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吼……」不過洛天剛剛動身,一枚灰色的大印,便是從洛天的頭頂之上降臨下來,兩個長相完全一樣的灰衣青年,出現在了洛天的身前,正是當初被洛天擊殺掉的陰陽聖子。

兩人剛才同曾經參加的試煉的人對抗,將對方斬殺之後,便是瞅准了洛天,怨念作祟,這些人中大部分的目標全部都是洛天,只不過有些人被其他人擋了下來而已。

「陰陽聖子?」洛天臉上露出冷芒,左手神王九天圖,右手截天印,脫手而出,同時第七踏轟然踏出,直接將兩人滅殺。

洛天整個人,氣勢衝天,實力徹底爆發出來,朝著邱景明沖了過去,一路之上,遇到了曾經的敵手,沒有絲毫留情,一個個曾經的敵手,不斷隕落在洛天的手中。

而另外幾個人也是不斷的出手滅殺著邱景明復活過來的人,朝著邱景明的方向殺去,他們都知道,邱景明才是關鍵,只要將邱景明殺掉,那麼一切都不是問題。

不過,此時眾人的實力也是徹底體現了出來,一些人被纏住無法脫身,只有幾人能夠朝著邱景明的方向衝去。

龍傑,南宮御清,閆洪濤,諸葛傑,還有周維,幾人同洛天同一時代的域主級別的天驕,雖然速度不如洛天,但是卻也是不斷的朝著邱景明逼近著。

而諸葛青天,妖晨,潤宏羽,還有君無淚以及汪忘四人,比起洛天的速度來絲毫不差,不斷的行進著。

「你們去吧,剩下的交給我們!」孫夢如,江難軒幾人大喊,實力上不比閆洪濤幾人差,但是卻是選擇為眾人阻攔復活之人。

至於毒鴻禧,關雨信,還有馬修真等人,則是沒有朝著邱景明殺去,他們曾經都是在赤色戰場之中死過一次,因此他們不敢浪費生命。

時間緩緩的流逝,大戰還在繼續,強大的波動,不斷的升起,彷彿要將這片戰場打穿一般。

「邱景明,我來了!」洛天廝殺了一個時辰,終於距離邱景明不到三百丈的距離。

妖晨,潤宏羽等人緊隨其後,站到了洛天的身後,幾道驚天的氣勢,衝天而起,如同幾輪驕陽一般,目光看向邱景明。

「吼……」此時幾人與邱景明之間,沒有復活之人,只有那澎湃的殘魂,嘶吼著朝著洛天等人沖了過來。

「哧……」七色的火焰升騰而起,洛天再次撐起一道七色的火焰結界,將眾人包裹起來,同幾人一起,朝著邱景明的方向沖了過去。

「這麼快?」看到洛天幾人朝著自己沖了過來,邱景明的臉色微微一頓,眉頭緊緊的皺了起來,不過隨後便是舒展。

「雖然比我預想的時間要快上一些,但是也沒什麼大不了的!」邱景明臉上帶著玩味,雙手再次舞動起來,灰色的符文神鏈,再次從邱景明的手中飛出。

「咔嚓……」符文覆蓋在赤色的大地之上,脆裂的聲音再次響起,同時一股強大的氣勢,灰色的符文神鏈之中散發而出,一個灰色的老者凝聚在了邱景明的身前。

「洛天,這個人,你熟悉吧?」邱景明臉上帶著玩味,目光看向已經距離他只剩下一百丈的洛天幾人。 第一千七百二十六章對決師尊

灰色的面容,灰色的衣袍,站在邱景明的身前,但是整個赤色戰場卻是隨著老者的出現,隨之顫動了一下,強大的壓力,從老者的身上傳遞而出,讓洛天幾人停下了腳步。

「紀元之主的氣息!」妖晨失聲開口,眼中露出不可思議之色,看向邱景明身旁的老者。

汪忘,君無淚幾人也是雙眼之中露出陣陣的不可思議之色,他們身為紀元之主的親子,雖然隔了這麼久,但是最熟悉的就是紀元之主的氣息。

蓋壓天地,橫推六合,無敵一紀元,一紀元中最驚艷的一個人,出現在他們的眼前,怎麼能不讓他們震動。

「師傅!」洛天身軀顫抖,雙眼死死的盯著邱景明身旁的灰袍老者,洛天怎麼能夠忘記,眼前這個灰袍老者正是洛天的師傅之一,凌雲之主,孟凌雲。

只不過,洛天怎麼也沒想到,邱景明竟然將孟凌雲都是復活過來,狂暴的殺意頓時在洛天心中澎湃起來。

紀元之主不可辱,這是自古以來,無論是人族,還是太古萬族默認的規矩,這是對強者的尊重,但是眼下邱景明卻是將孟凌雲復活過來,還要對付他的弟子。

「熟悉吧,這可是你的師尊啊,是不是有些意外,沒想到你們師徒兩人竟然還有見面的一天,不要太感謝我!」邱景明臉上帶著笑意,目光看向洛天。

「是冥域的入口么?」洛天低聲自語,想到了當初,他和孟凌雲兩人用自己的鮮血將冥域的入口封印的事情。

「沒錯,就是冥域的入口,小子好好享受吧!」邱景明臉上露出笑意,隨後伸手一點,孟凌雲灰色的雙眼爆發出陣陣的波動,隨後便是邁步站到了邱景明的身前,灰色的大手凝聚而出,朝著洛天等人拍了下去。

「嗡……」嗡鳴回蕩,下一刻,灰色的大手,便是懸浮在洛天等人的頭頂之上,無上的氣息伴隨著強大的壓力,將洛天幾人籠罩起來。

「該死!」看到那灰色的大手,妖晨幾人的臉色頓時變化起來,在那股強大的壓力之下,幾人感覺到自己的行動都是受到了牽制。

「這特么可是一個紀元之主啊,雖然狀態不對,不是紀元之主的巔峰,但是也不是洛天他們能夠對付的啊!」鄭欣幾人不斷的戰鬥的同時,即使隔著老遠,但是還是感受到了孟凌雲身上那股強大的氣息,心中不由得為洛天等人擔憂起來。

「轟隆隆……」就在眾人驚駭間,灰色的大手,震天動地,朝著洛天幾人鎮壓下來。

「橫掃千軍!」妖晨眼中露出陣陣的戰意,縱然對方是紀元之主復活,但是妖晨依然無懼,金色的長棍掄動而出,爆發出萬丈華光,朝著那灰色的大手掄動而去。

「截天掌……」君無淚也是緊隨其後,金色的大手拍出,迎上了那如同烏雲一般的大手。

「抽刀斷水!」汪忘低吼一聲,自從出世以來,第一次動用出了武技,一把砍山刀,當斷蒼穹,強大的刀芒朝著灰色的大手飛去。

潤宏羽,諸葛青天兩人也是紛紛出手,四道強大的武技,帶著驚人的波動,升騰而出。

面對復活的紀元之主,幾人都是拼出了全力,不再保留,四道強大的武技,威能驚天,縱然是活出了第二世的強者,面對四人的武技都不見得會有什麼好下場。

而洛天卻是沒有出手,目光一直盯著站在那裡的孟凌雲,雖然洛天不是什麼古板之人,但是弟子對師傅出手,讓洛天感覺有些說不過去。

「轟……轟……轟……」就在洛天呆愣間,四種強大的武技便是在幾人的頭頂之上,同孟凌雲打出的灰色大手碰撞在了一起。

爆炸之音,驚天動地,無形的波動朝著四周席捲起來,洛天幾人身軀在那恐怖的爆炸之下,彎曲起來。

閃婚蜜寵:小嬌妻,甜又甜 「該死,即使不是紀元之主的巔峰狀態,但是依然很強!」諸葛青天嘴角溢血,臉色難看的看著站在那裡,如同一座高山一般的孟凌雲,心中第一次升起了一種無力感。

「哈哈,這才夠勁!」妖晨擦了擦嘴角的鮮血,隨後提起手中的長棍,朝著孟凌雲的方向沖了過去,金色的長棍,轟然暴漲,朝著孟凌雲狠狠的砸了過去。

面對妖晨強大的一擊,孟凌雲依然站在原地,抬起手來,打出一拳,看似簡簡單單的一拳,卻是轉眼間便是同金色的長棍碰撞在了一起。

「崩……」下一刻,金色的長棍便是從妖晨的手中崩飛,妖晨的身軀也倒飛回了洛天幾人的身前。

「我也試試!」君無淚,汪忘兩人幾乎在妖晨倒飛出的一瞬間,便是同樣來到了孟凌雲的身前,一人一拳,朝著孟凌雲轟殺而去。

「嘭……嘭……」沉悶的響聲,在孟凌雲的身前升起,孟凌雲的身軀倒退了一步,但是灰色兩隻灰色的手掌,卻是抓住了君無淚還有汪忘兩人的拳頭。

孟凌雲雙手看似沒怎麼用力,但是君無淚還有汪忘兩人的身軀卻是被孟凌與掄動起來,朝著一起碰撞而去。

「咔嚓……」脆裂的聲音響起,君無淚還有汪忘兩人,肉身都是變態無比,彼此碰撞之下,直接讓兩人口中噴出了鮮血。

「殺……」青天籠罩,諸葛青天,頭頂著青色的天空,青色的雷霆,瞬間降臨,劈在了孟凌雲的身軀之上。

「嗡……」孟凌雲灰色的雙眼爆發出陣陣的神光,看向那青色的雷霆,青色的雷霆瞬間便是扭曲起來,激蕩在孟凌雲的身上之時,威力竟然減少了大半。

「怎麼可能!」諸葛青天雙眼露出不可思議之色,但是隨後雙眼便是募然縮了一下,一道灰色的身影,彷彿瞬移一般,根本不受這赤色戰場的壓制,出現在了諸葛青天的跟前,灰色的拳頭,轟擊在了諸葛青天的胸膛之上。

脆裂之聲再起,諸葛青天的身軀同樣倒飛了出去,正好被剛剛趕到的龍傑等人接了下來。

「太強了,這才僅僅一個回合,除了洛天和潤宏羽之外,竟然都受傷了!」南宮御清看著那已經出現在了潤宏羽身旁的孟凌雲,輕聲開口。

「再強,也得干啊,大不了就是一死,死後選擇在星河府外復活就行了!」閆洪濤開口,不過,幾人心中都知道,即使在外面復活,但是若是邱景明煉化了仙潮,實力必然達到一個恐怖的層次,再加上這樣狀態下復活過來的孟凌雲,整個九域,包括太古萬族在內,都不可能是邱景明的對手。

「嘭……」就在幾人議論間,潤宏羽也是口中噴血,身軀狼狽的跌落在了地面之上。

「洛天!」潤宏羽倒飛中,便是沖著洛天大聲開口,因為他發現洛天的庄狀態有些不太對勁。

「嗡……」嗡鳴之聲響起,潤宏羽的話剛剛出口,陣陣的波動,便是在洛天的身前響起,孟凌雲蒼老的面容出現在了洛天的身前,灰色的雙眼,沒有絲毫的感情波動,強勢的一拳,朝著洛天轟殺了過去。

「哥哥!」眼看著洛天要遭受到攻擊,龍傑頓時焦急起來,身形化成一道金光,瞬間變成了本體,金色的龍尾,朝著洛天的方向抽了過去。

金色的龍尾化成一道殘影,留下一道金光,瞬間出現在了洛天的身前,同孟凌雲的拳頭碰撞在了一起。

「嘭……」血霧瀰漫,金色的龍尾,在洛天的身前轟然炸裂,金色的龍血沾染在了洛天的身上。

「洛天,他不是你師父,他不過是個沒有感情被邱景明操控的傀儡而已!」周維沖著洛天大吼。

「嗯!我知道!」洛天看著再次恢復到人身,臉上蒼白的龍傑,輕輕的點了點頭。

「師父真的很強啊,比起當初封印冥域的時候強了太多,若是真的讓他徹底恢復該有多強!」洛天低聲自語,看著那再次朝著自己砸來的拳頭,金色的符文在洛天的手臂之上流轉起來,一拳轟出,同孟凌雲的拳頭碰撞在了一起。

碰撞的一瞬間,洛天便是知道孟凌雲有多麼強大了,縱然洛天這變態的肉身,都是感覺有些支撐不住,雙腳摩擦著赤色的石面,倒飛了出去,不過比起其他幾人來,倒是強了不少。

「好變態的肉身!」君無淚,汪忘兩人臉上露出驚駭,沒想到洛天竟然硬生生的抗住了孟凌雲的一拳。

「那小子,可是九大體質的輪迴體!」諸葛青天擦了擦嘴角的鮮血,緩緩的站起身來,目光凝重的看向孟凌雲。

「輪迴體!」聽到諸葛青天的話,君無淚的臉上頓時露出驚駭之色,他的父親截天之主就是輪迴體,他的身體之中同樣也是流淌著一部分輪迴體的血脈,他深知輪迴體的可怕。

就在幾人驚駭間,孟凌雲再次動了起來,不過這一次卻是沒有朝著幾人衝來,而是雙手飛動,澎湃的氣息從孟凌雲的身上散發而出,一個灰色的虛影將孟凌雲籠罩起來。

「君臨天下!」看到那虛影,洛天的臉色頓時變的更加難看起來。 第一千七百二十七章強大的孟凌雲

君臨天下,孟凌雲的成名武技,成就紀元之主之時自創出來的武技,這一式,就連洛天都不會,因為這隻能是紀元之主才能施展出來。

「嗡……」無上的氣息同孟凌雲的身軀融合在一起,一把灰色的大劍緩緩的凝聚,帶著曠世的殺伐之音,落在了虛影的手中。

「你媽啊,當初對抗冥域的時候,洛天的那個師傅也沒這麼強啊!」看到那灰色身影,手中提著的殺伐之劍,雙眼冰冷無比的孟凌雲。

「擋不住!」看到孟凌雲那強大的攻勢,幾乎所有人都是徹底被震懾到,那是一種彷彿凡人面對蒼天的感覺,異常的渺小。

「怎麼辦!」眾人心中驚顫起來,彼此對視著,最後將目光放到了洛天的身上,這些人中,要說誰最了解孟凌雲,那就只有洛天了。

「無解!」洛天眼中露出苦笑,擦拭著嘴角的鮮血,目光看向那氣勢吞天孟凌雲。

「嗡……」就在人們驚恐間,孟凌雲卻是舞動起了手中的殺伐之劍,朝著剛剛起身的汪忘和君無淚兩人斬了過去。

一劍斷蒼穹,灰色的劍芒,彷彿掌握著人們的生死一般,轉眼之間便是到了汪忘和君無淚近前。

「一刀斷天!」汪忘大吼,雖然劍芒的帶給他的壓力很大,但是還沒到讓他不反抗的境界,手中的長刀也是爆發出驚天的光芒,被汪忘橫劈了出去。

「截天!」君無淚大聲開口,兩隻大手從君無淚的手中打出,同時抓緊了蒼穹之中,雙手保持著握劍的姿勢,朝著那灰色的劍芒霹了過去。

「咔嚓……」

「噗……」下一瞬間,君無淚還有汪忘兩人的臉色頓時蒼白起來,汪忘手中的長刀,直接被崩散,而君無淚的手臂也是轟然炸裂。

灰色的長劍帶著冰冷的氣息,直接斬在了兩人的身軀之上,鮮血四濺,森白的骨頭,直接在君無淚還有汪忘兩人的身上露出,這一劍,差點將兩人直接腰斬。

「嗡……」看到一劍沒有斬掉汪忘和軍無淚,孟凌雲的雙眼再次爆發出陣陣的灰光,殺伐之劍,再次掄動起來,彷彿掌握著人生死一般的裁決之劍,朝著臉色蒼白,還沒緩過勁來的汪忘和君無淚兩人斬了過去。

「還他嗎看熱鬧,還不過來幫忙!」汪忘大吼起來,看著那灰色的劍芒,在自己的眼中逐漸擴大,一股強大的危機感瞬間侵襲在了汪忘的心神之中。

「怎麼這麼倒霉,剛一出來,就他嗎遇到了一個這麼變態的存在!」汪忘心中大罵。隨後張口一吐,一口精血從汪忘的口中噴出,化成一道血色的符文,覆蓋在了汪忘的身軀之上,與此同時濃郁的生機也是在汪忘的身上升騰起來,讓汪忘身軀迅速的癒合起來。

「攔下!」洛天眼中閃出陣陣的精光,他知道,君無淚和汪忘兩人不能死,若是死了,那麼他們這一方將會損失兩個強大的助力。

洛天身形閃動,瞬間出現在了君無淚還有汪忘兩人的跟前,與此同時潤宏羽還有妖晨兩人的攻勢也是瞬間打出,他們兩人也知道,讓他們去抵擋那殺伐之劍,根本就沒有把握,還不如直接進攻,若是能夠傷到孟凌雲,還能讓他們的壓力小上不少。

而另外一面,剛剛趕到的,龍傑,周維,還有閆洪濤幾人也是紛紛出手,一道道武技從幾人的手中飛出,朝著孟凌雲轟殺而去。

「嗡……」金色的長槍橫在了洛天的頭頂之上,灰色的長劍也是瞬間落了下來,同裂天槍碰撞在了一起。

「咔嚓……」整個赤色戰場隨著一顫,驚雷閃動,金色的槍影從洛天的雙手脫手飛出,洛天的雙臂也是傳出陣陣的脆裂之音。

「手持紀元之寶的洛天都抗不住!」所有人的眼中都是露出一股絕望之色,沒想復活過來的孟凌雲竟然如此強大。

「咳咳……」洛天的龐大的身軀瞬間彎曲起來,赤色的地面布滿了觸目驚心的裂痕。

「紀元之主,每一個都能硬抗紀元之寶,若不是這個紀元之主不是真人,剛才那一擊,足以讓我們三人隕落!」君無淚站在洛天的身後,目光看向那氣勢滔天的虛影。

與此同時,龍傑,潤宏羽眾人的攻擊也是瞬間降臨在孟凌雲的身前,神威浩蕩,幾道武技,每一道都是帶著滔天之威,降臨在孟凌雲的身上。

「轟……轟……轟……」轟鳴之聲滔天,恐怖的波動徹底將赤色的蒼穹掀翻,金色的氣浪翻卷在孟凌雲的身前,神則流轉,遮擋住了人們的視線。

「你們出手幹掉邱景明!」洛天長長的出了口氣,雙臂恢復了知覺,鮮血順著洛天的手臂流淌下來,金色的裂天槍從遠處飛了回來,落在了洛天的手中。

「那你……」龍傑目光看向臉色蒼白的洛天,洛天的意思他們懂,那就是他們牽制住孟凌雲,而龍傑他們將邱景明幹掉,畢竟,邱景明才是關鍵。

「沒事,去吧!」洛天點了點頭,隨後攥了攥拳頭,目光看向那平息下來,再次站在那裡的孟凌雲。

「師傅,沒想到你竟然這麼強啊,你還真是坑死你徒弟了!」洛天眼中帶著苦笑,隨後主動朝著孟凌雲沖了過去。

妖晨,潤宏羽,君無淚,還有汪忘四人也是身形閃動,分成幾個方向朝著孟凌雲殺了過去。

「殺……」龍傑低吼一聲,出於對洛天的信任,龍傑幾人朝著站在那裡的邱景明沖了過去。

「復甦吧!紀元之主之魂!」看到龍傑幾人朝著自己沖了過來,邱景明臉上帶著冷笑,伸手一點,懸浮在邱景明頭頂之上的四件紀元之寶,發出陣陣的嗡鳴之聲,強大的波動,在四件無上的寶物之上傳遞而出。

「這個老怪物,竟然還有手段!」看著那氣勢衝天的四件寶物,閆洪濤忍不住大罵起來,同時將修羅域的修羅刀祭了出來。

而龍傑也是打出了妖皇,星辰塔也是懸浮在了周維的頭頂之上,諸葛傑也是祭出了混沌鍾,四件紀元之寶爆發出強大的波動,傳出無上的氣息,同邱景明頭頂之上的紀元之寶對峙起來。

「嗡……」嗡鳴回蕩,懸浮在邱景明頭頂之上的四件無上寶物爆發,散發出陣陣的灰氣,隨後形成了四個人形虛影出現在了龍傑等人的視線當中,威嚴的氣息從虛影的身上散發而出。

「那是我魔族紀元之主的模樣,難道他又要復活出了四個紀元之主不成!」看到那虛影,南宮御清臉上帶著不可思議之色,看著那從魔皇刀中衍化出來的身影,失聲開口。

「不是,是將紀元之寶徹底復甦了,將紀元之主留在紀元之寶中的殘魂給激發了出來!」周維輕聲開口,目光之中帶著凝重。

「沒錯,雖然很強,但是比起大哥的那個師傅來,差了太多!面對大哥的那個師傅,我甚至感覺自己就是個普通人!」龍傑開口隨後催動起妖皇鏡來,朝著那將他們阻攔的四個虛影打去。

閆洪濤幾人也是紛紛催動寶物,同那四道虛影大戰在了一起,毀天滅地的波動,再次響起,這一次波動更大,若不是這赤色戰場壓制的太過厲害,眾人絕對會引起九域的震動,甚至會將一個星域打沒都不一定。

「嘭……」洛天渾身染血,不斷的對抗著孟雲劈出的劍芒,每一次碰撞,都是讓洛天臉色蒼白一分,這也就是洛天這變態的肉身能夠抗住,不過洛天也感覺自己扛不下幾次了。

洛天雖然受到了重創,但是妖晨,汪忘,君無淚,諸葛強天四人的攻擊,也是不斷的轟擊在孟凌雲的身軀之上,孟凌雲的肉身雖然無雙,但是四人也不是什麼省油的燈,孟凌雲的身上也是出現了陣陣的裂痕,陣陣的灰氣從裂痕之中散發而出,身上的氣勢比起之前來也是弱了一些。

「再加把勁,將他幹掉!」汪忘大聲開口,洛天吸引了孟凌雲大部分的壓力,因此他們四人的壓力小不少。

「加個屁,我快不行了!」洛天大聲開口,身軀再次從深坑之中走了出來,劇烈的喘息著。

「你們誰頂一會兒,我休息下!」洛天沖著四人開口,感覺自己的肉身都不是自己的了,神魂都快要被打出來了。

「我來!」君無淚大喊,口中噴出一口金色的血液,化成一條血色的符文覆蓋在君無淚的身軀之上,沒入到君無淚身體之中,金光閃動,君無淚身軀被渡上了一層金色。

「我激發了身體之中輪迴體的血脈,肉身堪比大成的輪迴體,但是堅持不了多久!」君無淚沖著洛天幾人大喊,化成一道流光,抗下了孟凌雲劈下的殺伐之劍。

「殺……」看到君無淚取代了洛天的位置,汪忘幾人再次打出強大的攻勢朝著孟凌雲殺了過去。

「呼……」洛天長長的出了口氣,身軀劇烈的顫抖起來,目光看向了整個戰場。 第一千七百二十八章仙潮崩

洛天觀察著戰場,眼下江難軒等人那裡還好說,那些復活過來的天驕雖然強,但是江難軒,孫夢如等人還能夠應付,除了曾經參加試煉的人紀元巔峰全部死亡,剩下了毒鴻禧等二十幾個准紀元之主,九域的人雖然受了傷,但是卻沒有出現死亡。

而龍傑,南宮御清等人那裡的戰鬥同樣慘烈,四道無上的虛影,催動著四件無上的寶物,不斷的打出強大的攻勢,將龍傑幾人阻擋了下來。

「得想想辦法啊!」洛天一邊恢復著傷勢,目光看向站在戰圈之外的邱景明,心中自語。

一道道殘魂攜著一道仙氣出現在邱景明的身前,不斷的被邱景明煉化著,而仙潮那通天的光柱,不斷的顫動著,仙潮之中的仙氣也是越來越少,邱景明的身上的氣勢也是越來越強,讓洛天有些心驚之感,洛天知道,邱景明才是關鍵。

「太強了!」洛天雖然凝重無比,但是心中也是讚歎邱景明的強大,以一人之力,牽制住他們這麼多人,手段通天,在洛天看來,邱景明足以稱為紀元之主之下的第一人。

眼下雖然看似勢均力敵,但是他們也只是堪堪抵擋而已,打了這麼半天,也沒將孟凌雲打敗,反而他們幾人卻是苦苦支撐。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