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接下來將出售的是此次拍賣會上最後一件物品,我想很多人都是從沖著它來的吧!」

劉常淡淡一笑,步子一移,來到了一口小箱子前,接著在眾多熱辣的目光的下將箱子給掀開了來!只見,一卷泛黃的書籍安靜地躺在箱子中,眾人的目光在這一刻變得極為晶亮,特別是前兩排的那些貴賓,更是垂涎不已地盯著那箱子中的書籍。

「想必大家也都聽到了一些風聲,這最後一件拍賣物品,乃是一本下等地階戰技!名為風雷動!攻擊型戰技,其威力,想必我就不用再多說了!一百萬戰晶的底價,開始競價吧!」劉常也不廢話,直接報了個價格便閃躲在了一邊去,接下來就不是他表演的時候了。

「哇!地階戰技?」燕飛盯著箱子中的那本戰技,眼珠子都快掉下來了,他所修鍊的凝天步跟裂火術都是黃階戰技,跟這地階戰技風雷動一比,簡直就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怎麼?你也想要那地階戰技?」凌雲一臉鄙夷地看了看此時的燕飛,今天到場的很多人,哪個不是這琉璃城中的一方巨擘?四大家族之爭,他們可插不上手。

被凌雲的一語驚醒,燕飛收回了他那羨慕的目光,一百萬戰晶,可不是一個小數目,當初在混亂之域的時候,魂殿發布屠滅血目族的任務,報酬都才一百萬戰晶,由此可見,一本地階戰技是何等的珍貴了。

「呵呵!凌雲,你就別嘲笑我了,我知道自己幾斤幾兩,怎麼敢貪圖那地階戰技?就算是把我賣了,我也拿不出那麼多的錢啊!」燕飛傻傻一笑,他說的也是實話,這樣的爭奪,現在的他可還介入不進去。

「一百一十萬戰晶!」這時,坐在第一排的雲倩率先開口了。

「呵呵!城主府的凌天閣里,我想應該不缺戰技的吧?我出一百二十萬戰晶。」李木瞅了瞅身前的雲倩跟雲動,在琉璃城中,並不是城主府一家獨大,相反在城主府之下,還有三大家族王家、李家、趙家,這三家的實力雖說沒有城主府強大,但也差不了多少,至少跟城主府叫板的資格還是有的。

「哼!我雲家的凌雲閣中的確擁有不少戰技,不過那都是我雲家的,怎麼?你李家要是不服氣,有本事今天就把這風雷動帶回李家啊!我出一百五十萬戰晶!」雲倩絲毫不示弱,一番言語下倒是讓李木顯得有些尷尬了。

「哈哈!你們兩家也別爭了,這風雷動,我王家要了!我出兩百萬戰晶!」

這時一個略顯臃態的胖子從李木的旁邊站了起來,笑嘻嘻地說道。

「王博!你就不怕說這樣的話閃了自己的舌頭?我倒要看看,你王家拿什麼來獲得這風雷動!趙家願意出價三百萬戰晶!」 巨星學霸 ,一點都不給王家面子。

「趙鈺!你真以為你趙家吃定這地階戰技了?」王博一臉橫肉,眼神惡毒地看了看趙鈺,接著喝道:「我王家願意出價五百純晶!」

此話一出,就連劉常這個局外人都是小小的震驚了一下。戰神大陸上流通的貨幣主要是戰晶,而在戰晶之上還有晶源,晶源之上便是純晶了。它們之間的兌換比例是一百。燕飛細細一算,五百純晶,也就是五萬晶源,五百萬戰晶了。這個數目著實將燕飛給震驚住了,一本地階戰技真的值這麼多錢? 「哼!你們真以為這拍賣會是專門為你王家跟趙家開的?」雲動此時也是氣惱不已,趙家跟王家的爭奪明顯比他雲家跟李家的爭奪激烈,但這可並不代表雲家就可以被忽視,再怎麼說,現在的琉璃城還是掌握在他雲家的。

「我雲家願意出價七百純晶!你們要是誰願意再多出,這地階戰技我們就不要了!」雲動也是狠下心來,與其跟這些傢伙無謂的爭吵下去,倒不如乾脆點,直接把價格抬得更高,就算他雲家不能得手,那也不能便宜另外三家。

雲動這一抬價,直接提升了兩百萬的戰晶,趙、王、李三家激烈的競價也是暗暗平復了下來,此時,眾人都是暗暗沉思了起來。五百萬戰晶買下一本地階戰技或許算是不虧,但是七百萬的話,那就得好好考慮一下了。

「七百萬戰晶了啊!這雲家看來還真是有些底子呢!」燕飛雙目凝視著雲動,暗自稱讚道。

「呵呵!雲家底子是不錯,可是那另外三家也不是吃素的!」凌雲瞥了一眼燕飛,說道。

果然,就在凌雲開口后,那王博一臉陰沉地站了起來,說道:「王家願意出七百五十純晶!這也是我王家的底線了,要是你李家跟趙家能出更多,這地階戰技我們王家也就不要了!」

趙鈺白了一眼王博,似乎對於王博這話很是不屑,接著淡漠地說道:「我趙家出七百六十純晶!同樣,這也是我趙家的最後底線,李木兄要是能出的更多,這風雷動便是你李家的了!」

說著趙鈺將目光看向了李木,不僅是趙鈺,此刻大廳中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李木身上,這個時候,哪怕李木多出一塊戰晶,那麼都能買下這地階戰技了。

久久的沉默之後,李木兩袖一甩,神情陰冷,對著眾人說道:「罷了!這地階戰技我李家不要了,趙鈺兄!恭喜了!我們走!」

說著李木帶著一群李家之人急速離開了去,王博冷哼一聲,接著率領著王家子弟撤離了去。

雲動饒有興緻地看看趙鈺,接著搖了搖頭便帶著雲倩等人離去。

劉常見狀,趕緊熱絡地衝上前來,七百六十純晶,那可是七百六十萬戰晶啊!這個數目,一般人還真拿不出來,就算趙鈺最終以這樣價格買下了這本地階戰技,但是他心中也是無比的清楚,恐怕下一次的拍賣會,他趙家怕是要缺席了。

眾人繳納了戰晶,換得物品后,便紛紛離去,而燕飛也是則是跟凌雲混在了一起,因為凌雲說過還要帶他去買便宜的地圖呢!

「怎麼樣小子?那五百戰晶花得值得吧?」燕飛跟凌雲並排向著外面走去,凌雲一邊走一邊問道。

燕飛看了看凌雲,輕輕點了點頭,花費五百戰晶卻能見識到這樣一場拍賣會,倒也算是值得了。

當燕飛跟凌雲走出萬金拍賣會的時候,燕飛卻是瞧見雲動以及雲倩等雲家之人正站在遠處,凝視著他跟凌雲。

「嗯?這雲家之人怎麼這樣一副神色?」燕飛也是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幕弄得有些措手不及了。

「你還真以為別人是在看你?要是還想要買到地圖就趕緊給我走吧!」凌雲鄙夷瞭望瞭望燕飛,對於雲動幾人的對視顯得不以為然,催促著燕飛趕緊走。

燕飛悄悄瞄了瞄雲動幾人,發現幾人的視線竟然隨著他跟凌雲的走開而移動,心下也是疑惑不解,不過一想到還得跟著凌雲去黑市買地圖,燕飛也就將這些事情給置之雲外了。

「小子!等會兒到了黑市可不要畏首畏尾的,那裡的傢伙都是欺軟怕硬之輩,你要是稍微有著一點弱態,不僅東西買不到,怕是還得將全身家當給陪個精光!」凌雲腳下一頓,煞有其事地給燕飛交代到。

聽到凌雲這樣說,燕飛也是一詫,他沒想到眼前這個看上去跟自己年齡相仿的傢伙,竟然還有著這樣的心思,不過當下是在給自己做事,燕飛自然不會怠慢,靈動的雙眼愣愣地盯著凌雲看了足足三秒鐘,這才點了點頭。

擺脫了雲家等人的視線后,凌雲帶著燕飛在大街小巷中不停地穿梭著,燕飛已是被凌雲這般帶路弄得頭昏眼花,不過想到是要去黑市,燕飛也就釋懷了,既然是黑市,總不可能明目張胆地掛個牌坊在街上,告訴所有人,這裡是黑市吧。

「這兩個傢伙難道發現我了?」

一個隱蔽的角落,胡茬大漢一臉疑惑地望著前方的燕飛跟凌雲,此人,正是之前在萬金拍賣所中跟燕飛競價地圖的大漢。

胡茬大漢眼神一凝,凶厲的目光猛地爆發出來。

「發現老子又怎樣?兩個小東西難道還敢跟我斗?老子連玄冰都不怕,難道還怕你們不成?」胡茬大漢似是下了狠心,腳下一動再次跟了上去。

凌雲帶著燕飛再次穿過了一些小街巷,然後來到一處窩棚處,此時,在窩棚外站著一個賊眉鼠眼之人,此人一見燕飛跟凌雲走來,趕緊湊上前來,對著燕飛跟凌雲大聲喝道:「小鬼!滾一邊兒去!」


代嫁寵妃(重生) ,燕飛也是傻眼了,這傢伙也太凶了一點吧!

就在燕飛愣神的時候,凌雲卻是飛快的揚起手來,電光火石之間某人的臉頰之上頓時出現了一道紅痕。

「啪」

窩棚外的小廝明顯被凌雲這一手給驚呆了,他怎麼說也是這黑市的門房,竟然被人如此就扇了一耳光,這等大辱,他又豈能咽下去。

此時,這人一臉漲紅,怒氣橫衝,正欲發作,凌雲的雙手卻是再次降臨。此起彼落,上下交加,一鼓作氣,左右開弓,流星趕月,啪啪啪的就是數十下。

「你?」小廝原本的怒氣被徹底地打壓了下去,盯著凌雲的眼神變得無比的複雜,他想動手,卻又害怕凌雲背後有著恐怖背景,他只是一個門房,有些人他可惹不起。

正在這時,凌雲小手一動,迅速從腰間拿出一塊牌子,然後將牌子遞到此人眼前。

「啊!」此人眼神一凝,瞅了瞅凌雲手中的牌子,一臉驚恐地閃躲到了一邊。

這一切都被燕飛收在眼底,他萬萬沒想到,這個原本兇狠的傢伙被凌雲連續抽了幾十巴掌竟然還這麼的恭敬。

「傻愣著幹嘛?還不走?」凌雲回眸一望,瞅著呆在一旁的燕飛喝道。 「恩?竟然去了黑市?」

胡茬大漢也是將剛剛那一幕看在了眼裡,對於黑市,他也很了解,黑市上的東西普遍比外面要便宜許多,但來路卻也是極為不正。

雖然知道這些,但他卻也不敢去黑市買賣東西,黑市中,不僅有著眾多便宜物品出售,還有著很多販賣消息之輩,這些人各個都是老成精的傢伙,他的身份要是在黑市中被認出來,那就麻煩了,也正是因為如此,他才原因花大價錢去拍賣會競價地圖。

「哼!我就在外面等著你們兩個小東西,殺人越貨的勾當我可是最願意做的了。」

胡茬大漢陰冷一笑,接著便將身子隱沒了過去。

「凌雲!你究竟什麼身份啊?還有你腰間那牌子是做什麼的?」 重生之撿寶大財閥

對於燕飛的疑惑,凌雲並沒有多做解釋,瞅了瞅自己的腰間。

「你是說這玩意兒?」說著凌雲麻利地將腰間的牌子取了下來,隨手就扔給了燕飛。

燕飛顯然沒想到凌雲竟然這般豪爽,接過牌子便仔細端詳了起來,這塊牌子的質地很好,拿在手中竟然有著涼爽而又溫和的感覺,而在牌子的周身上,卻是鐫刻著一朵朵祥雲。

端詳了半天,燕飛也沒看出個所以然。

「給!還你!」

從燕飛手中接過牌子,凌雲苦苦笑了笑,心中暗自呢喃道:「這傢伙!當真就如一張白紙啊!」

此時,燕飛跟凌雲身處在一片狹小的甬道中,一股陰涼的感覺從四周襲來,侵得燕飛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好在這樣的感覺並沒有持續太久的時間,漸漸地,燕飛竟然能聽到無比吵雜的聲音從前方傳了過來。

「前面就到了,記住我給你說的話!」凌雲轉身叮囑了燕飛一句,接著便率先朝著前面走去。

燕飛也不拖沓,快步跟了上去。

一扇木門「吱呀」的一下被打開了來,而燕飛也跟隨著凌雲來到了黑市。

這裡每隔幾米便有著一盞燈布置著,昏黃的燈光下,來來往往的人絡繹不絕,前一刻還是萬籟俱靜,這一時卻變得人聲沸騰。

「這裡乃是琉璃城最大的黑市,它建立在地下,在這裡,形形色色的人物都有!」凌雲一邊走一邊給燕飛細說著,燕飛在緊跟在凌雲的身後,不時地點動著頭,目光則是不斷地瞟著道路兩旁,在那裡每隔兩三米就有一個商人,在他們面前,擺放著各種各樣的物品。

「小哥!要不要高等級的丹藥?」

「小哥!來我這裡看看,我這裡有許多高等級的戰技,價格保管比外面便宜一半還要多!」

「小哥。。」

隨著燕飛跟凌雲的走過,不時有人向他們推銷自己的物品,燕飛幾次都欲走上去瞧瞧,卻是被凌雲給制止了下來。

「想要精準而又便宜的地圖就跟著我,這裡可不比外面,我們買了地圖就趕緊離開!」凌雲轉身望了望好奇的燕飛,謹慎地說道。

燕飛無奈笑了笑,這地下黑市可比琉璃城上面熱鬧多了,不過礙於凌雲的交代,燕飛也不便多說什麼,只能垂涎地看著那些精美而又廉價的物品消失在自己的視線中。

凌雲的步子邁得很快,只是一會兒時間,便帶著燕飛來到了一個鋪面前,在這黑市,除了在外面擺地攤的,還有一些人開設了鋪面,當然了,能在黑市開得起鋪面的人,個個都不是簡單之輩。

凌雲瞅了一眼燕飛,小嘴一撅,一個跨步便向著鋪子里走了進去,這個鋪子沒有招牌,要是換做燕飛,他可不一定知道,這裡面竟然在賣地圖。

凌雲剛一進門,一道目光便從櫃檯中投射了過來。燕飛當頭就是一愣,那道目光竟然蘊含著一股強大的戰氣,沿途的空氣好似都被割裂開來一樣。

「好強!」燕飛心中暗自一驚,緊緊跟了上去。

「哦?竟然是你這個小妮..」櫃檯中的一個老者身子一移,剛欲說話,卻是被凌雲的一個手勢給打斷了。

「瀟叔!來一幅十域地圖!」

凌雲直接開口,似乎對這裡異常熟悉。

「呵呵,好好好!你等等,十域地圖外面雖然少見,但是在我這裡卻也不顯得很珍貴!」老者淡淡笑了笑,眼神在燕飛身上停留了片刻,接著便朝著一個櫃架走了去。

搗鼓了一會兒,老者拿著一卷東西走了過來。

「小傢伙,你要這十域地圖幹嘛?莫不是想離家出走?這件事我可得給你哥說說!」老者含笑來到凌雲的身邊,順手便將地圖遞給了凌雲。

「瀟叔,不是我要,是這傢伙要,還要這件事我希望你不要告訴我哥,不然我以後都不來你這裡了。」凌雲眼神一凝,狠狠盯著老者說道,接著將地圖隨手仍給了燕飛。

燕飛接過地圖,傻愣愣地待在原地,凌雲給他的感覺變得越來越神秘了。

「哈哈!好了,好了,放心吧!老頭子我也不是那種長舌頭之人,給錢吧,五萬戰晶!」老者笑著搖了搖頭,接著走到燕飛跟前,一手伸了出來,看架勢卻是找燕飛要錢的樣子。

燕飛絲毫不怠慢,就準備從萬骷項鏈中拿出五萬戰晶來付錢。

「慢著!你是傻啊還是笨?一副十域地圖要五萬戰晶?況且你連地圖看都沒看,就確定這老傢伙給你的地圖沒問題?」

燕飛一頓,凌雲的喝罵聲卻是傳了過來,一旁的老者依舊一副笑態,似乎是習慣了凌雲這樣的吵鬧。

「我?」燕飛被凌雲呵斥地說不出話來,雙手緊緊攥住脖子前的萬骷項鏈。

「恩?」這時,老者的笑容卻是突然凝固了下來,雙目死死地盯著燕飛頸子上的萬骷項鏈。

凌雲也是注意到了老者的神情,趕緊一個閃身,站在燕飛的跟前。

「瀟叔!他是我兄弟,你可不要打他什麼心思。三萬戰晶,這幅十域地圖我們要了。你看行不?」

此時,燕飛倒是錯愕地呆在原地,這裡似乎沒他什麼事,買賣事宜都被凌雲給一手操辦了,他唯一能做的便是等待。 聽到凌雲的話語后,老者的眉頭皺得更加厲害,久久之後,老者卻是一個淡笑浮現在了臉上,開口道:「好!三萬戰晶!」

聽到老者這麼爽快,不僅是燕飛錯愕了起來,就連凌雲都感到很驚訝。這個被他稱之為瀟叔的傢伙,平常可沒有這麼爽快,而且凌雲也很清楚,一幅十域地圖的價格在這黑市那也得賣到四萬戰晶,可是瀟叔今天竟然三萬戰晶就賣給他了。


「你們傻愣著幹嘛?還不給錢?難道想賴我這個老傢伙的賬?」

此時老者已經恢復了之前的和藹,一臉笑容再次清晰地掛在了他的臉龐上。

燕飛的心神頓時醒轉過來,趕緊從萬骷項鏈中拿出了三萬戰晶遞給了老者。

「走!」

見燕飛將錢給付了,凌雲也是一個推手,便將燕飛向著門外推去,眼神卻是警惕的望著老者。

對於凌雲的動作,老者只是淡然一笑,但其雙目則是死死凝視在燕飛身上。

「小傢伙的身上竟然有這東西,難道真的是緣分么?」老者暗自嘀咕了兩句,接著便將目光移回,朝著櫃檯處走了去。

剛一出門,凌雲一臉驚慌地看了看燕飛,接著隨手一搭,拉起燕飛大喝一聲:「跑!」

燕飛兩眼一直,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凌雲這傢伙怎麼神經兮兮的?無奈自己被凌雲拉著,只能硬著頭皮向前奔跑了去。

之前進來的甬道中,凌雲跟燕飛兩人不停地喘著粗氣。

「你瘋了?沒事瞎跑什麼?」燕飛一邊喘氣一邊對著凌雲抱怨道。

「什麼?你才瘋了,我真是好心被當成了驢肝肺了。」凌雲也不示弱,對著燕飛大喝道。

燕飛低頭一想,這次的確是多虧了凌雲,他才能在這黑市買到一幅十域地圖,一時間也有些後悔剛剛自己對凌雲的咆哮。

「怎麼?不說話了?本姑。。」凌雲的話語剛剛說道一半就戛然而止了,「算了!走吧,我看瀟叔並不是真心想要你脖子上的東西。」

這一刻凌雲顯得有些手足無措,隨意說了一句話后,便指了指了燕飛的頸子。

燕飛低頭看了看自己的頸子,只見在自己的胸前一個詭異的骷髏頭正閃爍著精光。

凌雲撅了撅嘴,轉身便朝著外面走去,這時,燕飛才明白過來,身上不由冒起冷汗,抖擻了兩下,便朝著凌雲追了上去。

刺眼的陽光從天際灑下,燕飛跟凌雲幾步便從甬道中走了出來,這時,之前的那個門房正悠閑地打著口哨,一見燕飛跟凌雲走了出來,靠著木樁的身子卻是唰的一下斜了過去,頓時摔倒在地。


「撲哧!」

門房的這舉動頓時引起了燕飛跟凌雲的大笑,兩人瞅了一眼摔倒在地的傢伙,接著大步朝著遠方走去。

「終於出來了么?桐爺我等得都有些不耐煩了啊!」

暗處,胡茬大漢的眼神陰狠地盯著燕飛跟凌雲,接著身子一動,便消失不見。

「這一次謝謝你了,接下來,我也該走了。」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