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天。」

錢多多伸出手,比劃出一個數字。 「還有十天就是幻天大會的舉行日,屆時所有人都會前往指定地點,據說這一次是由我們城主親自主持,哦…城主還有另外一個尊稱叫做域王,是地位僅次於域主大人的存在。」

「少俠應該也是來參加選拔的吧?」錢多多上下打量一番蘇湛,微微皺了皺眉頭,「這般修為雖然已經不錯,但距往年選拔標準仍有一段差距。」

「不過有小道消息稱今年的選拔標準可能會降低一些,所以說不定也是有機會。」

錢多多本身修為其實並不高,也才幻體境層次,蘇湛並未刻意收斂氣息,他自然可以感知出來。

說完錢多多又用手指了指地面,「太蘇門就在幻天城地下,它是一個鏡像世界,要進入其中必須提前通過城中心的太蘇門管理處進行登記,獲得身份牌,到了指定日期鏡像傳送門開啟,擁有身份牌的人就會被送入進入。」

「獲取身份牌可需要什麼條件?」

錢多多講的其他蘇湛並不在意,他重視的是如何進入太蘇門,至於域主域王,離得太過遙遠,沒必要深究下去。

「其實獲取身份牌很簡單,只要在鏡像傳送門開啟前三天做好登記備案就可以,不需要其他條件。」

錢多多似乎知道蘇湛心中想法,所言都正中主題,一番打聽下,逐漸對幻天城和太蘇門有了初步了解。

距離選拔之期還有十天時間,足夠他去城中心登記備案。

「附近可還有住處?」

一天多趕路,精力消耗不少,接下來時間蘇湛打算找個地方安頓下來,趁機嘗試衝擊幻體境八重,若能成功,十天後選拔把握將更大一些。

清風城之時,因為清風學院招生,許多客棧都是爆滿,無奈只得和紫夢擠在一間房間,也就是那一晚,蘇湛心中一顆埋下的種子悄然發芽。

幻天大會人氣更是那次的上百倍,初來乍到,難免又會遇到類似客滿情況,有錢多多這個本土人在,一些無疑要方便許多。

「有,順著大路一直往前,大約千丈後會有一家月色客棧,到了那裡報我錢多多的名號,自然會有人為你安排住處,不過現在特殊時期,客房稀缺,價格方面可能要貴上一些哦。」

「當然貴也是有好處的,從月色客棧往東再直走兩千丈就可能到達太蘇門負責登記的地方。」

「好,多謝!」

這次蘇湛倒沒有再討價還價,心裡清楚,錢多多說的是事實,至於所謂價格貴上一些,恐怕是因為他從中抽取了利潤,不然怎麼可以肯定月色客棧就一定有位置,而且還要報他的名號。

眼前的小胖子,賺錢方面很有一套,善於利用資源。

不過他人倒是不錯,蘇湛得到自己想要的消息,隨著人流離開廣場,而錢多多則重新守在傳送陣旁,開始守株待兔,爭取自己另一單生意。

一路緩步前行,蘇湛心神緩緩沉下,試圖呼喚小喵,自從那次關鍵時刻指引他找到景陽聖殿殘缺之後,小喵就一直處於沉睡狀態,精神憊懶不已。

以前的小喵雖然也很憊懶,但並不會一直沉睡,發生這樣的改變,似乎是從那次融合混沌天書,強行提升境界后開始。

之前蘇湛一直以為小喵只是在禁制空間受了刺激所致,後面仔細想想似乎不僅僅是這一個原因。

莫非是有什麼後遺症?

利用秘法提升修為會有後遺症,小喵雖無數年來與混沌天書磨合,但它們畢竟不是一體,只是寄宿關係,況且小喵目前還並沒有完全恢復。

照元天道的話,小喵乃是被封印在其中的四方之靈,神獸力量蘇湛感受過,僅僅幼年期的冥鳳境界都在幻心境層次,身軀更是震懾人心。

小喵是四方神獸,萬年時光才有所恢復,然而修為卻連幼年期冥鳳都不如,只有一手封印之力玄妙無比,可見其創傷之嚴重,更有大部分記憶被鎖在混沌天書。

這樣殘缺的情況下,強行催動混沌天書潛在力量,蘇湛從來沒有問過是否對它有傷害,小喵也未曾主動提起過。

「幹嘛?沒事不要打擾小爺睡覺好不好。」連續呼喚好幾聲,心中才傳來小喵有些不耐煩的聲音。

「我到幻天城了。」蘇湛以心神交流。

「哦。」小喵輕輕應了一聲,道:「終於到了一個有點意思的地方,幻天城可不是其他下屬城市可以比擬的,這裡修為高深者比比皆是,太蘇門的選拔,你要加油哦。」

說完小喵就沒有了聲音。

「融合混沌天書提升修為,是不是對你有反噬?」

蘇湛話音落下許久,小喵都沒有回答,似乎是在想著什麼,一秒,兩秒……

數個呼吸過去,小喵才緩緩開口:「確有一些麻煩,靈體一時間有些虧空,不過沒關係,修養一段時間就好了。」

小喵說的很輕鬆,傳入蘇湛心中卻讓他鼻子一酸,靈體虧空,那比身體虧空更為嚴重,就算可以恢復,也不是件容易事,小喵為了救他,不惜冒著靈體潰散的風險。

而他之前竟然還生出,遇到無法解決危機時,再次寄希望於小喵,一次融合就已經讓後者靈體虧空,多用幾次豈不是會造成無法彌補的損害,更可能直接潰散。

「有沒有辦法讓你恢復?」蘇湛沉聲問道,他知道小喵死要面子,不過是在強裝輕鬆。

元天道要自己善待小喵,最好的善待就是助它恢復往日力量,而不是像現在這樣處處受到制約。

「你要幫我?」小喵的語氣中生出一絲波動。

「是,只要我能幫得上忙,不惜代價!」蘇湛斬釘截鐵道。

聞言,小喵再次沉默了良久,平淡道:「要幫我其實很簡單,之前就說過本喵實力是被封印壓制了起來,而封印我的正是混沌天書,只要你能解開一種極致圖騰,我的力量自然就可以恢復一些,若全部激活就能完全恢復,那時靈體損耗自會得到彌補。」

「但尋找極致之力本就兇險無比,若因此讓你心生急迫,擾亂心境,反而適得其反。」

「原來如此。」

蘇湛心中明了,後面的話更是讓他感動,沒有畏懼,反而更加堅定:「想要成為強者就必須融合極致之力,提升幻種質量,再加上這一個原因,我只會更堅定自己的想法,我會尋找極致之力,為了你,我為了我自己!

你放心吧,雖然它的誘惑巨大,但我也明白其中兇險,沒有一些把握不會去嘗試。況且,那種力量,有豈是很容易尋找?」

「好。」

透過氣海深處,混沌天書上瀰漫灰色氣息,蠕動著化作一直灰貓,它的眸中閃過一絲絲複雜之意。 混沌天書封印並溫養小喵的靈體,這一點蘇湛已從元天道口中得知,卻不想連同力量都封印在了其中。

難怪當初融合了木極之力,進而察覺到小喵有些說不上來的變化,那時候它還死不承認,現在說起來,應該就是力量有所恢復吧。

不管是為了誰,尋找極致之力勢在必行!

現在的混沌天書不過是玄元級別天始之種,冥鳳圖騰和扶桑之靈圖騰可以作為兩個幻種交替使用,亦或是融合在一起。

要是達到七極合一,紫色混沌,它又會是一種怎樣的存在?

融合,吞噬,封印靈體,一個幻種能有這樣的本事?

蘇湛隱隱覺得,混沌天書的秘密似乎還遠不止於此,只是自己修為低微還沒有發覺而已。

順著大道緩步行進,心神都沉浸在一點,完全沒有看到,一個小女孩從遠方狂奔過來。

小女孩一邊跑,一邊指著前方一隻火紅色小鳥,氣喘吁吁道:「小火,你給我回來,別跑!」

小鳥似乎可以聽懂人言,話音落下,翅膀頓時加速撲動扇動,整個化作一道火紅影子逃竄。

「呀呀呀,氣死本姑娘了,好你個小火,偷吃了我的丹藥還敢跑,你給我站住!」

小女孩見小鳥還敢跑,頓時氣的跺了跺腳,小臉累的通紅,不依不饒,狂追過去。

而這個時候,火紅小鳥距離蘇湛已經不足三丈,其速度之快簡直可以用飛速來形容,待到反應過來,前者已經無視他的存在一般,徑直撞了上來。

火紅小鳥撞在胸口的瞬間,奇異事情發生了。

只見其火紅身軀突然變得虛幻起來,竟在這時毫無障礙的穿透而過,蘇湛的身體只感受到一陣酥麻,當它再次顯現時已經出現在了身後。

然而蘇湛來不及去多想,因為他看到,一道嬌小身影如影隨形,緊隨而至,明明沒有什麼幻力波動,但速度卻是非常快。

蘇湛發覺她沒有看到自己,就要撞過來,想側身避開,但這一次,他仍然沒有來得及做出躲避。

噗通!

小女孩嬌小身軀直接跟蘇湛撞了個滿懷,因為速度太快導致衝擊過猛,直接跌坐在地上,而蘇湛則只是微微退後了一步。

「哎呀,好疼。」

小女孩頓時嬌呼出口,兩手抱住裙角,臉上露出疼痛的神色,微微咬牙。

「你…你沒事吧,小妹妹?」

蘇湛有些懵圈,剛剛小女孩的速度太快了,快的有些詭異,根本無法躲避,可是當她撞上來的時候,蘇湛沒有受到什麼傷害,反倒將她自己弄跌倒了。

速度之快,蘇湛第一反應對方是一個高手,可當真正撞上,發覺她根本沒有絲毫修鍊者該有的力量強度,不然也不至於被撞倒。

眼前小女孩不過十多歲的樣子,一身粉色蕾絲花邊衣裙,扎著兩條小馬尾,生的如同陶瓷娃娃,明眸皓齒,乾淨可愛,全身上下散發著青澀氣息,完完全全符合了一名小蘿莉的氣質。

怎麼看她也不像是修鍊者,蘇湛趕忙上前,小心翼翼將其扶起,這樣的小女孩,想來任何人都不捨得讓她受傷。

「我沒事,就是有點疼,大…哥哥。」

小蘿莉看起來並沒有受傷,借力起身,整理了一下裙角,明亮的眸中閃過一絲狡黠,身子側動,一把將躲蘇湛身後的火紅小鳥抓在手中。

「哼哼,看你還跑不跑,連本姑娘的話都敢不聽,要不是不想要幻晶吃了?」

小蘿莉皺著鼻子,把小鳥抓在手中,有模有樣的教訓,那個表情配合她稚嫩小臉,顯得頗為可愛。

火紅小鳥原本還在掙扎,不過一聽到說不給幻晶吃,立馬動作一滯,渾身羽毛收攏,拉下腦袋。

看那模樣它是聽懂了小蘿莉的話,立馬選擇認慫。

蘇湛眼中閃過異色,看起來普普通通的火紅小鳥竟然靈智這麼高,他還是除了小喵意外第一次見到。

而且它剛剛分明是從自己身體中詭異穿過,一隻小獸以蘊含幻氣的幻晶為食,這些都透露出火紅小鳥的不尋常。

小蘿莉將火紅小鳥嚴肅教訓一番,這才滿意的抿了抿嘴,抬起頭,明亮的大眼睛盯著蘇湛,道:「對不起呀,都怪小火太調皮了,剛剛只顧著追它沒有注意到大哥哥你。」

小蘿莉眨著眼睛的認真表情讓蘇湛不由會心一笑,轉頭看了看她懷中的火紅小鳥,道:「沒事,你的寵獸真是特別呀。」

「嘻嘻,也沒有啦,它叫小火,是人家的小寶寶呢。」

小蘿莉輕輕笑道:「我叫璃音,大哥哥你這麼厲害,是來參加幻天大會的嗎?」

她的聲音很甜,清脆悅耳,落在耳中讓人忍不住生出一絲靜謐之感。

「璃音…」蘇湛心中默念,清麗脫俗,當真人如其名。

「呵呵,我的修為不過最底層而已,倒是小妹妹你,很是特別。」

能擁有如此奇異的寵獸,就算修為為零,其身份也定是不會簡單。作為一域之都,幻天城的水,遠比其他城市要深太多。

如果你小看任何一個人,即便眼前的小姑娘只是一個極端可愛的小蘿莉,那也絕對不是明智之舉。

之所以用極端來形容一個小蘿莉的可愛,是因為在她身上,語言的形容已經變得蒼白。

是完美,青澀中帶著賞心悅目的美麗,俏皮中帶著一絲高傲,粉色花邊衣裙點綴下,就如同一個小公主般耀眼。

蘇湛自認為見過紫夢,郁菲菲和綴兒已經是傾世美顏,但如果這個小蘿莉再在上大幾歲,絕對毫不遜色,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

「嘻嘻,大哥哥你真聰明,偷偷告訴你,幻天大會那天,璃音也會去玩的,說不定倒時候還能見到大哥哥呢。」

小蘿莉動作落落大方,絲毫沒有初次見面的拘謹,甜甜一笑:「所以大哥哥你要加油哦…」

「我要走了,大哥哥再見。」

說完之後,不待蘇湛回應,小蘿莉就轉身蹦蹦跳跳的離開,融入人群,很快就消失在街頭轉角。

望著璃音歡快離去的身影,蘇湛喃喃自語:「真是個特別的小姑娘……」

詭異的火紅小鳥,超乎本身修為的速度,這些都表現出那名叫璃音的小蘿莉的不同尋常。

最主要的是,蘇湛在她身上感覺到一種朦朧的神秘,就像一個隱藏在面紗下的人,無法窺視其真容。

「你的感覺沒錯,剛剛那小女孩絕不簡單!」

小喵的話自心間響起,更是映證了蘇湛心中的想法。

蘇湛疑道:「何以見得?」

「她很普通,普通的沒有一點幻力波動,但那隻火紅小鳥,卻恰恰證明了她的不同尋常,你可還記得?」

「嗯。」蘇湛暗自點了點頭。

「那隻火紅小鳥,如果我猜的沒錯,就是傳說中的熾炎神凰。」

「熾炎神凰!」

蘇湛雙目猛地一瞪,有些不可思議道:「你是說,掌控火焰之力的上古神獸熾炎神凰?」

「不錯。」

「竟然……」蘇湛眼中露出濃濃震驚之色。 上古有大鳥鳳凰,傳聞可育五雛,分別是真鳳、朱雀、冥鳳、九天青鸞以及熾炎神凰。

其中真鳳繼承鳳凰純正血脈,擁有涅槃重生之能,不死不滅,可與日月齊輝,九天青鸞為祥瑞之獸,福澤天地。

冥鳳則發生了變異,成就一身幽冥之力,性格桀驁不馴,更有人因此將其劃為妖獸一列。

而朱雀和熾炎神凰分別掌控極致火焰能力,霸道絕倫,能摧毀萬物,但亦可孕化萬物,其火焰中同時擁有鳳凰傳承,蘊含無盡生命之力。

蘇湛對此已有所認知,但這種上古神獸,無數載流傳下早就演變成半神話的存在,甚至不知其傳聞究竟是真是假。

蘇湛見過妖神域的冥鳳,因此對神獸認知自然印象深刻,遮天蔽日,扶搖萬里。

正是因為真實見過,所以當小喵表示確定時,蘇湛才更驚訝,一個小女孩身邊,竟然跟著鳳凰之子,熾炎神凰,那個看起來並無太大威勢的火紅小鳥。

「那確實是熾炎神凰本體模樣不錯,也具有神獸氣息,但不知為何,我感覺到的神獸氣息很奇特,就好像……同我一般只是一道靈體化身。」

小喵徐徐道來,言語之中罕見的升起一抹疑惑和凝重:「就在我想要仔細感知時,卻發覺突然有一股無形的意念將我鎖定,在那股意念之下,我有種感覺,它可以輕易抹殺現在的我,雖然只是短短一剎那!」

「你是說,剛剛的小女孩……?」

小喵的話無疑給蘇心裡湛帶來了驚濤駭浪,他和小喵彼此磨合了這麼久,可謂相互都已經很熟悉,可如果小喵要是想要刻意隱藏,連他都沒法察覺。

小喵性格是非常高傲的,然而此刻竟然說出這樣嚴肅,甚至還帶著恐懼的話,可想而知知,剛剛他必然是被那道意念給震懾住了。

可一個毫無幻力波動的小姑娘,怎麼會擁有那麼強大的感知力?在自己毫無察覺情況下,窺探到氣海內小喵的存在。

「我不知道,或許是她,也可能不是。」小喵搖了搖頭,「總之你最好不要再跟她接觸,若真的是她,可能連混沌天書的秘密都會被察覺,後果不堪設想。」

說完小喵就沒有了聲音,趴在混沌天書上,兩眼還有心有餘悸的神情顯露,它清清楚楚體會到了那一閃而逝的意念之強,第一次感覺到比恐懼更可怕的東西。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