滅亡的,我們是絕不會隨同你們滅亡的。」

唐龍雙手抱肩,「我真的想不明白,我只是離開了五年多,你們星羽霓裳族憑什麼就認定我們人族要滅亡。」

「我也不知道,但是我們族王,老族王,族老們都已經認定,人族絕難成事,所以我族必須要與你們人族劃分清楚,羽千幽身為我族族侯,她唯有與你分開,另擇男人,才能夠表明我族的態度。」老嫗冷冷的道,「以她的身份,地位,外加容貌,再有晉陞王者意志了,那份武道潛力,絕對是奇貨可居呀,就算是天帝族都心動的,哼哼,我們怎會將她交給你。」

「奇貨……可居?」唐龍的眼中泛起了濃烈的殺機,「你將你們的族侯當做貨物。」

「反正都一樣。」老嫗冷哼道。

唐龍搖搖頭,失望的道:「星羽霓裳族,星羽霓裳族,這個曾經以純潔著稱的種族,居然污穢到這般地步,居然將族侯,將自己種族的未來當做了貨物,還覺得理所當然,我真為千幽感到悲哀,她為了星羽霓裳族付出了多少,居然被自己的種族出賣了。」

老嫗被說的殺機隱現,「唐龍,為了證明我族與人族決裂,我們都要讓羽千幽另擇男人了,嘿嘿,這的確是對我族的羞辱,可如果我殺了你,或者抓住你呢,嘿嘿,那不是更能證明了,而且你相對於羽千幽來說,更是奇貨可居呀。」


本來對星羽霓裳族態度很失望,動了殺機的唐龍,聽到老嫗這般說,差點沒笑噴了,居然有封號王者膽敢說殺他。

「你殺我?就憑你?」唐龍指著自己的鼻子。

「我知道,你唐龍很厲害,真氣無敵,可那又怎樣,真氣只是成為王者之力的根本,雖然你的真氣成就的王者之力強大的邪乎,但不要忘了,王者境界,一個小境界的差距,放在化靈,輪迴境界,幾乎等同於六七個小境界差距那麼大,你也不過是王者初級境界,我堂堂王者小成境界,殺你還不是手到擒來。」老嫗獰笑道。

唐龍道:「你怎麼就知道我是王者初級境界的。」

老嫗冷笑道:「不要妄圖拖延時間了,雖然你用寶物割裂了我的禁制,輕鬆進來了,但是那無法提升你多少戰力的,王者不是你現在能了解的,至於說你的境界,笑話,五年,你能從化靈境界晉陞成為王者已經是史無前例的神話了,還想在王者境界有所突破,你把我當成傻子么。」

「事實情況是,你在我眼裡,連傻子都不如的。」唐龍說著話,伸手抓了過去。

老嫗大怒,「你竟然還敢主動攻擊,找死!」

她揮拳惡狠狠的向唐龍打來。

砰!

這一拳的恐怖拳勁落在唐龍手掌之上,連點波紋都沒形成,自然附加的天地之力都悄然散去。

「啊!」

老嫗這一拳是全力出擊的,就是想狠狠教訓唐龍,哪知道半點作用都沒有,她驚悚的腦海中一下子閃過唐龍說的境界,嚇得她轉身想跑,還未啟動,就感到脖子一緊,被唐龍給抓住,提了起來。

唐龍淡漠的道:「說,星羽霓裳族為何要背叛人族!」 四大美女種族中,九命魅影族最是特殊,她們太現實了,現實到冷血,沒有感情的地步,只要稍有風吹草動,就會做出最能對種族有利的決定,所以是公認的牆頭草。

相對而言,星羽霓裳族則恰恰相反,最是忠誠的種族,一旦締結盟約,幾乎從不背叛,所以四大美女種族中,最受人尊重的就是星羽霓裳族,也是如此,她們種族的發展來說,是比其他種族略強一些的,雖然九命魅影族冒出來個族王溫婉晴,可去掉溫婉晴,星羽霓裳族不說秒掉九命魅影族,擊潰他們,可是一點都不難的。

偏偏,九命魅影族這次堅定不移的選擇人族,而星羽霓裳族卻背叛了。

說起來都好笑。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