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我們也不會飛啊……」楊晨嘟了嘟嘴……

「笨蛋,我們是不會飛,但是我們有工具啊……」張明眼睛一亮說道。

「對哦,張明哥哥,你的機甲就是可以飛的吧,你要帶我們過去么?」楊晨瞪大了眼睛問道。

「咳咳……機甲可是非常消耗能源的,而且我的機甲是用來戰鬥的,可不是用來當飛機的……」張明撇了撇嘴說道。

「哼……小氣……」楊晨撅了撅嘴。

「……」

「我們隨身沒有帶飛行器,張明的機甲肯定是不能用的,我們又不會飛,所以……」陸然一邊說著一邊看向了林軒說道:「所以還是要麻煩張明啊……這次張明通過林軒的空間回去報告圖書館的事情,然後順便弄個飛行器回來……」

「小事……」林軒擺了擺手。

「唉……你們就指使我吧……」張明嘆了口氣……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文學館手機版閱讀網址: ?思︿路︿客更新最快的,無彈窗!

「你們還有什麼問題么?」公孫落花問道。

「那個……」林軒張了張嘴說道:「我們可以那幾本書出去么,圖書館的事情我們需要跟外面溝通一下,這樣應該有助於軒轅部出去以後的形式……落花爺爺,你也知道,現在外面普通民眾是不知道修liàn者存在的……」

「恩……」公孫落花點了點頭說道:「我也知道,修liàn者一直是高層才知道的事情,整個歷史上普通人裡面知道的人也很少……你們打算怎麼做?」

「我們打算將圖書館的事情告訴上miàn,雖然幾億本書在現在看來不算什麼,但是這些書籍如果現世,一定會在學術界引起很大的震動……如果他們要這些書籍的話一定要解釋這些書籍的來源,那些老學究們可不是那麼好糊弄的……」陸然說道。

「哈哈哈哈……」公孫落花大笑了起來,說道:「你們幾個壞小子,這是在給那些領導人出難題啊,面對這麼完整的歷史,以及無數已經失傳的珍guì典籍,沒有一個國家領導人可以抵擋住誘惑,除非他們敢冒天xià之大不韙,冒著被後世唾罵的風險將這些書籍壓下來……如果現在的領導人是一個保守的領導人,說不定還真會抱著又不如無的心思給壓下來,但是現在的領導人恰恰是一個敢冒險的人……嘖嘖,加上現在社會風氣已經不像古代了,民智漸開啊……」

「落花爺爺,聽你這麼分析,國家還真有可能將修liàn者的事情公布出去?」李馨瞪大了眼睛問道。

「嘿嘿……」張明奸笑了一下。

「得得得,看張明的臉就知道了,真無聊,你就不能給我們留點懸念……」周佳鑫翻了白眼說道。

「嘖嘖,我們的領導人還真是有魄力啊……」陸然咂舌道。

「別想得太簡單了……如果真的將這件事情公布出去,國家將會面臨前所未有的壓力,我們必須要變得可以威震全球才行……」趙靜音說道。

「恩……」陸然點了點頭說道:「張明,從你將這件事情通知到外面以後,你就和林軒一齊行動,告訴外面你每天早shàng八點,中午十二點,晚上八點在回去等待命令,每次等待十分鐘……我猜外面很快就會有任務進來……」

「好!」張明點了點頭。

「落花爺爺,我們暫shí沒有什麼問題了!」陸然轉頭跟公孫落花說道。

「恩……書籍你們可以拿走,這些書籍都是經過特殊處理的,以普通人的手段還是無法將它損毀的,就算是丟了,我們也有辦法找回來……」公孫落花笑著說道。

「真的啊!那我就放心了,謝謝落花爺爺!」林軒驚喜的說道。

「恩,好好休息吧……」公孫落花說了一句之後,就消失了……

「好了好了……剛剛是誰猜拳輸了來著,對了,周佳鑫,來來來,大家都走了,周佳鑫留著收拾飯桌啊!」見到公孫落花走了之後,張明站了起來,大手一揮,趕緊跑到了二樓屋裡……

其他人都歡笑著離開了,只剩下周佳鑫一個人垂頭喪氣的收拾碗筷,誰讓他吃飯之前猜拳輸了來著……

——

第二天一大早,興緻勃勃的幾個人就沖向了圖書館,今天他們要挑選一些名聲很大,而且又已經失傳了,或者散軼殘缺了的書籍,這些都是增加說服力的證據,而之後每個人一層將圖書館的情況錄製下來,這些都是第一手資料……

「擺放圖書的樓層一共有六層,我們一共七個人,六層裡面第四層的書籍最多,最豐富,是唐代到宋代末年的,這一層去兩個人,佳鑫和靜音去吧。第一層太難懂,李馨去吧,第二層林軒,第三層張明,第五層楊晨,我去第六層。大家找到珍guì典籍就跟林軒或者李馨彙報一下,看一看值不值得選入,這一次我們選的書一定要抓住那些老學究們脆弱的小心肝……」陸然看起來也極其興奮,罕見的開起了玩笑。

「走了走了!」眾人招呼了一下就往各自的樓層奔去了,林軒要去的樓層是圖書館第二層,也是整棟樓的第四層,和李馨打了聲招呼就走進第二層了,看著一層層的書籍,林軒極為興奮,這一層還是以竹簡和錦帛為主的……

「春秋……」林軒的手略微有些顫抖……春秋時期是一個紛亂的時期,諸侯爭霸,而那個時候的春秋也不僅僅是一家而已,每一個諸侯國都會有一部春秋存在,而現在大概只剩下魯春秋了吧……

一本本書籍看過去,林軒嘆了一口,這裡面有些書現在還存在,但是有太多已經不存在了……書籍的缺失就是文化的缺失啊……

「林軒……你猜我看到了什麼?」這時候對講機裡面傳來了李馨的聲音:「《黃帝外經》啊,是《黃帝外經》,這早就失傳了,還有山海經圖文……」

「哇……林軒,我找到了青囊書,青囊書啊……」一個驚喜的聲音傳來。

「恩?這是……《永樂大典》?」一個震驚的聲音傳來。

痞子大少,別太壞 「這是……《群書治要》……」

「呵呵……宋徽宗的畫……」

「我去,《蘭亭集序》……可惜是摹本……也是,真正的蘭亭集序也不可能流傳到這裡來……不過這字寫的很有感覺啊……」

「咦……這是……哇咔咔,發達了,你們猜我找到了什麼,《紅樓夢》啊,完整的《紅樓夢》啊,完全是曹雪芹寫的紅樓啊……」

「嘖嘖……我看到了好多李白的詩……以前都沒見過……」

「不只是李白啊,好多詩人的詩詞都是以前沒見過的啊……」

「嘖嘖……我看看,公孫白羽寫的唐史……這是部落的人寫的吧……霍……全是文言文啊……這文學素養很高啊……」

「論語,比現在更豐富的論語……」

「這是詩經的詩……但是並沒有收錄在詩經裡面啊……」

「唔……這也是部落的人寫的,夏史……」

「哇……《竹書紀年》……」

「《周易》是《周易》啊!」

「嘖嘖,《太公陰符經》。」

保鏢故事:霸道總裁愛惹事 「《蘇子十三篇》」

「……」

不知不覺中,林軒等人一起討論起了他們的收穫,一個又一個已經失傳的或者沒有失傳,但是殘缺的典籍被眾人發現,當然,這其中還有很多部落中的族老寫的史書……

林軒不斷的走著,林軒這裡面是春秋到西漢末年的,那幾位聖人的時代就在這裡面,所以林軒看到了很多很多聖人的珍guì典籍,還有很多諸子百家的典籍。讓林軒感慨萬分……

走著走著,林軒拿起了一卷書籍,然hòu眼睛就移不開了,上miàn赫然寫著一個大字——《樂》!

思︽路︽客更新最快的,無彈窗!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文學館手機版閱讀網址: ?《詩經》《尚書》《禮記》《易經》《樂經》《春秋》這六本上古巨著被合稱為《六經》,是從上古流傳下來的,而後經過儒家學派創始人孔子晚年整理完成。雖然只有六本書,但是卻是華夏千百年來文化的奠基……

但是非常可惜的是,《六經》全部在焚書坑儒的事件中被焚毀,不過那時候的讀書人還是十分強大的,憑藉著驚人的記憶力,《六經》中的《五經》被默寫了出來,但是還是令人遺憾的是沒有人能默寫出來《樂經》。

所以後來一直說四書五經,而不是四書六經,只是因為《樂經》已經失傳了,後來人只能學到五經而已。

不過事情總有轉機,在明代末年,一位叫文平人的隱士十六歲時在一座被大雨沖刷的古廟中發現有竹簡狼藉地上,其上字如蝌蚪,不能辨識,於是他就將竹簡藏在了家中。二十年後,這位隱士學識有成之後根據典籍翻譯出了竹簡上的文字,才知道這竹簡上記錄的竟然是《樂經》全文。於是他將《樂經》用現代的文字整理了一遍……

不過經過數百年的兵亂,文平人所收藏的竹簡也逐漸丟失了,不過文平人所整理的今文版《樂經》還存在,在他的後人怕《樂經》再次消失,就把《樂經》交給了蕭之葆保存,在1936年的時候,《樂經》被當地的省主席知曉,準備將《樂經》刊印出來,讓這一文化經典不至於消失,但是不幸的是恰巧碰上了西安事變,主持《樂經》刊印的官員被抓了起來,而《樂經》的刊印也遭受了滅頂之災,從此之後,《樂經》的原本也就消失無蹤了……

今人無法評說曾經人的是非,但是總歸是有人為了《樂經》所努力過,現在這幾經沉浮的《樂經》就在林軒面前,林軒又怎麼能不激動呢……

輕輕的翻開《樂經》,林軒就知道這是孔子整理之後的《樂經》,而且這裡面還有孔子,顏回等人的註釋……合上了《樂經》林軒往邊上看去,果然其他五經就在旁邊安靜的躺著……

「林軒哥哥,我發現了《六經》的古本,上面的字好難懂啊……」就在這時,對講機里傳來了李馨的聲音。

「我發現了《六經》由孔子註釋的版本,上面還好,還可以勉強讀懂……」林軒說道,對於這上面的文字,林軒讀起來也是有些困難,誰讓秦始皇在統一之前,各國文字都不一樣啊……

「李馨,林軒,你們好好挑選,秦代以前的書籍尤為重要,焚書坑儒將太多經典燒毀了,相信那些研究先秦歷史的老傢伙們看到這些書會瘋狂吧……」張明嘿嘿笑了一聲說道。

「你們那些書籍也很重要,歷史上大規模毀滅典籍的也不只焚書坑儒一次,而且多次戰亂也銷毀了不少典籍,還有很多珍貴的畫作,這些都是我們要尋找的目標……」林軒低聲說道。

「好嘞!」周佳鑫答應一聲。

「……」

——

「好了,我看就拿這些,這些已經夠在那些老傢伙們面前引起震動了……」林軒看著桌子上滿滿的書籍說道。

林軒等人已經在圖書館中挑選完畢了,經過一天的挑選,林軒差點是挑花了眼,無數本聞所未聞的珍貴典籍被林軒發現,那些各國史書已經不算什麼了,而放在最靠前面的《六經》才是重頭戲,雖然現在儒家的影響力遠遠不如古代,但是數千年的影響可不是幾十年可以消除的……舉個最簡單的例子,很多讀書人依舊以儒生自居……而儒家已經融入了華夏的幾千年文化裡面,已經是和華夏文化密不可分了……

雖然這之前林軒對儒家產生了一些懷疑,但是不可否認的是,儒家是一個最好的修身學派,或許在某些時候,儒家不適合治國,但是儒家學說用來修身卻是十分合適的。

而現代我們所追求的很多東西,其實在古代是可以實現的,古代大部分人也遠沒有現代人那麼功利,這很大程度是受儒家的影響,而現在的華夏,似乎並沒有重視起來我們流傳了幾千年的燦爛文化……甚至到現在我們連一個華夏獨有的正裝都沒有……大多數我們在正式場合穿的都是西裝……其實想想還是有種悲哀的感覺……泱泱大國是否學西學的徹底了點?

「呼……」忍住有些激動的心情,林軒看著圍坐在桌子旁的小夥伴們說道:「這一次如果真的可以引起輿論關注的話,一定會是一個傳統文化的盛宴,如果能夠掀起全國對傳統文化的關注就好了……」

「有可能么?現在人都忙著上班掙錢,誰會關注這些東西?」周佳鑫嘆了口問道。

「那些上班的人如果喜歡會關注,不喜歡也不會關注,但是我們最想要的是引起那些大學生的關注,很多大學生平時課業不太重,很多上網的時間,而且這一場文化盛宴一旦流行起來,一定會得到很多高校的支持,特別是中文系的學生和老師們,一定會非常關注的……其實關注傳統文化的人還是有很多的,我記得前一陣子聽說已經有一批人開始穿漢服出席重要場合了,是真正的漢服……」李馨也非常開心,受林頓的影響,李馨和林軒對華夏的歷史都非常感興趣,要不然也不能背著他爸偷偷的報了這個專業……

「好了,明天一早,張明將這些書籍還有記錄下來的視頻資料送出去,希望可以起到一些作用。然後我們就要再次出發了,這次我們依舊分散出行,在內森林的盡頭匯合,到時候我希望我們大家都已經是二十七品一上了,然後我們一起突破外森林,爭取早日達到天境!」陸然點了點頭說道。

「好!」眾人轟然答應一聲,然後各自回到各自的屋裡去了。

第二天一大早,眾人也沒有跟誰打招呼,直接走出了部落,林軒也是將已經痊癒的小白帶了出來,交給了楊晨。雖然只是在這裡逗留了兩天,但是林軒卻是得到了極大的放鬆,可能是因為即將到來的盛世而感到激動,也可能因為在書海中徜徉之後的寧靜……

在和其他人打過招呼之後,眾人分散開來,繼續他們的晉級之路了,而林軒則是帶著張明一齊上路了,雖然公孫落花應該知道了林軒他們可以自由出入這片空間了,但是林軒還是習慣隱藏一點,帶著張明走了很遠才帶著張明進入了空間……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文學館手機版閱讀網址: ?熟悉的會議室,熟悉的辦公桌,熟悉的兩個人……辦公桌上擺放著幾摞書籍,有獸皮卷,有絲絹,有竹簡,還有正常的紙質書冊……

兩位老人家各自拿了一本書饒有興緻的看著,並沒有多餘的話,片刻之後,幾位老人家陸續的來到了這間會議室,看到兩位老人家在看書,也沒多說話,只是各自也拿起了一卷書,坐在椅子上閱讀了起來……

其中一位看起來有些陌生的面孔最後進入了會議室,看到極為老人家都在安靜的看書,也不言語,在這他的級別是最低的,只好走到桌子旁,翻看起了擺在桌子上的書籍……

這一看不要緊,他立刻瞪大了眼睛,緊緊的握著手中的書籍,然後略微有些顫抖的手仔細的翻了翻,隨後又拿起一本書,眼睛睜得更大了,輕輕的翻了幾頁,將手中的書籍放下,手顫抖的更厲害的……

「這……這是……」他有些激動的不知說什麼:「這些是真的假的……」

最上面一位老人家放下手中的書籍,看著有些激動的文化部長說道:「老張啊,這方面你是內行啊,請你來就是給你看看,這些書籍是不是真的……」

「這……」張部長拿起了手中的《樂經》深吸一口氣說道:「我一時間也無法判斷真偽,我需要一些人的協助,而且這些書籍的年代也需要來判斷……」

「年代方面,可能會有些偏差,不過我們最想知道的是,這些書籍裡面記錄的內容,是不是真的……」旁邊戴眼鏡的高瘦老人放下手中的書籍說道。

其他老人家看到兩位老人放下了手中的書,也紛紛放下了書,放回了桌子上,安靜的聽著……僅僅是這些書應該還不能讓他們所有人都來才對,一定還有更加重要的事情……

「這……我還是不能判斷,我需要很多人來幫忙!」張部長猶豫了一下,還是堅定的說道。

「恩……好,先到隔壁休息一下……」老人家點了點頭,伸手請了一下。

「好!」張部長點了點頭,有些不舍的放下了手中的書籍,嘆了口氣走了出去……

見到張部長走了出去,門口的龍組成員將會議室的門關上,一位老人家開口問道:「這次是什麼原因,還是為了龍三遺迹?」

「恩……也對,也不對!」戴眼鏡的高瘦老人說道。

「恩?」其他人都看向了坐在最上面的兩人。

「這些書籍是在龍三遺迹裡面發現的,龍三遺迹裡面的軒轅部落人通過預言等方式,長期以來對華夏歷史的很多經典,以及歷史進行了記錄,一共有四億餘冊書籍,很多書籍在現在已經失傳了,裡面的同志請示,是不是要將這些書籍帶出來……」

「當然要帶出來,這可是我們華夏的歷史瑰寶啊……」一位老人家說道。

「怎麼解釋?幾億冊書籍憑空出現,怎麼解釋?對民眾還可以解釋,但是對那些學者們怎麼解釋?他們對我們華夏有多少東西可是清楚的很……」另一位老人家說道。

「這……」一時間眾人都有些沉默,顯然是思考到了事情的關鍵,這些書籍只是出現了一本,都會引起震動,無數學到了骨子裡的學者肯定會刨根問底的找出這書的出處,在華夏對於傳統文化很講究一個傳承有序,憑空跳出來的東西可是不會被承認的……

「那要放棄這些書籍?」一位老人家緊皺著眉頭,輕聲說道。

「不可……絕對不行,我不想讓後人唾罵……這事情總是捂不住的,如果我們壓了下來,會受到萬世唾罵的……」一位老人立刻搖了搖頭。

「如果我們給進入的龍組成員下封口令如何,他們本來就是修鍊者,本來就有很多秘密,再多保守一個也無所謂……」

「不行,進入的不只是我們龍組的人,還有其他國家的修鍊者組織,我們不說,難道他們就不說了么……」

「那怎麼辦?難道公布龍三遺迹的存在?考古隊也不可能進入龍三,難道公布修鍊者的存在?」一位老人家說道。

此話一出,場面一陣安靜,最前面的兩位老人家目光灼灼的看著說話的老人家……是一個穿著軍裝的老人家……

「不行……修鍊者的存在會衝擊我們的根本,不能公布!」一位老人家立刻反駁。

「修鍊者也是客觀存在的事實,怎麼會衝擊我們的根本?」

「有些無知的民眾會將修鍊者當成傳說中的仙人,而且有心人也會大肆起鬨,對社會安定會有很大的衝擊……」

「要相信我們的民眾,現在是民智已開的時代,老百姓對於修鍊者的存在應該是有心理準備的……」

「宗教呢?會不會引起宗教的反彈,修鍊者的事情一旦公布,對於神的存在可是一個非常大的衝擊,國內信教的人可不少,這些人反彈怎麼辦?」

「老百姓手裡沒有槍支,就算反彈也不會多麼嚴重,如果有人敢嚴重擾亂社會安定,格殺勿論!」

「不要太偏激,如果我們大開殺戒,會在世界上造成很壞的影響,而且現在是太平盛世,盛世不宜用重點。」

「而且一旦公布出去,很可能引起世界其他國家的反彈,畢竟其他國家對於修鍊者的事情也是保密的……」

「總之,要想拿出這些書籍,很大程度要公布修鍊者的存在,而一旦公布了修鍊者的存在,將會引起極大的反彈,不但是我國內,也會引起國外的反彈,我們將面臨很多很多的困難……」

「咳咳……」老人家咳嗽了兩聲說道:「我說兩句……首先,這書是一定要拿出來的,華夏的歷史文化再經不起動蕩了,既然有機會補足,我們就不能放棄,還有一點,修鍊者的事情我們也是要公布的……」

「這……」

老人家擺了擺手繼續說道:「但是不是立刻公布出來,我們可以慢慢的公布,先製造輿論氛圍,慢慢的讓民眾接受,一點一點來……我相信我們的民眾會接受的。而且修鍊者本來就是存在的事實,我們不能否定事實!」

「那國際的壓力呢?」

「那就更好解決了,如果我們有一批天境的軍團,美利堅又能怎麼樣?」老人家笑呵呵的說道。

其他人都沉默了,在思考著這些事情的可行性。

「真的要公布么?」一位老人家問道。

「箭在弦上,不得不發,難道我們要放棄歷史么?」另一個老人家說道。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