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哈,爽啊!真爽!」李瀟笑道:「誰讓你消失了,我只能對你的雕像發脾氣咯。」

轟!

然而,這話才剛說完,雕像突然震動了起來。

隨即,整座雕像崩碎……

「我……」李瀟瞬間懵逼,只是一巴掌而已,這雕像怎麼就能毀了呢!

要知道,剛才那一巴掌,他一點靈力都沒動用,僅僅是普通的一巴掌而已啊。

嗡!

正當李瀟懵逼時,化作粉末的雕像中,一道霞光突然升起。

隨即,一本似用白玉鑄成的古書,突然顯化,在李瀟的身前沉浮。

古書上,刻著幾個龍飛鳳舞的大字,十分潦草。

李瀟盯著那幾個大字,看了很久,直到十幾息后,才算是認出這幾個大字的真面目。

「老東西!你寫幾個字都寫的這麼潦草!是存心的嗎!?」李瀟怒喝道,但隨即雙手探出,將玉書捧在了手中,臉上又掛滿了笑容。

只因,這幾個十分潦草,如龍飛鳳舞的大字,正是八門遁甲四字! 她就想直接上門找人,友好的說明來意,那個什麼笙要是不同意,那她再打到他同意為止。

多簡單。

系統:【宿主,我有必要提醒你,離笙很厲害的。】你一個築基小弱雞,人家根本就不用出手,威壓就能把你碾成渣。

路瑾嘚瑟了:「我家棍子會保護我的,對吧棍子?」

棍子在路瑾手中瘋狂的震動。

好餓。

這裡有好多好吃的,要把它們打趴下,吃了它們。

打架打架,好餓好餓。

系統被路瑾氣得掉線。

沒有系統這個外掛指引,路瑾轉悠了一天,別說找到真元令了,她連長什麼樣都還不知道。

系統:呵呵,你這一天就是從一里地之外轉悠到了這裡,還是因為這裡有個乾燥的洞穴好讓你睡覺!

在別的少年們還在或努力尋找,或陷入危機,或風餐露宿的時候,路瑾已經蓋著自己的小被子,陷入了香甜的夢鄉。

無人注意到,被隨意扔在洞口的銀色棍子,這會正散發著溫和形同月光一樣的光色,但是所到之處,魔獸皆化作齏粉消散在空氣中。

那和月關同色的銀色光暈在散出一定距離后,就迅速回收。

做完這些都這些都不過是眨眼間的事,並沒有驚動任何人。

第二天人們只發現路瑾這個地方魔獸很少,只以為是她怕死,特意挑了個這麼個地方,誰也沒有多餘的懷疑。

路瑾默默的背起鍋。

MMP,自己家的棍子,跪著也要把鍋背起來。

第二天,路瑾特別認真的開始找真元令。

少女背著一根長棍,嘴裡叼著根不知名的草,還弔兒郎當的哼著小曲。

真元大殿內,丹老都快哭了。

這個熊孩子剛才是不是沒認真聽考核管事說的話?

那可是風尾蛇的領地!

辟穀後期的風尾蛇!

你自己一個不能修鍊的廢材,還能不能有點自知之明了!

洪光尊者對他投去冷笑。

那眼神在丹老眼裡,就是赤~裸~裸的準備搶他的九品丹藥啊!

心好痛,要死了!

路瑾是真的忘了這裡是風尾蛇的領地了,這一路走來,那些稍微開點靈智的,都懼怕棍子,是有多遠就跑多遠。

以至於,直到風尾蛇攻擊過來時,她才想起來有這麼一回事。

路瑾:「……」

別的獸都怕棍子,為什麼它不怕?

還敢主動挑事,這不科學!

路瑾心裡想什麼風尾蛇是不知道。

在它眼裡,這個人類竟敢侵犯它的領地,這就是挑釁。

尤其是這個人類弱的它一尾巴掃過去,就能把她碾成肉泥。

這更讓它惱怒。

路瑾被追的撒丫子狂奔,後面的風尾蛇如推土機一樣,所到之處都被它的尾巴掃的如狂風過境,碾壓一片。

風尾蛇屬於風系魔獸,它的口中更是時不時的對路瑾吐出幾記風刃。

路瑾利用森林裡的樹木躲過,五六人合抱的參天大樹,在觸到風刃后,瞬間爆炸開來,四分五裂。

路瑾感受到身後風尾蛇的氣息越來越近,不由得面色凝重。 前一世李瀟就想要八門遁甲,結果不曾得到。

這一世,這個心愿,終於是了了。

「妙啊,把八門遁甲藏在自己的雕像內,你的徒子徒孫,誰敢壞你的雕像。」李瀟笑道:「我看你是存心不想把八門遁甲傳承下去。」

現在,李瀟可以肯定,八玄宗就是八門玄尊留下的道統。

其將八門遁甲藏在雕像內,那麼他的徒子徒孫,誰敢破壞八門玄尊的雕像?

哪怕後世,那些徒子徒孫不認識他了,但在八玄禁地內的雕像,誰敢輕易觸碰,更別提敢毀壞雕像。

或許,正如李瀟所說,八門玄尊,壓根就不想把八門遁甲傳承下去。

也虧得李瀟是屬於那種無法無天的性格,若不然今日這一趟估計要白來了。

「嘿,打了你一巴掌,還送我八門遁甲,你可真夠客氣的。」李瀟眯著眼,突然感覺這一巴掌打的很值!

不過,李瀟並沒有急著修鍊,而是將茶几上的書畫收起后,先離開了這裡。

當他從八玄禁地內出來時,歐陽秋和花久留急忙走了過去,眼中帶著擔憂,也帶著一絲期待之意。

「你沒事吧?」

「可曾得到傳承?」

兩人問道,看得出他們很在意李瀟,也在意八玄禁地內的傳承。

「你們說的傳承,是這兩樣東西嗎?」李瀟拿出畫卷和古書,道:「裡面就這兩樣東西,沒其他的了。」

說罷,李瀟臉色有些難看,道:「誰告訴你們裡面很危險的?」

要知道,沒進入八玄禁地前,歐陽秋,花久留都提醒李瀟,裡面可是相當的危險。

但進去后,李瀟才發現,裡面哪有什麼危險!

虧他還提醒吊膽的,不曾想,啥事都沒發生。

「這……這是歷代宗主口口相傳下來的,我們也沒進去過啊。」花久留尷尬。

「莫說是我們了,從八玄宗建立以來,也就只有開山鼻祖才進去過。」歐陽秋也是訕訕一笑。

李瀟翻了一下白眼,隨即將畫卷和古書放在了花久留的身前,道:「吶,給你們。」

這一下子,花久留和歐陽秋愣了。

他們盯著畫卷和古書,一副想要又不敢要的樣子。

「怎麼?不想要?」李瀟問道,有些疑惑了。

「老祖宗留下的規矩,八玄禁地內的傳承,只有進去的人才有資格修鍊,哪怕我是宗主,也不能要這兩樣東西。」花久留嘆息道。

「多久以前的事情了,破規矩,還管他做什麼。」李瀟沒好氣的說道:「規矩是死的,人是活的,有了這兩樣東西,八玄宗就能再次崛起了。」

說到這裡,李瀟又忍不住問了一句:「八玄宗的開山鼻祖,當初也是從裡面拿到了這兩樣東西?」

「這個倒是有記載,開山鼻祖確實拿到了這兩樣東西。」花久留點頭道。

「沒其他的了?」李瀟問道。

「沒了,就只有這兩樣。」花久留確定道。

李瀟聞言,心裡不由鬆了一口氣。

他還在擔心八玄宗的開山鼻祖曾經得到過八門遁甲呢。

當然,李瀟不是嫉妒,而是知道八門遁甲非同一般,一旦泄露出去,莫說八玄宗,恐怕連雲水郡國都會血流成河。

畢竟八門遁甲,曾經名動天下,多少強者覷視。

如今,若是被那些老怪物,頂級宗派得知八門遁甲出世,恐怕要不了多久,八玄宗甚至乃雲水郡國,就會成為一個是非之地。

到時候,八玄宗恐怕就要沒了。

李瀟也是替八玄宗著想,才會隱瞞八門遁甲之事。

「有些事,你們還是不知道的好。」李瀟暗道。

如今,八門遁甲之事,只要李瀟不說,就沒人知道,八玄宗也算是暫時安全。

「這古書我就收下了,至於這畫卷,我用不上。」花久留拿走了古書,卻沒有拿走畫卷。

「歷代相傳,古書內的武技,適合所有人修鍊,但畫卷內的功法,卻只適合女子修鍊,我要了也沒用。」花久留解釋道。

「這畫卷內的功法非同一般,可惜了。」李瀟略感可惜。

他看過畫卷內的功法,乃《一念花開》,這等功法也可被稱為絕世,奈何只適合女子修鍊。

「吶,這個送給你了。」

就在此刻,李瀟瞅了一眼妖妖,隨即將一念花開送了過去。

妖妖眨巴了一下美眸,柔聲道:「初次見面,你就送我這麼貴重的東西,你這是要追求我嗎?」

「小姑娘家的,思想怎麼這麼複雜。」李瀟無語,拍了一下妖妖的小腦袋,笑道:「我是不想浪費罷了。」

「看來,你是看不上我呢。」妖妖看似一副失落的樣子,著實讓人心憐。

李瀟哪能看不出,這妖妖根本就是在和他開玩笑,甚至是在調戲他。

不由,李瀟翻了一下白眼,嘀咕了一聲:「今後遲早是一大禍水級別的驕女,不知道多少英雄會折服在你的石榴裙下。」

「嘻嘻,人家本來就很美呀。」妖妖笑盈盈的說道,沒有一絲難為情之意。

對此,李瀟倒覺得沒什麼不對,畢竟妖妖確實有這個資本。

最終,花久留拿走了古書,妖妖得到了一念花開,至於李瀟則是空著手回到了修鍊室內。

離開前,花久留想要讓李瀟一起修鍊古書內的武技,但被李瀟拒絕了。

理由很簡單:看不上!

那一刻,花久留是凌亂的,歐陽秋是無語的,妖妖是充滿好奇的。

「開、休、生、傷、杜、景、驚、死,八門全開,可將人體寶藏全部開啟,潛力無窮,戰力無雙。」

「八門遁甲,終於被我得到了!」

修鍊室內,李瀟笑容滿面,打開玉書,開始參悟。

直到一天後,李瀟收起了玉書,已將八門遁甲的修鍊法門銘記在心。

「先開一門試試。」

這一刻,李瀟一掌落下,符文閃爍,龍脈之力從大地之下爆發,如洪水一般,將其籠罩。

隨即,體內靈力翻滾,凝聚,化作了一把把利劍,從氣海內逆沖而上,直逼眉心之處。

八門,第一門——開門,便是在此處! 她不是不能用棍子直接虐爆它,只是現在試煉有真元派的人在看。

那這個都是過了上百年的老妖怪,她若用棍子,他們肯定能看出棍子的不凡。

不是她喜歡把人心往惡處想,實在是她現在的情況讓她不敢賭。

這幾個老妖怪她到不怕,就怕到時候動靜弄大了,讓主系統那個王八蛋發現就涼涼了。

風尾蛇追了半個森林也沒追到人,這會兒已經開始暴躁了,兩個銅鈴大的猩紅眼珠子,露出人性化的狠毒,巨大的尾巴一路過去,寸草不生。

丹老的心揪起來又落下又揪起來……起起落落,提心弔膽,看路瑾的眼神都恨不得給她插雙翅膀,讓她飛上天。

還好還好,在他快按耐不住自己要親自動手的時候,前方出現了個「救星」。

路瑾這會兒的心情就跟丹老一樣,看到出現在眼前的萬年老二,呸!是白衣帥哥,她都快要喜極而涕了。

嗚嗚嗚,兄弟,你有一個隊友需要拯救。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