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作之前,我有個問題挺想知道,你為什麼會找上我?」司徒楚輕輕搖著紅酒,眼神卻非常凌厲的看著葉無天。

這是個高手!

司徒楚如此弔兒郎當的,可葉無天卻不敢小看對方,司徒薇的身手他已經知道,誰又敢保證司徒楚的身手不厲害?而且沒有那麼本事,還怎麼混這行?

「很簡單,騰龍幫是黑道,而除了它們之外,就只有你們霸虎幫能讓我看上得眼。」

司徒楚哈哈大笑:「你是第一個敢在我面前這樣說話的人,有意思。」

葉無天不以為意,「凡事都會有第一次,習慣就好。」

「好,那你想怎樣合作?」

葉無天仰頭將杯中的紅酒一口喝完,隨後將酒杯放到桌上,「你先告訴我,霸虎幫與騰龍幫對決起來,你有幾成把握?」

司徒楚被這個問題給問住,這樣一個問題,他很難回答。

「你殺氣很重,如果兩個幫真動起手來,你有想過會發生什麼事嗎?尤其是兩個幫派因為你而戰時。」

葉無天說道:「我只在乎結果,至於過程,我不在乎。」

「仇恨有時會蒙閉人的雙眼,報仇也不一定要急在一時,不是有句話嗎?君子報仇,十年未晚。」

「君子報仇可以等十年,可惜我是小人。」

-, 司徒楚雙眼一亮,對葉無天是越來越好奇,同時也為騰龍幫感到擔心,攤上這麼一個對手,估計有他們受的,正如葉無天所說,他不是君子,報仇用不了十年,他是小人,為了報仇可以不顧一切的小人。【

司徒楚打量著葉無天的同時,葉無天也同樣在打量著對方,二人頗有些大眼瞪小眼,誰都沒有先行開口的意思。

「有興趣對付騰龍幫嗎?」良久,葉無天問道,因為司徒薇的關係,他說話一點也不客氣,單刀直入。

「說說你的合作方式。」司徒楚沒有答應,但也沒有拒絕。

葉無天笑了,對方這話讓他看到了希望。「一山不容二虎,有騰龍幫存在,相信你們霸虎幫的日子不太好受吧?你就沒有想過改變?」

司徒楚聳聳笑道:「真不好意思,我這人真沒什麼大志。」

葉無天忽然哈哈大笑起來,這一笑反倒讓司徒楚有些不自在。

「很好笑?」司徒楚臉帶不滿。

停下笑意的葉無天說道:「你司徒家的人什麼時候變得如此安份守已?」

「你不相信我?」

葉無天搖頭,「你這話只能騙三歲小孩,如果你真屬於那種混吃混喝的人,大可不必搞什麼霸虎幫,直接在你們家族的公司里上班,混吃混喝等死,我相信那樣的日子會比你現在更舒服,因為我也曾經是一個紈絝子弟。」

司徒楚笑道:「有意思,我更加喜歡你了,你這樣的男人,配得上小薇。」

「有騰龍幫在,你們霸虎幫永遠也別想舒服,現在你們有一個機會。」

「我不想長他人志氣,騰龍幫不好對付。」

「人生如果順風順水,那就沒什麼意思,沒有強大的敵人,怎顯得出你的能力?」

放下酒杯的司徒楚笑道:「你倒看得起我。」

「其實你跟我都屬於同一類人,想低調,卻又低調不了,身份擺在這,無論你怎麼努力,都沒辦法低調。」這句話完全是葉無天有感而發。

「你能給到我什麼?」

「金錢。」

司徒楚以為自己聽錯,滿臉不可思議道:「你看我會缺錢用嗎?」

「現在不缺,一旦與騰龍幫交火,情況就另當別論,其實幫派跟軍隊沒什麼兩樣,都是燒錢的東西,沒有足夠的金錢,你怎麼讓下面的兄弟去拼?忠心?義氣?扯蛋。」

「你說的有道理,問題是我不缺錢。」

葉無天一笑,笑得有幾分邪惡,「既然你沒興趣合作,那就算了。」

見葉無天要走,司徒楚連忙說道:「等等,你能給我多少?」

「前期二十億,後期二十億。」

司徒楚聽得倒吸一口涼氣,還真他媽大手筆,一出手就幾十億。

葉無天一副吃定司徒楚的表情,據他所知,司徒老爺子並不怎麼喜歡司徒楚走這條路,所以家族根本不會給霸虎幫任何支持,雖然這些年經過司徒楚的努力,霸虎幫也發展到一定的規模,但是與得到家族大力支持的騰龍幫還沒法比。

不管司徒楚願不願意承認,他都知道葉無天的話有道理,幫派跟軍隊一樣,一旦打起來,絕對是個燒錢的主,武器,藥費,安家費,還有一系列費用,加在一起,絕對是件天文數字。

無疑,葉無天這一句四十億已經打動司徒楚。

「除了錢,我還可以為你們提供一種刀傷葯,這樣可以替你們將損失降到最低。」葉無天又道。

司徒楚說道:「單憑這些恐怕還不夠,我缺錢,可是如果我想弄錢,有很多方法,你出這麼點錢就想我們沖在前面?我們可是要拿命去拼。」

「你還想要什麼?」葉無天似笑非笑地看著對方。

「聽說傾城丸賣得不錯,不知我們有沒有合作的空間?」司徒楚問道。

「沒有。」葉無天直接拒絕,「你別打那個主意。」

「可是你不覺得這樣對我很不公平嗎?」

葉無天說道:「那好,咱們換一個方法,你給我四十億,外加一些特效的刀傷葯,不過想必你也拿不出特效刀傷葯,這樣吧,你給我五十億,我向你保證讓騰龍幫消失,到時你同樣可以穩坐南方第一幫。」

司徒楚被嗆住,半響說不出一句話,五十億?他現在還真拿不出這筆錢,別看他司徒家的人,正如葉無天所說,他如今沒分到司徒家的一分錢。

「有了錢,我可以有很多方法對付騰龍幫。」葉無天說道。

司徒楚問:「既然如此,又為何要找上我?」

「因為司徒薇,也因為霸虎幫是騰龍幫的敵人。」

「僅此而已?」

「僅此。」

「這事容我再考慮一下。」

葉無天站起來:「可以,不過希望別讓我等太久,三個小時后,希望你能給我答案。」

「三個小時?你真當這是小孩子過家家?」

葉無天未再說任何話,直接轉身離開,他離開后不久,司徒薇便從其中一個房間里走出來,直接坐到葉無天剛才坐的那個位置。

「三叔,我說過,你一定會失敗。」司徒薇俏臉掛著微笑。

司徒楚苦笑:「那小子的性格讓人頭痛,又臭又硬。」

「這就是他葉無天,不喜歡別人染.指他的東西。」司徒薇嘆了口氣,連軍隊提出的合作都敢拒絕,更何況別人?

忽然,司徒楚想到一個很好奇的問題,「他與歐陽幸月是什麼關係?兩人真有關係?」

司徒薇美眸微微一暗,「多半是那樣?」

「小薇,你喜歡這小子?」

司徒薇一怔:「你說什麼?」

「你心慌了,我看得出來。」司徒楚如同一隻老狐狸般壞笑起來。

「你打算怎麼辦?跟他合作嗎?」司徒薇佯裝鎮定的轉移話題。

司徒楚嘆了聲,「唉!那小子的眼光真毒。」

司徒薇忽地噗哧一聲嬌笑出來,「心動了?」

「嗯。」司徒楚老臉一紅,「沒辦法不心動,霸虎幫又不像其它幫,最賺錢的毒.品我們沒有碰,那可是很大一筆收入。」

「你跟騰龍幫遲早有一戰。」

司徒楚半眯著雙眼:「你的意思我該跟他合作?」

「三叔,你不像一個黑道老大,更像一個小學生,我估計楊浪子不會像你這樣吧?」

司徒楚狂汗,「有你這樣損三叔的嗎?」

「算了,你自己決定。」司徒薇說著站起來準備走人。

「不陪三叔吃飯了?」司徒楚問道。

司徒薇嫵媚一笑:「還有更重要的人需要我陪呢,你就自己吃吧。」

「重色輕友。」司徒楚罵道。

「活該,誰讓你不找女朋友?都老頭子一個了,還學年輕人裝瀟洒,你看你?這副什麼打扮?」

「得得得,你走吧,別像你奶奶一樣嘮叨我。」司徒楚舉雙手求饒。

司徒薇猶如一個打了勝仗的高傲公主般氣昂昂的離開,只留下一臉苦笑的司徒楚,此時,堂堂幫主卻心裡糾結著一個問題,我該找個媳婦嗎?我很老了嗎?才四十五歲,很老了?

走出酒吧的司徒薇一驚,因為他發現葉無天正背部依在牆上,彷彿是在等人。

「等你很久了。」葉無天轉身看著司徒薇。

司徒薇心下更是驚訝,「你怎知我在這裡?」

葉無天打量著司徒薇,狠狠的吃了這妖精一頓豆腐後方才依依不捨地收回目光:「你不是一直在聽我們談話嗎?」

司徒薇俏臉通紅,被葉無天這話給羞得直想找個地縫鑽進去。

短暫的失神過後,司徒妖精恢復鎮定,風情萬種地扭著水蛇腰來到葉無天面前,「好弟弟,你生氣了?」

葉無天突然伸手一把將這妖精摟在懷裡,與此同時他的手也沒閑著,越摸越下,片刻間就摸到司徒妖精那渾圓翹起的粉臀,雖然隔著衣物,不能感受到它嫩滑,卻並不妨礙無天同學感受它的彈性。

光天化日之下,人來人往的,葉無天卻視若無睹。

司徒薇被摸得渾身發軟,俏臉紅得能滴出汁來,這混蛋,當他是什麼?

就在司徒薇快要暴走時,葉無天卻意外放開她,「還有事嗎?沒有我要走了。」

巨大的落差讓司徒薇半響回不過神來,這小色狼怎麼翻臉跟翻書一樣?「佔了姐姐的便宜,就不該請姐姐吃飯嗎?」

「吃完飯後呢?」葉無天壞笑道。

司徒薇風情萬種的甩給葉無天一個白眼:「男人沒一個是好東西。」

「嘿嘿,男人不壞女人不愛。」

司徒薇摟著葉無天胳膊,「決定要接姐姐這個三.奶了?」

葉無天被雷得不輕,三.奶?這瘋女人的腦子裡到底在想什麼?

「妾身很有自知知明,不會跟大.奶二.奶爭的,現在看來,姐姐我能保住第三的位置就不錯了。」司徒薇滿副幽怨看著葉無天,彷彿是葉無天欠了她似的。

「你三叔那裡怎樣?」葉無天話題一轉。

司徒薇笑道:「你這樣對我三叔不公平,弄得他好像幫你打工一樣。」

葉無天愣了愣,有些想不通,不過還是點頭道:「我習慣主宰別人。」

「小壞蛋,你可真夠霸道。」

葉無天不以為意道:「以後我會更霸道。」

司徒薇幾乎將整個嬌軀都依在葉無天身上:「小壞蛋,你快迷死妾身了。」

「那咱們趕緊吃完去辦事吧,打鐵乘熱。」

-, 過去兩天時間裡,東城絕對是個是非之地,治安越來越亂,越來越多的外地人湧進東城,其中包括很多國外人。【ka”

東城的變化讓當地政府大為緊張,會議開完一個又一個,他們都知道,之所以會突然湧進如此多人,全都跟葉無天有關,傾城丸的的停止銷售讓這些人坐不住。

打砸、搶劫、偷東西、各種各樣的案件在短短兩天內比起過去同期升了近百倍,這是什麼概念?也就是說,如果過去每天只有十宗這樣的案子,那麼現在每天已經有一百多宗。

雖然警力方面已經投入,可是還是有很多案子不可避免的發生了。

更讓當地部門無語的是,除了這些小案子之外,東城的黑道也開始風起雲湧,昨晚,東城幾處酒吧被砸,並且每個被砸的酒吧最後都被一把火燒光。

這些被砸的酒吧都有一個共同點,就是都屬於騰龍幫的產業。

很多消息靈通的人士都猜測到葉無天開始反擊,讓外人頗為吃驚是,葉無天竟會採用這種以暴制暴的方式。

葉無天並沒直接參与到其中,他只需要結果,至於過程,他沒興趣知道,就在霸虎幫動手的第一時間,葉無天已經將二十億打到司徒楚的賬上。

緊張的局勢讓東城政府那幫官員非常頭痛,雖然昨晚發生了嚴重的打砸事件,可是他們都知,這是暴風雨的前奏,接下來才是主菜,到那時,只會有更多的人傷亡。

「小葉,你就當幫幫我吧,也當幫幫肖媚。」徐遠華找到葉無天,希望葉無天能幫幫他,至少將這些聚集在東城的外國人弄走,否則一旦有外國人死在東城,事情的影響性會更大。

葉無天沒停下,兩天來他只做一件事,狠狠的操練自己,此時,他在陳樂的指點下訓練各種散打招式,

見葉無天沒有停下的意思,徐遠華又道:「小葉,你倒是說幾句話啊。」

正在訓練迴旋踢葉無天停下來,轉身看著徐遠華:「徐局,你是不是找錯人了?這種事情你不應該找我吧?應該找海關,想控制外國人來東城,你們直接讓人在海關控制住不就行了?」

徐遠華聽得直翻白眼,不過他也從葉無天的話里聽到葉無天的濃濃恨意。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