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莉莉絲大叫一聲,驚恐的看著身邊那個朝自己微笑的男人……不是已經不追了么,這小子什麼時候跑到自己身邊來的。

「你……你……」莉莉絲顫抖著手指,指著林軒頓時有點語無倫次……

「說說看啊。」林軒微笑著看著莉莉絲說道。

「咳咳……」莉莉絲咳嗽了兩聲,深吸了一口氣,回想到了林軒的資料裡面似乎有使用空間能力的猜測,這樣一想就可以想的通了。

「不願意說么,那麼就跟我去龍組一趟吧……」林軒輕笑了一聲,不等莉莉絲有所言語,直接一下子擊打在莉莉絲的脖子上面,將莉莉絲直接擊昏。

「呃,喂……」莉莉絲驚叫了一聲,便暈了過去,身上的翅膀一下子收了回去。林軒在半空中接住了莉莉絲下落的身體,望了望四周鬆了一口氣。

「回龍組查一下這個血族的身份吧,說不定會有什麼收穫呢……」林軒嘿嘿一笑,輕輕的鬆了一氣,本來想著似乎要經歷一番戰鬥,看來雙方的差距還是太大了啊。

「走嘍……」林軒把莉莉絲拎在了手裡,並沒有收到自己的空間裡面,雖然在那裡對方在強大也翻不出什麼浪花來……但是,林軒想著用莉莉絲來交換利益,所以並沒有想要殺掉莉莉絲,既然不想莉莉絲死掉,那麼放到自己的空間裡面就會暴露自己空間的秘密,雖然現在很多人知道了,但是能少一點還是少一點吧,畢竟這也是自己的底牌之一,林軒認準了龍組的方向一抬腿準備向回飛去。

「唰!」忽然一個身影出現在了林軒的身後,五道血紅的爪印猛地襲向了林軒的後背。 在你最放鬆的時候發出最致命的一擊,這是一位強大的殺手!什麼是你最放鬆的時候?他沒有選擇莉莉絲誘惑林軒的時候,即便林軒在那個時候愣了一下神,他依舊沒有出手,因為那並不是他所想像的最佳時機。

而在林軒擊敗莉莉絲,準備回龍組的時候,那個殺手出手了,毋庸置疑,這個殺手確實經驗豐富,懂得人在勝利之後才是最放鬆的時候,之前無論什麼時候都是在戰鬥中,即便是一個最普通的士兵也知道在戰鬥中要保證百分之百的聚精會神,剎那的分神也會導致戰爭的失敗,所以只要是戰鬥當中,他都不會出手,他只會在戰鬥結束后,目標享受勝利的喜悅的時候才是他出手的時候。

所以他得手了,所以林軒受傷了……一擊之後立即遠遁,不管後果如何,不論殺沒殺死,立即逃走,這便是頂尖的殺手……但是很明顯這個殺手並不是什麼頂尖的殺手,或者他對於自己很自信,或者說血族都有這種毛病,總有些莫名的自信……所以這個血族的殺手在偷襲得手之後並沒有跑掉,而是看向了林軒……他感覺到了林軒受傷了,但是林軒並沒有死……

林軒猛地向前撲了一下,嘴角溢出一點點鮮血,身後傳來火辣辣的感覺……大意了!那個女性的血族也掉了下去,不過以她的實力應該摔不死,下面是樹林,應該會掉在哪顆樹上。林軒皺了皺眉,果然還是經驗不足么……沒想到那個殺手這麼能忍,竟然之前有那麼多次機會都沒有出手,而是等林軒以為沒有任何問題的時候才出手。

「怎麼樣,被偷襲的感覺如何。」道元的聲音在林軒的腦海裡面響起。

「你早就知道了?」林軒問道。

「對……」道元肯定道,發現這種小蝦米對於道元來說還是沒有任何問題的:「只有傷痛才是最好的老師。」

「我明白!」林軒點了點頭,對於道元沒有提醒自己的原因林軒還是很清楚的,從很早開始道元就在培養林軒的獨立意識了。

「不過眼下你的情況並不好,看看你怎麼應對吧……」道元說道。

「嗯?」林軒疑惑了一下,雖然他身後的那五道傷痕很可怕,但是林軒並不覺得面對一個物境二十八品的血族會有什麼危險,殺手正面對戰本就弱於刺殺,更何況林軒在面對普通的物境二十九品都可以碾壓。

「不對……」林軒忽然感覺到一股虛弱感漸漸的蔓延全身!

「怎麼樣,林軒大人?」那個血族殺手忽然笑著說道:「我的血毒感覺如何……」

林軒的眉頭緊緊的皺在了一起,如果是正常情況,就算是林軒受了傷也相信可以直接碾壓這個血族的殺手,但是沒想到這個殺手的攻擊中竟然還含有毒素,這樣一來就進一步拉低了兩人之間的距離,相對於這種負面狀態林軒還是第一次碰見。

「血毒會順著林軒大人的血液蔓延全身,為了這次刺殺我特意準備了最強大的血毒,這種血毒會附帶一百八十八種負面狀態,而在最後這些負面狀態會一齊爆發,最後您會全身爆裂而死。」血族殺手微笑著說道。

「你不怕我會在全身爆裂之前,把你殺掉?」林軒輕輕的顫動了起來,全面的負面狀態讓林軒的感覺非常的不好。

「當然怕,不過我更相信我的血毒,隨著時間的流逝您會越來越虛弱,所以我只要挨過最初的時間就可以了,而很遺憾的是,你已經錯過了這個時間,你已經殺不掉我了……哈哈哈。」血族殺手雙手端在身前,五指瘋狂的舞動著,彷彿是在慶祝殺掉了一位世界頂尖的強者,這是任何一個殺手的無上榮耀。

以前林軒不論受傷如何都只是疼痛而已,但是現在各種各樣的感覺都爆發了出來,而且隨著自己的血液流滿全身……不對,有一個地方並沒有流進去……林軒看向了自己的右臂,即使現在林軒渾身已經布滿了可怕的毒素,但是右臂還是完好如初,沒有任何的毒素可以入侵到這裡,所以說,只要林軒願意,現在林軒隨時可以伸手捏死這個血族的殺手。

「你是在發泄你的恐懼么?吸血鬼?」林軒痛苦的扯了扯嘴角,一股股鮮血從林軒的嘴角溢出,不過現在這血液的顏色可不太好看,紅色、白色、綠色、紫色、黑色……各種各樣的顏色未經分明,倒是有點像彩虹。

「吸血鬼?」血族的殺手彷彿炸了毛一般說道:「我是偉大的血族,你一個區區人類竟然敢稱呼偉大的血族為吸血鬼……」血族殺手並沒有理會之前林軒所說的恐懼,或者說原本他心裡就是在恐懼……只是那一句吸血鬼惹毛了他,讓他有點瘋狂……或者說是在巨大的恐懼之後他需要發泄,在偷襲林軒之前,他一直強行壓抑著那種恐懼,現在得手之後情緒多多少少有些失控……

「咦,不對……你在故意刺激我……」血族殺手在瘋狂了一下子之後冷靜了下來,到底是活了一兩百年的老前輩了,雖然說活了那麼久實力也就那樣,但是腦袋還是可以的。

「呀,被你看出來了……」

「混蛋,你耍我!」

「呀,又被你看出來了!」

「呼呼……呼呼……」血族殺手氣的呼呼喘氣,眼睛迅速的就紅了起來:「卑微的人類,你現在已經動不了了吧,我的血毒中可是有石化的負面狀態……你現在靠著天道的力量強行懸浮在半空中,你還能挺多久呢?我來幫幫你吧……」

血族殺手忍耐不了林軒的冷嘲熱諷了,在確定了林軒沒有反手之力之後,迅速的飛向了林軒,十指上伸出了長長的指甲,嘴角漏出了殘忍的微笑。

「來,林軒大人,讓我來結束你那精彩但是短暫的一生吧……」

林軒默默的看著血族殺手飛快的襲來,頭髮在風中輕輕的擺動,但是臉上卻沒有任何的表情,這點血族殺手沒有任何的意外,在他的意識中,林軒已經差不多被石化了,臉上當然沒有任何的表情……

「唰!」血族殺手大叫著沖向了林軒,右手直指林軒的大腦,表情猙獰,彷彿已經看到了下一秒林軒腦袋爆碎的情景。

「砰……」血族殺手的想法沒有實現,迎接血族殺手右手的並不是林軒的大腦,而是林軒的右手……此刻林軒的右手彷彿半通明一般,金色的源氣纏繞在林軒的右手上。

「不……不可能……」血族殺手頓時瞪大了眼睛,這在他的認知裡面是不存在的,他根本不知道林軒的身上現在到底發生了什麼…… 「沒有……什麼……不可能的……」林軒的話斷斷續續的,強大的血毒在林軒的身體裡面爆發,讓林軒說話都有些不清晰了,不過整個右臂還是依舊那麼強力,沒有受到任何的影響,不過林軒現在也要儘快的解決這個血族殺手,然後儘快的回龍組療傷解毒,靠著這個右臂還有林軒強大的修為還可以暫時的壓制毒素,要是時間長了,恐怕還就真的要被毒死了呢。

「你這右臂……啊……到底是怎麼回事?」血族殺手瘋狂的想要掙脫林軒的右手,但是右手上面傳來了一股極度鋒銳的氣息,這股氣息不斷的侵蝕著血族殺手的血管,不斷的切割著血族殺手的每一個血細胞……

「井底之蛙,永遠不知道天有多大……」林軒稍微恢復了一口氣說道:「像你這種修鍊者快兩百年都才是這種程度的老傢伙,永遠也不會有天境的希望……呼……呼……」

「老而不死是為賊啊,像你這種已經快活到盡頭,還這幅死樣子,沒有任何突破老傢伙,還是老老實實的歸於天地吧……呼……」林軒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說道。高等級的血族壽命都很漫長,這也導致血族有了永生的傳說,不過永生是只有天境以上的修鍊者才擁有的。所以說這個兩百多歲的血族其實在血族中並不算老爺爺,不過相對於林軒這個歲數來說,確實已經是老賊了……

林軒的右臂上纏繞著金色的神力,神力比源氣要高一個層次,從跟不上就會壓制源氣,在加上天道右臂之上純粹的劍道氣息,血族殺手根本沒有絲毫的還手之力……可以說,如不是被偷襲,林軒一見面就可以秒殺這個到現在為止都不知道叫什麼名字的血族殺手。

「死吧……」林軒右臂一用力,一柄金色的劍氣橫掃而過,血族殺手臉上僅僅漏出的雙眼中流露出震驚的神色,緊接著在震驚中逐漸褪去了光彩,這一劍直接斬滅了他的所有生機,即使是身為血族擁有漫長的生命,生機較為旺盛,但是直擊本源的劍擊直接滅掉了他的靈魂和生命氣息……

「呼呼……呼呼……」林軒隨手扔掉了這個血族的殺手,林軒之前可以生擒那個女性血族莉莉絲是因為林軒的實力強大,可以在保證自己安全的前提下拓展出更多的利益……但是面對這個血族殺手,已經身中劇毒的林軒沒有把握還能生擒血族殺手,然後還能把兩個血族都安全的帶回去……

現在那個女性的血族也不知道掉到哪裡去了,現在林軒身體裡面的狀態不太好,林軒也沒有使用精神力去探查……在半空中稍微休息了一下,之前的那一擊消耗掉了林軒身體裡面還能動用的神力,其他的都在忙著壓制毒素,不然的話林軒也不能這麼堅強的這麼長時間還沒有什麼大問題,畢竟這毒是專門給物境巔峰強者準備的。

沒有多餘的其他動作,林軒開始緩緩的朝地面落去,在半空中還是會消耗神力的,雖然之前林軒不在乎這點神力消耗,但是現在可不行……下面是一片峽谷森林,在樹林的之間還有一條河流在流淌……林軒控制著向河流邊上落去。

「碰……嘶……」雖然極力控制著,但是最後一步還是有些沒有控制好,一下子摔在了地面上,雖然當時已經距離地面不遠了,但是林軒還是倒吸了一口冷氣,這個毒素太霸道了,也太詭異了,即使是以林軒現在的身體素質和源氣修為竟然還沒有完全壓制這個毒素……看來不能小看天下英雄啊……那個血族傳承了這麼久擁有那麼多分支,也是有些底蘊的。

林軒分出一點神力,在自己的空間裡面掏出來一個白色的瓷瓶,這個東西是醫生的萬能解毒藥,這東西不能直接把毒完全解開,但是對任何毒素都有極強的緩解作用,林軒不敢用生命泉水,林軒怕使用生命泉水不但會讓自己的生機生長,也會加劇毒素的生長,一般來說創傷之類的傷痕用生命泉水更好一點。

林軒現在不能直接回到自己的空間裡面使用恢復空間,所以只能先用醫生的葯來壓制一下,然後毒素穩定下來,沒有爆發的危險之後,林軒再回到自己的空間裡面進行治療……這是林軒的計劃……

林軒分出一部分精神力在四周叢林中掃視了一下,確認沒有其他人以後鬆了一口氣安心的盤坐了下來,果然之前血族殺手的突然襲擊讓林軒還是有了心理陰影,現在不是之前的時候了,現在是非常時期,國外的很多修鍊者勢力都悄悄的潛入了進來,三位天境族老在地球上被壓制的厲害,也不能完全杜絕……更何況很多修鍊者是走正規渠道進來的,華夏只能悄悄的監視,也不能阻止,你總不能制止人家來觀摩華夏的歷史文化吧……

林軒擦去嘴角那五顏六色的血跡,輕輕的嘆了一口氣然後開始運行起來心決……心決是道元傳給林軒的功法,一直以來並沒有體現出什麼特殊強大的功能,但是林軒修鍊起來並沒有什麼瓶頸,也不知道是不是功法的功勞。

神力不斷的在林軒的經脈中流動,原本翻湧的毒素稍微平復了一些,林軒也稍微好受了一些,這種毒素帶來的負面狀態一個接著一個,林軒腦袋一直處在暈乎乎的狀態,如果不是之前擁有了天道右臂,恐怕這次就真的被人家逆襲成功了。

稍微舒坦了一下,林軒拿出了之前的那個小白瓷瓶,現在就看醫生叔叔的解毒藥給不給力了,只要能夠讓自己釋放出一部分的神力來,自己就能回到自己的空間里……在恢復空間里就能恢復了……那裡能消除任何的負面狀態……

打開瓷瓶的塞子,一道清新的葯香撲鼻而來……

「不愧是醫生叔叔啊,這葯香聞著這毒就緩解了不少……」林軒欣喜的念叨了一下,感覺身體裡面的狀況都要好上許多,瓷瓶裡面有一些淡青色的小藥丸,林軒拿起白色的小瓷瓶,準備往自己的手裡倒幾顆,但是就在此時,忽然異變發生!

「碰!」忽然什麼東西擊打在了白色的瓷瓶上,力度掌握的剛剛好,一下子將白色瓷瓶給擊飛了出去,卻沒有將瓷瓶擊碎……

「噹噹噹噹當……」瓷瓶在空中劃過一道弧線,掉落在不遠處翻滾了起來,幾粒淡青色的小藥丸從瓶口處流了出來……

「水?」林軒皺著眉捏了捏手指,幾滴水落在了林軒的右手上…… 林軒剛剛放下來的心再一次懸了起來,這肯定是有人在暗算自己了,以自己現在這個狀況恐怕沒辦法迎敵了,自己的右臂恐怕短時間內沒辦法凝聚出新的一擊了,而那個人只要是之前一直在看著自己,並且對自己的右臂有了防備的話,恐怕這個殺手鐧也很難起到作用。

「可惡……」林軒咬了咬牙,如果不是自己身中劇毒的話,這些小角色都是分分鐘鐘被自己秒殺的份,沒想到遭人暗算之後竟然就有人接二連三跳出來了,果然現在華夏內,特別是燕京周圍國外的修鍊者很多啊……平時不敢做什麼,但是一旦發現自己處於危局,那麼跳出來落井下石的人一定會有,畢竟最近這一段時間自己出的風頭很大……

這個人會在哪裡?林軒四處看了看,之前林軒已經用精神力掃視過周圍的樹林了,那裡沒有人存在,林軒之前特意使用精神力仔細的看過了,在林軒天境精神力的掃視之下,應該不會有人可以漏網,暫時可以略過樹林,聯想到手中殘存的液體……

「是在河水中么……」林軒捏了捏右手中的液體,還帶著一絲清涼……看來自己選擇在河邊也不是那麼明智……天可見憐,一開始林軒選擇在這裡僅僅是想要找個地方好好洗洗,畢竟自己後背現在可是有五道深深的傷痕,而且那傷痕上面還有劇毒,找河邊只是下意識的選擇而已,之前沒檢查河流也是覺得樹林比河流更加容易隱藏敵人,所以下意識對河流放鬆了警惕。

沒想到這個選擇卻是將自己給害了,果然自己雖然實力強大,但是如果一個精於算計的老手一心想要算計自己的話,恐怕自己也得陰溝裡翻船了……

「嘩嘩嘩嘩……」就在此時,林軒面前不遠處的河水中,一個半通明的身影緩緩的從水中浮了上來,河水不斷的流淌著,這個身影在河水中卻絲毫不受影響,不多時那個身影就徹底浮出水面了……

「碰……」半通明身影身上頓時爆開了些許清水,一個渾身身著黑色夜行服,背後背著一把中長劍,腰間別著一些黑色的小包的身影出現在了水面上,這個身影並沒有落入水中,而是隨著河流不斷的起起伏伏……

「忍者?」林軒望著這個黑色的身影頓時瞪大了眼睛,就這麼一會還真是開了眼界了,見識了血族,見識了血族殺手,又突然跑出來一個忍者……之前在龍三遺迹裡面的時候見識過東洋忍組的武士了……這次終於也把忍者見識了一遍……

「嗨……」忍者輕輕的說了一句:「挖達稀……」

「你說啥?」林軒歪著腦袋。

「……」忍者頓了頓,想了一下說道:「我是忍組的忍者……名字是不會告訴你的。」

「……」誰問你名字了,林軒頓時無語,倒是聽這個聲音似乎是一個女子?不過這個女忍者的腦子似乎有點暈……難道是個萌妹紙?

「我,我不會讓你吃解毒藥的,不然的話,我可打不過你……」忍者再次說道。

「……」好吧,先穩住這個忍者,積蓄一部分神力打開隨身空間……林軒盡量放緩其他的動作,不想要刺激到這個忍者,看樣子這個忍者應該挺好忽悠的……既然自己現在沒有力氣戰鬥的話……

「林軒,你束手就擒吧,我剛剛看到了,你的右手很厲害,不過我一直不讓你治療,你還是會死的,所以……你就跟我走吧,我保證你不會死。」女忍者似乎有些緊張的說道。

「呵……」林軒咧開嘴笑了笑,看了看被扔到一邊的解毒藥嘆了口氣說道:「你怎麼保證我的安全?」這個忍者看來是要將自己帶回忍組?最近一段時間東洋和華夏之間的關係因為他們那個首相的原因可變得不怎麼好,要是被抓住了還不知道會提出什麼過分的要求呢,要知道林軒現在的級別可是將軍……

「呃……」女忍者愣了一下,緊接著說道:「我不會殺你呀,只是帶你回去,所以你不用擔心。」

林軒差點笑了出來,怎麼會有這麼單純的忍者,話說聽人家說那些上忍什麼的不是都是頭腦很厲害的么,通過不斷的戰鬥來找到敵人的弱點,然後通過各種手段克敵制勝……難道這個忍者實力挺強的,但是頭腦不太靈光?也不太能,忍組既然能把她派出了,怎麼會是愚蠢的人……不過也有一種可能,也許她戰鬥的時候很聰明,但是其他方面就很單純了。

「林軒,你想好沒有,你再不說話的話,我就要動手了哦。」女忍者看林軒一直沒有說話,似乎是在思索,所以決定再催促一下。

「噗……呼呼……呸呸……呼……」林軒逼出一口五顏六色的鮮血,深深的吸了幾口氣微笑著念叨道:「這麼多,差不多應該夠了吧,憋了你們這麼長時間,也該出來放放風了……哈哈。」

御用兵王 「你說什麼?」女忍者輕皺了皺眉毛,林軒說的聲音不大,她聽得也斷斷續續的,就是不知道林軒最後在笑什麼。

「哦,我說啊,我可是龍組的將軍哦,怎麼可能跟你走。」林軒擦了擦嘴角的鮮血說道。

「啊,挖咖噠……哦我說,我知道了。」女忍者輕輕的點了點頭,抬起雙手在胸前飛快的「舞動」起來。

「雖然是在欺負傷者,不過這是任務,並且是對付像林軒你這樣的巔峰強者,也不得不這樣了!」女忍者雙手在胸前擺了一個奇怪的姿勢輕喝道:「水遁!水龍!」,隨著女忍者施展出招式,林軒頓時感覺到這個忍者身上浮現出一股源氣波動,緊接著河水中一陣強烈的翻湧,一股水流衝天而起,水流的前面化作一個龍頭,水流化作龍身,出現片片藍色的鱗片,緊接著水龍的腹部開始伸出龍爪,片刻間,一個巨大的水龍形成,直向林軒撲擊而來。

「來了,忍者的遁術么,倒是有幾分華夏五行遁術的樣子,不過已經演變出自己的一套修行模式了么……」林軒眼睛一亮,右臂在身前用力一劃,金光閃過,一道巨大的空間裂縫出現在了林軒的身前。

「空間裂縫么?沒用的,以你的狀態這一擊已經是極限了吧,可我並不是。」女忍者指揮著水龍撲向林軒,同時聚集著源氣,準備下一擊。

「是空間裂縫不假,不過可不是為了阻擋你這一擊的……」林軒呲了呲牙,垂下了右手,有點脫力的向後倒了一下,這一擊確實是極限了,不過總算是安全了。

「唳!」一聲鳥鳴從空間裂縫中響起,不知是鳳鳴還是鷹啼,亦或是兩者兼有,緊接著一片赤紅色的火焰擋在了水龍的面前…… 「嗤!」水龍遭遇赤紅色的火焰開始迅速的蒸發,即便是融合了源氣而形成的強大攻擊的水龍本質也是水,在遇到強大的鳳凰火焰的時候,這個普通的水龍也只能化作一陣陣水蒸氣了……

「林軒哥哥……」小鳳妍從空間裂縫中跳了出來,看到了現在精神有些萎靡的林軒之後驚呼了一聲直接撲到了林軒的懷裡,開始檢查起來,待看到林軒身後巨大的傷痕時也是不禁捂起了小嘴巴。

剛剛她和大鵬鳥小金通過和林軒之間的契約感覺到了林軒正處於危險當中,但是沒有空間門他們也出不來,所以只能在空間裡面干著急,之前林軒想要拖延時間積蓄神力也是想要打開一個空間通道讓鳳妍和小金出來。

小金和鳳妍的實力也是非常強大的,特別是鳳妍,小金的實力多少還能看出來一些,但是鳳妍的實力一直都有些看不透,只是到現在還怎麼看到鳳妍失敗過,恐怕實力至少也是在物境巔峰的樣子……

此刻鳳妍正抱著林軒,而小金則是瞪起犀利的眼睛死死的盯著那個浮在水面上的忍者。鳳妍和小金都出現讓林軒鬆了一口氣,以鳳妍和小金的能耐對付這個忍者沒有任何壓力,就算是現在再跳出來一些修鍊者圍攻林軒的話,打不過就跑還是沒有任何問題的。

「咳咳……暫時沒什麼事……先迎敵吧……」林軒稍微咳嗽了兩聲說道:「哦,對了,把那個解毒劑給我,解決了這個忍者趕緊回龍組吧。」

「嗯!」小鳳妍點了點頭,飛身撲向了之前被忍者打飛的那瓶解毒藥,這是醫生的葯,對於毒素的壓制還是非常有效果的,如果是醫生專門調配的話,很快就能解毒了,不過現在只要能讓林軒騰出功夫就好了,畢竟用幾乎全部的神力去壓制毒素有些太難受了。

「砰!」就在小鳳妍伸手去拿解毒藥瓶的時候,遠處忽然傳來了一聲槍響,而這子彈的目標不是林軒、不是小鳳妍、不是女忍者也不是正在和女忍者對峙的小金,而是小鳳妍想要去拿的解毒藥。

這個解毒藥雖然是很厲害的,但是並不代表著這葯能夠抵擋高強度的打擊,所以這攻擊卻是非常狠毒,之前女忍者只是將林軒的解毒藥打飛了,看那樣子只是想要生擒林軒,等擒住林軒之後再給林軒吃解毒藥,不管怎麼說,這個忍者並沒有想要了林軒的命,不過這一槍的目的倒是很明確了。

不過去拿藥瓶的可是鳳妍小朋友,如果看鳳妍是個小朋友就欺負她可就大錯特錯了,隱藏在黑暗中的人們沒有小看鳳妍,畢竟是林軒面臨絕境的時候召喚出來的,只不過等到小金出來的時候他們的目光都集中到了小金的身上!

他們看到了什麼?那個巨大的金色鵬鳥是什麼? 人生處處有獎勵 這個是林軒召喚出來的神獸么?沒想到這林軒竟然還有如此手段,竟然可以召喚出這樣強大的妖獸!那麼前幾天在維也納他為什麼沒有召喚出來?是當時還沒有,還是確定自己的生命無憂所以不想暴露底牌?

他們理所當然的認為之前那個水龍是被這個金色的大雕給擋下來的,至於那個小丫頭,也許有點實力,不過一個小丫頭能強到哪去,估計是看到只有那個女忍者一個人以後放心的給叫出來了吧……

特別是他們聽到了鳳妍對林軒的稱呼,鳳妍稱呼林軒為哥哥……一個比林軒還要小的小丫頭他們自然不會放在眼裡,只不過出於對於物境巔峰強者的謹慎,他們並沒有直接攻擊鳳妍,而是選擇攻擊了藥瓶……

「哼!」感受到了那人的攻擊目標,小鳳妍嬌哼一聲,一手直接撈起了藥瓶,也不管掉在地上了兩三粒藥丸,另一隻手直接拍在了飛過來的那枚子彈上。

無聲無息,這枚特製的子彈就這麼直接碎成了粉末……那些隱藏在暗中的人皆是一怔,可能是沒想到這個小丫頭會有這樣的實力,不過緊接著他們也就放鬆了下來,因為他們也可以做到,只能說明這個小丫頭確實有些實力,不過這沒什麼,一樣阻止不了他們,只是讓她拿到了解毒藥有點意料之外,要是讓林軒恢復了實力倒是有點不好辦了。不過很多人是這麼想的,但是有一個人卻表露出了一些異樣的神情,他就是開出這一槍那個人,他明白自己開的這一槍應該是個什麼結果,所以他現在已經有了退意……

林軒此刻感覺十分的尷尬,彷彿就像是有一萬隻羊駝駝從林軒的心裡撒著歡的狂奔而過,啥叫心想事成,這就叫心想事成呀,剛剛說什麼來著,剛剛好像是說就算是現在在跳出來一批修鍊者來,打不過也還是可以跑的嘛……

現在又出現的槍聲是怎麼回事,那個子彈明顯就是沖著解毒藥去的,肯定不是什麼打偏了那種無聊的情況發生,那麼林軒現在就想要吐槽了……什麼時候華夏的燕京治安這麼差了,什麼牛鬼蛇神都跑出來了。

這一槍開了之後,這群人也就沒有必要在繼續隱藏下去了,有三個人從河水中跳了出來,有兩個人從空中降了下來,還有兩人破開了土地跳了出來……

林軒:「……」

竟然有七個人,其中兩個有物境二十九品的實力,另外五個也都是物境二十五品往上的實力,如果林軒在全盛時期,這些人雖然有些麻煩,不過也就那樣,付出一些代價也是可以擊殺的,不過現在就有點難了……

飛在天上的兩個人其中一個手裡端著一桿長槍,之前的那一槍恐怕就是他開出來的,是一個物境二十九品的實力,看樣子有點像是黑衣人家的人。至於另外幾個,水裡出來的應該是忍組的,土裡面跳出來的不知道是哪裡的人,他們這一組裡面沒有物境二十九品的存在,不過實力也都不低。

「黑衣人……也……要……與龍組為敵……么?」林軒沒有看忍組,隨著兩國的關係越來越緊張,雖然普通人沒有什麼感覺,不過雙方的高層可是經常會有摩擦的,所以林軒直接看向了黑衣人的人,如果能夠勸退這兩個人的話,對於小鳳妍和小金來說壓力會小很多,只要一個纏住了那個忍組的物境二十九品,剩下的都可以橫掃。

「為敵說的有些過了,不過我們SS大人對林軒閣下您非常的仰慕,想要邀請您到巴黎做客,你看怎麼樣?」端著長槍的黑衣人慢條斯理的說道:「只要你同意了,這些人我可以幫你收拾乾淨……」說著,黑衣人瞥了一眼立在水中的那個忍組的頂尖高手。 這個黑衣人的話不僅讓林軒十分的詫異,另外兩方也是大吃一驚,剛剛他們聽到了什麼,這個黑衣人說了什麼?他是不是說要幫著林軒把自己這邊的人都殺掉?話說咱們不是盟友么,之前說的多好,生擒這個林軒跟龍組交換進入龍三遺迹的名額,實在不行的話殺掉林軒也能消滅一個大敵,任何一個物境二十九品在地球上都是戰略性的……

一般來說物境二十九品是很難能夠殺掉的,一來物境二十九品都很強大,除非是幾個物境二十九品圍攻,不然很難殺死,再有一般物境二十九品很少跑出來,大多數會在自己組織的地盤裡面坐鎮……畢竟在地球上來說,物境二十九品已經到天了,也沒有什麼往上走的希望了,所以要麼是開始享受生活了,要麼就把一生奉獻給組織了,成為了組織的元老。

這次消滅林軒的機會可是十分的難得了,不僅可以消滅龍組的高端力量,還可以極大的打擊龍組的聲望,甚至是華夏政府的聲望,你不是打破規則么,你不是把修鍊者推到台前么,你不是要塑造一個明星修鍊者么,那麼我就把這個修鍊者給你殺掉,直接打臉,看你還敢不敢直接打破規則。

至於之後的報復,反正是很多組織一起搞的,而且英雄聯盟和黑衣人也都摻和了一腳,忍組組織的散碎的組織聯盟也加入了進來,你龍組想要直接與全世界為敵么?恐怕全世界沒有一個組織敢這麼干吧……就算你龍組擁有最多的物鏡巔峰有怎麼樣,誰家沒有些老祖宗的存在。

當然了,這是他們不知道還有軒轅部落的存在,如果讓他們知道了軒轅部落一千多個修鍊者都跑到龍組了,裡面還有三個天境的大能,不知道他們還有沒有勇氣挑釁龍組……不過現在嘛他們是不知道的,所以他們心安理得的在挑釁龍組,也心安理得的想要殺掉林軒。

這個黑衣人的領隊倒是有些眼光,他之前就感覺華夏有點不對勁,現在哪個組織敢一下子挑釁全球的修鍊者?應該沒有吧,這華夏的領導也不是傻子,他們不知道這樣會得罪全世界的修鍊者組織?但是他們依舊這樣做了,而且做得很徹底,還把要搞什麼古籍鑒賞大會,一下子把全世界的風雲都匯聚到了燕京……要不是這次華夏湧入了太多的修鍊者,他們也沒有機會把林軒逼到了絕境。

但是這個黑衣人的領隊感覺到了小鳳妍的實力,其他人都把目光集中到了那個金色的大鳥身上,但是他卻是一直在盯著小鳳妍,他們都覺得只要幹掉了那個金色的大鳥他們就可以順順利利的生擒或者殺掉林軒了,但是他總覺得恐怕他們可能連金色大鳥都殺不掉。

所以他給了林軒另外一個選擇,他想要看看林軒到底是不是有底氣擋住他們的攻擊,如果林軒答應了他的條件,那麼他會毫不猶豫的選擇繼續和忍組聯合殺掉林軒,但是如果林軒拒絕的話……

「怎麼樣林軒閣下,要不要聯手,我們也不想直接和龍組開戰。」黑衣人頭領浮在半空中說道。

忍組的人在水面上沒有說話,不過看他們身上已經在凝聚驚人的源氣,忍組的忍者的攻擊方式有些特別,如果放任他們蓄勢的話,他們將會爆發出高於自己實力等級的攻擊,再配合上忍者的五行遁術實力強悍,這也是為什麼在忍組忍者的實力和地位要略微高於武士的原因之一。

林軒沒有說話,而是接過小鳳妍遞過來的解毒藥,不快不慢的將解毒藥給吃了下去,感受著體內毒素被暫時壓制了下去,輕輕的鬆了一口氣,起碼在一兩個小時之內,林軒不用擔心毒素爆發了,其實如果林軒不動用神力的話,一兩天之內都沒有問題,不過看現在的情況恐怕還是需要林軒出手震懾了,而且林軒也不打算就這麼輕易的放過這群人,畢竟他們之前幾乎威脅到了林軒的生命安全來著……

林軒掃視了一下現場,其他人直接無視掉,需要重視的是兩個物境二十九品,忍組的實力不強,不過要防備著他有什麼特殊的手段,這個黑衣人的倒是需要注意一下,但是也並不算太強,只是林軒現在受傷頗重,實力打了折扣,所以相聚並不是太大,但是縱觀場上局勢來說,林軒這一方還是佔據了巨大的優勢,不是因為林軒暫時恢復了實力,而是鳳妍和小金的實力強大……

其他幾個人在林軒吃藥的時候也沒有動手,在他們看來現在最重要的是黑衣人的態度,而不是林軒的態度,或許他們認為就算林軒實力全部恢復,只要他們聯合在一起也可以應付的下來。

「咳咳……呸呸……」林軒輕輕的咳嗽了兩聲,將堵在氣管裡面的彩色血液給吐了出來,然後隨手聚集一團水汽,扔到嘴裡漱了漱口,之前那種麻麻的感覺才逐漸的消退了:「呼,終於能自由的說話了呀,那個那位大哥,你剛剛說什麼來著?」林軒看向了現在手裡握著一把小槍的黑衣人說道。

黑衣人怔了一下,然後毫不在意的笑著說道:「林軒閣下,我們聯手對付其他人如何?」

「哦,這樣啊……」林軒點了點頭。

「那您的答案呢?」黑衣人依舊笑著。

「我拒絕……」林軒伸手拿出了軒轅劍,現在自己的實力打了一些折扣,那麼就需要軒轅劍來幫助自己了,反正這些人也不知道法器的珍貴。

忍組的人還有那兩個從地下竄出來,不知道什麼組織的修鍊者都是一怔,在他們看來現在怎麼說都是要聯合黑衣人的方式對林軒最有利,畢竟現在是他們好多人對林軒一個人,但是令他們沒有想到的是,林軒竟然選擇了拒絕,這是自大還是愚蠢?反正他們沒覺得他們這麼多人打不過一個林軒。 天行戰記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