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吧。」

「呼呼!」

一道不知從哪裡傳來的風,包裹著段情,緩緩凌空,一剎那消失在了這個洞府。

段情也沒有反抗,任憑這道風帶著自己進入不知名的地方。

他離開之後,洞府再次恢復了寂靜,九條龍柱發出道道淺淺的吟聲。

光球依然散發著忽閃忽閃的光,照耀著整個洞府。

「你們幾個也別閑著,既然他能成為少主,自然是有問仙戒的認可,我會支持他,當他登臨問天大陸的巔峰,就是爾等重回大陸之際。」

「吼!」

「吟!」

「嗷!」

。。

九龍柱雕塑發出陣陣不同的龍吟,似是應答,而後歸於沉寂。

光球靜靜地一動不動,發出道道仙人般的喃語。

「一界重塑得命魄,二界元動化神魂。」

「三界化元造神通,四界陽丹蘊天都。」

「五界幽冥闖五劫,六界破虛凝道基。」

「七界命輪多生死,八界逆運攬陰陽。」

「九界攝生轉乾坤,十界無間。」

似停頓,而又有些癲狂的發出一聲聲怒吼。

「道!成!空!」

「道!!成!!空!!」

。。

此時,段情感覺一直身在空中,有些無法借力,也不知過了多久,一陣天旋地轉之後,終於停了下來。

一睜開眼,段情就發現了眼前的事物。

一座高不見頂,橫貫八方的高塔出現在眼前。

「這裡是?」

還未等他看個真切,一股奇異的力量直接將他拉入了塔內。

「嘻嘻,這就是被問仙戒承認的少主嗎?沒想到這麼弱,我吹口氣都能壓死你。」

一道稀奇古怪的怪笑聲,從四周傳來。 ?段情聽到這聲音,開始觀察著四周,想要找出聲音的源頭。

跟十界:無間不同,這裡到處是山巒、樹林、溪流,一片生機勃勃。

「好一派山清水秀。」段情駐足觀望著四周,感嘆道。

「嘻嘻,別看啦,沒什麼好看的,少主,歡迎來到第一界:重塑,我終於見到你了,看來源那傢伙說的沒錯,我們的好日子終於來了。」

只見一道身影,從一顆粗壯的樹木後面緩緩的出來。

「這是什麼東西?」段情看著這個身影疑惑道,剛才的聲音應該就他發出的。

這道身影乃是一個像龍一樣的生物,頭為龍頭,身體卻是魚身,無爪,顯得無比怪異。

段情拄著下巴,有些詫異的看著這個生物,說真的,他從未見過一條魚能長出龍頭,純粹的龍頭,就像神話里描述的那樣,角似鹿、頭似駝、眼似兔、耳似牛,身體卻是像鯉魚一樣,臃腫。

「我不是個東西,呸呸呸,我是個東西,不對不對,我是說,我是魚化龍,你可以叫我為重塑。」名為重塑的魚化龍被段情這一問,搞得有些語無倫次,連忙道。

段情聽完先是一陣憋笑,幸好最後還是忍住了,對著重塑拱拱手,恭聲道:「重塑前輩,我從十界被源送到此地,他告訴小子,在這第一界可以重新塑造肉身,不知要如何做。」

重塑張了張龍嘴,扭動著胖胖的魚身,飛在段情周圍,轉了幾圈,笑嘻嘻道:「少主,你這樣稱呼我,我可擔當不起,若是讓老大知道可是要狠狠教訓我的。」

原來源是他們老大,段情心想著。

「你被送來之前我就已經知道了,我的確是能夠幫你將原本的身體塑造成絕無僅有的新肉身,不過,少主你必須要通過我的考驗才可以。」

「考驗?重塑,難道你不能直接幫我恢復嗎?我不許趕緊恢復出去。」段情急切道。

「少主,我也想,但,從我們在問天塔之日起,就必須遵守規則,若要出手,必須要通過考驗,來測試來人能力,當然了,這麼久的歲月,少主你是第一個到來之人。」

而後,伸出那短小的魚鰭,指了指左邊的一顆參天古樹道:「少主,看到這顆樹了嗎?考驗的對象就是它。」

它?

段情順著指引看了看,一顆參天古樹出現在土地之上,百丈之高,粗壯無比,樹榦上到處都是縱橫交錯的樹枝,閃爍著一顆顆晶瑩的亮光,散發著陣陣生機,如天上神樹蘊養著整個第一界。

他詫異的看著這棵樹,他感覺自己的靈魂在這顆樹下彷彿有種脫胎換骨般的感覺。

「不對,我剛來的時候怎麼沒有見到這棵樹,怎麼你一指它就出現了。」段情揉了揉眼睛,疑惑道。

「那是因為,這棵樹也是有靈性的,只有經歷考驗之人,它才會出現,平常就連我也沒見過幾次。」重塑解釋道。

而後飛到古樹之下,彷彿像訴說神話一般的說道:「此樹名為界樹,一界之樹,具有奪天地造化之威能,多少人想要得到它,卻不想,它一直都在這裡,無人找得到。」

似乎是緬懷這什麼,但一想到有正事,急忙回過頭,對著段情訕訕一笑,說道:「好了,少主,現在你決定的怎麼樣,是要去通過考驗,還是一直呆在這裡呢?」

「你覺得我有的選嗎?」段情無語道。「你就直說,我需要怎麼做?」

他必須儘快找到恢復肉身的方法,只有這樣才能出去,去找北家報仇。

「我就知道,少主肯定會選擇挑戰。那麼,我就簡單的說一下怎樣才算通過。」

重塑又一指界樹,說道:「界樹之上孕有界果,但只有一顆才是真正的界果,少主,你只有三次機會,從這裡面找出真正的界果。」

段情一聽,一陣頭疼,因為這顆界樹非常之大,樹枝何其多,在其上更有數都數不清的果實。

「這該怎麼找呢?」一想到這裡,段情有些苦惱。

無奈,只能有些為難的對重塑道:「重塑,你看界樹之上這麼多果實,你這不是讓我根本沒辦法找嗎?而且只有三次機會,這根本就不可能通過。」

「這.少主,我也不想,但是這也是沒辦法的事,當初規定就是如此,我也沒有辦法改。」重塑苦著一張龍嘴,苦巴巴道。

「不過,少主,我相信你,這些都難不倒你的。」

說完,一溜煙飛到一旁,傻傻的看著段情。

見狀,段情翻了翻白眼,暗罵了一聲奸詐,轉身走向了界樹。

當來到界樹一丈處開始自己觀察起來。

樹葉無風而飛舞,地上也散落著厚厚的樹葉,又看了看樹枝,終於發現了所謂的界果。

這界果乃是如龍眼大小,色澤殷紅,晶瑩剔透,讓人一看就覺得不凡,更別說,配合著界樹強大的生機力量,那散發的絲絲能量,更讓其如神果一般。

「真是神奇。」段情一動不動的盯著樹枝上的界果。

要想在三次機會找出來,究竟要如何才能做到呢?

如果說,裡面只有一個是真的,其他都是假的,那就必須將範圍不斷的縮小,才能從中找住真的來。

說做就做,段情眼神一凝,縱身上樹,來到其中一顆樹枝,剛才只是在遠處觀察,現在如此之近,不由再次感嘆這神奇的界樹。

界果閃爍著點點光芒,點綴著整個界樹,如同星辰之樹一般。

「就先去那個吧。」段情縱身一躍,一把抓住離左邊自己20多米開外的一顆界果。

「滋啦!」

原以為抓住了實物,誰曾想,入手如流水,順著五指縫隙劃過,消失在眼前。

「這.這是怎麼回事。」

段情伸出手,看了看,他敢確定,自己的的確確抓住了那顆界果,但,陡然間就消失了。

無奈,只能朝著重塑大聲喊道:「重塑,這界果根本就抓不住,這還怎麼找。」

他已經浪費掉了一次機會,只剩下最後的兩次機會,這讓他不由得有些著急起來。

「少主,這具體的方法,我也不清楚,但,我知道,這界樹有靈,不能用通常的方法來找,或許,你可以換個方法。」

「你這說了不是跟沒說一樣嗎?不用眼睛看,手去拿,難道用腳…」

「嘿嘿,這個就要看少主你的能力了,我相信,既然問仙戒選中你,自然有它的理由,我看好少主你哦。」重塑在一旁幸災樂禍道。

「你。」

段情剛想反駁,又搖了搖頭,嘆息道:「算了,問你也問不出個所以然來,看來只能靠我自己了。」

「界樹、界樹,一界之樹,即為這一界之基,那麼就應該在最重要的位置。」

「而最重要的位置..」段情掃了掃四周,又自上而下的瞧了瞧。「即為最根本的東西,要想影響到整個第一界,也只有中央之位最為可能。」

仔細一掃,死死盯著樹榦最中間的一處位置。

「就是你了。」段情連連跳躍,飛快的落在中央的一根樹枝上,整整齊齊一排界果,略微數了數,就取了中間的一個。

「滋啦!」

但,這一次依然沒有拿到真正的界果,段情獃獃的看著手,有些木訥道:「怎麼會這樣,我推理的應該沒有錯猜對,為什麼還是不對。」

「怎麼辦,只剩最後一次機會了,如果再找不出來,就出不去了,到底該怎麼辦?」

「到底哪裡錯了?」

段情使勁拽著頭髮,心裡越發的焦躁不安,他是在不知道自己該選哪一個,也不敢隨便再下手。

「不行,得先冷靜!」

段情靠著樹榦,緊閉著雙眼,盤膝而坐,漸漸讓自己的情緒穩定下來。

「一定要成功啊,少主!」

遠處的重塑,也暗暗為段情捏了把汗,雖然他沒有爪子,但也心裡為他著急。

而此刻,段情的心中也陷入了掙扎,最後一次機會,他不敢輕易出手,他怕失去這唯一的一次機會。

「這麼多界果,究竟哪一個才是對的呢?」段情無力的抬著頭,望著上空,他有些迷茫,旋即又使勁的搖搖頭,拍了拍臉頰,「還沒到最後一刻,不能放棄。」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問仙戒一定要選擇他,又給他弄這麼多考驗,但既然到了這裡,也只能拼盡全力!

他仔細觀察著界樹上搖曳的界果,這些界果一個個都毫無差別,顯然不能靠眼神來決定。

眼神!

突然,他似乎想到了什麼,轉過頭看著重塑。

「重塑,你之前說界樹乃是一界之樹,那就是說它應該有著自己的意識了?」

重塑不明白段情為何突然問這個,點點頭道:「按理說的確如此,身為一界之樹,掌管著一界之內的所有生靈和天地之力是很容易辦到的。」

「果然…」

段情目光深邃的看了看眼前的界樹,因為這裡沒有生靈又隔絕外界的天地,所以界樹沒有任何反應。

「如果是這樣,或許真的可行!」他臉上露出一點笑意。

隨即,將手按向了界樹的樹榦,閉著眼睛放開身心。

而當他緩緩閉上了雙眼,感受著界樹所散發的氣息時,霎時,整個界樹突然起了變化。

自樹頂開始,未曾有過變化的界樹開始一點點蛻變了,所有的枝幹都在微微顫抖,連著界果也輕盈的搖晃。

「這是…」遠處的重塑一看到此景不由驚訝一聲。

他從未見過界樹有過此等反應。

「界樹有靈,吾心所指即是真實所在,眼前都是假象。」

猛然間,段情將自己的一絲真氣導入樹榦之內,下一刻,就感受到了不遠處有著一絲不同的波動,瞬間睜開雙眼,身如游龍,使出了『游龍掌』的力量,帶著無可匹敵的力量,一把抓住了一顆界果。

這顆界果跟其他的界果無任何區別,但,段情知道,他拿到的是真的。

「成功了。」

帶著界果,連連閃爍,回到了重塑身邊。

看著目瞪口呆的重塑,一甩手,將界果伸到他面前,微微笑道:「給你!我拿到了。」 ?重塑看著眼前的界果,有些愣住了,原本他以為段情失敗了兩次已經不可能在成功,卻沒有想到最後關頭,一下子就將真的界果找了出來。

他可是很清楚界樹有多麼神奇,靠蠻力是不可能找出來的。

「不愧是被選中的人。」重塑心中暗暗道,雖然無比好奇究竟是發生了什麼,但轉念一想,段情身為少主,能有此等際遇也似乎不為過。

「少主,恭喜你通過了考驗。」

「既然我通過了考驗,是不是可以幫我將肉身恢復?」見重塑雖面有疑慮,但並沒開口,段情也沒有細說究竟發生了什麼,只是淡淡的問道。

重塑一聽,急忙連聲道:「這個好說,這個好說,我這就開始準備。」

扭動著臃腫的身體,一下叼過段情手中的界果,而後不見有何動作,那界果竟然緩緩地綻放出奪目的光芒。

重塑從龍嘴中吐出一口白色的氣體,迅速包裹住了光團。

見氣體全部都被光團吸收之後,重塑將光團放在段情手中,緩緩道:「少主,可以了,只要將這個吃下去,你的身體就能恢復,同時,有意想不到的好處。」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