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放心的是,目前被滲透的只有駒王鎮的教會而已。」

「以麗娜麗為首的一群墮天使,想要剝離愛西亞的神器。」

「好讓自己在阿薩謝爾的面前博得賞識···呃,或者寵愛。」

「···」

寥寥幾句說完,莉雅絲和支取蒼那等人的表情頓時有些僵硬。

這些事情···

她們怎麼不知道!

這種時候是該接話,還是該不接話呢?

而南宮朔說謊這個可能性,根本就沒有被她們考慮進去。

畢竟人家這個實力,說謊那不是多此一舉嗎。

·······

「啊啦啊啦,南宮同學知道的可真清楚呢。」

捧住臉頰,姬島朱乃溫柔的笑了笑。

「那麗娜麗這些墮天使將哪裏作為主要據點。」

「南宮同學清楚嗎?」

「教堂地下是一處,其他地方我就不知道了。」

「那麗娜麗···」

聽到這個名字,南宮朔的笑容頓時變得有些放肆。

「這個啊?」

「還記得駒王鎮有噴泉的那個公園嗎?」

啪!

莉雅絲終於控制不住自己的心情,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

「原來當時沒有被你一擊必殺的那名墮天使···」

「就是麗娜麗?!」

聞言,眾人的視線也唰的朝南宮朔看了過去。

看到少年一臉淡定的點了點頭后,她們頓時有些怔然。

這是陰謀還沒開始,就已經被對方掐斷了嗎?

速度未免太快了吧!

那她們特意一大群人過來詢問情報,分析擔憂的目的到底是為了啥!

一時間,不光是幾位眷屬,莉雅絲和支取蒼那都深深的沉默了。

甚至,她們都有些懷疑,自己在駒王鎮待的這幾年,難道都是在做夢嗎?

為什麼這些陰謀她們還沒察覺···

就被眼前的少年給從源頭解決了呢!

最關鍵的是,這種憋屈的感覺,怎麼還這麼熟悉呢?!

······

眼神有些恍惚的看着南宮朔。

下一秒,莉雅絲下意識的問道。

「既然麗娜麗被你解決了。」

「其餘的墮天使,應該也都離開駒王鎮了···吧?」

「這我怎麼知道。」

南宮朔吃着便當,一臉的懵逼。

「駒王鎮不是你和蒼那學姐的地盤嗎?」

「有沒有遺漏的墮天使,你們調查一下不就知道了?」

「···噢,你說的對。」

莉雅絲默默的低下了頭。

這心裏,忽然間就有些鬱悶。

她也不想問這麼傻乎乎的問題啊!

主要是南宮朔那彷彿洞悉一切的語氣,淡定坦然的態度。

實在是太有誘導性了!

她一個沒注意,忍不住就將這種問題說出口了。

不行,在眷屬面前,怎麼也要保住最後一絲尊嚴!

打定主意,趁支取蒼那還沒開口,莉雅絲接着說道。

「說起來···南宮同學是怎麼知道這些的?」

「光是麗娜麗這名墮天使的話,是無法知道這麼多情報的吧?」

「···」

元旦看書天天樂,充100贈500VIP點券!

。 說話間,狂暴的血焱光芒激起千丈高,如傾瀉的山洪般鋪天蓋地地湧向虎陀。

虎陀正值舊力已去,新力未生之際,當即發出一聲慘叫,面色極度扭曲,身形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縮小,力量也隨之大打折扣。

他看着秦楓的眼神中露出濃濃的驚容,顯然想不到這年紀輕輕的小傢伙會有如此實力!

秦楓笑了,鳴鴻天刀掀起的血芒如浪潮般洶湧,再次向他拍去。

砰!

大地震動,密密麻麻的裂痕如蛛網般浮現出來。

虎陀直接被拍飛出去,砸進了滿是積水的溝壑中,模樣狼狽不堪。

空間瞬移!

秦楓身形閃爍,驟然出現在他頭頂上空,鳴鴻天刀的鋒芒直指其脖子,幽幽道:「說說吧,你們來這裏做什麼?」

虎陀露出慌亂之色,想要躲避,但是無形的血焱力量突然在四周燃燒起來。

洪級仙術——血焱焚天!

熾熱的力量燙得他哇哇大叫。

他抱着腦袋,哀嚎道:「不要殺我,不要殺我。」

「說!」

秦楓的聲音陡然提高了數成。

「來……來撿漏的。有人告訴我,天馬帝朝今日必定滅亡,我……我只想從中分一杯羹!」虎陀急忙解釋道。

秦楓挑了挑眉頭:今日,天馬帝朝必定滅亡?

「這是誰說的?」他質問道。

「我……我不知道,我做夢夢到的。」虎陀囁嚅道。

「做夢?」

秦楓一頭黑線,神魂術法運轉,鎖定了虎陀,再次喝道:「你敢騙本王?」

「我……我真沒騙你,真是做夢夢到的。」虎陀抱着腦袋,蜷縮成一團,嚇得瑟瑟發抖,看來不像在說謊。

秦楓略作沉吟:或許有人通過夢境將消息告訴了虎陀。但是,誰要滅亡天馬帝朝?

而且,天馬帝朝既然在今日必定滅亡,那自己來這裏又能撈到什麼好處?

他現在滿腦子都是問號,總不能說蒼梧大帝讓自己來這裏,只是為了給梁朝將士練練膽量吧。

這時,文龍上前一步,低聲道:「陛下,若天馬帝朝今日滅亡,那我們可要抓緊時間了!」

對!

秦楓幡然醒悟:帝朝氣運!

他辛苦折騰了這麼久,「借」了無數皇朝氣運,但還沒有借過帝朝氣運。此番,一定不過錯過這個絕佳的機會。

「那他們怎麼辦?」閻煜問道。

「將幾個領頭的帶走,其他人全部驅散!」

秦楓一揮手,將虎陀拿下了。

這些大荒夷族飲毛茹血,野性十足,但實力驚人。若能夠馴化,定是一股不可忽視的助力。

不過,眼下時間緊迫,他們也沒有這麼多精力來看管其他夷族,只能帶走幾個實力最強的。

吼嗚!

其餘夷族見虎陀等人被抓走,立馬圍了過來,想要跟梁朝將士一決生死。

好在虎陀這幾個實力最強的夷族,智商也不低,知道眼下局勢對己方不利,當即安撫了其餘人,然後,乖乖地跟着秦楓等人離去。

墟島破空而去,朝天馬帝朝的腹地而去。

……

天馬帝朝之所以得此名,是因為這裏平原遼闊,草木靈性十足,最適合馴養純血天馬。

這種天馬不管是靈智,還是實力,都遠勝於其他妖騎,因此備受各域將士的喜歡。據說天馬中的馬王更是拍出過三千五百億靈晶的天價。

而且,天馬帝朝巔峰時候有三千萬天馬騎,威震四周界域。

但就是這樣強大的帝朝,如今強者凋敝,擁有的天馬騎不過三十萬餘,根本擋不住周邊帝朝的輪番傾軋。

秦楓等人一路上也看到了零星的天馬騎戰鬥,依稀能看出其巔峰時刻的輝煌姿態,但是天馬騎的數量太少,在數十倍於己的力量下,很快被斬殺。

唉!

文龍輕嘆了口氣,說道:「陛下,天馬帝朝的氣運已經被十六股氣運合圍,或許滅亡只在旦夕間!」

十六諸侯聯軍?

秦楓暗自詫異:堂堂帝朝是怎麼落到這般下場的。

「嗯?」文龍突然眉頭皺得更厲害了,聲音略顯低沉道,「陛下,這十六股氣運中有六股屬於帝朝氣運!」

六大帝朝?

秦楓摸了摸下巴,嘀咕道:「這可麻煩了!」

看來想要拿走天馬帝朝的氣運是沒那麼容易了,這六大帝朝勢力起碼要分走九成的氣運。

「還有沒有別的機會?」他問道。

文龍眼中似有淡淡的幽光閃爍,眉頭時蹙時舒。

過了許久后,他有些猶豫道:「西北方向的勢力相對薄弱,不知道是這群人故意放出來的煙霧,還是真的實力不足?」

西北方向!

秦楓聞聲看去:看着十六方氣運圍城之勢,好像也只有西北方向可以橫插一腳了。

「走,去那裏!」他想了想,斬釘截鐵地說道。

一聲令下,浩浩蕩蕩的梁朝大軍向天馬城的西北方向進發。

那邊駐紮的兩個皇朝勢力察覺到梁朝大軍出現后,立馬作出戒備的姿態。

不過就在這時,天馬城中湧起毀天滅地的氣勢。蒼穹之上的光影流轉,隨後,無數道天光激射向大地。

砰砰砰!

接連不斷的爆鳴聲響起,許多墟島直接被天光轟得粉碎。島上的將士也屍骨無存!

秦楓暗自吸了口冷氣:還好自己慢了一步,否則,梁朝的墟島艦隊也難以倖免於難。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