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哈………到了這裡可就真的是無法無天了,強者生,弱者亡!給我殺!」

一尊修鍊到煉神六重天一境的皇子突然大聲喝道,手中猛然出現一柄巨錘,向周圍的人猛的掄砸。


「這是十八皇子暴親王,極為嗜殺,此刻發起瘋來不管是誰都要攻擊。」

雲親王見狀,大驚失色,連連向後退卻。

「咱們皇族之中的確是渣滓太多,此刻清一清也是好的。」

又有一尊皇子對四周發動攻擊,此人一頭火紅的頭髮極為顯眼,居然是煉神七重,聖人境的修為。出手之間,熾熱的法力燃燒虛空,一般寶器級別的法寶都要被煉化。

「炎親王,炎親王也瘋了。」

一時間,眾多皇子亂做一團,相互之間自相殘殺起來。

不出片刻的時間,就有許多煉神三重以下的皇子被斬殺,就連帶來的高手都被直接轟死。不過也有一些機警的,沒等開始動手,就竄入森林之中,或是利用空間法寶把自己轉移到別處。

「雲親王,你雖然修為可以,但是現在這種情況並不安全,還是進入我的法寶之中暫避,不然你也會有殺身之禍!」

不等雲親王回應,李雲奇伸手一抓,把他攝住,直接扔入玲瓏金塔之中。

雲親王本來是想反抗的,但是在李雲奇的手裡,他根本施展不出一點力量。被扔入玲瓏金塔之中后,見到裡面也有許多高手,其中還有煉神四重的碧霞仙子,這才知道李雲奇是真心保他性命,也就不在說什麼,安然在裡面修鍊起來。

「你這魔頭居然也敢來到這裡,上一次被你一拳震退,丟了我的臉面,這一次一定要讓你用命來還!」

一尊煉神三重的無極門高手這時猛的飛來,正是李雲奇第一次在賣寶大會遭遇的那個人。此刻他全力爆發,出手之間二十四口中品寶器的飛劍組成劍陣,向李雲奇連環絞殺。

無極門這名弟子的實力的確很強,在煉神三重的人物裡面可以算是上頂峰,就算兩個歐陽雷也不一定能夠戰勝他。不過在李雲奇的眼裡,他還是不夠看的。

「就你這樣的貨色也敢在我面前叫囂,真是找死!」


「洪荒祖魔,白骨神拳!」

就見他一拳猛地崩出,空間蹋陷,直直轟在劍陣之上,強大罡力宛如轟天巨炮,把這二十四口飛劍全部震的寸寸龜裂,最後竟然如同玻璃一樣碎裂開。那名無極門的弟子也被震的虎口破裂,口噴鮮血,向後飛退。

「不可能,你不過是個罡力境的螻蟻,怎麼可能是我的對手,就算十個罡力境的人物也奈何我不得!」

他有些不敢相信的說道。

「你不相信的事情還有很多,今天我就取你的狗命,讓你知道知道,什麼人可以得罪,什麼人不能得罪!」

李雲奇話音一落,人己經到了近前,骨爪一探,猛然罩了上去,就要把他生生抓死煉化。

那無極門弟子想要躲閃,但是哪裡能躲的開,李雲奇的骨爪好像有一股很強大的吸力,就連他的精神都被控制住了。

這就是白骨搜魂爪的一種妙用,如果李雲奇能晉陞到煉虛境人仙境界,一爪抓出去,同境界的人物都無法躲避,只能硬抗!

「賊子爾敢!虛行子不要害怕,我們來了!」

又有兩尊無極門高手飛身而來,同時出拳對李雲奇進行轟擊。

「想阻我殺人,恐怕你們還沒有那個實力,混亂魔功!」


就在對方拳頭打過來的同時,李雲奇的身體猛然炸裂,化為千百個分身。

「九霸龍拳,天龍千重勁!」

千百個李雲奇同時出手,骨色龍拳頓時布滿虛空,鋪天蓋地的向二人轟擊了過去。

這二人也都是高手,一個是煉神四重通靈境的修為,而另一個乃是煉神五重真人境的實力,被李雲奇這一招爆發,竟然打的措手不及,只能連連後退。

而李雲奇也並不追擊,逼退二人之後,身形合一,一爪探在虛行子的頭上,魔功運轉當場就把他擊煉化。

「啊!」

虛行子發出瘋狂的慘叫,大聲呼救道:「兩位師兄快些救我………」

「魔頭大膽!」

兩尊無極門弟子見狀雙目血紅,狀如瘋虎一般沖了上去。

「五倍戰力,白骨神拳!」

李雲奇煉化了虛行子,赫然回身,雙拳同時轟出,罡力徒然一炸,襲擊到他身邊的力量,紛紛瓦解。

隨即拳威不減,與二人的力量猛然對撞。

轟隆!

這兩尊高手被李雲奇一拳徹底轟了出去。口中狂噴鮮血,體內罡力被破,經脈扭曲,甚至連元神都暗淡無光,受到了重創。

噗!

足足飛出了數十米外,一人撞到了一片堅固的廢墟上,另外一人一下翻身滾在廢墟中,披頭散髮,一連又吐了數十口鮮血,那鮮血都帶了漆黑的顏色,顯然是內臟都受到嚴重的損傷。

本書首發來自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下面,介紹一下我的兄弟們,這一位想必陸老闆很熟悉了,建築行業的幕後黑手,呵呵,丁大老闆!這一位,嗯,這三位是我的小兄弟,感情很好!這一位……”從良看了看嫣嫣,笑了笑道:“想必是我這位兄弟的小情人了,哈哈!”聽到他最後的介紹,蟑螂和陸老闆都笑了,黑疤臉和冷十四妹卻依然保持着原來的表情。可是釘子和四眼、包子聽了卻在心裏翻江倒海般起了巨大的波瀾!

介紹別人怎麼介紹都成,即使是把聶如龍介紹爲小兄弟,也不算折了聶如龍的面子,可是從良在關鍵時刻問都沒有問一聲,就把嫣嫣說成了小情人,嫣嫣明擺着靠在聶如龍身邊,從良此舉顯然帶着很不把聶如龍放在眼裏的意味。這就讓幾個人十分生氣了。可是看看聶如龍和嫣嫣,臉上沒有絲毫生氣的意思,就好象從良這話說的不是他們一樣,依然平靜地看着眼前幾位,甚至帶着微微的笑容。釘子想了想,也就沒有動,慢慢坐了下來,靜觀事情的發展。

從良介紹完了,陸老闆眼神一轉,端着酒杯走到釘子面前,一張胖臉笑得和彌勒佛差不多:“丁老闆,以前總是見你來喝酒,可是總沒機會一敘,今天得見,我可得鄭重說一聲:久聞大名啊!哈哈!”

釘子連忙站起身來,也端起杯子,和陸老闆一碰,說道:“哪裏哪裏,陸老闆於我們纔是久聞大名呢,民以食爲天,陸老闆,我們可都仰視着你哪!”說完,二人心照不宣地幹了一杯。

“丁老闆,您可不能厚此薄彼呀!”陸老闆剛一走,蟑螂就端着杯子走了過來,金絲邊眼鏡後面,讓人看不出究竟是怎樣的表情。“久聞丁老闆在建築和房地產方面的造詣,有空還請多多指教啊,說不定以後會有合作的機會呢!”

“哦?章大老闆居然也想伸手在房地產業分一杯羹了?這要是傳出去,明天的報紙恐怕就要銷售一空咯!”從良從後面應道。而釘子從喝完了陸老闆那杯酒之後就一直低着頭,臉上竟然還微微泛起了血色,看起來如同不勝酒力的樣子。

聶如龍站起身來,端過釘子的杯子,神態自若地拿起桌上的酒瓶給自己加滿,回過頭對着蟑螂說道:“我丁大哥剛剛來之前已經喝了很多,現在看來已經醉了,不過章老闆盛情,這一杯算是我代丁哥向章老闆賠罪的。”

“噢?好,好,好!”蟑螂微笑着看着聶如龍將一杯酒喝得底朝天,隨後說了三個好字,轉身走回了座位,那杯酒竟是沒有沾脣。

四眼和包子互相看了一眼,眼神中都流露出了一絲憤怒。甚至連嫣嫣都有些微的不滿了。就在這時,一直沉寂的黑疤臉眼睛忽然朝着這邊閃了一下,別人沒有注意,可是場中卻有人注意到了。

聶如龍自若地走回座位,和從良打個招呼說道:“良哥,我先扶丁哥回去了,幾位老闆慢慢聊!”

“也好,你們先回去吧!我有空的話電話找你們!”從良說着把他們送出了包間,聶如龍架着釘子,搖搖晃晃地朝原來的包間走去。正走着,背後忽然被人拍了一巴掌。聶如龍回頭一看,原來是那個黑疤臉。

“寧先生?”聶如龍一臉的不解。

“拿着這個吧!解酒的。”黑疤臉臉上沒什麼表情,說完了這句話,幾乎沒有回身,竟然就那麼倒退着回到了包間,關門之前還對着聶如龍揮了揮手!

“媽的,是個高手!”一直裝醉的釘子等到黑疤臉進門之後,悶聲悶起地憋了一句話出來。聶如龍不置可否,一行人也沒有回包間,直接出了酒吧門口,開車回到了別墅。

“釘子,包子,今天晚上我不在這住了,我出去了。”一直默不作聲的四眼忽然說話了。

“哦?什麼事啊?要不要我開車送你去?”釘子順口問道。

“四眼,你他媽少裝蒜,走就走,難道我包子還能拖了你後腿?你就這樣走,對得起我和老大麼?”包子在一邊瞪起眼珠子吼道。

“什麼?四眼,你小子給我放聰明點!”釘子一聽就明白了,四眼這是剛剛看不慣從良和那幫人給老大氣受,心裏想不開,不想再在從良的房子裏住了!“現在你出去,能去哪?從良是有點不對,可是那也得等他回來解釋解釋吧?做兄弟的,連這點餘地都不給嗎?”

“餘地個屁!你看看他那樣子,有哪一點給我們留了餘地了?”

“釘子,四眼,都別說了。”聶如龍看不下去了,“幹什麼呢?不就是個稱呼嘛,再說了,我們三個如果說實在的,年齡上比釘子和從良確實矮了一大塊,做晚輩都足夠了,叫聲大哥沒什麼嘛!”


“老大!我說的不是這事,你看看他從良說的那些話,是!從良他現在牛叉了,是聞名的大老闆了,有錢有地位了,可是也不能問也不問就把嫂子說成那種女人吧?還有,那個他媽的蟑螂,什麼態度!我就操!”四眼的火氣上來了,顯得有些歇斯底里。

“就是!”包子在一邊又加了一把火。

“你!”釘子瞪着包子,“你他媽還添亂!”釘子看看聶如龍,看看一旁一直不表示任何態度的嫣嫣,最後無奈地嘆息一聲道:“好了好了,算我服了你了,四眼,行了吧?你們今天開始,都住到我那去,這樣總成了吧?”

聶如龍聽了釘子這句話,心裏不由一陣暗笑,釘子確實腦筋夠快。四眼和包子現在出去能做什麼?連工作都沒有,論學歷也只是高中畢業,就是找工作都要找一段時間,在這個學歷大於一切的世界上,拿什麼來吃飯啊!而且四眼和包子,心裏有些反感的不過是從良的態度,和釘子沒任何關係,住到釘子家裏,相信四眼不會反對。同時,住在釘子家裏和住在從良家裏,幾乎沒有什麼不同,兩個人都是老單身,彼此又熟得不能再熟了,釘子的家其實和從良的家沒有任何不同。釘子能在這麼短的時間裏想到這個折中的辦法,也確實很難爲他了。

聶如龍沒有反對,四眼和包子贊成,釘子只好開了車,帶上了各自的東西,來到了城郊一處自己的房產。別墅都大同小異,所以大家進來一段時間也就習慣了。晚上在酒吧沒有吃好,所以釘子又打了幾個電話,叫通宵營業的酒店送了一桌菜來,幾個人又開始吃喝。

吃喝間釘子問聶如龍:“老大,那個黑疤臉給你的什麼東西?是解酒藥麼?要不要我找人幫你驗驗?”

“不用了。”聶如龍平靜地將酒杯放下,伸手將懷裏的東西掏了出來,“他給我的根本不是什麼解酒藥,而是這個。” 「大師兄………虛行子被魔頭擊殺了,還不出手擊殺此魔!」

其中那個實力強橫一點,真人境的弟子嘶吼道。

萬秀城此刻也並不輕鬆,與他對持的乃是黑暗巫教的絕頂高手,暗夜鬼帝。

兩人此刻誰也沒有出手,並不是因為他們害怕對方,而是他們都感覺的出,還有一尊煉神九重的人物沒有現身,隱藏在眾多皇子之中,也在伺機而動。

如果說他們二人不顧及後果的出手,肯定就要被那尊高手漁翁得利,這樣的事情誰也都不會去乾的。

此刻李雲奇大威神威,擊殺了一尊無極門的高手,萬秀城就有些按奈不住,但是他還不敢輕舉妄動。心中不由的一陣煩燥。

「松鶴師弟,那魔頭就交給你了!」

萬秀城冷冷的說道,依舊一動不動,注意著對面暗夜鬼帝的動靜。

無極門眾多高手之中,閃出一個白髮童顏的青衣道人,「師兄不必分心,此魔就交給我擊殺了!」

他的話音一落,雙臂赫然一展,一聲清脆的鶴嗚響側了起來,隨即飛身而起,向李雲奇射了過去。

「好強大的氣場,看來也是煉神七重,聖人境的高手!」

李雲奇心中有個掂量,這個松鶴聖人比起之前遇到的傲劍山莊高手劍奴尊者都要強橫許多倍,絕對不可小視。

「鶴行八法!」

松鶴聖人身形在空中不停變幻,法力縱橫瀰漫,把李雲奇身形牢牢鎖定。


就見他每變一個身法,都會發出極為強橫的一記重擊,不停的向他猛攻。

不敢怠慢,李雲奇馬上與玲瓏金塔人寶合一。塔中眾多高手,包括雲親王在內,都全力配合,法力凝聚成為一股,加持在李雲奇的身上。

頃刻之間,李雲奇的實力如直線一般上漲,白骨法身都大了一圈,強橫的罡力將身上的披風都震碎,顯現出真實的形體出來。

「五倍戰力,白骨神拳!」

面對聖人境的強者,他不敢保留,全力出擊,骨拳連轟,打的空間都連連震蕩。

砰!砰!砰!轟!轟!轟!

兩人眨眼之間就對轟了八拳,強橫的力量擴散出去,實力較弱的人全部被震飛,就連萬秀城,暗夜鬼帝那樣的高手都被驚動。

「不可能!一個罡力境的小人物,居然能與煉神七重聖人境的高手硬拼,他究竟是怎麼做到的?」

「這個魔頭不簡單,肯定大有來頭!」

「就算他有很深的底蘊也是惘然,必竟境界太低,與聖人境實力相差太多,肯定是要被擊殺!」

「是啊,那松鶴聖人並不簡單,本是一頭仙鶴修鍊成人,渡過天劫,本身實力就很強橫,比同境界的人要強橫許多,那魔頭遇到他也算是倒霉了。」

一時間,李雲奇與松鶴聖人的對戰成為了焦點。最主要也是他的實力真的很強橫,罡力境對抗聖人境,在整個神州都不多見。正常來講,就算是修鍊到五重真人境遇到聖人境的高手也是白白送死。

「李雲奇,他居然也來到了這裡,他怎麼會有這麼強橫的實力了,聖人境高手都奈何不了他么?」

楊清影此時也是心情澎湃,有些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其實她沒有忘記李雲奇,這個曾經她楊家身份最低微的家奴,在危難時刻救了她和整個楊家的人。

她一直認為李雲奇也就是得到了一些奇遇,修鍊了絕世武功,沒想到他能修鍊到這種境界,一切都讓她非常的驚訝,或者應該說是驚喜。

此刻的李雲奇硬接松鶴聖人的『鶴行八法』看似輕鬆,其實卻是很堅難,每接一記都要承受巨大的重擊,要不是玲瓏金塔中的眾多高手幫他抵擋了一多半的攻擊,恐怕他要被當場擊潰,白骨法身都要被打碎。

可苦了碧霞仙子眾多高手,個個身受重傷。還好塔中靈氣充足,也有許多血元,恢復也是極為快速,並不會危及生命。

「小輩的確是有些手段,不過我到想看一看,你還能接我多少拳!」

「法破虛空!」

松鶴聖人雙臂一展,再次飛起,快如閃電一般瞬時出拳,由上至下,猛烈向李雲奇轟擊而出。

「混亂魔功!」

李雲奇不敢在硬接,他現在的狀態,如果在接這麼猛烈的一拳,恐怕真要傷到本元。

混亂魔功一施展開,真身爆炸,化出千百個自己,一下就將松鶴聖人的拳勢化解。

「小小魔功,也敢在本聖的面前現丑?」

松鶴聖人冷冷一笑,拳鋒一轉,就要施展出更強大的拳招。但就在這時,就見到半空之中千百個李雲奇一起緩緩伸出雙掌向前推出,雖然很是簡單,但是卻蘊涵出無窮奧秘,無窮天理,無窮法則。

「輪迴魔功第一式,生生死死!」

從生到死,從活人到白骨,從朝陽到黃昏,從初始到沒落,從神奇到腐朽,整個演化了一遍。

此刻,就算是松鶴聖人這個煉神七重的強者,都被這一式攝去了心神,法力拳招都停止了運轉。

其實憑藉李雲奇的實力是無法撼動聖人境的強者的,但是巧就巧在他利用混亂魔功,分出無數化身,同時施展這一奇功。借住千百分身的虛勢,把這門功法的威力也施展到最大程度。

就好比是一根蠟燭,在幾面鏡子的照射下,也能提高光亮度。

饒是這樣,也就是把松鶴聖人定住了幾秒鐘,還沒等李雲奇的雙掌轟到,他就恢復了過來。

「以為這樣就能控制住我?太小看我了!」

「鶴舞九天!」

松鶴聖人身形猛的旋轉,雙拳連連轟擊,把李雲奇千百個分身逐一打炸,只剩下最後一個,就見他當頭一拳籠罩過去。

「給我死!」

就在拳頭馬上要轟到他的同時,李雲奇忽然手中多了一顆土黃色的珠子,猛然往地上一擲,蓬的一聲,無窮黃雲猛的升起。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