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皇榜問道日,定要見識諸位風采。」銀古天暢快笑道,對著這邊舉杯,璀璨的銀色眼眸彷彿有銀光在流動般,銀古天,皇榜第七。

只見此時,似有一股紫氣飄蕩而來,裴東來走向這邊,紫氣隨他身體而動。

「此次皇榜問道,我必請纓,屆時,人皇宮一睹諸位風采。」裴東來目光掃過眾人,眼眸在林楓身上停留了片刻,皇榜問道,正是人皇宮所主持的,他們是最權威的編撰者,皇榜排位,也由人皇宮刻出,可以說,人皇宮是一股非常超然的勢力。

林楓看著這一個個非凡人物,心中暗道此次皇榜問道,怕是風雲變幻,將會極為不平靜,恐怕他要將實力好好往上提升下才行,現在的實力,雖已經算是風雲一時,然而真正面對聖城中州最強的一匹武皇境強者,皇榜上的人物,怕是依舊會感到非常吃力,尤其是前面一些人,都是掌控了悟道強者,嬴成、姬殤之輩,實力更是強盛。

閑來無事,林楓和林無傷也幾乎是被孤立的存在,便告辭一聲,帶著無傷一起離開。

「哥,銀族那邊,會不會將銀月許配給裴東青?」林楓和林無傷在半空中踏步而行,無傷對著林楓問道。

林楓沉默了下,隨即開口道:「無傷,銀族傾向裴東青的可能更大,畢竟身為古聖族,他們所看的一切都首先是自身的利益,而不會顧及銀月的選擇。」

「那我……」林無傷神色一僵,然而卻見林楓笑道:「慌什麼,若是銀月真心愿意跟你,大不了你帶著銀月私奔便是,到我的世界,誰能找到,即便不去我的世界,你也可以前往九霄其它地方,不過現在最要緊的還是實力,無傷,如今你也已經成人,很多事情應該看明白了,沒有實力,在這世界寸步難行。」

「我明白。」無傷微微點頭,雙拳緊握,若是他有哥哥林楓的實力,親自為自己提親的話,恐怕銀族便會偏向自己了,林楓雖然承諾了他的一切都是弟弟無傷的,但是兩人畢竟不是一人,林楓的天賦是屬於林楓,林無傷潛力有多大,銀族不清楚。

此時,林楓的身後,有風聲怒嘯,滾滾而動,只聽一道聲音隨風滾滾而來。

「林楓兄還請留步。」

林楓神色微動,腳步停下,和林無傷一道轉身,隨即便看到遠處有許多道身影滾滾而來,赫然乃是姬家以及宇文家的強者。

風聲呼嘯,一行人瞬息即至,佔據八方方位,將林楓和林無傷二人圍在中間,一股強橫的氣息滾滾瀰漫而出,如同可怕的風暴般卷向林楓以及林無傷二人,只是頃刻之間,林無傷只感覺呼吸急促,頭上豆大的汗珠不斷的滴落。

「諸位這是何意?」林楓目光一掃諸人,都是姬家以及宇文家的傑出青年人物,修為俱都是上位皇境界,非常強橫。

「林楓兄戰力強橫,人盡皆知,與姬殤之戰不弱下風,我等比之姬殤相差甚遠,此番既相遇,正好想要見識一番林楓兄的實力如何。」澎湃的聲音隨著一股氣浪呼嘯而來,頃刻間被圍困在中間的林楓只感覺有一股排山倒海的力量輾壓過來,一團團恐怖的氣浪如同刀子般鋒利。

光芒閃爍,林楓腳下出現天衍棋盤,只見林楓腳步一踏,頓時光芒耀目,天衍棋盤之中陣光璀璨,頃刻間將他們的身體淹沒掉,然而很快只見林楓身體踏出,腳步衝天而起,那雙平靜的目光陡然間變得寒冷無邊,一股死亡之意陡然間降臨在這片虛空之中。

「來吧!」林楓平靜的開口說道,那股狂猛的氣浪彷彿變得更加的可怕了起來,只見一人手掌虛空一抓,頓時滾滾的岩石之力從天而將,神通瞬成,轟殺林楓,然而卻見林楓手掌揮動,轟隆一聲爆響,巨大的岩石爆裂粉碎。

好幾道身影同時踏步而來,林楓陡然間看到了一雙瞳孔,妖異無邊的瞳孔彷彿要將他的眼眸都吞進去,讓他無法自拔。

「邪眸!」那雙邪惡之瞳彷彿自動旋轉了起來,頓時林楓有種淪陷之感,同時另外兩人朝著林楓轟殺過去,一道從天而降的岩石巨斧,能夠斬斷山河,天地都彷彿被劈開了般,山河都能劈碎,還有一道道輾壓而來的咆哮青龍,張開獠牙,要將林楓吞沒掉。

林楓身上長袍飄動,那種冷靜讓人感覺到可怕,他那雙瞳孔之中,遽然間爆發出最強的死亡之力,穿透了邪眸,頃刻間那邪眸混亂動蕩了起來,只見面對林楓的強者眼睛滲血,面若死灰,彷彿要死亡般。

「殺。」然而他依舊一聲爆喝,邪眸如舊,等著那劈開天穹的一斧以及恐怖的青龍吞向林楓。

金色的虛空光紋在林楓的腳下自行衍化,交織成圖案,光芒耀目,隨即只見林楓腳步一踏,金色的光芒閃耀,他的身體陡然間消失在了原地,巨斧以及青龍咆哮而來,卻撲在了空處,然而那邪眸主人卻是慘叫一聲,死氣充斥他的腦海,隨即一道道死亡劍意直接從他的腦袋當中衝出,他的身體緩緩的朝下墜落而去。 「死了!」其他人神色一僵,這林楓的死亡之道真的那麼強橫,頃刻間殺死了一位宇文家厲害的上位皇境界強者。

「你敢誅殺宇文家之人?」一道爆喝之聲如驚雷炸響,林楓目光轉過,諷刺的看著其中一人,冰冷說道:「你們都來獵殺我了,竟然還說出如此可笑之言,今日誰都不用走了。」

說罷,天地虛空金色的光芒瘋狂的舞動了起來,整片虛空開始交織成金黃色的聖紋之光,使得那些人俱都神色一顫,林楓在動用虛空法則的力量,直接在空間中刻虛空陣道。

「嗤、嗤……」狂猛的颶風呼嘯在虛空當中,林楓的身體朝著又一道身影席捲而去。

「虛無之劍。」眼眸中射出死亡黑芒,無盡的虛無之劍湧現那人神魂,這種死亡的氣息讓人想要崩潰,那人身體爆退,隨即雙手凝印,頃刻間神魂化作一尊巨大的青龍之影,盤於腦海之中,使得他整個人都充斥著一股強盛妖氣。

林楓腳步踐踏在虛空當中的金黃色紋路之上,身體豁然間消失不見,一拳崩出,攜帶恐怖天魔死亡劫劍,拳芒所過之處,出現可怕的死亡罡風,好似有一股虛無縹緲的崩滅之力傳出,前方的一切都要崩滅破碎掉。

「這是?」林楓面前的那人只感覺身上有一股沉重的壓力,面色慘白,神魂動蕩,心中也劇烈的顫抖著,崩滅之意,林楓也領悟了崩滅之道?

「吼!」一聲嘶吼狂嘯,彷彿有一縷縷可怕的龍威席捲而出,朝著林楓撲面輾壓過去,然而卻見一縷縷死亡的劫劍直接在拳芒之前穿透了出去,死亡的力量瘋狂的剝奪著他的生命,讓他根本無暇顧忌多層次的攻擊。

拳芒一往無前,不僅透著崩滅的力量,還給人一種絕頂恐怖的壓迫之感,彷彿是一方世界傾塌輾壓而來,萬法都凝在其中,轟隆一聲爆裂之聲傳出,他的腦袋徹底炸裂,盤於腦海中的青龍神魂都破碎掉,被瞬間殺死掉。

然而便在此時,一縷縷恐怖波紋直刺林楓腦海,讓他感覺神魂動蕩不休,整個人彷彿都出現幻象。

陡然間,在林楓的腦海之中,似有一尊尊幻象境出現,一尊尊古王者劈殺他的神魂,斬碎他的腦袋,讓他感覺有一股死亡之絕望。

「死。」林楓神念之力瘋狂的暴漲,彷彿有一尊宮闕出現,那尊宮闕守護神魂,萬古不動,同時無盡的死亡之力彷彿化作恐怖的利刃,斬碎一切攻擊幻想,那些王者的身影全部破滅粉碎,如同鏡花水月般。

然而這片刻的停頓已經使得一股窒息的壓力降臨到林楓的身上,只見一條青龍之臂直接朝著他的腦門抓裂而來,使得他的腦袋都有種炸裂之感。

陡然間,林楓眉心之處光芒大放,嘩啦啦的滾滾聲響傳出,只見無盡的黑水從他的眉心之處撲了出去,使得對方神色大駭,死亡黑水,林楓能夠化道黑河他是親眼見到過的,能直接將人生吞,他的身體爆退,然而黑水依舊澆在他的身上,死氣沖入他的身體當中,不過卻並未讓他死亡,使得他神色凝了下,知道上當。

但也就在這時候,一縷黑暗的死亡天幕降臨,遮蔽了虛空,直接朝著他的身體籠罩過去,將他整個人都淹沒掉了,便也徹底沒了蹤影。

林楓的目光看向不遠處的一道身影,那人眼眸詭異,深邃的瞳孔彷彿能夠穿透人的腦海,剛才那可怕的攻擊便是從他身上攻擊出來的,是一種非常強橫的意志與神魂的攻擊。

就在此刻,萬丈的華光從天穹之上嘩啦啦的流下,只見其中一位強者一金色的黃金水叉,蘊含恐怖的帝威於其中。

姬江則是祭出了一道青龍巨斧,彷彿是一頭真正的青龍般,發出咆哮之音,最後一人則是取出一柄恐怖魔琴,天地間都透著一股蕭殺之意境,很顯然,這三人才是真正的主力,皆都手持帝兵,要將他絞殺於此。

林楓看著三人,目光閃爍不定,隨即腳步一踏,陡然間來到了天衍棋盤的迷幻霧氣之中,這一幕使得三位強者瞳孔一凝,隨即只見天衍棋盤消失不見,林楓再度出現之時乘古帆狂猛呼嘯離去。

「想離開。」姬江神色中湧現強橫殺意,幾人同時踏步,朝著林楓追擊過去,頓時一行人在天際間瘋狂的飛舞,快若閃電。

林楓坐下古帆速度極快,很快便穿梭了不知道多遙遠的距離,當他來到一座山脈之時,竟直接朝著那山脈中間穿透而去,轟隆隆的滾滾聲響傳出,山脈中間被他直接穿透劈開來,出現一巨大的古洞,身後的三人追擊進入其中,快到不可思議的地步,沖入了一座又一座的山峰,天地都彷彿要崩塌。

姬江神色極寒,此時再度沖入了一座古峰之內,然而卻在此時,他卻見一團滾滾的氣流朝著他撲了過來,快、比林楓逃走的時候還要快,這讓他的有些猶豫了起來,猛的將帝兵舉起,然而一聲呼嘯傳出,那團氣流直接將他的身體吞沒掉了。

身後的兩人也滾滾的撲了過來,然而他們很快和姬江一樣,被一團奇妙的氣體直接吞沒掉,那速度太快了,而且和他們自身也在前行,幾乎是一瞬間就碰到了一起,甚至都來不及反應。

山脈中遽然間沒有了動靜,在這短暫的一剎那,彷彿安靜的有些可怕,一團武器依舊在昏暗的古峰裡面瀰漫,沒有人知道裡面正在發生什麼。

七天之後,一座流水山澗的洞府之中,一團氣流瀰漫,林楓的武魂世界當中,魔潭之內,林楓坐在天衍棋盤之上,前方三人都閉目而坐,神魂之中有恐怖的黑暗火焰在燃燒,煅燒著他們的神魂,使得他們神魂中流露出一縷縷魔氣,面色漆黑,難看至極,此時的他們都是完好無損的,但卻不敢反抗,死亡的烙印就在他們的神魂裡面,只要林楓一個念頭,就能直接烙下,讓他們死。

「啊……」三人俱都發出一聲慘叫,神魂被魔火煅燒,而且是活生生的煅燒,那種痛苦讓他們幾乎要崩潰掉,強烈的恐懼之意不斷的蔓延。

「你到底要對我們做什麼?」姬江嘴中吐出惡毒的聲音。

「我保證你們不會死就是,但若放抗,殺。」林楓的死亡之音彷彿融入到道意於其中,顫動在他們的腦海之中,使得他們絲毫不敢懷疑林楓的話,只要反抗,恐怕便是必死無疑。

「你膽敢如此對我們,姬家、宇文家,絕對不會放過你,必將你誅殺掉。」姬江雖不敢反抗,但惡毒的聲音卻依舊從嘴中吐出,心中恨透。

「啊……」話音剛落,他便再度發出一道慘叫之聲,使得他閉上了嘴巴,不敢再言。

這種無邊的痛苦一直持續著,直到他們的神魂都被烙上了魔之印記,林楓方才停了下來,借魔潭中的魔力貫穿對方的身軀,同時對著三人打出奇特的魔印,每人都打出了八十一道奇特的古魔印法,直接轟入對方的腦袋當中。

連續九天如此,姬殤三人坐在魔潭之中,瞳孔漆黑如魔,然而卻顯得沒有什麼神采,坐在魔潭裡面不斷汲取著魔道的力量。

「我若神魂足夠強大,便可以直接以九幽魔曲貫穿他們神魂,也不必這麼麻煩了。」林楓喃喃低語,隨即站起身來,停止了對眼前三人的煉製。


煉製魔傀需要九九八十一天,如今這才完成第一個九天而已,姬江三人的實力都是非常厲害,武皇上層甚至巔峰境的修為,除了悟道之人,鮮有人能夠對付得了這幾人,林楓以為殺了可惜,這才決定將他們全部收了,煉製成魔傀。

古魔族煉製魔傀的手段複雜,而且還有以完好無缺的強者來煉製,極其的霸道,否則的話煉製出來的魔傀就會流失天賦,而只要以完整的手段煉製而出的魔傀,他們除了聽命於自己之外,以及附上了魔意,其它沒有什麼區別,實力依舊強橫,依然擁有厲害的天賦。

銀族發生之事漸漸的傳開來,不少人都知道裴東來帶著自己的侄兒裴東青前往銀族提親的消息,更有趣的是,戰王學院昔日和姬殤有過一爭的林楓,他竟然也帶著他的弟弟去了銀族,向銀族的小公主銀月提親,一時間使得許多人觀望了起來,都在等待銀族的消息,銀族,會如何選擇。


此事,即便是戰王學院,都已經傳得沸沸揚揚,如今的林楓在戰王學院已經是非常出名了,他的消息自然輕易會被流傳出來,不過眾人都不怎麼看好林楓之弟,如今裴家和銀族,已經開始往來走動了,舉止有些曖昧,這讓許多人揣測,看來這是聯姻的前兆。

另外極受關注的還有一件事,那邊是皇榜問道,皇榜中的強者,終於要在一起,一決雌雄了。 林楓回到戰王學院之中,便來到了自己的府邸瀑布前盤膝修鍊,懸挂九天的瀑布飛灑而下,水花飛濺到林楓的身上,然而卻不能打攪他分毫。

皇榜問道之日接近,他需要好好的感悟一番,以做最後的衝刺了。

這一日,林楓的府中多了一位客人,赫然乃是銀月,她從銀族偷跑了出來,來到戰王學院的天台,找到林無傷。

此時房間之中,銀月臉上帶著幾分憂色,沒有了以前的陽光感,看著林無傷道:「傻小子,要是銀族將我許配給了裴東青,你怎麼辦。」

銀月此次都是偷偷溜出來的,還好戰王學院放她進來,才能找到這裡,在銀族她多少也知道一些消息,銀族,是偏袒裴家的,林楓天賦是很厲害,但那又怎麼樣呢,裴家是一個古聖族,那是古聖族之間的聯姻。

「那我就把你搶來。」林無傷雙拳緊握,指甲彷彿都嵌入了肉里。

「可是銀族的實力不是你能夠想象的。」銀月聽到林無傷的話還是心中高興的,這傻小子是喜歡自己的,不過這種高興也就是一瞬間就被憂慮所淹沒掉,別說是林無傷,即便是他哥哥林楓在偌大的銀族和裴家面前,也根本毫無辦法的,而戰王學院畢竟是學院,不是林楓的家族,不可能會幹涉這種事情。

「那我帶你離開。」林無傷開口說道。

「要是銀族要破壞你們,就走,離開這裡。」小雅唯恐天下不亂的道。

「恩,要不你就不要回去了,呆在戰王學院中。」林無傷看著銀月,目光有幾分希翼。

銀月愣了下,沉默了片刻,隨即嫣然一笑,點了點頭道:「好,那我就暫時不回去了。」

接下來的幾日林無傷一直過得很開心,銀月一直陪伴在他身邊,這混世小魔王彷彿變得格外的老實了起來,兩人在一條瀑布河流前嬉鬧著,夢情則在林楓的身旁,看著兩人的背影,那雙絕美的眼睛中露出一抹動人的笑意,看著銀月主動牽起了無傷的手坐在小河邊,夢情心中嘆息了一聲,銀月這丫頭可是遠比無傷要細心,無傷根本不知道銀月在想什麼,也許在銀月看來,這是他們最後的相處吧。

「傻小子,要是以後你見不到我了,也要好好過自己的日子,和以前一樣。」銀月的聲音依舊清脆,飄入到夢情的耳中,使得夢情神色微顫,心間彷彿被這天真的話音觸動了般,笑看著河邊的兩個年輕的傢伙,彷彿想到了自己和林楓昔日的時光,他們吃過的苦難,可遠非這兩個小傢伙能夠比的。


「不,我們要一直在一起,怎麼會見不到。」無傷搖頭說道。

「你怎麼這麼傻,我是說假如。」銀月撇撇嘴道,目光眺望著遠方,一陣出神:「這裡的景色真好看,若能一直相伴在此多好,浮生若夢,可惜我的人生不能浮一大白。」


「滴……」林楓前方的瀑布,水花濺起,林楓遽然間伸出手來,將那一滴水夾在手中,這一滴水竟沒有流失,而是就那麼靜靜的躺在林楓的雙指之間,晶瑩剔透。

「一花一世界、一葉一菩提,一滴水,何嘗不能蘊藏一片世界,有著屬於它的規則。」林楓雙指鬆開,頓時指尖的一滴水緩緩的划落,然而林楓目光依舊盯著前方,似乎在發獃般,沉思。

浮生若夢、浮一大世,浮世、浮世,浮世印。

林楓嘴角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浮世印,浮一大世,世界之中,一切皆有、一切皆空,何必要分得那麼清楚。


林楓身體緩緩的站了起來,隨即手掌緩緩伸出,朝著前方便是一道掌力印了出去,掌力呼嘯,卻感覺不到任何的法則力量蘊含其中,卻有著恐怖的波動,瀑布被截斷,從天穹之上飛流而下的瀑布都彷彿斷流了,中間出現了真空,時間都彷彿靜止了下來。

夢情等人彷彿聽到了呼嘯之音,目光轉過,看向林楓修鍊之地,前方瀑布,頓時瞳孔收縮,凝固了在那裡。

武道強者之人,攻擊有毀天滅地之威,以林楓如今的修為,輕易可夷平一座山脈,摧毀一方瀑布,然而,即便是大帝境界之人,也無法以一道純粹的掌印攻擊,讓瀑布從中截斷,靜止了下來,這是什麼力量!

林楓看到這一幕滿意的笑了,片刻之後,那激蕩的瀑布終於衝擊而下,彷彿一切都沒有發生過般,只見夢情身形閃爍,來到了林楓的身前:「林楓,你突破了?」

「領悟了一種玄妙的神通。」林楓看著夢情,微笑說道,此時林楓內心激蕩,隱隱有一種錯覺,他似乎不一定要領悟青蓮之道的,這浮世印,彷彿帶他走入了另一個世界,另一方天地,只有他這種人才能步入的領域,也許他可以創造出獨屬於自己的道,超越青蓮之道的道。

當然,林楓的這種感覺還很模糊不清,似有似無,虛無縹緲,彷彿難以抓住。

夢情美眸中帶著燦爛的笑容,牽著林楓的手,看著前方的瀑布,低聲道:「林楓,一定要讓無傷和銀月在一起,好嗎。」

林楓神色微動,看了夢情一眼,笑著道:「當然,無傷既然和銀月相互喜歡,我怎麼能讓人拆散他們,若是銀族不允,我便讓他們消失在銀族的視野中。」

「恩。」夢情微微點頭,然而正在此時,一縷縷恐怖威壓瀰漫而來,透著強烈的冷意,使得林楓眉頭微微皺了下,如今在戰王學院還敢騷擾他的人,還真沒有。

「林楓,滾出來。」一道咆哮之音滾滾傳出,使得林楓神色微凝了下。

「定是找我的人。」銀月眼中閃過一抹落幕之意,看來終究是找來了,林楓虛空踏步,片刻便來到了府邸之外,只見虛空之中一行身影滾滾,冷意釋放,透著興師問罪之意。

「有事?」林楓目光掃過眾人,淡漠的開口道。

「林楓,你膽子好大,竟敢劫掠銀月小公主藏在這裡。」只聽冰冷聲音從裴東青嘴中吐出,裴東青看向林楓的目光充斥著怒火,銀月是他看重的人,將要註定成為她女人的,然而竟然跑到這裡來,和林無傷廝混在一起,這讓他的臉面放在何地。

「林楓,將我銀族小公主交出來吧。」一位銀族的強者目光看著林楓說道,銀月偷跑出來,對他們銀族而言也不是什麼光彩之事。

冷漠的眼眸掃向眾人,林楓身上的氣息也微微冷了下來,開口道:「銀月公主想要到何處,是她的自由,來我這裡,我自當接待,你們一句句都是我窩藏了銀月公主,讓我交人,真是放肆,滾。」

話音落下,一股恐怖的氣流掃蕩而出,虛空震蕩,使得人群瞳孔俱都猛然間微凝,這林楓好放肆。

遠處不少戰王學院的門人朝著這邊望來,都露出有趣的神色,銀族和裴家的人,竟然找到戰王學院來了。

「早就聽說林楓放肆,姬江失蹤,還有姬家以及宇文家的幾位強者死亡,恐怕也是你下的手吧。」一位裴家的強者冷冰冰的說道:「我倒要看看,你有什麼實力如此猖狂。」

說罷,這裴家的強者一步踏出,頃刻間好似有一股風暴朝著林楓壓了過去,在他的身後,一股股充斥著毀滅力量的颶風風暴使得這片天穹都動蕩了起來,他的身體,朝著林楓壓迫了過去。

「咚!」林楓腳步踏出,身上長袍滾滾飄動,透著超凡的氣質,陡然間他的手掌朝著前方拍打而出,頃刻間一方古印出現,這古印彷彿將整片天地都包裹了進去,快,無邊的快,瞬息降臨到了對方的面前。

那人瞳孔遽然間收縮,怒嘯一聲,可怕的風暴瘋狂的從他的身後撲出,然而古印吞沒了那片天地,風暴都被直接蠶食轟滅掉,隨即只見古印朝著他攻擊而至,使得他面色慘白,轟隆一聲爆響,古印落在他的身上,使得他肉身崩潰、神魂破滅,死無葬生之地。

「嘶、嘶……」人群倒吸一口涼氣,好恐怖的印法,林楓的實力比之一年多以前更加的可怕了,還有這印法,是什麼樣的古印這麼可怕,看似樸實無華,但卻有著無法想象的力量,直接將一位強大無比的武皇強者輾壓粉碎。

只見一強者朝前踏出,然而卻看到那人已經被撕碎,沒有了蹤跡,根本救援都來不及,使得他目光呆了下,隨即冰冷的盯著林楓,怒喝道:「林楓,你好生放肆。」

話音落下,一股絕頂恐怖的威壓朝著林楓壓迫了過去,這是一位大帝境界的強者。

「你才放肆!」虛無之中,陡然間彷彿出現了一道虛幻的身影,那無比巨大的虛影透著無比可怕的威壓,直接一掌朝著那人拍了出去,使得那大帝強者面色慘白,隨即整片天地動蕩了起來,一道恐怖的攻擊直接轟在了那位大帝強者的身上,使得他吐出一口鮮血,面色慘白。

「這裡是戰王學院,給我滾!」那虛影冰冷說道,使得銀族和裴家之人一個個面色極其難看,顯然,他們的行為已經觸怒了學院,學院的弟子爭鋒或許學院可以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但是非學院之人前來欺學院之人,豈不是放肆! 那大帝強者神色僵硬,望向天穹之上的虛影,道:「前輩,你也看到了,林楓猖狂,誅殺我族之人,我豈能不出手。」

「林楓在戰王學院潛修,你們無緣無故前來問罪,還出手再先,死有餘辜。」虛空中的虛影吐出一道寒冷之音,使得銀族和裴家之人明白此刻局面,他們想要在學院中動林楓是決然不可能的,昔日姬殤與林楓一戰,已經讓戰王學院注意到了林楓,不會讓林楓輕易隕落。

「此事暫不提了,我帶我族後輩回去。」只見一位銀族強者目光望向了府邸之中,滾滾喝道:「銀月,你還不出來。」

府中銀月目光一僵,朝著林無傷看了一眼,道:「傻小子,我先回去了。」

「不要和他們回去,呆在學院之中,他們不敢如何。」林無傷拉著銀月的手。

「傻小子,你太小看古聖族的能量了,你以為我們能逃得掉嗎。」銀月笑著搖頭,道:「放心,我一定不會嫁去裴家的,死也不嫁,此生不負君。」

說罷,銀月甩開了林無傷的手,朝著外面飄去,對著來人道:「是我自己要來的,和其他人無關,我跟你們回去。」

「走。」只見一人身形一顫,瞬間將銀月拉住,腳步踏出,一行人滾滾而去,銀月回過頭,看著走出來的林無傷,嫣然一笑,道:「傻小子你要好好的。」

「小月。」林無傷面色蒼白,眼中流露出一陣無助,嘴角咬著嘴唇,似乎都要滲出鮮血來。

林楓拍了拍林無傷的肩頭,無傷目光轉過,眼睛已經紅潤,對著林楓喊道:「哥。」

這一刻,無傷的聲音格外的脆弱,也許在此時,他才真正體會到無力的痛苦。

「小月不會有事的。」林楓堅定的說道,在他心中,已經完全認可了小月這丫頭了,這對無傷而言,也是一種經歷,他在多年以前,就無數次體會過這種無力,所以才會有他的今天,無傷,不能只是在溫室中成長。

「林楓,隨我前往仙山一趟。」天穹之上,那虛影對著林楓開口說道,林楓微微點頭,隨即虛空踏步,追隨虛影而去,朝著遠處的仙山方向踏步。

不多時,林楓踏入那片禁足仙山,進入翻滾的雲霧之中,前方有氣流引路,林楓踏過了一重重仙門,終於來到了一處仙境,沒有府邸、沒有宮闕,只見一位強者盤膝坐在一座矮山之上,那引路氣流直接沒入了這人的體內,隨即他的眼眸緩緩睜開,赫然正是剛才虛空中出現的身影。

「林楓見過前輩。」林楓對著眼前之人微微欠身,這老者雖看似年長,然而氣息如龍似虎,呼吸之間擁有一股可怕正氣,有吞吐天地之氣,精氣神不知道有多麼強橫恐怖,這種人物恐怕一聲爆喝能將武皇強者給震殺。

「林楓,姬殤封王之日你的表現我已通過他人記憶看到了,中位皇之境界,掌生死之道,力戰群雄,天賦絕然,若說這一代戰王學院武皇境有人能超越姬殤,非你莫屬了。」

老者含笑說道,看向林楓的目光頗有讚譽之意。

「前輩謬讚了,姬殤雖學院封王,然而我遲早會踏過。」林楓平靜說道,使得老者目光中陡然間綻放一道銳利之光,大笑道:「好,少年當如此,我為戰王學院八大老祖之一,弒天老祖,你可願意拜入我門下。」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