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餐時間到了,走!吃一餐聯邦`調查局的中午飯!」

「恭敬不如從命!」

吃過飯之後,又談了差不多一小時,韋步平有禮貌的向胡佛和托爾森告辭,畢竟大家都很忙!

韋步平的確很忙!

之前與胡佛提到美國參、眾議院即將通過《美國中立法》,韋步平當時就暗暗心驚:這個法律對我不利啊!

美國之所以制訂中立法,與第一次世界大戰有關!

當時美國積极參与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果損失慘重,收益太少,於是國內孤立主義興起,此時歐洲的局勢已經很明顯,德國拒交第一次世界大戰的戰爭賠款,一條一條的踐踏《凡爾賽條約》!

戰火隨時點燃!

美國於是急急出台《美國中立法》,規定:不準從美國本土,以及美國的任何屬地把軍事裝備出賣、運輸到交戰各國!

也不允許把軍事裝備轉運、出售到中立國港口,再從中立國轉運至交戰國者,亦屬違法!

同時禁止美國船舶運輸軍用品至交戰國。

禁止美國公民搭乘交戰國船隻旅行。

……

韋步平原來的設想是藉助匹茲堡鋼鐵公司、檀香山鐵工廠、五湖史密斯鋼鐵公司、捷克斯可達公司下轄的鋼鐵廠煉製優質鋼材,再用船運輸回瓊崖造船!

或者是直接在美國東西海岸的船廠造船,造好之後把船駛回國內!

這個中立法一出台,如果嚴格執行的話,軍用鋼材和船舶還真回不了瓊崖。

現在瓊崖的鋼材來自東南亞,還有瓊崖的石祿鐵礦!

東南亞的鐵礦開採量並不大。

韋步平不想大量開發石祿鐵礦,本國的鐵礦就留給後人吧!

……

韋步平回到紐約,馬上召集匹茲堡鋼鐵公司執行董事梅隆、檀香山鐵工廠總經理奧斯丁、五湖史密斯鋼鐵公司董事史密斯、捷克斯可達公司董事洛里開了一個短會。

「我要大量購買鋼鐵!你們屬下的工廠有多少就賣多少給我!」韋步平一句話驚到了梅隆、奧斯丁等人!

眾人瞪大了眼睛,驚奇的看著韋步平,不知道他為什麼突然之間大量購買鋼鐵!

「我收到確切的消息!羅斯福總統會簽字通過《美國中立法》,到時候貨物不好運,美國近海全是緝私船!」

梅隆、奧斯丁等人也是聽說過中立法的。

梅隆說道:「我知道中立法,參眾議院基本通過,就等羅斯福總統簽字執行了!不過就算中立法生效,也沒有你說的那麼恐怖,戰略特資還是可以出口的!」

「我擔心的是我運輸貨物回國的時候,被日軍人的艦隊,還有潛水艇襲擊!這真令人頭痛!」韋步平苦笑道。

梅隆、奧斯丁等人紛紛點頭,表示理解。

1935年,日軍已經有了潛水艇,數量正在迅速增加!

「我們盡量把鋼材全部賣給你!我要多少?說個數!」

「我想要很多!但是我沒現金,我想拿糖廠抵押,向你們借貸!」

「這個完全可以!你說個數!」梅隆、奧斯丁、史密斯、洛里等人倒也乾脆,他們也不怕韋步平賴賬。

「在中立法生效前,能運多少就多少!」

「好!這事就這麼定了!」

鋼鐵事宜談妥,韋步平鬆了一口氣:製造給國內部隊的槍械終於不缺原料了!

「對了,你之前說購買小島的事,我這幾天打聽了一下,合你要求的,只有一個迪戈島,只是這個小島的主人堅決不賣,但是可以租用!」史密斯說道。

「迪戈島?」

「是的!位於印度洋正中間!你說的偏僻、偏遠、沒人注意的小島,我想這個是最合適的了!」

「他在美國嗎?在的話可以跟他面談定下來!」

「在!他是英國人,長期居住在美國!」

「那就勞煩史密斯先生安排,見面談談!」

「你不關心租金嗎?」史密斯笑道。

「多一點也無所謂了!」韋步平笑道。

「好!痛快!我們現在就起程,他就在華`盛頓!」

韋步平愣住了:握草!早說啊!我這剛剛從華`盛頓趕回來呢!

……

迪戈島的擁有者是個中年人,名叫羅伯特,他帶著他的兒子小羅伯特到華`盛頓訪友。

迪戈島是羅伯特的先祖在大航海時代發現的環礁島,島上陸地面積27平方公里,中間有個大礁湖。

「年輕人,你租借這個島嶼用來做什麼?」羅伯特說道。

「科研!」

「僅僅是科研?!」羅伯特有些不相信。

「是的!先生,僅僅是科研!」

「可以簡單說說科研的內容嗎?」

「這個……」韋步平說道:「羅伯特先生,請原諒我有些不方便說。」

「不說清楚的話,我是不會租島嶼給你的。」羅伯特搖了搖頭!

「羅伯特先生,你聽說過沃登克里弗塔嗎?」

「沃登克里弗塔?是特斯拉先生的沃登克里弗塔?」羅伯特睜大的眼睛。

「是的!就是特斯拉先生的沃登克里弗塔!」韋步平說道。

「那你們是想重建沃登克里弗塔?!」羅伯特直眨眼睛。

「是的!重建沃登克里弗塔,重新開始試驗廣播系統!」韋步平點了點頭。

「如果是這樣的話,迪戈島就給你們用了,租不租金就不說了!」

「呃!」韋步平和史密斯愣住了!

…… 「你看一下王健生老師在留言板上寫的內容。」洛川把留言板湊到了王悅的面前。

「祝琪琪學習進步,這怎麼了?」王悅一字一句的讀了出來。

「嗯?有點奇怪。」王悅剛說完,便發覺到異常。

「奇怪的點就在於,整個留言板都是以健康和快樂為主的,因為孩子才剛剛上幼兒園,年紀不大,所以健康和快樂自然是首位,所以,這條學習進步的留言,你不覺得很奇怪么?」洛川呵呵一笑說道。

王悅點了點頭,對洛川的話表示贊同。

「可萬一王健生只是突然想這麼寫一條留言該怎麼辦?「王悅問道。

洛川滿臉黑線,而王悅身後站著的一名男警員實在聽不下去了,弱弱的說了一句:「王局,19號孩子已經失蹤了……「

王悅突然感到臉火辣辣的,沒在接這個話題。

「沒錯,當時王琪已經失蹤,王健生老師卻還在這個留言板上留言,而且與其他人留的內容大不相同,這又能說明什麼?「洛川繼續說道。

「在傳遞信息!「王悅不假思索的說道。

「呵呵,沒錯,18日王健生老師沒有留言,是因為發現自己孫女失蹤,自然不會再來這家冷飲店。「

「而19日王健生老師找我補習的時候,家裡已經裝上了監聽器,也就是說,綁走王琪的兇手是在18日晚上5點左右,到19日晚上5點左右前後去的王健生老師家中。

「因為大學的教師教書任務結束后便可以離校,所以這兩個下午五點,分別是幼兒園放學的時間和我去王健生老師家裡補習的時間,對吧。」

「這也就證明了王健生老師來這裡留言的時間段,就是兇手與王健生老師聯繫的時間段,所以這條留言,一定會有著特別的含義。」

「知道為什麼說我們誤解了王健生老師簡訊的真正含義了么?」洛川問向王悅。

王悅感到很不解,就是根據王健生的簡訊才找到這家冷飲店的,之後才鎖定了中心人物王琪,洛川這個時候說誤解了簡訊含義,到底是怎麼回事王悅也十分不解。

「調查王健生老師家中是否還有人與其一起居住,對你們警方來講很困難么?所以王琪遲早會出現在你們警方的視野里,只不過咱們來到冷飲店時正好幼兒園放學,才聯想到了孩子而已。」洛川說道。

王悅想了想也是,查出王琪的存在還真的特別簡單,而且她約洛川來公園的時間點確實也是隨機的,只是正巧的碰見了幼兒園放學,像第一次來公園探查的那個時間就沒有小孩子過來買冷飲。

「那王健生髮那條簡訊的真正含義是什麼?」王悅問道。

「就是這個留言板呀,王健生老師在案發前一天便在留言板上留了信息,之後在遇襲前通過簡訊的形式告訴我,就是因為王琪被兇手控制,王健生老師不敢有太過於明顯的舉動啊。」

「而且只要來到這家冷飲店,就會看到掛在店鋪上的那個留言板,之後在找到王健生老師那條不一樣的留言,這才是王健生老師的真正含義。」洛川說完便站起身來。

洛川看到王彤正和一名女警在不遠處玩的正開心,也就放下心來。

「那這條留言又有什麼含義呢?」王悅現在可謂對洛川佩服的五體投地,急忙追問道。

「很簡單呀,這不是寫了嗎,祝琪琪學習進步。」洛川心裡偷偷笑著,之後模稜兩可的回答道。

王悅知道洛川這是在開玩笑,便將自己的手放到了洛川的腰上,洛川見狀不對,急忙說道。

「王健生自己本身就是一名老師,所以祝琪琪學習進步就是要告訴我們兇手是一名老師呀,而且在校辦活動唯一有機會襲擊王健生老師的不也是三名老師嗎?」洛川一口氣說道。

「對啊,我怎麼沒想到。」王悅一拍大腿說道。

「那三名嫌疑人現在在哪?」王悅問向身後的一名警員。

「由於沒有證據,拘留了24小時后就放他們回去了。」一名警員說道。

洛川臉色一變,對王悅說道:「馬上實施抓捕,時間長了怕有變故,如果王健生老師的傷勢不足以致命,王琪可能還不會有危險,可如果王健生老師就此醒不過來的話,兇手可能會殺人滅口。「

「抓誰啊?「王悅臉色也變了,可她是真不知道要抓誰,急忙問道。

洛川急忙喊道:「語文老師劉暉,動作要快。「

王悅不在猶豫,迅速回頭吩咐道:「找到劉暉的住址,馬上實施抓捕。「

「可王局…他就是個學生啊,說的話靠譜么?如果抓錯人,對您的影響會很大的。「一名警員支支吾吾的說道。

王悅臉色一怒,沉聲說道:「剛才他分析的線索和邏輯你們也聽到了,如果你們誰有異議現在提出來。「

全場沒人說話,王悅見狀怒吼道:「沒人有異議就馬上執行命令,抓捕劉暉。「

這回沒有任何人對洛川有懷疑了,的確如王悅所說,如果不是這個少年,可能案情真不一定能發展到如今的狀況,更何況這是他們的副局長下的命令,就算天塌下來,也有高個的頂著,他們這些警員怕什麼。

更何況王琪已經失蹤了四天,生死未卜,每個人的心都緊緊的吊著,所以馬上迅速的行動了起來。

「王局,劉暉住在明珠大學不遠處的一所居民住宅樓。「一名警員跑到王悅面前彙報道。

「馬上行動,抓捕劉暉。「王悅的聲音帶有著一絲威嚴說道。

「這才像一名警察的樣子……」洛川悄聲說道。

「走,開警車過去。」王悅一把拉住洛川的手,跑向公園大門,其餘的警員也都迅速的跑了過來。

上了車之後,王悅猛的一踩油門,直奔劉暉所在地疾馳而去。

不到片刻便到達了目的地,王悅怕劉暉發現情況不對逃跑,便早早的就關掉了警燈和警笛聲,之後停在了劉暉所在那棟樓的不遠處下了車。

「一組去看看有沒有其他出入口。二組守在這裡,一旦劉暉出現立刻抓捕。三組跟我走,抓捕劉暉。」王悅冷靜的下達命令。

洛川剛想起身跟過去,就被王悅一把按住了。

「你幹嘛。」洛川不滿的抱怨道。

「傻子,你沒有自保能力,要是傷到你怎麼辦,乖乖的在這裡等我。」王悅說完便帶著三組摸了上去。

饒是洛川情商再低,此刻也明白了眼前這個帶隊沖在最前面的女警察,對自己已經產生了情愫,其實一開始王悅這句話洛川還真沒理解明白,直到身後的其餘警察看王悅走後全都忍不住笑了起來的時候,他洛川才發現的。

「小夥子可以啊,給我們大家的警花泡走了,加油。」一名男警員笑著拍了拍洛川的肩膀。

洛川一臉無奈,神色緊張的注視著前面的那棟住宅樓。

很快十分鐘就過去了,可前方還是一點動靜都沒有,這讓洛川愈發的緊張起來,正當洛川按耐不住要前往一看究竟的時候,前方樓道里傳來了一聲歡呼,緊接著王悅抱著一個小女孩走了出來,身後的警員陸陸續續跟在後面,而劉暉則被押在最後面。

洛川看著凱旋而歸的王悅等人,之前的那股焦慮和緊張全都一掃而空,被興奮之情所替代。洛川高舉起手對王悅比了一個勝利的手勢,之後向王悅跑了過去…… 「朋友們!你們無須驚訝!因為迪戈島已經不屬於我個人私有了!」

「呃!」韋步平和史密斯面面相覷:難道我們找錯人了?或者是消息錯誤?

羅伯特笑道:「迪戈島原來是葡萄牙人迪戈加西亞於1532年發現,因此以他的名字命名,後來迪戈島等島嶼被法國艦隊攻佔。

當時法國皇帝拿破崙時刻想著統治整個歐洲,四處征戰!1815年,滑鐵盧戰役法軍戰敗,奧地利、英國、普魯士、俄羅斯等候反法聯盟獲得勝利!

法國戰敗后,把查戈斯大環礁、迪戈島等地割讓給英國,成為英國海外屬地!當時查戈斯大環礁、迪戈島等地被當作戰利品拍賣!

當時我的先祖購買了這些島嶼,後來因為地理優越,被英國軍方徵用,成為遠洋艦隊補給站!」

「這樣啊!打擾了!」史密斯心想都被英國軍方徵用了,還談個屁啊!還是告辭走人吧!

韋步平看史密斯站起來,也跟著站起來。

羅伯特連忙說道:「別忙著走,我還有話要說!坐下坐下!」

韋步平看史密斯只好坐下來,看羅伯特怎麼說。

「迪戈島被我國軍方徵用,但是離迪戈島近200公里的查戈斯大環礁並沒有人居住!大環礁面積達1.3萬平方公里。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