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咦?」

經姚勝這麼一說,現場之人裡邊,除了陰魔老人還有另外幾處房間的身影臉色猛地一沉之外,都是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就連六號包廂裡邊的夫婦在眉頭微微皺起間,也是對視了一眼,從彼此眼中看到了一絲疑惑,似乎是沒想到對方會給出這麼一個解釋。

「第二,我們再來看這一頭妖獸的瞳孔,雙目之中包含符文之法……這一種靈力驅使的方法頗為稀少,而且想要掌握更是難上加難。在天元域記載著的歷史之中,成功得到這一種力量的人不多,天元大仙恰恰就是這其中的一個。」多種頗為滿意來人反應的姚勝在眉頭一挑之餘,笑著說道。

「第三,形狀似狗,吼聲如獅,四肢如虎這一種奇獸並非是沒有,僅是稀少罷了。而一般這一類四不像的存在,會同時兼有複數能力的可能性也是極大。在過往的時代了,不論是宗門還是家族,都喜歡養來當作看守之用。」明確地感覺到事情是向著自己想要的方向發展的姚勝,又是乘勝追擊道。

不過正當姚勝想要繼續說下去之時,陰魔老人的房間裡邊卻是有著一絲不耐煩的聲音傳出:「夠了,姚家小子,快些說說這東西要多少靈石吧。老夫可沒耐心在這裡聽 高台之上,將眾人驟然變化的神色盡收眼底之後,這一回姚勝倒是沒有打算給他們討論的時間,在含笑之餘,便是朗聲說道:「好!既然陰魔前輩開口,那麼姚某也不再拖延什麼。現在宣布,這一頭妖獸的底價為……一百萬靈石!每一次加價不低於五萬靈石。競價,開始!」

「我出一百萬靈石!」

「一百零五萬靈石!」

「一百一十萬靈石!」

……

雖然一時半刻都未能想通這所謂的線索與關係是真是假,但一聽到姚勝說開始拍賣,不少心中一凜以及具備爭上一爭之力的修靈者,旋即連忙將價錢報出,唯恐慢了一步就要失去參與的機會。

見此,一眾人影之中,梁榆的眉頭先是微微皺起,然後又緩緩鬆開。

皺起,是因為對眾人的激烈反應頗為意外,而鬆開,則是覺得在當今時世,修鍊晉陞越發不易,對於這等一絲有可能一躍躋身於強者之列的機會,傾盡全力雖說在意料之外,但細心一想,事實上又是在情理當中。

不過無論是出乎何種原因,都與梁榆的關係不大,他現在要做的,就是一名圍觀者,一個看客,看看這一頭藏有玄機的妖獸,究竟會花落誰家。

三層包廂之內,看見競拍開始,這一些身份不弱之人倒是沒有和顯露出來的態度一樣急著出手,反而在沉吟之間,掂量起這麼一個半真半假的消息到底值得他們付出多少靈石。

儘管知道陰魔老人不太可能與樊城之人聯手坑騙他們那一百幾十萬靈石,但是有些事情,還是不得不防。更何況,即使有萬貫家財,也不見得可以隨意揮霍。畢竟一步一腳印走到今天的他們,可是知曉靈石來之不易,是不會主動跑到自己的儲物袋裡邊的。

這一點,倒是與不少出身名門的年輕一輩大為不同。

默然之間,在竊竊私語了片刻之後,不少包廂當中也是有著決定做出。而三號包廂裡邊,自然是不會例外。

「姐姐,你看這天元古藏……要怎麼辦?」將臉上的嬉笑之色一收,神色徒然認真了不少的姜小萱輕聲問道。

「若然代價不大,倒是可以試上一試。因為我看有幾處包廂在得知天元古藏這幾個字后,個中傳出的波動也是變得有些不穩起來,顯然是情緒受到了些許干擾所致,故而消息為真的可能性,也是不小。」思量了少許,最終徐徐開口的白衣女子在憋了一眼在下方激烈競價的眾人之後,如是回道。

「可是如果真的是天元古藏,也不見得千萬靈石就可以拿下啊,而我們身上的靈石,明顯是不足的。」姜小萱在秀眉微蹙之餘,又道。

「此事……問道倒是不大。倘若這條線索為真,事後必定會有人上門幫忙付上部分貨款。而且這一趟樊城之人僅有你我二人,一旦貿然與這些涅磐老怪對上,也談不上是什麼好事。」搖了搖頭,似乎對姜小萱憂慮之事並不擔心的白衣女子淡淡回道。

如此之下,在姜小萱點了點頭的同時,二女的出手之事也就此敲定。

反觀高台之上,姚勝在嘴角掛著一絲笑意之餘,心中卻是對這一次的拍賣大為意外。

「怎麼這些第二步之修忽然就對這一頭來歷不清不楚,一切之事都是我胡編亂造的生靈動了購買的心思?難不成這一頭妖獸真的是與天元古藏有關不成?」意外之餘,姚勝不禁這般想道。

「不,不可能。這一頭妖獸我與另外三家的強者還有一干商會的掌權之人研究了多年,都未能得出個所以然,這些外來之修今天只是第一次看到,又怎麼可能看出什麼端倪呢?依我來看,大多是對於晉入天位之境,又甚至是聖涅三境有些過於著迷罷了。」頓了一頓,又立馬將之前的想法否定的姚勝暗暗想道。


與此同時,三層的包廂之中,不少打定了主意想要出手的修靈者感覺時機差不多了,便是一舉進入到爭奪的戰局裡邊。

「二百萬靈石。」


與想象的有些不同,率先出手的,居然是一開始抱著懷疑之心的六號包廂。但是在報價以後,裡面的兩道身影卻是神色如常,擺明是一樣合情合理的樣子。

看來,在剛才的討論之中,二人也是達成了共識,想要在這一頭妖獸身上賭上一把。

「二百一十萬靈石。」

看見有包廂之人出手,早就有些忍不住的陰魔老人立刻報價道。

「三百萬靈石。」

忽然,就在另外幾家想要報出各自的價格之時,一道突如其來的的聲音當即從三號包廂裡邊傳出。

「嗯?」

見狀,不光是三層的一干來客,就是二層的眾人都是微微一怔。

這出價未免也太過誇張了吧,一般十萬十萬地加價,先試探一二對手的深淺,然後再看看繼續爭下去是賺是虧才是一貫的做法。但是如今這麼一喊就是幾乎跨越了百萬靈石的幅度……萬一實際上僅是二百二十萬靈石就可以拿下了,豈不是虧到姥姥家了?

當然,這二百二十萬靈石只是一個比喻,依照三層之人才剛剛開始出手來看,最終結果必定是遠不止這個數目。只是對於三號包廂之人接連出手都是一鳴驚人的氣魄,倒是又一次引起在場之人的注目了。

「三百一十萬靈石。」

儘管對方出了高價,但感覺尚且在接受範圍之內的幾家在一愣過後,就立刻將價錢報了出去,雖說是比之前的打算多了數十萬靈石就對了。

「三百二十萬靈石。」

一如人們想象的一樣,這一個價錢雖然被三號包廂一下子拉高,瞬間淘汰了不少想要爭搶一番的二層之人,但這一場靈獸會前來的修靈者終究是頗為不少,這裡邊肯定也不乏卧虎藏龍之輩,所以不止是三層的身影,就是與梁榆一般的尋常來客中,依然存有競爭之力的人。這些存在看見三層的貴客繼續報價后,也是緊隨而上,沒有丁點放棄的意思。

「三百三十萬靈石。」

「三百三十五萬靈石。」

「三百四十萬靈石。」

……


時間,在你一言我一語的出價中,悄然流逝。而在這短短半個時辰的爭搶裡邊,每一次報價的間隔是越髮長了不少沒錯,但由始至終都沒有姚勝喊出第一次第二次等宣布無人與之競價的情形,使得本來是準備看熱鬧的人們都忍不住認真關注起這一次拍賣之中,笑到最後的到底會是誰。

至於價錢方面,在經歷了這麼一段時間的你爭我搶后,也是順利突破了七百萬靈石的大關,令不少在場之人暗暗咂舌。

不過也是與此相關,到了這個時候,仍舊可以參與到競價之中的身影已經寥寥無幾,就是六號包廂的一對夫婦,都已經早早放棄,更遑論二層的尋常修靈者了。

要知道七百萬靈石,數人的財物疊加起來,湊上一湊,應該還是有的,但是這般做法,後患也是無窮,一個不小心就是殺人奪寶的下場。

在這般前提之下,誰又肯輕易作出如此危險的事情呢。

說到這裡,不得不提的是,三號包廂裡邊的修靈者自從喊了一個三百萬靈石以後,便是一直保持沉默,沒有再度出手,彷彿剛才的報價也僅是玩耍而已,並沒有真心參與到競爭之中。

只是在這等境況裡邊,眾人也來不及關注太多那些沒有出手的包廂,他們留意的,僅是包括陰魔老人在內,還在不斷加價的幾處房間而已。

「七百五十萬靈石。」

種田吧貴妃 。沒有太多的理由,只因他既不是宗門之人,又不是屬於哪一個家族之中,作為一名散修,即使是修為高超,但財物一類的東西,始終是難以與一些家族勢力的掌權者比肩的。故而眼下這個數字,也已經差不多到他的極限了。

深吸一口氣,讓心情平靜下來的陰魔老人想道:「哼。大不了就先讓姚家小子他們打著個欠條,想必這區區百來萬靈石,也不會不買老夫的賬吧?」

「七百六十萬靈石。」


與陰魔老人相差無幾,在喊出價錢以後,這一處包廂裡面的幾道身影在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之下,臉上均是有著一絲遲疑顯露而出。

雖然對於這一頭妖獸志在必得,但七百多八百萬靈石也不是說著玩的。而且天元古藏的隱秘之事,直到現在為止都是傳聞一樁,是真是假也無從考證,萬一消息是假的,用這一筆靈石來購下這無用之物可真是倒了血霉了。

就在高台上邊的姚勝越發燦爛的時候,三號包廂裡面頓時又傳出一道古井無波,但落到眾人耳里又是仿若驚雷的話語:「一千萬靈石。」

「咦?」

此言一出,整個拍賣場當中便是鴉雀無聲。

在一雙雙不敢置信的目光投到三號包廂上邊間,房間之內又是有著對話響起。

「姐姐,這個價錢似乎有些過於招搖了吧?」儘管隔著諸多禁制還有一堵牆壁,但姜小萱依然可以感受到從外邊轉移過來的道道注意力。這般之下,即便她天不怕地不怕,在這個時候臉色也不由得有些古怪起來,而後在躊躇之餘,開口問道。

聞言,沒好氣地白了姜小萱一眼的白衣女子隨即做出的動作不是說教之舉,而是在美眸眨動間將心神移回下方的拍賣之上,似是在等待著一些什麼。

「這位客人,一千萬靈石……這個數目可是不少。你確實在你家大人沒有陪同前來的情況下,可以完成交易?」高台上邊,和眾人差不多心思的姚勝不禁問道。

「姚勝家主,看來作為舉辦勢力之一的姚家,好像對擁有金色戒指之人的財力沒有太多的信心啊。」沒有正面回答姚勝,白衣女子在對方話語落下后,立刻淡淡回道。

「嗯?」

聞聲,姚勝在雙目微微眯起間,眼神深處也是有著一絲對應的凝重泛起,心中暗道:「這些小丫頭……不簡單啊。竟然這般三言兩語就將話題推到大部分人的身上,若是我回答是沒有信心,那麼不光是客人會有不滿,就是平日與我合作的強者哪怕明面不說,心中也是會生出看低之意。好一個厲害的小丫頭。」

心中想是這麼想,而且白衣女子給出的難題也無疑是將姚勝推到了眾人的眼前,但這並不代表有著多年閱歷的他無法將眼下的情形解決,所以在咧嘴一笑后,朗聲說道:「這位客人,姚某當然不會對持有金色戒指,又或者說擁有入場資格的各位產生懷疑。只是拍賣之事,乃是認認真真,規規矩矩的,所以剛才的一問,也僅是循例而已,沒有什麼特別的意思。如果有冒犯,姚某願意賠禮道歉。」

「賠禮道歉倒是不必了,如果還沒有另外的朋友想要出價競爭,那麼還請姚勝家主宣布這一頭妖獸的獲得者為誰。」姚勝都知道自己這一邊並沒有大人跟隨,白衣女子又怎麼可能接受他的賠禮道歉呢,故而在神色不變間,又是將話題繞了回去。

看到這樣的一幕,姚勝自然不會傻到繼續和這小丫頭做口舌之爭,他在清咳一聲后,環視四周道:「一千萬靈石!有沒有哪一位客人出價要比這一千萬靈石更高的?」

問姚勝是問了,但一千萬靈石這等天價,可不是尋常修靈者可以隨意拿出來的,就算是第二步之修也好,因而在這般之下,別說是二層的眾人,就是三層的一處處包廂裡邊的身影,除了姜小萱二女,無一不是面面相覷,沒能報出更高的價格。

反觀陰魔老人,在聽到一千萬靈石這麼一個字眼后,他擺放在皮椅扶手上的手掌驀然就抓緊了一些,在悄然發力間,竟是有著硬生生地有著一個缺口露出,很是恐怖滲人。

看見在場之人無人出價,而且心中對這一千萬靈石的價格事實上又是很是滿意的姚勝,在慶幸抓了三號包廂之人這樣的一個冤大頭后,立刻宣佈道:「一千萬靈石第一次!一千萬靈石第二次!一千萬靈石第三次!成交,這一頭妖獸的獲得者為三號包廂的客人。」

「轟!」

「唰!」

下一霎那,讓眾人驚了一驚的是,姚勝的聲音前一息才剛剛落下,下一息便是有著一陣轟鳴之音炸裂而開,然後一道流光便是如雷如電地向著高台之上暴掠而去。


驚訝之餘,梁榆的眉頭才剛剛皺起,想要看清楚究竟發生了什麼事的時候,他的腦海之中卻是有著仙狐兒的聲音輕輕盪起:「主人,機會來了,還請做好離開拍賣場的準備。」

「嗯?」

一聽仙狐兒這話,梁榆的注意力立馬就從半空上邊的靈光處收回,然後在心神轉動間,身上佩帶著的寶物還有軀體內的靈力,也是自然而然地動作起來。

至於三號包廂裡邊,二人在感覺到下方的動靜以後,先是對視一眼,下一刻便是從房間離開,不知道是走向何處。

「陰魔前輩,不知道你這是什麼意思?」旁人由於修為過低所以看得不夠清楚,但作為第二步之修,當陰魔老人身形一動,驀然衝出的時候,姚勝便已經反應過來,在向前一步間,低聲喝道。

「哼。」

沒有理會姚勝的質問,陰魔老人在一聲冷哼之後,五指猛地一張,緊接著一個個漆黑的光球便是在他的掌心之上浮現而出。

「陰魔老鬼,來我們樊城不好好地呆著,參與拍賣之事,突然走下來這裡想要做什麼?難道是當我們幾位在一旁喝茶的老朋友不存在了?」忽然,正當陰魔老人的身形與高台越發接近的時候,拍賣場之中卻是有著一陣不喜之音飄蕩而起。

「****魔手 「唰!」

「唰!」

「唰!」

……

不過很快,當眾人從驚愕之中反應過來以後,在狂喜之色逐漸蔓延至臉龐上邊間,為數不少的身形直接就是一閃,從座位上離開,向著半空當中暴掠而去。

一時間,整個拍賣場內儘是破風之音。

「哼!凡是出手之人有命離開還好,若然鬼迷心竅還被老夫擒下,必定讓這些宵小之輩生不如死!」半空之上,感應到在陰魔老人一番煽風點火之言下,現場之中不少身影都動了歪心思以後,出手阻止龐大黑手籠罩而下的幾人裡邊,旋即有一人暴喝道。

不得不說,這一道威脅話語從一名第二步之修口中說出,確實有著不弱的威懾能力。

當聲音在廳堂回蕩起來之時,這些離開座位的身影裡邊,當即又有那麼一部分在遲疑間,悄然退了回去。不管怎麼說,陰魔老人雖然出手了,但是事情真是假,人們還是不清楚底細,就是他藉由天元古藏之名來吸引大家幫忙製造混亂,然後拍拍屁股趁機溜走也是大有可能的。

故而在進退之間,這些人影還是為了保守起見,選擇了退。

「哼!沒用的傢伙,就是有莫大的機緣放在你眼前,也輪不到你成為聖涅之修啊!」看見這些上前的人影裡面在經過樊城之人的一番威脅后,立馬就有半數退了回去,操縱著巨大黑手拍向籠牢的陰魔老人不禁低聲罵了一句。

「陰魔老人,你的話語是真,還是假?」忽然,就在人們以為事情到這裡應該沒有意外發生,接下來就看拍賣場的守衛之人以及陰魔老人一干強者對決如何的時候,三層的包廂裡邊卻是毫無預兆地有著一道問詢之音傳開。

聞言,臉上立即就是一喜的陰魔老人也顧不上說話的究竟是誰,立即問道:「諸位老友,這一頭妖獸的的確確是與天元古藏的入口有關,而且還是鑰匙一類的存在!這一點老夫可以對自己的心魔發誓!若然有假,往後修為不得再進一步!」

「轟!」

「轟!」

「轟!」

……

陰魔老人以心魔起誓之言以後,不少在三層處於觀望狀態的身影,頓時渾身上下爆發出一股股猶如潮水一般的雄渾靈力,在這些強大無比的能量在拍賣場之中席捲而開之餘,身形一動,旋即飛向了半空的牢籠處。

「哈哈,陰魔兄,現在就讓我們夫婦來助你一臂之力吧。」前行之間,一名面容蒼老的男子哈哈一笑道。

此言一出,陰魔老人的臉上第一反應就是一喜,而樊城之人的表情卻是一驚。

這夫婦二人在天元域之中被稱為雲仙道侶,修為均在轉涅磐之上,而且還會使用合擊之法,依照傳聞所說,這一種合擊之力的威能就連天位境對上依然可傷,令人忌憚。

更為重要的,卻是這一對夫婦為散修,行蹤飄蕩無形,若是他們不想,根本就尋不到半點蹤影,所以就連天罡學院等龐然大物無事的話,都不願與這些強大的散修之人交惡,免得費時費力。

不僅如此,幾乎與六號包廂這一對夫婦一同行動的,還有另外幾處隱著不出的客人。本來他們是想等陰魔老人與姚勝等一眾樊城強者分出勝負后,才殺他們一個措手不及,來個螳螂捕蟬黃雀在後的。但眼下看見如此之多第二步之修還有玄境之人齊齊上前,思量一二后感覺現在的形勢更為有利,於是乎也沒有繼續猶豫,群起而攻之。

眼見此景,陰魔老人在嘴角勾起的弧度更大一些間,化作黑色大手的臂膀徒然發力,使得前來阻止他的幾名強者身形低了一些。

「姚勝,你率領一干護衛前去阻止這些不知好歹之人,陰魔老鬼就由我們先行擋下。」龐大的黑影下邊,一道身影突然喝道。

「是。」聽完,姚勝在不假思索間,向前一步,消失在原地不見。

下一霎那,當姚勝的身形重新顯現在半空處的時候,一股股磅礴的靈力隨即伴隨他的聲音擴散而開:「現在返回屬於自己的位置,或者自覺退去,姚某還可以當作是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下一次前來樊城,依舊好生招待。不過如果執迷不悟,可就別怪姚某翻臉不認人了。」

「呵呵,姚勝家主,聽聞你近來修為大漲,不妨先與妾身切磋一二如何?」前者的話語剛一落下,那些從三層包廂之內飛出的身影中,一道體態較為豐滿的女子在呵呵一笑后,就不偏不倚地迎了上去。

「雲仙道侶?」見狀,姚勝一下子就認出了前來的女子是雲仙道侶之一,而且修為比他還是高上一籌。只是現在的境況都不能以常理而論了,所以哪怕是打不過,自己還是要硬著頭皮上。

「轟隆隆!」

很快,樊城拍賣場的二層之中四處有著轟鳴之音炸裂而開,除此之外,三層的第二步之修齊齊動身而下,破開了二層與三層之間存在的禁制,使得會場時亮時暗,一片混亂。

不過若然有人仔細留意三層情形的話,卻是有可能發現,三號包廂裡邊的客人早已不在房間,裡面空空如也,不知道去了哪裡。

二層當中,在混亂一開始的時候,就走到了門口的梁榆頭也不回地快步走出,然後乾脆利落地返回一層,接著走出大街之中。

「仙狐兒,出到城外等待,機會真的會比留在這裡要大?」雖然身形還在不斷向前,朝著城門飛快走去,但梁榆卻是心神一動,向著仙狐兒這般問道。

「公子大可以不相信仙狐兒之言,畢竟妾身也僅是猜測,並無真憑實據肯定寶貝最終一定會落到樊城之外的。」儲物袋裡邊,仙狐兒懶洋洋地回應道。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