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這回頭說,八字還沒一撇呢。」周啟連忙打了個哈哈,臉上的小幸福卻怎麼都掩藏不住。

「嘿!啥時候,咱兒子接電話接傻過呢。我看這事兒啊沒跑兒了!」

「嗯!我看也是,就是不知道那閨女啥模樣,俊不俊。要是能帶回來過節好了。說不定明年就能抱孫子了。」

「……。」

家鄉的小鎮,僅數百戶人家分散著居住在鎮內四周。適逢過節,家家戶戶充滿喜慶之餘,上門賀喜,或是偶過寒暄,人人臉上都飽含著笑意。周啟自打開車回來,周家小院每天過來串門的鄰里街坊可說是絡繹不絕。紛紛誇周進喜兩口子好福氣,生了個好兒子。於此同時,說媒的大媽嬸子,也頻繁出現。

每天都讓老兩口樂的合不攏嘴。現在更知道自己兒子有了女朋友,今年的春節在兩口子眼中比起往年來說,喜慶之餘也落下了心中最大的牽挂。羅淑慧精神大振之下,在廚房中著實展示了一番手藝。

雖然只一家三口過年,晚餐的菜肴卻異常的豐盛,周啟吃的是香甜無比。家中的飯菜,味道無法形容的香,吃在嘴裡,就連那軒悅樓上萬元一桌的酒席都遠遠無法相比。

陪著二老看了會兒春晚。見節目終於發揮了催眠效果,老爸老媽有些昏昏欲睡的樣子。周啟關了電視,匆匆洗漱完畢后,回到了屋中。

眼瞅書桌上擺放整齊的筆墨紙硯。他心念一動,準備畫上一會兒符籙后再休息。

通過2天的嘗試,他大概找到了自己繪製符籙一直失敗的原因所在。在落筆的控制上沒有任何問題。關鍵是在於自己對能量或者說法力的入微操控上存在瑕疵。

說到入微,就在白天的時候,他腦海中突然萌生了一個想法。若是能細緻地觀察到落筆時能量的分佈情況,說不定就能有效地解決這一問題。而身具動態視力捕捉技能的自己,完全可以輕鬆地實現這一想法!

若是真的有效,那阻擋在自己面前的這一難關,就可以輕鬆地突破。不但可以省去大把的練習時間,還能就此提高符籙繪製的成功率!眼看距離下次任務開啟只有一周的時間了。這節省下來的每一分鐘對他而言都異常的寶貴。

何況他還打算這次要提前回歸空間,畢竟現實中繪製的符籙是無法帶入任務中使用的。只有回去之後在商店中用血腥點購買原料,重新繪製才行。

想到就做!

周啟在桌上鋪好了黃紙,研好了墨。正當注入能量之後蘸滿墨汁的筆端即將落在黃紙上時,他同時開啟了動態視力捕捉!

蒙上了瑩瑩白光的筆端,與往常相比,眼前完全呈現了另一番景象。周啟驚喜的發現,不但纖細的筆尖每一絲微不可見的顫動,在自己的眼中都變得清晰可見。而且他還看到,筆端不停流轉的能量,在速度上也比平時放慢了數十倍!藉此,自己完全可以準確地捕捉到能量的去向!

開啟動態視力捕捉后,需要持續地消耗能量值。自己下筆必須要快!只有趕在能量值消耗殆盡之前,把整張符籙繪製完畢,才能把繪製的整個過程映入腦海,作為之後的繪製標準。

時間一秒,一秒地過去。周啟的額頭上布滿了汗珠。臉上的表情超乎尋常地專註。 血族詭探 閃動著微光的雙目,更是如同釘子一般牢牢定在了黃紙上。

一分鐘的時間很快過去!當能量值還剩下最後100點不到的時候。隨著他手中的羊毫筆落下最為關鍵的一筆!

黃紙上,代表治癒的圖文蒙蒙的白光突然微微一閃!普通的黃紙在這一霎那,看上去靈氣充盈。冥冥之中,似乎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從天而降,附著在其上!

成功了!

周啟頭腦中微微傳來一陣暈眩感,這是能量值即將耗盡的前兆。他渾身被汗水濕透,絲毫不亞於晨練時全力演練了2小時劍法后的表現。

終於成功了!

周啟長長吁了口氣,雙手小心翼翼地捧起輕薄的黃紙,眼中滿是歡喜的神色。

治癒符的使用方法特殊,必須在燃燒后把符紙的灰燼淬入水中,飲用后才能生效。看似有些雞肋,不過若是身邊沒有了回復藥劑,能量值又正好耗盡的情況下使用,毫無疑問能起到救命的效果。至於清水么,有了紋章空間的存在,還怕帶不了幾瓶水?這算是又多了一種治療手段。

既然成功了一次,接下來,必須趁熱打鐵!

周啟盤膝坐在床上,默默運轉崑崙派道術心法。修道之人提供的翻倍回復速度,看上去完全就是為了他此刻的情形量身打造的。加上非戰狀態下的自然恢復速度,片刻之後,他的能量值便已經恢復全滿。

再次坐到書桌前,周啟回憶著映在腦海中的繪符步驟,尤其是能量值的每一絲細微的變化,如同在顯微鏡下觀看到一般,事無巨細地呈現在他眼前。

鋪紙,執筆,蘸墨,筆落!手中羊毫筆龍蛇飛舞,一揮而就!短短片刻,筆住,符成!而這一次他沒有開啟動態視力捕捉!

俗話說,好的開始是成功的一半!有了繪製治癒符的經驗做參考。接下來的繪製過程,竟是出乎意料的順利。一張接一張,他如同入魔一般不知疲倦,畫個不停。

每當更換一道全新的符籙,他都先開啟動態視力捕捉邊觀察便繪製。能量空了就打坐恢復,能量滿了就繼續落筆。不知不覺,天色漸亮。周啟伸了個懶腰后從椅子上起身。換上了運動服出了院門,繼續每天雷打不動的晨練。

書桌上,一疊符籙堆了足有半尺厚,在昏暗的屋中閃耀著蒙蒙的光輝。 初一焚香祭灶拜神,初二攜兒省親回門。轉眼初三已過。初四大早,在父母飽含不舍和期盼的目光中,周啟發動了汽車,踏上了回城的旅途。

兒行千里母擔憂。如今雛鷹離巢,展翅翔空。正是大展身手之際。做父母的縱然不舍,卻更希望自己的子女能開創一片新天地出來。

一路無話,當周啟用鑰匙打開了自家公寓緊閉了近一個月之久的大門時,時間已是初四晚間時分。門窗緊閉,屋中地板和桌面上僅僅是蒙上薄薄的一層灰塵。狹小的公寓一客,一卧,一廚,一衛。與他臨走之前時,沒有任何分別。

取出電話給父母報了聲平安,周啟放下隨行的背包,從中取出了厚厚一疊符籙,打開書桌的抽屜,一番清理之後,小心地放了進去。這是他幾天來努力的全部成果。若是能帶回空間的話,怕不得值上好幾萬血腥點。

放水清洗了一番之後,周啟打開了電腦。直到返家時,他才想起,貌似隊長大叔秦飛說過要給自己發郵件來著。

打開了郵箱,果然,除了N多小廣告被自動分歸為垃圾郵件,還有兩封標註為未讀的郵件在電腦屏幕上不停的閃爍。周啟點開其中一封,一看是費爾斯回復的,大致意思和電話中說的一樣,希望他在春節結束之後能去紐約一趟。

周啟點開了另一封,從寄件人拼音縮寫的字樣上來看,正是秦飛發過來的。他點選了接收之後,才發現郵件的內容很大。近一個G大小。幸好這公寓中裝的是百兆光釺,沒讓他等多久,片刻之後就已經接收完畢。

周啟在解壓之後,看到文件夾的名稱時,差點一口老血噴到屏幕上去。那文件夾上赫然寫著東X熱的英文字樣!我勒個去,這大叔是不是發錯片子了?這什麼鬼?沒想到秦飛老大還有如此悶騷的一面。

他忍住笑,滿是好奇地點開了文件夾,一看裡面還真是幾個視頻文件。隨手點開一段,傳說中的雅魅蝶並沒有飛出來。畫面看上去有幾分陰暗,應該是在晚上用監控拍攝下來的畫面。

畫面中的場景是在一個密閉的空間里,從秘密麻麻排列在周圍的各種儀器來看,應該是一所實驗室。這時,畫面中一片雪花點閃爍個不停。在空氣如同水波一般一陣微微晃動后,只見原本空空如也的房間里,突然多出了一個人影!

來人熟練地打開了位於實驗台上的電腦,一番快速的解密之後,插上了隨身攜帶的移動硬碟。待拿到了想要的資料后,他收起移動硬碟,身影如同來時一樣,鬼魅一般再度從實驗室里消失。

如果一般人看到,一定會以為這是通過剪輯之後的視頻。而周啟卻不同。

「契約者!」他幾乎瞬間就反應過來。從畫面中的情況來看,竊取資料之人雖然臉上蒙著面具,動作卻是異常的從容和鎮定。應該是在進入之前已經摧毀了監控設備。只不過他沒想到,還有一套監控設備記錄下了他行動的整個過程。另外有一種可能就是,他對自己的隱匿技能異常的自信。哪怕被監控拍攝下來之後,也有足夠的把握逃避追捕。

連同在紐約時化身為惡魔的庫克,這是他第二次在現實中見到除自己之外的契約者。

周啟眉頭微皺,起身給自己倒了杯咖啡。點開了第二段視頻。

這一段視頻比較清晰,場景是在一處高速公路上,看視角應該是被限速監控拍攝下來的畫面。畫面中,一名年輕的白人男子在高速路上玩滑板。在他控制滑板從隔離欄上落下時,卻被後方高速駛來的車輛撞了個正著。如果是常人,這一下肯定是死的不能再死。 農門醜妃 可這白人男子卻混若無事地從地上爬了起來,一把拉開了肇事車輛的車門,把車主拽了出來,緊接著用手擰斷了他的脖子。

周啟滑鼠連點,打開了第三段視頻。眼前出現的畫面熟悉無比。正是在紐約時,庫克化身為惡魔后拆毀海倫娜居住的別墅時的情景。只不過由於當時自己施放了靈光霧,畫面上看起來霧氣蒙蒙,異常的模糊。

隨後幾段視頻都是雷同的內容。其中出現的契約者,技能多樣,能力各異。不過,有一點卻是相同的,他們在行為上,對於現實世界來說,清一色都是負面的表現。說的直白一點,就是對現實世界造成了危害。

秦飛給自己看這幾段視頻是有什麼用義在內呢?他在現實中是做什麼的?周啟心中冒出一連串的問題。

夜色漸深,周啟把幾段視頻翻來覆去地來回看了幾遍。心中暗自揣摩,如果碰到這樣的對手,自己該如何應付。要知道,空間除了戰場任務之外,可是還有死亡競技模式存在。一旦進入死亡競技模式的場景,除隊伍內部成員外,所有契約者都將是自己的敵人。那時,為了活下去,契約者之間務必會分出一個生死來。

周啟默默地關掉了電腦,從座椅上起身來到床前上床躺下。決定明天一早給秦飛去個電話,一問便知。總好過自己一個人瞎想來的快捷。

三天之後就是新一輪任務的開始,之前周啟就考慮過提前回歸空間的問題。在戰場任務中,由於最後擊殺了保盧斯將軍以及一眾德軍高級軍官,他的軍銜最後定格在了上尉。根據軍銜帶來的福利,校官以下的契約者,可以用每天支付1500血腥點作為代價,提前返回。最高上限為6天。由於是逆向提前返回,所以在時間上是以現實中距離任務開啟的時間來計算。按照目前剩餘的天數來看,從明天下午開始正好是三天的時間。

第二天清早,周啟洗簌完畢之後,心中懷著小小的「惡意」,剛過八點就給秦飛去了電話。數聲忙音過後,電話里終於有了反應。

「周啟?」秦飛的聲音聽起來明顯一副沒睡醒的樣子。

「秦飛大哥早!」周啟心中一陣腹誹,大叔昨晚不會又看片了吧。

「郵件都看了?你小子那麼早打電話過來,是為了問視頻的事情吧。」

「都看了,不知……。」

「嗯!這事情等回去后再說。」秦飛突然出言打斷了他的話語。

周啟猛然反應過來,這樣的話題確實不適合在電話中談起。在現實中萬一不小心泄露了有關空間的事情,到時候怎麼冤死的都不知道。

「對了秦飛大哥,我打算提前回去幾天。有些準備需要做。」

「哦?看樣子,你小子似乎收穫不小,這是打算給我們一個驚喜啊。嗯,這事我知道了。對了,別忘了回頭和冰丫頭說一聲。」

「嗯好的!」

結束了和秦飛的通話,周啟把屋子收拾整齊。一看時間還早,沒忍心吵醒這丫頭的美容覺。直到接近中午的時候方才撥通了她的手機。

就在周啟正和夏若冰煲電話粥的時候,一架從申城抵達的飛機正自機場緩緩降落。

機場外,李崇華父子站在身後那輛異常惹眼的勞斯萊斯加長版EWB車前,神情專註地注視著機場安全出口的。按照七爺的指示,組織來人將在午間抵達,乘坐的正是剛剛降落的航班。

這時,李崇華的手機突然響起,他剛準備接起電話,電話就已經掛斷。當他抬起頭的時候,正看到一女兩男向著他所在的位置走了過來。

三人臉上均戴著墨鏡,遮住了眼睛和小半臉。無法具體看清相貌。乍看與普通人無異,卻在舉手投足間隱隱露出一股逼人的氣勢。

居中的女人個子高挑,頭上留著一頭酒紅色的短碎發。一件修身的長風衣,更襯托其曲線凹凸的身材。鉛筆褲下一雙9分的高跟鞋,在顯得幹練之餘卻不失嫵媚。只看她白皙如玉的臉上那柔和的線條,就知道墨鏡背後一定掩藏著一副絕色的容顏。

她身旁兩名男子,都是黑色西服配長風衣的裝扮,如同保鏢一般護衛在女人兩側。三人快步走道李崇華身前。墨鏡背後三雙銳利的眼神如同刀鋒一般從父子兩面部掃過。

「李崇華?」女人的聲音冰冷中略帶些許沙啞。微微向上揚起光潔的額頭,若女王一般用眼神俯視著他問道。

「是!正是鄙人。這是小犬李浩。三位遠道而來,請先上車,舍下已經準備好了家宴為三位洗塵。」李崇華滿臉堆笑,和李浩一起,一左一右拉開車門,恭候三人上車。

「嗯!」女人尖俏的下頜輕點,對他的殷勤不置可否。低頭鑽入了五座的豪華車廂。

當車子抵達李崇華的私人別墅之後,在李氏父子二人的引領下三人左右一掃周圍的環境,快步走進了大廳。走在當中的女人一抬手臂,皓腕下,兩根潔白如玉的手指輕輕摘下了臉上的墨鏡。

「啪嗒」一聲,李浩手中的車鑰匙掉落在地上。仗著家中的財勢,他睡過不少的美女,其中甚至包括一些國內名氣不小的女明星。而此刻,他看到這女人的面孔時,卻宛若失魂落魄一般,瞬間失態。

不但是他,就連早已淡忘美色,醉心於權勢的李崇華,也是倒吸一口冷氣,陷入了失神。片刻之後,他才幹咳一聲,不著痕迹地推了李浩一把后,臉上堆滿笑意地向著三人做了一個邀請的手勢。

「崇華略備薄酒給三位洗塵,還請不吝賞光。不知該如何稱呼三位。」

「我姓謝,資料在哪兒?」女人聲音依舊冰冷,宛如冰山雪蓮一般高潔清冷的臉上,不帶一絲表情。清澈如秋水般的目光,不帶絲毫感情波動地掃了一眼他。

李崇華沖李浩使了個眼色,後者戀戀不捨地回頭看了一眼這姓謝的絕色美女之後,匆匆向著書房跑去,片刻之後,手中拿著一個U盤和厚厚一疊資料跑反回來。

「都在這裡?」姓謝的美女掃了父子二人一眼。伸出手掌輕輕接過了資料。

「是!是,都在這裡了。」

她隨手翻開了資料的封頁,一雙美眸落在了頁面上一張看上去有些小帥的照片上。

「周啟?」看到這名字的時候,她的目光輕輕收回,額頭上秀氣的眉毛微蹙,似乎回憶起了什麼。 結束同夏若冰的通話,周啟戀戀不捨地把手機從耳旁拿開。隨即身形一晃,噌一下縱身到了床邊。雙手捧著手機,眼睛一眨不眨地注視著屏幕上角的微信圖標。臉上像個等著拿壓歲錢的孩子一般,滿是興奮和期待的神色。

片刻之後,微信圖標突然一閃!

「來了!」周啟歡呼一聲。迫不及待地點開軟體。只見被他置頂,昵稱「冰冰涼,亮晶晶」的頭像框正顯示有信息尚未閱讀!

周啟點開一看,心中滿滿的成就感。看來剛才那番死磨硬泡,撒潑耍賴沒有白費啊。屏幕上赫然是一張夏若冰的照片。 閻王鎖婚 周啟忙小心翼翼地選擇了收藏。隨即又連點照片設置成桌面。

照片中的夏若冰依舊是那身他熟悉的黑色皮褲和高腰皮夾克,腦後長長的馬尾用一根猩紅的髮帶綰起,垂落到腰間。精緻如同瓷娃娃一般的俏臉微微偏向一側,雙眸注視著自遠方初透的朝暉。黑暗和黎明交織在一起。她看上去彷彿一隻夜晚的精靈,充滿了對夜晚的眷戀,安靜地期待著晨曦的來臨!

「若冰!」周啟口中不由自主地輕喚她的名字。注視著照片的目光愈現溫柔。時間如同暫停一般,默默放縱著他的遐思和想念。

不知過了多久。周啟戀戀不捨地關閉了手機屏幕。珍而重之地把手機放入枕頭下面。不知想到了什麼,卻又把它取了出來。打開了屏幕,放在嘴邊輕輕一吻。

隨著房間里白光一閃,周啟的身影一陣虛幻,瞬間從現實世界中消失不見。

就在他離開后不久,公寓外的走廊上,出現了三道身影。居中的一個女人,身材高挑,留著酒紅色的碎發,穿著修身的長風衣。身旁兩人黑色西服風衣打扮看上去像是她的保鏢。

女人放慢了腳步。款款走到一扇門外停下了腳步,下頜微揚,抬頭看了一眼門牌號后,雙唇一抿,嘴角微不可查地露出一抹笑意。

「應該就是這裡了。」謝芸菲抬起手臂,優雅地摘下臉上的墨鏡,眼神一瞟身側,站在她身旁的一名男子慌忙走上前,抬手摁動了門鈴。

「叮咚……。」清脆的鈴音在安靜的走廊內回蕩。過了良久,卻遲遲未見屋內有人開門。

謝芸菲眉頭輕蹙,難道李崇華提供的消息有誤?根據李崇華派來監視的人回報,周啟從昨天下午回來之後,就沒有離開過。莫非?她突然想到了一種可能。隨即輕輕搖了搖頭,又覺得自己的想法有些不可思議。

「你們兩在門口等著。」謝芸菲淡淡地吩咐了一句。隨即邁步走到門前,她伸出白皙如玉的手指,在門鎖上輕輕一碰。「咔」的一聲輕響過後。厚重的安全門悄然打開。

謝芸菲輕輕推開房門,就像回到自己家中一般,無比自然地走了進去。

簡單,整潔!這是房間留給她的第一映像。空氣中余留一股淡淡的檸檬香味,聞起來還帶著一絲水汽。

謝芸菲美目流轉,狹小的公寓一覽無遺,在確認屋中無人之後,她輕輕合上了房門。伸手解開身前的衣扣,脫下風衣后隨手擔在餐桌旁的椅背上。

陳設簡單的客廳緊挨著廚房,除了一套餐桌和椅子外,在靠牆的位置擺放著一個書櫃。書櫃一側是一張躺椅式樣的沙發,和一座落地的檯燈。

謝芸菲的目光停留在書柜上面,款款走了過去。寂靜的屋中,只余木地板和纖細的鞋跟碰撞后發出的咔咔輕響。

書柜上整齊地堆放著一排排的書籍。她目光一掃,大部分都是一些古文和詩詞讀物。真正吸引她注意的,是四對HELLOKITTY布偶娃娃。

謝芸菲伸手拿起一隻,目光中霎時多了一抹笑意。她清楚地記得這是麥當勞按月推出的一套收藏品,一共四對,分別穿著不同民族的婚紗。曾經有一段時間自己可是每個月都偷著去吃一次快餐,為的就是把這套可愛的娃娃收集齊全。可是在活動結束前,最終還是遺憾的少了一對。

「還真是個有意思的傢伙呢。」謝芸菲收回了思緒,輕輕把布偶放回了原位。從書櫃前離開,走進了卧室。

床,書桌,電腦,衣櫃。卧室看上去比客廳更加的簡單。

謝芸菲走到了床前,伸手往微皺的床單上一探。手背處傳來尚未散盡的一絲溫度!她目光一凝。窈窕的身軀一陣緊繃!在察覺周圍沒有任何異動之後,她方才輕輕吁了口氣。

難道說剛才自己想到的那個可能是真的?如果是這樣的話。這個周啟絕不簡單!能行使空間特權提前返回的傢伙,軍銜絕不會低,這麼說他至少參加過兩次以上的戰場任務。

沒想到這次過來爭取的對象,竟會是一名資深者!

謝芸菲轉身在床邊坐下,壓下心中的驚疑,緩緩平復起伏不定的心情。一偏頭,她的目光落在了平躺在枕頭上的手機上面。略一猶豫,她伸手拿過手機,手指摁動之下,關閉的屏幕在悅耳的音樂聲中由暗變亮,緩緩打開。

「夏若冰!」

一眼看到看到桌面上那頭扎馬尾,五官精緻的彷彿瓷娃娃一般的俏麗身影。謝芸菲驚呼一聲,霍的從床邊站起。美眸中充滿了惱怒和恨意。貼身穿著的絨衣下面高聳的胸口起伏不定。

「哼,這傢伙竟然和那死女人有關!還真是令人意外呢!」注視夏若冰的照片良久,謝芸菲把手機關閉后,輕輕放回了原處。

低頭思索了片刻之後,謝芸菲起身快步走到門前,拉開了房門。她雙眸一掃身形若岩石般站立在門口的兩名男子。

「你們可以走了!」說罷也不待兩人做出任何反應,碰的一聲把門關上。

「姓夏的死女人,這次我絕對不會輸給你!」房門關閉的瞬間,謝芸菲面罩寒霜的臉上突然露出一抹微笑,絕美的容顏若冰雪初融,光線昏暗的房間里,彷彿在霎那間迎來了光明。

眼前白光一陣閃耀,隨著腦海中失重的昏沉感緩緩消失。周啟睜開了雙眼,目光帶著幾許茫然和好奇,掃視著眼前這座陌生的城市。試煉任務結束之後,他就接到空間提醒,這一次將會被傳送到二難度休息區——「墮落之淵」。

「契約者編號5106歡迎來到墮落之淵,作為在二難度區域生活的契約者,您可以每月支付2000血腥點租用一間公寓日常居住使用。」

「額」周啟微微一愣,空間的提示聲里竟然帶上了敬語!這在居住於罪惡之城的時候是從未曾有過的。

「樓子里站一個英國管家戴假髮,特紳士的那種。業主一進門兒,甭管有事兒沒事兒都得跟人家說Mayihelpyousir.一口地道的英國倫敦腔兒倍兒有面子!」他不由想起了「大腕」中的經典對白,話說這公寓會不會是醬紫呢?

周啟搖了搖頭,散去了腦海中YY的念頭。這時他才放眼四顧,開始打量周圍的環境。

寬闊而整潔的街道兩旁,鱗次櫛比地矗立著一排排高聳入雲的摩天大樓。沿街分佈著各式各樣的商店,酒吧,和餐館。乍一看上去,讓他感覺彷彿去到了紐約的曼哈頓。

由於是提前申請回歸,城市中除他之外,街道上不見一個人影。周啟施展身法,迅速地在城市中遊走了一圈后發現,相比罪惡之城,墮落之淵地城市規模要大上了至少一倍。整座城市由七橫八縱一共十五條十字相交的大街,分割成了若干片區域。在每一片區域中都有大型的商場和提供娛樂休閑的場所。

不但如此,光是強化中心和拍賣行他就各自發現了三處。此外,位於城市中心的的街心公園附近,還有一所大型的自由交易市場,周啟入內匆匆一撇,如同一座足球場一般的市場,就整體規模上而言,要比罪惡之城中至少大上5倍。

按回歸前夏若冰在電話中隱晦提及的地址,周啟信步來到位於城市西北角的19號大樓前。就在他剛靠近大門附近的時候,身旁突然傳來了一陣略顯機械的女聲。

「契約者身份掃描開始……。」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