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之八九吧,而且,不是你們,是我們,神宮家也掌握著一道小型靈脈。」

「……我與神宮家沒有關聯。」

看着神宮悠臉上的不悅,以及剛才的表情,水黑玲奈稍微明白了他的心思。

「你想獨佔一條靈脈?」

「勸我放棄嗎?」

「不,你機會很大。」

「???什麼意思?」

「靈脈是山川大地與日月星光精華匯聚之地,它除了擁有鎮壓氣運、滋生靈氣的功效外,還能溝通陰陽。」

後面的話水黑玲奈沒說,但神宮悠已經明白了他的意思。

「溝通陰陽,人類能從靈脈進入陰境,但反過來,妖魔也能依託靈脈從陰境來到現世?」

「神宮君很聰明,就是如此……古時陰陽師鎮守靈脈,一個是用靈脈來修鍊,另一個也有鎮壓妖魔的意思,當然,靈氣還沒完全復甦的現在,妖魔不會來到現世,但靈脈在陰境也有對應,這對於妖魔鬼怪的吸引力也很高,而如果被這些魑魅魍魎長久佔據了陰境靈脈,它們的氣息會污染靈脈,把這些靈脈變為適合妖魔生存的地域,且這種污染還會由陰境反饋到現世,古時的妖怪之山、鬼靈之地就是這樣形成的。」

「政府不會放任這種事情發生吧?」

「所以我才說神宮君有機會,掌握著靈脈的家族除了擁有使用靈脈的權利之外,還擁有着守衛靈脈的義務,如果陰境的靈脈被妖魔佔據,那個家族也就失去了靈脈控制權,此後,誰把陰境的妖魔驅逐,誰就能掌握靈脈,這是我們的機會。」

…… 「如何?!」

「既然你也說了,如果真的有人在安暗中作祟,那麼這些被他們培養出來的凶獸他們會進行回收。」

「我讓下屬將凶獸就埋在那裏。」

眉眼噙著笑意的趙信側目澹臺浦,而澹臺浦也頓時會意。

「你想守株待兔?」

「這樣應該沒有什麼錯吧?」趙信輕笑一聲,道,「既然凶獸已經被殺,總要想一下補救方案。」

「倒也沒錯。」

澹臺浦沉吟片刻,旋即低語道。

「就是,這樣感覺還是太生硬了。仙境凶獸皮毛、骨骼,都是無價之寶。如此捨棄,會讓人生疑。」

「那是對凡人而言。」

靠着座椅的趙信慵懶的伸了個懶腰,遙望着偏殿外的娟麗景色。

「我派出去的那是金仙,在金仙的眼裏這種凶獸的材料根本不值一提。而且,我可以保證這背後的人不會知道金仙是我的下屬。在他們的眼裏,金仙要麼隸屬龍國,要麼隸屬自由人。」

「對啊,都已經隸屬龍國,他們難道不會戒備么?」

「那就是他們的問題了。」趙信卻是渾然不在意的笑着,道,「我特意不讓金仙帶走屍體,就是要營造出一種他是自由人,不屑拿這破凶獸材料的假象。確實,這凶獸幕後的人會懷疑他的身份,可那也只是懷疑,他不能確定。他們在知道凶獸被埋在那裏后,你覺得他們能堅持多久?三天、五天,亦或者一個星期?」

趙信不屑的哼笑着,眼眸中伴着一抹銳利之色。

「澹臺老哥,如果真的是人培養出來的凶獸,仙境需要耗費多少資源?你覺得,他們能捨得就讓這傾盡資源而誕生的凶獸,這樣被埋在土壤中腐敗,成為大地的養料?我倒是覺得未必吧!」

「要真說着急,他們也許比我們更着急。」

仙境!

哪怕是到現在,就算是武者都沒有像大白菜那麼便宜,更別說是仙境了。人族想要突破仙境何等艱難,凶獸突破相較人族要難的多。

這種情況下,暗中培養他們的人放棄凶獸的屍體心都會滴血。

他忍不住的!

趙信幾乎可以肯定,如果這背後真的是人為,那麼幕後的人絕對無法放棄這兩個凶獸的屍體。

絕對!

但,這一切也就是建立在背後是人為。

若真的是自然條件導致,那其實反而更好,省的再去考慮背後之人而跟他們鬥智斗勇,凶獸和不明生物的關係也可以就此掐斷,了卻一樁心事。

「嘿!」

聽到這的澹臺浦不禁笑了一聲。

「你小子這幾年在外歷練,倒是也成長不少啊。雖然看問題還是有些小缺點,但勝在年輕,腦子靈活。」

「羨慕?」趙信咧嘴笑道。

「呵——」

澹臺浦笑而不語,但趙信卻是看到了他眼底的一絲落寞。

看的出來,澹臺浦確實是有些羨慕的。

之前趙信就有感覺到,澹臺浦在意識到自己老了之後,就一直情緒不高。總是想拿年輕人的優勢,跟自己的劣勢去比。

說到底,還是因為澹臺浦是個要強的人。

哪怕,

變老是每個人都會經歷的事。

這是人無法遏制的。

年紀的增長,就是會讓人在某些身體機能上,亦或是腦力相較年輕時稍差一些,這一點誰都無法避免。

「澹臺老哥,你還年輕的很呢。」

摟着澹臺浦的肩膀趙信輕嘆,而就在他話音落下時,他眼角的餘光卻是注意到秋雲生、崔紅影已經起身在跟諾雅握手。

「如此,那就合作愉快!」

「以後就仰仗龍國對我們城邦的提攜了。」諾雅笑吟吟的將手伸了出去,簡單的握手后就鬆開手,兩方人手都面伴微笑。

嘶!

洽談結束?

趙信愕然的看着這一幕,而諾雅也注意到趙信的神色道。

「你聊的很開心嘛,我找你來是想替我爭取利益的,你倒是好跟澹臺統帥說個不停,現在我們這都談好了,你們倆倒是不嘮了。」

「結束了?」

眼中伴着困惑的趙信一愣。

他也沒覺得跟澹臺浦有說多久,而且他甚至都沒有聽到秋雲生和諾雅他們之間在條文上的爭論。

就——

達成一致了?!

「你們到底是怎麼談的啊,我都沒聽到你們吵啊。」趙信不解,諾雅笑着開口,「這有什麼好吵的,龍國給出的條件很優渥,而需要我們做的也在我能夠接受的範圍內。這足以見得龍國的誠意,那我也沒有必要為了那一些無關緊要的細節而跟龍國的使團發生爭執吧。」

「那,現在就是徹底達成合作關係了?」

「從現在開始,這座城邦就是咱們龍國的第五特區。」秋雲生笑着開口道,「城邦擁有自治權,而在接下來一段時間內,我和崔紅影也會留在此處建設監管部門,現在這裏就已經算是咱們龍國的附屬國了。」

「嘶,效率!」

趙信忍不住豎起大拇指,諾雅忍不住撇嘴。

「你真是一點都靠不住。」旋即,諾雅就朝着身側的魔仙低語,「你帶使團去咱們已經為使團留出的那片區域吧,也帶使團了解一下咱們城邦。」

「是!」

魔仙們領命而去,秋雲生和崔紅影下意識的朝澹臺浦望了一眼,端坐在椅子上的澹臺浦也跟着起身帶他們離開。

偏殿內再無旁人,趙信也笑着去到諾雅面前。

「恭喜。」

「同喜。」諾雅微微一笑,「這回咱們倆的盟友關係就更堅定了,我們已經隸屬龍國,未來若是有魔族來犯,我們城邦也將會為你龍國出一份力。」

「龍國給你什麼條件?」

「秋執事剛才也說了,自治權,還有就是一些人力、物力、城邦建設上的一些協助,互相之間貿易往來。」諾雅聳了聳肩,「大致就是這些,還有一些比較細節的我就不跟你詳細說了。倒是你,埃米爾那你搞定了沒有?」

「蛤?!」

「他們戰國總不會還繼續跟你們龍國交戰吧?」諾雅凝聲道,「如果你們還繼續交戰,我的處境可是很尷尬的。」

「應該不會!」

趙信已經將塔卡王復生,按照他和埃米爾之間的約定,龍國和戰國之間休戰應該就在近期。

雖然現在還沒有徹底休戰,兩國之間也都已經互不犯境。

也許——

等埃米爾將塔卡王照顧好后,雙方之間停戰之事就會宣佈。

「那戰國會成為附屬國或者說是你們龍國的友好國么?」諾雅低語,趙信沉吟片刻搖了搖頭,「這我不敢肯定,誰知道埃米爾到底是怎樣的意願。她對我的意見還是蠻大的,我們兩國之間能不開戰就已經很不錯了。」

「你確定,意見大?」

卻不想,諾雅聽后噗嗤笑了一聲。

「趙信啊,真不知道你是真蠢還是假蠢,難道你就一點也看不懂埃米爾的意思么?」

「蛤?!」

「真是,榆木疙瘩!」望着趙信毫不作假的驚訝,諾雅不禁長嘆一聲搖頭,「算了,我也懶得給你解釋這些,你和埃米爾之間的事情跟我也沒有關係。你差不多休息休息就走吧,我得去招待那幾位使團成員,沒工夫管你。」

「喂!」

聽着諾雅那冷漠的語氣,趙信不禁錯愕。

「你這也太無情了吧,用我的時候催着我趕緊來,不需要我的時候就甩手讓我滾。諾雅,咱們之間也許不該這般冷漠。」

「那,你跟我一起招待他們?」諾雅抬眉。

「大可不必!」

雖說趙信看到秋雲生和崔紅影是感覺到很開心,可這種招待的事兒他還是不做的好。不說他日理萬機到底有多少事兒等着他去忙,就說有這時間他回去躺一會,難道不香么?

幹嘛一定要在這裏浪費時間。

「就知道你不會願意,讓你走你還那麼多屁話。」諾雅嫌棄的撇嘴,道,「對了,在你走之前跟你說個消息。」

「喔?」

「你知道么,我們城邦昨天進賊了。」

「蛤?!」趙信一臉愕然,「諾雅,你要是實在找不到什麼話跟我說就不說,你們城邦進賊不進賊跟我有什麼關係。怎麼的,鎮國之寶丟了,想讓我幫忙給你們找回來啊,我跟你講,這事兒我可不幹。」

「進來的賊,是來偷人的。」

「啊?!」

莫名間,趙信就不禁倒吸了口涼氣,在諾雅身上上下打量了一番。

「那,仁兄還好吧?」

「你是不是有病啊?!」聽出趙信話中意思的諾雅頓時一惱,「趙信,你要是再這樣,那咱倆以後就別聯繫了。嘴怎麼那麼碎呢,就在那說有的沒的。」

「哈哈哈——」

聽得此話的趙信頓時笑了一聲,開口道。

「好了,不跟你說笑了,我知道,你是想說魔祖昨天晚上派人到你這裏來偷那些魔仙了吧?」

「你知道?」

「這根本就不用想的。」趙信嗤笑道,「從他昨天的表現來看,就知道他心裏肯定不甘心。明面上不敢在我和秦香大統帥面前叫囂,但值得他親自跑一趟的魔仙,他怎麼可能說放棄放棄。我也是深知他會夜間動手,才特意直接將那些魔仙轉移走,一點也沒耽誤。」

「你倒是機智。」

諾雅笑吟吟點頭,旋即又神色一凝。

「但——」

「我還有件重要的事跟你說!」

。 「這寒氣越來越重了。」

何燕不斷深入迷霧森林的內部,感受着寒氣越來越濃郁的位置,朝着寒氣的源頭不斷前進。

何燕胸口不斷浮現出靈晶能量,然後將其身體盡數包裹,那股深入骨髓的寒冷,終究是淡化了些許。

「看來就在前方不遠處了,不過再這樣下去,我會率先支撐不住的,必須儘快確認白靈蜘蛛的位置!」何燕想到此處,也是將速度發揮到了極致。

就在何燕穿透一處無比濃郁的寒氣之時,無數道蛛網交織在樹林之中,阻擋了他的去路,讓他無法再度前進。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