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不去,我說了算!」張子平目光堅定,跟魏明軒對視起來。

魏明軒和張子平的目光對視在了一起,一時間丹房之中的氣氛有些沉悶起來。

「唉……」最後還是魏明軒妥協了下來,臉上帶著一絲苦澀,沒有繼續說話,朝門外走去,只不過洛天感覺到,魏明軒彷彿整個人都老了幾十歲一般,長嘆著消失在了洛天等人的視線當中。

「要不你還是去吧,畢竟丹殿……」陸鯤鵬看了看張子平,隨後看了看張子平,一副預言又止的樣子。

洛天被幾人的談話,說的有些雲里霧裡,不知道三人在這裡賣什麼官司。

但是張子平三人沒有多說,洛天和雷永三人也沒有多問,但是心中卻不知名的有些煩躁起來。

「好了,都回去準備準備吧,明天有你受的了,雷永,季晨,你們兩個要照顧好你的師弟!」張子平沖著三人叮囑了一翻之後,便朝著自己的住處走去。

至於陸鯤鵬則是無奈的搖了搖頭,走回了自己的房間之中,流下洛天三人在那裡大眼瞪小眼。

「這是什麼情況,他們是不是有什麼事情瞞著咱們啊?」雷永開口,沖著洛天和季晨說道。

洛天和季晨兩人同時搖了搖頭,各自朝著住處走去,洛天沒有回古家,反而是走到了主峰之上,在宴月樓吃了頓飯,才回到了自己最開始進入五行門的小院之中。

房間明顯被人打掃過,不用猜,洛天便知道應該是寧玉兒那個丫頭經常來打過,整個房間之中還殘留著淡淡的香氣。

「真不知道大師兄和掌門,大長老們有什麼事情瞞著我們?」洛天低聲自語,心中升起了淡淡的危機感,總感覺整個天元大陸都被一種緊張的氣氛所包圍著一般,而他們這一群人,進入到的仙古遺地,就彷彿是在避難,躲避災禍。

洛天經歷了一天的疲憊,又是沉沉的睡去,而且還做了無數個噩夢,夢到掌門死了,張子平死了,陸鯤鵬死了,一股滅世般的災難出現在天元大陸之上,所有和自己有關的人們,都是喪命在這場災難之下。 第五百七十九章啟程南域

清晨,溫暖的陽光在照耀在洛天的臉上,再次讓洛天緩緩的睜開了雙眼,眼角有淚痕劃過,一夜被噩夢纏身,洛天的臉色看起來有些蒼白。

洛天苦笑了一下,普通人的生活,一天兩天還好說,但時間一長,洛天便有些不適應起來。

「咚……咚……咚……」沉悶的鐘聲在五行山上響起,洛天精神一震,簡單的整理了一下,朝著主峰上的廣場上走去。

而五行門所有的弟子聽到鐘聲也是紛紛朝著五行廣場匯去,人們都知道,今天便各峰天才弟子前往南域的時間。

洛天一路行走在人群之中,目光平淡,所有的弟子臉上都是帶著恭敬的神色,洛天以一人之力,滅了一座城的消息已經在整北域傳開來,讓五行門的弟子行在北域行走之時都感覺到倍有面子。

在人們恭敬的目光之下,洛天走到了早就到了的張子平的身後,目光淡淡的看著下面近百萬人的五行門各峰的弟子。

幾大峰主站在了魏明軒的下手邊,而一些年輕的弟子也是站在了幾大峰主的身後,身軀站的筆直。

洛天在這些人中看到了不少的熟人,比洛天他們老一點的,姬雲海,王語蘭,寧青竹,比洛天他們這一批晚入門一點的江玉成等人,當然也少不了風千羽和張鴻運一些和洛天同時進入五行門的天才們。

魏明軒看著各個峰的天才弟子,臉上露出感嘆的神色,這幾年來,五行門可以說是天驕綻放,每個峰都有不錯的弟子加入進來,魏明軒相信,再過個幾十年,五行門絕對會更進一層,甚至成為真正的北域霸主也不為過。

不過魏明軒則是搖了搖頭,朗聲開口,講述了一遍,仙古遺地要注意的事項之後,便沖著身下的一名長老點了點頭。

「吼……」一道龍吼之聲傳了出來,飛龍那旁大的身影在人們的耳中響了起來,落在了那名長老的身前,露出親昵的神色,匍匐在那名長老的身前。

「好了,這次帶隊的是洛天,你們沒有什麼意見吧!」魏明軒沖著站在各峰峰主身後的弟子大聲開口。

弟子們紛紛點了點頭,洛天如今的威望,帶隊自然沒有人有什麼怨言,別看洛天現在只是一個普通人,但是卻是任何人也不敢小瞧,因為雷永,季晨還有董三思這三個丹殿的強者站在了洛天的身前,將洛天圍的沒有一絲死角。

四人在丹殿弟子狂熱的叫喊聲中,跳上了飛龍的後背,讓人們詫異的是張子平居然沒有選擇去仙古遺地。

按照仙古遺地的要求,只要是不過百歲的強者,便都能夠進入仙古遺地,去爭奪造化,張子平今年也就四十歲,離百歲還差的老遠。

王語蘭,風千羽等人也是紛紛跳上了額飛龍,站在了洛天的身前,他們自然也是知道,洛天如今的狀態,身為洛天的朋友,怎麼能夠讓洛天受到傷害。

加上洛天在內一共十五人,站在了飛龍的背上,這十五人,是五行門百年來最傑出的天才,也是此次前往仙古遺地的人選。

「去吧,記住,不要給我們五行門丟了臉面!」魏明軒開口沖著飛龍後背上的十五人朗聲開口。

「洛天!記得,此次碰到我那徒弟,將他帶回來,我相信從仙古遺地出來之後,你能有這個實力!」天毒峰主吳太平沖著洛天開口。

「我也好久沒有看見我的弟子了,洛天,拜託了!」青木峰主木念青,臉上也是露出懷念。

感覺到兩個峰主眼中的那抹思念之色,洛天眼中露出堅定之色,沖著兩人點了點頭:「兩位前輩,請放心,此次南域之行,我定然會將千雪和古雷帶回來!」

「吼……」龍吼之聲,將眾人的思路打斷,氣流從飛龍的翅膀之下升起,飛龍龐大的身軀,在那名長老的的溝通之下,陡然飛到了天空之上,緩緩的朝著南方飛去。

「不知道,此次一別,你們出來之後,還能否再次相見了!」魏明軒開口,僅用幾人能夠聽到的聲音自語起來。

聽到魏明軒的話,幾大峰主的目光微微一震,隨後目光變的有些深沉起來。

……

洛天等十五人,坐在飛龍的後背之上,看著消失的五行門臉上也是思索萬千,心中感嘆不知道這次前往南域要何時才能回來。

由於北域比起東域和西域的距離最遠,所以他們的時間也是有些趕,飛龍在長老的催促之下,化成一道流光朝著南域飛去。

時間緩緩的流逝,洛天等人也是漸漸離南域的範圍越來越近,距離這些人飛出五行門也是到了第七天。

與此同時,其他各大宗門也是早就紛紛而動,就連二流宗門也有弟子紛紛朝著南域趕去,不同於大宗門,這些二流宗門則是有著老祖帶著門下的弟子前往,說是老祖,也都不過是祭魄境的強者而已,比起大宗門中的凝魂境老祖一個在天上一個在地下。

一時間,天空之上,流光涌動,不斷的有人朝著南方飛去。

洛天被雷永等人護在了中間,生怕洛天有什麼意外一樣,目光謹慎的看向四周不斷從飛龍身旁飛過的一道道身影。

「各位師兄弟,不必那麼緊張!你們這麼一緊張,到是讓人懷疑我洛天現在是個普通人了,大家正常該幹什麼幹什麼就好了!」洛天臉上帶著笑意,沖著身前的十四人喊道。

而洛天龐大的神識也是散發到了四周,感應著四周是否有什麼可疑的人物。

「師叔,你說我們會不會倒霉的遇到那兩個劫匪吧,若是真這麼倒霉,咱們是不是交錢了事!」洛天的感知中,一個元靈中期年輕弟子沖著身旁的一個老者開口。

老者的修為也是不高,應該是跟洛天一樣,渡過祭魄劫失敗,沒有進入到祭魄境的存在,至於為什麼活了下來,洛天就不知道了。

老者看了看自己的弟子臉上露出一絲笑意:「放心吧,咱們的運氣沒有那麼背,若是真的碰上,你師叔我也會讓他們屁滾尿流!」

兩人說完,便從洛天他們的飛龍身邊一閃而過,朝著南方飛去。

「劫匪?」洛天聽到兩人的談話眉頭不由的有些皺了起來。 第五百八十章揚名北域的劫匪

一想到劫匪,洛天便不自覺的想到了徐離子益和陳戰鏢二人,兩人走下五行門也是有段時間了,按照兩人的性格不可能一點動靜都沒有。

洛天猜的一點錯都沒有,那倆個劫匪說的正是陳戰鏢和徐離子益二人,如今這兩人在北域也是聲名大勝,僅僅五天的時間,便是徹底在北域有著不小的名望來。

兩人剛下五行門的時候,就看了看北域的地圖,經驗老道的兩人,輕車熟路的便將地點定在了去南域的必經之路上,因為兩人在剛下五行山的時候,便知道,沒有了傳送陣的北域,這些宗門只能前往南域。

兩人的實力自然是強大,這些天也是劫了不少人,基本上每一波人都拿兩人沒有辦法,祭魄境的強者,兩人能夠從容逃生,元靈境的弟子根本就不是兩人的對手,一時間,兩人的大名,徹底在北域響了起來。

洛天他們由於是坐的飛龍的緣故,比起別人的速度來慢了一些,這一路之上,不斷的有人在洛天這一群人身邊的經過,而人們議論最多的便是這兩個劫匪。

聽到人們敘述這兩個劫匪的特徵,洛天心中已經有八成的把握這兩個劫匪就是徐離子益和陳戰鏢。

「你們兩個到是會挑你地方啊!」洛天心中暗嘆。

醫手遮天:腹黑王爺狂萌妃 此時洛天等人從五行門出來第十天,也是即將來到了人們議論的兩人劫道的地方。

「洛天,前方就是人們說的那兩個劫匪出沒的地方了!」雷永開口,目光微微一凝看向前方的天空之上,讓長老將飛龍停了下來。

不用雷永說,洛天的神識已經延伸到了前方兩萬丈外,眉頭不由的微微皺了起來。

神識當中,狂暴元氣在天空之中亂竄著,陳戰鏢和徐離子益兩人在和一個看起來有十五六歲的孩子在戰鬥著,強大的波動不斷的在三人身前傳出。

而最讓洛天吃驚的是,徐離子益和陳戰鏢兩個人居然打不過那一個看起來十五六歲的小男孩兒,甚至隱約間有被小男孩兒壓制的意思。

最讓洛天無語的是,三人的下方,一群年輕被封住了修為,被隨手的扔在了那裡,臉上帶著不甘看向天空中的人們。

「這個青年小子,好熟悉的感覺啊!」洛天低聲自語,臉上更加疑惑起來。

「停!」此時雷永等人明顯也感覺到了前方有人在戰鬥,快速的將飛龍給控制了下來,目光深邃的看著前方。

「雷師兄,我們還是殺過去吧,我就不信,在北域有誰敢劫我們!」一名弟子開口,臉上露出不屑的神色。

寧青竹則是臉上滿臉的激動,如今寧青竹的實力也是達到了元靈巔峰的修為,天生就是愛看熱鬧,除了季晨和王語蘭,沒有人能夠治的了他,眼下有熱鬧看,寧青竹怎麼能夠放過。

其他人看到寧青竹那躍躍欲試的樣子,臉上不由的露出苦笑,在場的人寧青竹算是輩分高的幾人之一了,所以也沒人敢反駁。

洛天知道在戰鬥的是徐離子益和陳戰鏢,還有一個給自己感覺很熟悉的人,自然也不會反對,輕輕的點點頭之後,飛龍便朝著三人戰鬥的方向飛去。

……

轟鳴四起,陳戰鏢和徐離子益此時正跟那個十五六歲的青年戰鬥著,越打徐離子益卻越是心驚。

兩人這些天在這裡混的如魚得水,顯然成了這個地方的一霸,劫了不少人,也得罪了不少人,但是兩人卻也沒有在乎,即使碰到祭魄境的強者,兩人也是從容走掉,然後在繼續回來在這裡劫道。

徐離子益自認為兩人合力之下,就沒有人能夠從他們的手中逃走,這十天來,也僅僅只有數人從兩人的手下逃走,但也不是兩人合力的對手。

但是,今天,徐離子益卻是看見了除了洛天以為的最天才的一個人,就是眼前的這個十五六歲的青年,頗讓徐離子益感到棘手無比。

青年一過來,徐離子益根本就沒把這個青年當成一回事,畢竟這個青年看起來太年輕了,在徐離子益看來,僅僅陳戰鏢一個人,便能夠拿下這個青年。

等到陳戰鏢跟青年交上手之後,徐離子益便凝重了起來,一交上手,徐離子益就發現了這個青年的不簡單,陳戰鏢的肉身在徐離子益看來已經是無敵,就連洛天,在元靈境的時候,也是只能暫閉鋒芒。

而眼前這個小小年紀的青年,卻是能夠跟陳戰鏢硬捍,而且還是居然將陳戰鏢給逼退,將其壓制,肉身強悍的根本不像是個人類。

陳戰鏢雖然有些呆,但也不是傻子,自己沒有元氣,他自己知道,靠的完全就是一把力氣,眼前這個小小年紀的青年,居然跟自己對撞,甚至將自己擊退,陳戰鏢便知道不是眼前這個青年的對手。

但是陳戰鏢卻是興奮無比,第一次遇見能跟自己肉身硬捍的人,讓陳戰鏢馬上就進入到了天人和一的狀態。

徐離子益更加吃驚的是,即使陳戰鏢進入到了天人合一的就境界,還是被那個青年壓制著打。

擔心兄弟受到傷害,徐離子益再也坐不住,手中武技發出,飛身加入到了兩人的戰鬥中。

青年卻是有韌性的皮球一般,即使以一對二,依然無懼,手中金光閃爍,迎戰兩人。

就在三人打鬥的正激烈的時候,洛天他們的飛龍也是飛到了三人的五千丈外,感受到三人打鬥的強大波動,雷永季晨等人將洛天護在了身後,臉上露出凝重。

「停手!」洛天的聲音透過神識,傳遞在三人的腦海當中,讓陳戰鏢恢復了過來,目光恢復了清明。

而徐離子益和青年早就感覺到有人前來,但是都是一時間停不下來手,有著洛天這麼一喊,三人也是徹底停下了手,朝著相反的方向退去。

「洛天!」感覺到人群後面的洛天,徐離子益臉上露出大喜之色,同時感覺到洛天這一群人身上那強悍的波動,讓徐離子益心中也是安定了下來。

但是下一刻,發生的一目,卻是讓徐離子益徹底發獃起來。

正在朝著三人方向飛來的飛龍,在看到青年的那一瞬間,整個如同山一般的身軀,瑟瑟發抖,飛速的朝著地面墜了下去。 第五百八十一章長大的龍寶寶

洛天等人也是被這突如其來的變化給嚇了一條,尤其是那名負責和飛龍溝通的長老,更是驚訝無比,無論他怎麼跟飛龍溝通,飛龍都彷彿沒有聽見一般,整個龍目之中散發著驚恐,不斷的朝地面上墜去。

「上來!」青年看到人群后的洛天,臉上露出大喜,隨後沖著飛龍大吼一聲,隱約間有著龍威傳出。

「吼……」好像是得到了青年的首肯,飛龍低吼一聲,畏首畏尾的扑打著翅膀,緩緩的朝著天空之上飛去。

「這尼瑪什麼情況?」徐離子益看著青年彷彿在看怪物一般,滿臉的不可思議。

飛龍的等級雖然不高,但是畢竟也是龍族,只要是龍族就是高傲的,從來沒有人能夠如此指揮孫子一般呵斥龍族。

洛天卻是站在飛龍上臉上露出了一絲笑意,他已經隱約間猜到了青年是誰,隨著和青年的接近,那種血脈相連的感覺,讓洛天心中大喜不以,只不過還是有些不太確定。

就在人們驚訝的時候,飛龍已經老老實實的飛到了青年的下方,龍目之中滿是恭敬。

青年卻是在這一刻化成一道金色的流星,朝著飛龍上的眾人飛了過來。

「小心!」雷永大喝一聲,周身雷光閃動,一道雷霆盾牌出現在了洛天的身前。

其他人也是如臨大敵,五顏六色的元氣在飛龍的後背之上衝天而起,紛紛擋在了洛天的身前,目光謹慎的看著那一道金光。

「大家不要驚慌,是自己人!」洛天輕輕的笑了起來,笑容之中帶著無比的欣喜,輕輕的對著身邊的人們開口。

「給我開!」但是青年臉上也是帶著一絲笑意,一隻潔白的拳頭轟出,金光四起,轟在了眾人合力形成的防禦之上。

「砰……」站在洛天最外面的三名元靈後期的弟子,整個人倒飛了出去,目光中帶著不可思議。

而雷永等人也是在這一拳之下,身形有些晃動起來,但終究還是擋住了青年的攻擊。

「哥哥!」青年年臉上露出開心,沖著人群中的洛天喊道,聲音有些青澀,但是卻是清晰的傳到了眾人的耳中。

「龍寶寶!」洛天臉上露出柔和的神色,同樣高喊出聲,看向青年,眼中露出一絲感慨。

「龍……寶……寶……」五行門的弟子看著眼前有些青澀的青年,臉上露出不可思議的神色。

五行門大部分認識洛天的人,一般都認識龍寶寶,畢竟當初洛天在五行門中的時間也不短,尤其是化骨境被封印的事情,都知道是因為這個龍寶寶,還有當初在和天屍宗決戰之時,龍寶寶那憨態的樣子更是讓眾人有些難忘。

雷永季晨等人,聽到洛天這麼一喊,心中的戒心終於放了下來,眼中同樣不可思議。

當初的龍寶寶才多大點,還穿著小肚兜,雷永等人怎麼也不敢將眼前這個強的一塌糊塗的青年,跟當初的小男孩兒,聯繫在一起。

但是,洛天的話,眾人是絕對信的,既然洛天都這麼說了,那麼眼前這個青年就是當初封印在洛天體內的龍寶寶無疑。

龍寶寶化成一道金光,奔到了洛天的身前,臉上帶著激動,一把將洛天抱住。

「咔嚓……」洛天卻是臉上露出痛苦的神色,臉色通紅,使出吃奶的力氣,拍了下龍寶寶的後背,一時間卻是有些說不出話來。

「呀……」龍寶寶似乎感到了洛天的痛苦,將洛天鬆開,大眼之中帶著疑惑看向洛天。

「我沒用力啊!」龍寶寶雖然長大,但還是像個涉世未深的孩子一般,眼中帶著無辜看向洛天。

「咳咳……」洛天輕輕咳嗽了一下,習慣性的摸了摸龍寶寶的腦袋,輕聲開口:「沒事,哥哥最近身體出了點狀況!」

「嗯?」聽到洛天的話,龍寶寶仔細感應了一下洛天的身體狀況,臉上不由的露出怒色。

「誰將哥哥傷成這樣,我怎麼感覺哥哥你缺了些東西一樣!」龍寶寶大聲喊叫起來,聲音帶著陣陣威壓,讓停在天空中的飛龍險些再次墜落下去。

「好了,沒事,養上一段時間便好了,你說說怎麼和他們打起來了啊?」洛天臉上帶著笑意,目光看向已經朝他們飛過來的徐離子益和陳戰鏢。

「他們是壞人啊,他們搶劫我!還有,哥哥,我現在長大了,別在叫我龍寶寶了,我叫龍傑!」龍寶寶一臉正經的說道,站到了洛天的身前。

「哥哥你先在這休息,等我將這兩個傢伙收拾了,再來找你!」龍寶寶看到徐離子益和陳戰鏢朝著這邊飛來,身上的氣勢再次湧起,從龍背上跳了下去。

「回來吧,龍寶寶,這也是自己人!」洛天現在也是拉不住龍寶寶,只能沖大喊一聲。

徐離子益和陳戰鏢感覺龍寶寶身上敵意,臉上露出苦笑,停下了身形,此時兩人的身形有些狼狽。

陳戰鏢整個上身,已經身無寸縷,光著膀子,露出那一身精壯的肌肉來,身上一塊青一塊紫。

徐離子益也好不到哪裡去,身上的衣袍也是破破爛爛,頭上更是鼓起了一個大包。

「那個小兄弟,自己人,自己人,我們跟你哥哥也是認識!」徐離子益搓了搓手,沖著龍寶寶開口。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