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

大地突然裂開,王明、魔聖、靈聖等沖了出來,眾人更加的吃驚了,那八九位成聖也不知多少年的祖宗級人物中居然有一個年輕的身影,混亂搏殺。

「好強大,在這麼多古聖中混戰、爭雄,都能傲視而行,誰能滅他。」一些人感嘆。

特別是踏上星空古路的試煉者,更是一陣沮喪,有這等人物存在,他們只能淪為綠葉。到了現在,也許只有羽仙、苦頭陀、穆廣寒、歐冶魔等能與他爭雄。

「轟!」

王明一拳將對他施辣手的魔聖轟飛,將其半邊身子打爛,鮮血淋淋,摔倒在了山脈中。

眾人嘩然,一位古聖就這樣被打飛,狼狽與慘烈的不成樣子,神魂暗淡,近乎要油盡燈枯了。

「咻」

道之源,光華柔和,竟再次沒入了地下,這一次似乎永久性的消失了,連幾位古聖都感應不到了。

「匆匆一現,就這麼消失了,難道場中沒有一人得到認可,它不屑停留?」

許多人大叫,無比焦急,而八九位古聖更是絕望了,錯過機會,就不可能再來了。

人影一閃,王明沒入了地下,源術無敵,覆蓋十方,追尋道之源。

這是一場艱苦的追擊戰,不得不說,道之源神性驚人,強大如王明擁有速度法決以及源術也差點追丟,足足耗去兩個時辰,他才衝天而上,施展妙術,將其禁錮在蒼宇中。

「他……捉住了道之源!」

「天啊,我們竟見證了一個奇迹,萬古少有。可這一世……才隔二十幾年而已,第二次有人得到了道之源!」

這片戰場沸騰,連龍馬都在撒蹄子狂奔呼嘯。

王明掌心上,拘禁著一團人頭大的光,無比的祥和聖潔,各種大道符號浮現,神秘莫測。

許多人口乾舌燥,就要立刻去爭搶。

然而就在這一刻發生了一件讓人震驚的事情,道之源透出一道模糊的意志,傳盪開來。

「你與道相悖,違逆天地,不能得道成帝。」

這簡短的意志,讓許多人睜大了眸子,向前觀看,誰也沒有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

「噗」

道之源碎裂,飛向四面八方,要重新歸於虛無的天地中。

「這個人永遠不能證道,天地不認可,哈哈……」有人忍不住大笑了起來。

而踏上星空古路的試煉者,此時足有一百五十餘人聚到了這裡,見狀也都露出異色,許多人都長出了一口氣。

天地竟否認了這樣一個實力強大、壓迫的許多強者透不過氣來的絕頂人物。

「嗡」

王明的眉心飛出一座鼎,垂落,有吞納九天十地的威勢,震撼人心。

「我何需你認可,你不過是我拿來用的東西!」王明聲音冷漠,施展出禁仙六封,攫取道之源,將它重新吞納到鼎中。

大鼎如淵海,吞納天地,那一縷縷朦朧的光衝擊鼎壁,卻始終難以擺脫,道之源被束縛住了。

在禁仙六封與九州鼎的鎮壓下,它合為一體,被收了進去,儘管非常的不甘,卻無法逃走。

「這是……」許多人震撼。

自古至今,不被天地認可的人不是沒有,道之源會碎裂,重歸天地中,可從來沒有人可以強行掠奪。

眼前此人如此的強勢,震撼人心。

「與天地相悖,他強行將道之源合一,鎮封了在鼎中,這是一個什麼樣的人!?」

「歷代可是沒有人敢這樣做的,會遭天譴的,這也太過放肆了吧。」

眾人震驚,簡直不敢相信這一切,重聚道之源,要強行鎮之,為己所用。

突然,恐怖氣機瀰漫,在那蒼穹上出現一條秩序神鏈,鮮艷如仙凰的翎羽,橫斬王明。

「天譴,上蒼真的降下劫罰了。」許多人大驚。

這是一條絢爛的神鏈,神能悚人,橫貫天上地下,圍剿而來,要將王明腰斬。

「來了,自古至今,很少有人敢這樣不敬,道之源豈是可以強行奪走的,必然受天罰。」

然而,讓人張口結舌的是,王明無懼,舉拳擊天,力抗劫罰,一道霸拳粉碎了蒼空。 「轟隆!」

一場驚天變故發生,那鮮艷亮麗的秩序神鏈被擋住了,人們預料中的身死道消的場面並未出現。

「劫罰依據每一個人的實力而動,總是高於被罰者上線,從而毀掉,可他卻擋住了……」

王明嘴角露出一縷冷笑,所謂的劫罰不過如此,比這更兇險的事都遭遇過。

鮮艷的秩序神鏈震動,蒼穹上頓時電閃雷鳴,出現成千上萬道的劫光,全部打向王明與鼎。

「天劫,上蒼震怒了!」

並未有人突破境界,沒有妖孽渡劫,只是因王明褻瀆了道之源,於青天白日降下神劫。

可怖的光飛舞,熾盛的電芒閃耀,將這個地方淹沒,成為一片如同澤國般的電海地帶。

哧哧……

閃電成片,神芒億萬道,交織成一片光的世界,這裡被大範圍的籠罩了,讓很多人都變色。

無窮的雷海降臨,恐怖的天劫湧現,鎮殺一切阻擋,這像是有一個天神在怒吼,要撕碎世間萬物。

眾人莫不變色,他們都是一方人雄,各個法力通天,見識非凡,許多試煉者來自古老的星域,自然都不是凡俗,皆度過雷劫。

一些人心驚,失聲叫道:「這簡直就是神劫,雷海太浩大了,無法抵擋,有幾人可度過這樣的天劫?!」

轟隆!

雷海恐怖,每一條都如一道星河墜落,大氣磅礴,神威蓋世,這豈是血肉之軀所能抗衡的。

無論是魔國、神國、九天國度,還是走上星空古路的試煉者,莫不倒退,與他劃清界限,生怕被連累。

許多人膽顫,如此景象預示了王明肯定是被上蒼所不容,被詛咒了,今日多半要應劫。

「可惜了,此人之實力如此強大,絕對是這一批人中的佼佼者,為一代翹楚,卻難以活命了。」

「只怪他不知進退,敢褻瀆上蒼,強掠道之源,自然要遭受懲罰,殞落是他應得的下場。」

有人暗道可惜,自然也有人譏笑,一個強人的殤去,對這些人來說是個好消息。

魔國、神國等人也在低語,見證了這等可怖的場面,誰能寂靜,這個世間,天劫是最可怖的力量之一。

「這數十年來,倒也見證了一些試煉者渡劫,有幾批人當可應對如此威勢的雷劫,不知他能否抗過。」

然而,讓許多人毛骨涼氣嗖嗖的是,在那萬丈雷海中,王明根本就沒有一點懼意,他盤坐在那裡,引雷電入體,眉心前更是出現一個金色的小人,吞吐電光。

「引雷入體,以天劫淬鍊真身,這還真是……逆天!」

眾人驚憾,忍不住倒吸冷氣,這等人物實在少有,在整條星空古路上都應有一席之地。

預想中的骨碎肉毀的場面沒有出現,王明的肉身、金色的小人、鼎將無窮雷海引來,用以淬鍊己身,給吞納了!

「真是讓我意外。」王明自語。

他剛才還真以為天地有意志,要針對他而罰,仔細體悟過後,發現這應該是一種自然存在的秩序之力。

道之源,確實應該是逆天的東西,摹刻下了整片宇宙最本源的東西,至於那道模糊的意志……有些詭異。

禁仙六封奏效,他以鼎將此道之源吞入當中,重聚成一團光,感受到了內部諸多符號,恐怖而神秘。

那道模糊的意志消失了,再也沒有出現,不過這團光對他有排斥,難與他相融。

禁仙六封發威,徹底封住了道之源,深埋鼎中,與外界隔絕了氣息,劫罰頓時消失,漫天雷光退去。

王明完好無損,屹立在天穹下,衣袂獵獵,頭上懸有一口鼎,古樸自然,垂下的絲絛將他護住。

「竟然無恙,不可思議!」

撿來的萌寶:億萬首席寵甜妻 「那鼎……天啊,是以源根鑄成!」

王明並未遭天譴,平安度過,讓人驚詫,此時他們的注意才從道之源轉移到鼎上,自然有很多人認出。

古之仙王的專屬仙料,無論在何時,無論在哪裡,都註定會引人矚目,化為風波,成為焦點。

「真的是……混沌精粹!」

人們震撼,口乾舌燥,許多人被驚住了,頭腦中隆隆作響。

「道之源被他重聚、收進鼎中,真能強行容納不成?!」

豪門霸愛:腹黑總裁的女警老婆 一些人眸光熾熱,這簡直是一種仙緣,奪鼎亦能奪道之源,若能到手,還論什麼恩怨情仇。

一道血劍無聲的劈向王明的後腦海,這是要一擊斃命,將他襲殺於此。

同一時間,其他各種兵器也都閃爍神輝,從山脈中、從雲端上打了過來,不少強者出手。

財帛動人心,更何況是這等逆天的東西。

「殺,留下道之源,你不被上蒼認可,將它交出來!」

這場殺劫,來的是如此的突兀,寧靜的戰場頓時喧沸了,人們同攻王明,要將他留下。

「捅了老天爺的屁股蛋子了,該死的,這麼多人圍殺,真是倒了八輩子血霉。」龍馬詛咒。

王明大開殺戒,走上星空古路,本就是遇強越強,在無盡高手中爭鋒。

對於真正踏上仙王路、想走向絕巔的人來說,這本就是一條血路,註定會腳下伏屍,血流成河,脫穎而出。

歷代諸強都是一路戰下去、以赫赫威名闖到終點的,沒有什麼其他捷徑,不然也就喪失了闖星空古路的本義。

「殺!」

王明手持黑色長槍,挑天裂地,每一次出擊都會有人被釘死,果斷而利落。

「噗」、「噗」……

一具、兩具……三十七具,全為大魔,最後足足有五十四具大魔伏屍,倒在了他的腳下,每一個人都是額骨被洞穿。

「啊……」

神國的人亦慘叫,王明手中的暗金長槍迅疾如閃電,被擊殺六七十位高手。

這是一場殺劫!

鮮血滿空,諸多土著還有試煉者,在王明的矛鋒下一個個的斃命,鮮血淋淋。

最後,古聖都參與了進來。王明打出了震怒,通體發光,異象展出,短暫的合一,仙王、金色苦海、混沌青蓮等融為了一體,恐怖滔天。

「噗」

當他將一名古聖徒手撕裂時,整片世界都安靜了,他沐浴聖血,殺出了這片戰場,無人敢擋。

在此後的半個月里,整片古地都不寧靜,到處是血戰,王明遭遇了一批又一批人的阻擊,他鐵血殺戮。

到了最後,打到日月無光,天地失色,許多山河千瘡百孔,不復存在。

這是一場浩劫,王明在此屠聖,鎮住了許多人,後來竟無人敢尋釁,不敢找他的麻煩。

當然,也有幾次危機出現,有神國、魔國的聖王出現,被他避過去了,未能遭遇一戰。

半個月下來,以王明的體質來說都有些疲憊了,與試煉者、異族等輪番大戰,軀體上出現了暗傷。

他殺了不下千人,沐浴鮮血,所過之處,諸雄伏屍其腳下,大戰到人膽寒。

「終於結束了。」龍馬齜牙咧嘴,對它來說這是一種煎熬,戰到體無完膚,傷痕纍纍。

清澈的湖水,蓮香清幽,這是一個水霧瀰漫、猶如藍寶石的美麗湖泊,他們在此靜養,恢復了旺盛的血氣。

「這道之源到底是什麼東西?」

湖畔,金色的麒麟草生長,靈氣四溢,燦爛一片,更有葯果,芬芳撲鼻,龍馬吃了一堆靈果,向王明詢問。

王明擺下欺天陣紋,將道之源釋放出來,仔細觀察,感覺它深不可測,內有各種符號流動,蘊含了無窮的大道至理。

這一次,道之源並未傳出什麼意志,但卻在第一時間碎裂了,化成一縷縷祥和瑞氣,想要逃散。

王明神色頓時就冷了下來,道之源果真不認可他,竟然百般逃避,不讓他參悟。

龍馬嘿嘿笑道:「看來你前途不明朗,道之源對你不屑一顧。」

王明施展禁仙六封,重新將道之源聚為一道光團,使它不能離開身邊,被牢牢的禁錮在此。

濛濛的愛 「你打算怎麼辦?」龍馬問道。

「洗腳!」王明冷笑道。

他竟真的這樣做了,封住這團光,脫下戰靴,將雙腳融進這團如水般柔和、如月華般神潔的仙物中。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