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終於清凈了……」將所有的蠅妖精都打發進了沼澤空間,西撒看著一片狼藉的神域大廳,舒了一口氣,問道,「城堡那邊準備如何了?」

「一切就緒,已經將世界之脈和神國的能量通道駁接。只要你那邊準備好,隨時都可以開始。」麗塔應道。

「神域的世界之力儲存量還有多少?那幫坑爹貨沒敗完吧?」西撒好奇道。

「這條次神脈年代久遠,神域被十七年蟬反覆加固,在神域最底下,還有一個巨大的神力池,裡面累積了這條次神脈數百年的神力。蠅妖精能力有限,並沒發現這裡,她們只浪費了次神脈平日里正常產出的世界之力。不過她們也辦了件好事,神力長期滋養菌毯,已將讓這條世界之脈的分支,與菌毯森林連為一體了。」

聽完女僕的敘述,西撒有些驚喜的說道:「聽起來,我們似乎佔了大便宜?」

「沒錯,計劃比預計的還要容易,而且不僅不需要神國浪費能量,還能反賺一大筆。對了,這條次神脈的世界之力品質,遠遠超出一般的世界之脈,已經達到真神脈的級別。」麗塔想起什麼,彙報道。

「這是當然了,不然協會怎麼會如此在意這條次神脈?不過這些都不重要了,既然決定讓給他們,還打聽這些幹嘛?反正這條次神脈留在我手裡也沒用處,不如倒手賣個好價錢,而且臨走前還能再撈一筆。這筆買賣絕對不虧。準備一下,我要動手了。」

西撒搓了搓手,一臉興奮的離開神域,向移動神國走去。

……

回到樹林,西撒正好看到七個抱著一堆小瓶子,在鯊魚甜椒恐怖氣勢籠罩下,一臉尷尬站在原地,留著也不是離開也不是的男男女女。

這夥人,正是之前給魔蠅娘們送溫暖,然後成功簽訂條約,準備帶著『洗腳水』回總部的小分隊。結果他們剛收拾好一地的血瓶,準備離開森林,回歸基地時,正巧被騎著大白鯊迎面而來的西撒碰上。

一邊是戰鬥力還沒入患的凡人,雙手抱滿瓶子的戰五渣;一邊是實力禍級,騎著巨獸虛空大白鯊趕路的某賤人,結果不言而喻。西撒只是和善的笑了笑,這群人就在甜椒那可怕體型的壓迫下,直接給跪了。

西撒懶得理這群弱雞,直接無視,進入了神域。而這個小隊的成員也很光棍,明白自己見到了關底boss,跑是跑不掉了,乾脆就這麼老老實實的站在樹林里,等待命運的判決。

「喲,諸位還在啊!」從神域出來,西撒見這群人還沒走,有些的意外的打起招呼。

「大人說笑了,我們敢亂動,恐怕只有一個下場吧?」小隊長斜眼瞥了瞥大白鯊投在地面的影子,接著打了個哆嗦。即便沒有大白鯊,滿森林的魔蠅也不是他們能抵抗的。

「大家別緊張,我不是壞人。其實呢,我是這個神域的投資人,最大的股東。那群蠅妖精,都是我的員工。今天回來這裡,是因為有一個大項目。相見即是緣,既然碰到,你們就先別急著走,和我一起見證接下來的偉大畫面吧!」

西撒說話的同時,遠方的『戰爭妖精』們也率領悍不畏死源源不斷的喪屍大軍,殺進了零之環的基地中。雖然妖精陣營底蘊不足,只剩下百來頭不到害級的病毒體肆虐,但依舊造成了巨大損失。

接連不斷的爆炸從遠方傳來,一團又一團蘑菇狀的火球在天空炸開,送溫暖小隊的成員一個激靈,明白遠方火光映天、槍炮不斷的場面,絕對與眼前這個『投資人』、『大股東』有關。

「您不殺我們?」小隊長壯著膽子問道。

「別害怕嘛!無冤無仇的,我為什麼要殺你們呢?其實,我是個好人,要求一點也不高,只希望你們能陪我看一場大戲,然後回去告訴你們高層,這一切都是我西撒做的,就行了。」西撒拍了拍小隊長的肩膀,寬慰道。

聽到西撒話,小隊長眼中明顯露出你丫耍我吧!哪有人敢自尋死路,自報家門招惹零之環的呢?大爺您大人有大量,別折磨小人了,乾脆給一刀,痛快點得了!

彷彿看出小隊長心中的疑惑,西撒解釋道:「你要明白,零之環雖然強大,但不是所有人都怕他的。而這些不怕他的人中,有一部分名氣不大,急需一兩件英雄事迹來打響名頭。你們很幸運,遇到了我,不僅保住了小命,還能看一場大戲。好了,跟我走吧,帶你去個好地方!」

在鯊魚甜椒和無數魔蠅的威脅下,小隊成員哭喪著一張臉,不情不願的跟在西撒身後,爬上了移動城堡,正巧看到體型嬌小的小田螺,一巴掌拍翻了一頭比犀牛還大的怪獸,然後拖著那傢伙的尾巴,掄圓了砸來砸去。

只聽『撕拉』一聲響,歌絲納扯斷了那個怪物的尾巴,將怪物遠遠丟了出去。接著,小田螺不解的看了看手中的斷尾,又看了眼西撒,哇的一聲哭了出來。

見到這一幕,心裡承受能力最差的女隊員,乾脆翻著白眼昏死過去。這個世界太瘋狂了!(未完待續。。)

ps:票票票票……

… 用一包超大款豪華包裝的水果味狗糧安慰了失去玩具的霸娘龍后,西撒來到拖鞋號船頭草坪的最前沿,雙手扶住欄杆眺望遠方。

此時的拖鞋號背對蠅妖精神域,正前方則是菌毯森林的中央試驗場,更遠處正是火光四起槍炮聲不斷的零之環基地,再在遠處則是重建中的黑毯城。四個地點外加拖鞋號,正好處在一條直線上。

西撒從白海螺中喚出幾隻亡靈勞工,為坐立難安的七人小組擺上椅子,分發了食物和飲料,讓他們坐下休息。而剛剛睡醒的卡蜜拉,則和歌絲納,海拉姐弟湊在一起,一人脖子上掛一副望遠鏡,有吃有喝的等待著好戲上演。

「麗塔,再確認一遍,都準備好了嗎?」西撒回頭問道。

「已經將蠅妖精神域的世界之脈,接通到神國中。」

麗塔站在西撒身後,冷靜的彙報著,同時開啟兔耳朵,仔細觀察記錄,分析西撒的一舉一動。這種神脈干涉現實的行為,恐怕以後也不多見,必須記錄下來,對她未來的進階大有幫助。

「甜椒,你帶著食人魚軍團警戒附近,無論什麼人靠近移動城堡,統統擊殺。卡蜜拉,我把這片神域的魔蠅控制權都交給你,任何人進入進入神域輻射範圍,統統擊殺。麗塔,你負責保護我。」西撒打開一張暴食之口,數百條銀光閃閃的食人魚游竄出來,在空中不斷游曳。

「吼!」空中的大白鯊叫了一聲,接著不懷好意的看了七人小隊一眼,這才領著一群小魚,大搖大擺的走開。

坐在椅子上的幾人看到滿天食人魚飛過,冷汗直冒。心中暗罵的同時。表現的也更加乖巧,雙手握緊西撒提供的飲料,一動不動的坐在那裡,一臉的嚴肅認真,彷彿是最最敬業的背景道具。

坐在草坪上和歌絲納搶雞腿的卡蜜拉歡喜的點點頭,不再搭理霸娘龍。閉上眼睛連接進入魔蠅網路頻道,開始自顧自的玩起蒼蠅來。

安排完一起,西撒深吸一口氣,調整狀態,開始控制背後的神國,與身邊無處不在的蠅妖精次神脈對接。一輪白銀色繪滿血紅錯亂線條的圓環,緩緩在西撒背後浮現,帶動內部七個更小的齒輪緩慢轉動起來。

此刻,他正通過白銀之輪的調節。試圖控制移動神國,並將其和外界的蠅妖精神域連接起來。對於其他能力者來說,這是一個十分複雜浩大,而且相當精細的工程,只有達到禍級才有資格進行,而且需要大量時間與精力。

但對於擁有銀之輪的西撒來說,一切簡單許多,更何況銀之輪的內部。還有艾爾莎和一個母巢做後盾,巨大的壓力分流為三份。負擔驟然減輕。

突然,一隻小妖精從白銀之輪的縫隙中鑽了出來,快速飛到西撒肩膀上,趴在他的耳邊小聲嘀咕這什麼。

西撒動作一停,放緩了對次神脈的控制,再次打開一張暴食之口。緊接著。一群身穿囚服、雙手帶著鐐銬、腳腕上掛著小鐵球、耷拉著腦袋無精打採的魔蠅娘,列隊飛了出來,在空中擺出認罪俯首的姿勢,齊聲道:「皇帝陛下,偶們知錯了!」

突然出場的囚服妖精。正是剛才被西撒剝奪了神力,踢進沼澤空間的次神們。驟然失去了神力,又被艾爾莎狠狠教育一番,這群坑貨終於『幡然悔悟』,再沒了之前的囂張氣焰,現在態度誠懇的認錯,乞求西撒的原諒。

對於這群長期受到世界之脈滋養改造,已經異變成次神的稀有品種,西撒自然不捨得回爐重塑,反而留有大用。現在見這些魔蠅娘低頭認錯,他則態度不明的點點頭,也不說什麼。

見事有轉機,這幫坑貨的頭領10086目露喜色,心中暗道苦肉計成功!特意打扮成這樣果然有用!接著,她故意舉起被銬住的雙手,裝可憐道:「親愛的大王,您原諒我們了?」

「可以給你們一個改過自新的機會。」

看著10086拙劣的演技,西撒翻了個白眼,尼瑪手銬和腳鐐都是塑料做的,忽悠誰呢?敢不敢下點本錢?打造一副鐵的出來?還有囚服,也是臨時在白襯衫上,塗黑油漆畫出來吧?敢不敢演一場高質量的制服play?

10086將小手背到身後,對著小夥伴們比出一個勝利的手勢,接著道:「大王英明!看在我們這麼萌的份上,把次神脈還給我們行嗎?我們一定改過自新,洗心革面,從新做神!」

「沒門!次神脈我收回了,待會要交給別的人。從此以後,這條世界之脈,和你和我再無任何關係。」西撒搖了搖頭,今夜之後,這條次神脈就屬於協會了。

「不能啊,陛下!我們可都是老人了,您不能這樣拋棄我們,會寒了人心的啊!我為沼澤立過功,我為神域流過血!我們才是這條神脈的主人啊!」10086放聲大哭,凄厲幽怨的喊道。

她這次不再是演戲,而是真情流露。跟在她身後的蠅妖精們,也是一片哭哭啼啼,哀怨不已。嘗過了次神脈的甜頭,再讓她們回頭做普通的魔蠅娘,自然是一萬個不願意。

看到西撒一人訓斥的數百個次神小妖精不敢抬頭,而這些小次神非但不敢反駁,還要裝可憐耍賴哭鬧,坐在椅子上的七人小隊徹底崩潰了。

這還是平時高高在上,心黑手辣,喜怒無常的腦殘次神嗎?還有那條會飛的超級大白鯊,無數滿天亂竄的食人魚,能將犀牛大小的怪獸當鏈球扔飛的怪力蘿,以及那幾個神神秘秘的蛙眼怪人、貓耳怪人、兔耳怪人,還有這座能夠移動的『拖鞋城堡』。

這一切一切,都讓西撒在他們心中變得神秘起來,不愧是『大老闆』啊!再聯想一下遠方傳來的火光、爆炸與槍炮聲,幾人瞬間腦補出某個邪惡反派正在發動一場計劃已久的驚天陰謀……接著,幾人變得更加乖巧,更加背景,握住飲料的手也攥的更緊了。

「都別哭了,現在有任務交給你們。完成得好,以後就在神國里當管理員;完成的不好,就滾去馬桶裡面壁一年!」西撒被這群蠅妖精煩的不行,直接說道。

「神國!」聽到神國,10086立刻止住哭泣聲,用力將流出來的鼻涕吸回去,接著挺起胸脯,認真道:「保證完成任務!」

神國,那可是神國啊!

在這條世界之脈做了大半年的鄉下次神,她們也從零之環那裡,了解到了一些基本常識。明白次神脈之上,就是真神脈。神域進化到更高級,就是神國。大王果然不會虧待我們這些老人啊!

「行了!現在一人領取一張嘴巴,然後各自散開,前往指定的地點待命,明白?」

西撒一邊說話,一邊分發小號的暴食之口,同時恢復了她們與次神脈的連接。而他身後的麗塔,則在空中展開一張虛擬地圖,內容正是零之環的養殖場,這片菌毯森林的全息圖像。圖像中心,密密麻麻分佈了數百個小光點,是魔蠅娘待會的行動目標。

「這!」

坐在椅子上的幾人抬頭看來一眼,接著驚訝的瞪大眼睛。大陰謀啊!果然是驚天大陰謀啊!

麗塔標註的位置,不是其他,正是零之環在森林內部,建設的核心試驗場。早在外星人入侵之前,零之環就派人在森林內部,建立了諸多實驗室,模擬各種極端氣候環境,試圖培育不同種類的外星生命。

外星大軍入侵錫蘭,毀壞了這些試驗場,搶走了大量資數據料與資源。之後零之環再次霸佔黑毯城,重新建立了更加全面的實驗場,直接改造地形,模擬了星球上各種環境,凡是星球上存在的沙漠、雨林、極地……這片森林都能找到。

而零之環模擬的環境,更是蘊含了不同的元素能量,並模仿次神脈建立模型,形成了領域規則的雛形,成功催生出不同屬性、不同能力的外星生命。

西撒這次的目標,這是這些被改造好的試驗場,以及改造地形使用的環境發生器。不同的環境地形,蘊含著不同的規則,可以大大填充貧瘠的神國,而環境發生器更是想買也買不到的最高級黑科技結晶。

他這次選擇加入協會,自然不是單純賣掉次神脈交惡零之環,肯定要從中撈一筆好處,不能憑白被人當槍使。

零之環耗費重金建設的試驗場,價值遠超出普通次神脈,甚至堪比真神脈。自己若是打劫成功,再躲進協會內部,損失一條次神脈外帶背黑鍋也不虧啊!更何況協會那邊還有其他補償,自己這是賺雙份的節奏啊!代價不過是區區被追殺而已……反正咱的跑路技術,放眼全錫蘭也是頂尖的。(未完待續。。)

ps:今天有些事,就一更啦。明天三更走起…… 一隻又一隻蠅妖精離開神域範圍,每人攜帶一張暴食之口,急速從空中劃過,向菌毯森林中央龐大的試驗區域飛去。

此時零之環基地遭受不明襲擊,森林內又有大量失控外星生物在喪屍怪物的追趕下四散逃竄,情況混亂異常。無法與基地取得聯繫的實驗區,主動開啟防禦裝置,選擇自我封閉,打算困守等待救援。

實驗圈距離分部基地只有十幾里的路程,交通便利,非常近,本身就算零之環分部的腹地,外人根本沒機會接近,所以平日很少有強者坐鎮,裡面全是科研人員,只有一隊靠關係上位的戰五渣負責警戒。現在碰到這種意外,最高負責人果斷選擇縮卵,憑藉一座座試驗場的強大防禦力,硬抗一切危險。

零之環建造的試驗場,為了催生出更高級形態的外星生命,每一座都打造的煞費苦心。在封閉的空間內投放『環境發生器』,模擬極端的氣候環境,將元素濃度增加到令人髮指的地步。而在這種高能環境內催化的外星生命,也會迅速進化適應,最終變得可怕無比,產出品質極為優異的不同屬性魔石。

試驗場的原理很簡單,打造一個超級堅固的龜殼,然後不斷加壓提高內部元素濃度,最終達到極限指數。而這種環境下催化的怪物更加恐怖,需要更加的堅固的龜殼才能將其關住。因此,每一座試驗場都固若金湯,一旦開啟如同戰爭堡壘,堅不可摧。不過也有個缺陷,就是被困在其中,再無法干涉外部。

西撒離開黑毯城期間。蠅妖精們為了各種物資,經常替零之環打工,在這片菌毯森林不知逛了多少圈,實驗區更是熟門熟路,所以她們沒有浪費半點時間就趕到了。

由於所有科研人員早早就躲進試驗場內部自我封鎖,魔蠅娘很輕鬆地完成任務。將一張張暴食之口放在一座座試驗場附近,接著向西撒發回了信息。

此刻的西撒也通過白銀之輪,成功接管了整條二級次神脈,並調動世界之脈內部的神力,以每一隻蠅妖精為坐標,催生出無數細小分支,開始入侵菌毯森林,向著實驗區的方向蔓延。

凡是被西撒完全掌控的世界之脈,都會依照他的認知。自動轉變成樹根形狀的立體根須結構。就像奧利妮的手中的世界之脈,會被編織成不同結構的蛛網形狀。

西撒手中這條次神脈的主體,就是一根數公里長度的最粗主幹,而神域的絕對輻射範圍,就是樹根主幹延伸出的根須所籠罩的範圍。

在次神脈最大延伸範圍內的空間,屬於絕對統治範圍,無論土地還是天空,都屬於神脈主人絕對掌控。會受到世界之力的壓制。在這片空間內,神脈主人可以憑藉意志改造環境。呼風喚雨,為所欲為。在這個範圍內,神靈掌控世界之脈,他們的意志,便代表了這個星球的意志。

哪怕最弱最渣的低級次神,在理論上。也是那一小塊土地的星球代言人。儘管它們和它們的世界之脈在強者面前,連微不足道的一個屁都扛不住,但它們依舊代表了世界的意志。就好像再落魄的貴族,哪怕被捉去做牛郎,血統也是高貴的。

而達到二級的次神脈。還可以以神脈主幹為依託,在世界主脈網路內部,建立臨時神域。當次神打不過對手時,更可以直接縮卵躲入其中。面對這樣的情況,敵人除非有特殊能力,否則在神力耗盡前,是無法攻破神域的。因為毆打神域,就等於攻擊世界之脈,就等於挑釁整個世界之脈系統,就等於打星球君的臉,這樣的行為是愚蠢的。

此外,世界之脈是無時無刻都在成長的,尤其當世界之渦逆轉,玩命向現世噴吐能量的這數百年,世界之脈的生長速度比以往數十萬年都要迅速。正因如此,錫蘭每年都會有大量野生低級次神誕生,並被壞叔叔們無情獵殺。

而那些有知識文化,有實力,有上進心,有追求的次神,則會努力培養自己的次神脈,希望讓其升級,從而帶動自己強大。

西撒有自己的追求,因此看不上黑毯城這條低級次神脈,故而將其交給蠅妖精搭理。蠅妖精們好逸惡勞,沒有進取心,所以沒有好好培養這條次神脈。

但現在不同了!重新拿到控制權的西撒,開始為所欲為,玩命抽取十七年蟬一代代積攢下來的世界之力,不斷催生次神脈的根須,令神域的絕對控制範圍快速增大,向著菌毯森林覆蓋過去。

以神靈的的視角來觀察,大地內部涌動著濃烈的死亡神力,一條條植物根須形狀的細小黑色神脈分支,正飛速分裂生長,筆直向實驗區蜿蜒而去。而神脈所到之處,周圍一米範圍內,都被納入神域掌控之中,任何生命進入其中都會被吸干生機,枯萎凋零最終化為塵埃。

遠方坐在試驗場門口,無聊發獃打哈欠,把暴食之口的拉鏈拉開又合上再拉開又合上的無聊蠅妖精們,長期居住在神域中,早被次神脈的力量污染改造,變成了神脈附屬的次神。如今西撒掌握最高控制權,並將這群小東西當做坐標,安排在試驗場外部。

她們此刻就像黑夜中的螢火蟲,為西撒指明了前進方向;她們就像一顆顆磁石,瘋狂吸引著神脈分支。原本西撒這種剛剛掌握次神脈的新手,很難控制神脈增長,定向擴張這種精細活,但有了這群活坐標的吸引,一切都是那麼自然,根本不需要他操心,只要拚命灌注神力,催生世界之脈就好了。

「少爺玩的好開心啊!」

現場除了小田螺這個專心於食物的吃貨外,唯有麗塔一人能通過特殊光譜視角,觀察到世界之脈的變化。其他人都在等待西撒發威時,也只有她一人能夠察覺到,神域下方那個積累無數年的世界之力水池,正飛速消耗著,已經蒸發了一小層神力。

「反正這條次神脈要交出去,抽幹了才好。」想到這裡,面無表情的麗塔,也難得露出了一絲笑意。

「怎麼還不開始?除了死一大片樹外,什麼都沒發生,大場面在哪裡?喵都等煩了!」卡蜜拉放下放下望遠鏡,扭頭和歌絲納撲倒一起,開始搶糖吃。

就在送福利七人小隊坐立難安,想要告辭又不敢開口,想上廁所卻硬憋了二十多分鐘,一臉糾結進退兩難時,他們身旁的赫爾突然喊道:「有動靜了!快看!」

樹蛙姐弟視力極佳,經常十八裡外一槍打爆一隻小兔子。此時聽到赫爾的呼聲,所有人忙舉起望遠鏡,觀察起來。

在實驗區內,一條條世界之脈分支,如同在泥土裡蜿蜒的毒蛇,飛速撲向一隻只蠅妖精。在增長的同時,它們還不斷分裂出更加細小的分支,相互糾纏結合。從天空向下俯視,錯亂的次神脈線條,不斷在廣闊的地面匯合分離,彷彿一支支無形之筆正以大地為紙,在飛速書寫一個龐大繁雜的符文,又好像一個魔陣。

慢慢的,一個巨大的圓形出現在實驗區的最外圍,將這片土地牢牢籠罩,同時爆發出肉眼可見的猩紅光芒。

「亮了!亮了!地面發光了!那好像是個圖案!」卡蜜拉興奮的嚷嚷起來。

在無數世界之脈爆發紅光,將那一大片土地籠罩的同時,充當終端與臨時節點的蠅妖精們,也控制著神脈分支的盡頭,送入一張張暴食之口的嘴中。

霎時間,無數咀嚼吮吸聲從虛空中傳出。遠在是十數公裡外的暴食之口,瘋狂啃食吞咽世界之脈,但那詭異刺耳的咀嚼聲,卻從西撒身邊發出,密密麻麻響成一片,嚇得七人組汗毛倒豎臉色慘白。

在麗塔的感知中,神域下方的神力池,開始飛速爆降,十七年蟬代代積攢的神力,正飛速消耗著……(未完待續。。)

ps:一更,西撒開大了!來點票啊! 一張張暴食之口漂浮在空中,不斷吮吸神脈分支中流淌的世界之力,接著迅速被污染,慢慢向蠅妖精一般的次神形態轉換,但卻有所不同。

當這種污染改造達到極限后,獲得神性生物特性的暴食之口,又開始大口啃食咀嚼神脈分支,以此餵食物,不斷壯大成長,擴大自己的體積。而當嘴巴膨脹,尺寸增大一圈后,暴食之口裂開嘴巴得意的笑了笑,又繼續吮吸神力,積攢能量,接著咀嚼神脈再次增大,如同最可怕的寄生蟲一般,往複循環……

此時站在的拖鞋號最前端的西撒,全神貫注滿頭大汗的操控著一切。他的身邊,正站著一身長裙的艾爾莎,源源不斷的對他訴說著什麼,但身旁的所有人,都彷彿沒聽到沒看到一般,舉著望遠鏡認真觀察遠方的變化,好似艾爾莎根本不存在。

「推論正確,第一批『暴食之口』與世界之脈的嘗試性融合異常完美,沒有任何排斥、固化現象。推測神脈與領域融合有98.7%以上的可能性,建議直接越過脈改造,同時開啟禍級最後階段,直接完成域改造。」艾爾莎聽著身邊回蕩的啃食吞咽聲,一臉欣慰的說道。

一旁的西撒聽到,狠狠翻了個白眼,蛇妖嘴裡說的輕鬆,這一切都要他來操縱,就算有白銀之輪分擔壓力,他的腦袋還是感覺快要炸了。操控一條次神脈飛速生長、入侵、擴張、組成魔陣,同時高速增殖,餵養一堆暴食之口的難度,不是一般的大啊!

「別緊張,深呼吸,放輕鬆!你全力催生世界之脈分支。同時灌輸神力,我會陸續放出第二批、第三批暴食之口。等它們成長完畢,形成足夠多的食道后,我們就大面積吞噬神脈,進行改造領域的第一步。這次你就辛苦一點,別翻白眼。天大的便宜都被你佔了,累一下又算什麼?!乖!我回去了。」艾爾莎在西撒臉上輕吻一下,哼著小曲消失在白銀之輪中。

當蛇妖消失后,越來越多的暴食之口出現在蠅妖精神域各處,不僅在遠方的實驗區,就連蠅妖精神域內部,拖鞋號附近,也出現了密密麻麻的嘴巴。

它們呲著牙,發出吵鬧的尖叫與怪笑。瘋狂啃食吸取世界之脈,迅速膨脹變大,氣勢越來越可怕,散發出神靈獨有的威壓。而西撒已經顧不上說話,額頭青筋暴起,瘋狂催化次神脈分裂,向這些填不飽的無底洞喂去。

在今夜之前,西撒通過各種渠道。收集了大量有關神靈、世界之脈、禍級、領域、害級的資料,並簽訂不少條約。出賣大量資產,最終從奧利妮那裡,換來了一份機密資料,最終憑藉艾爾與麗塔,以及母巢等計算狂魔的模擬演算,弄清了幾者之間的關係。

一個正常的錫蘭本土能力者。從小接受錫蘭特殊能量的輻射,體內擁有純正的超凡血脈,一步步從覺醒走到患級再入害,會形成契合這個星球規則的個人力量體系,也就是入害的『種子』。接著。當他對於自身力量的理解達到巔峰后,會凝聚領域,步入巔峰,傲視同級。

所謂領域,就是一個由精神與靈魂力量,不斷解析理解自身能力體系,最終演化模擬出最的原始規則。這種規則可以投影到現世,以自身的屬性力量為媒介,通過虛幻侵蝕現實,形成一個虛幻的空間,或者其他什麼光環、結界、靈光、力場之類的都可以。

拿最常見的『領域空間』為模板,害巔峰后,能力者同時走上兩條路:

一條是不斷完善領域空間的規則,讓這個虛幻的空間的結構越來越完美,如此能力者掌握的規則會越來越強,越來越完善,而投影出的力量會更加強大。這是不斷提高自身境界的道路,只有有資質的能力者,才能不斷鑽研的技術性道路。無論這一類力能力者再強大,本質依舊是害級。

另一條路,則是能力者尋找與自身屬性相契合的一級次神脈,切割出碎片融入體內,緩慢改變力量品質,讓力量向世界之力過度,生命層次開始向更高層次躍遷,這是入禍的第一步。接著切割出屬性契合的二級次神脈碎片,在體內培育出微型的世界之脈網路,把身體當做世界培養,最終可以承載世界之脈。

這是技術含量不高的進化路線,只要運氣好,能搞到屬性相合的世界之脈,就能不斷強大,獲得更完美的身體,更悠久的壽命,各方面屬性全面提高,擺脫凡人的桎梏。若運氣不好,一輩子卡在那裡,也是一件挺悲桑的事情。

而禍級的第三步最為關鍵,那是將三階的高級次神脈,切割出碎片,融入虛幻卻構成規則的領域中,形成神域。

此處有一個極為關鍵的地方,一級次神脈有神力輻射效果,可以通過世界之脈影響現世,改造環境;二級次神脈在基礎能力翻數倍的情況下,還可以形成臨時神域,但會隨著神力流失人消散;三級次神脈,則能在世界主脈系統內,構建穩定的,牢不可摧的永久性神域,這也是神國的雛形。

入禍的第三步改造,不再是切割簡單的世界之脈碎片,而是切割與自己屬性相符的『永久性神域空間碎片』,並將其融入自身領域內部,形成獨屬於自己的真實神域。

如此一來,原本本質是虛幻的領域,會在神域碎片的支持下,演變成真實的小空間。而一個真實的,受自己絕對掌控的,內部擁有一套高級規則的,次神脈屬性與自身契合的,並且使用神力做燃料,以世界之脈為骨架的空間,究竟多麼可怕?想象一下就知道了。

同時,禍最上的能力者,能夠調動內的世界之脈網路,與進化成神域的領域,構成一個循環。以自身為動力源頭,規則演化源頭,神域為法則演化模擬的工具,戰鬥工具,爆發出超凡的效果。

禍級三步改造,一步比一步難,對於自身的要求,對外界資源的要求,也越來越高。尤其第三步,簡直到了苛刻的地步,對於沒有頂級次神脈,又沒有背景的能力者來講,根本就是一個奢望。許多老牌害級,因為找不到契合自身屬性的次神脈,只能止步不前,一心完善領域,試圖走出一條新的道路。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