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師弟別泄氣,這也只是他的推測,畢竟如今魔族並沒有在那三個位置上安排人手!」鄧鋒在一旁想要安慰劉浩然,不過話說到最後,自己的聲音也因為沒有自信而小了許多。

「這些年我一直以為魔族在被我牽著走,可是如今他們真的沒有這樣的安排,他們會這麼配合我嗎?」劉浩然自己也搖起頭來。

「那你對五行滅魔陣的理解,現在還有補救的機會嗎?」一旁的凌劍依舊保持著獨有的冷靜。

至於說重新調兵布陣哪怕他們沒有領軍打仗也知道是不現實的事情,如今魔族與獵魔戰士緊緊的咬在一起,隨意的調動肯定會引來魔族的追擊,到時同樣會遭遇到強大的衝擊而損失慘重!

所以想要解決問題,只能從陣法的變化著手!

「幹什麼這麼麻煩?既然這個辦法行不通,那就放棄好了,反正又不是只能依靠這個陣法才能戰勝魔族!」李逸晨卻是不以為然的說道。

並不完全了解實際情況的李逸晨,覺得既然是在沙盤上推演的布陣,那肯定還沒有實施,既然如何,放棄不就結了?

「放棄……」劉浩然一臉苦笑地說道,「如今布陣已經完成近九成,如何放棄?」

「九成?」李逸晨突然意識到事情並非像自己想的那樣,不由驚嘆道,「你就拿著這破陣法已經準備和魔族火拚了?」

此刻李逸晨突然有一種慶幸感,幸虧自己誤打誤撞的到了這裡,否則若是毫不知情的一頭扎進來,到時雖然自己只為尋找天運神劍的消息,可是一旦大戰暴發,身陷其中的自己面對著無數的魔族大軍,估計就算手段再多也無濟於事。

此刻李逸晨再次把五行滅魔陣定性為破陣法,但誰也沒有再反駁,因為從之前的陣盤推演來看,說這是破陣法其實已經很給面子了!

「我能知道現在已經布置到什麼程度了吧?」李逸晨臉色不由也變得有些凝重起來。

雖然李逸晨並不是大包大攬之人,但若是此役大敗,獵魔戰場勢必要被魔族所主控,到時自己再想去尋找天運神劍,只怕更加難上加難!

「就是沙盤上的模樣!」雖然並不覺得憑著李逸晨一已之力能夠解決問題,但如今大家也只有寄希望於他了!

凌劍說著揮手之下,將之前他們三人推演變化時加上去的紅白小旗直接拂去,轉而沙盤上顯露出如今雙方的布陣形態。

李逸晨一看之下,整個人不由倒吸一口涼氣!

顯然剛才劉浩然所說的九成,其實還是太過謙虛,可以說如今整個陣仗已經只差最後一步就圖窮匕現!

此刻想要調整部隊,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我想先看看有關獵戰魔場的地形資料以及近年來的獵魔戰鬥相關記錄,最好還能提供所有能提供的與陣法相關的典籍……對了,陣法典籍,不論品級高低!」片刻之後,李逸晨在三人的注視中開口說道。

「好……你跟我來!」見李逸晨並沒有一口說無解,劉浩然彷彿又看到一絲希望,當即帶著李逸晨走出營帳!

作為長久戰鬥的行營,自然有保存資料的地方,雖然不知道這些東西對李逸晨有什麼幫助,但既然李逸晨要,劉浩然知道自己就只能提供!

當然這是劉浩然並不知道李逸晨此刻的想法,否則他可能現在就立刻會把李逸晨軍法嚴辦…… 雖然著術道天的陣法篇看出五行滅魔戰陣的破綻,但李逸晨空有一身高級理論,事實上對於許多陣法基礎還是有所欠缺!

而且從如今局面來看,人類的布陣也已經落入絕對下風,李逸晨自然也拿不出什麼可行的手段。

索要關於獵魔戰場的一切資料,只不過是想查探一些關於天運神劍的信息,至於陣法典籍自然是為了豐富自己的陣道基礎。

這到不是說李逸晨置千萬人類大軍的生死於不顧!而是他目前的確沒有這樣的能力,若是能想到辦法,他自然也不可能藏私!

不過劉浩然顯然不知道李逸晨的想法,在劉浩然看來,顯然是李逸晨為了尋找解決目前問題的辦法,才需要這麼多的資料,此刻自然也不敢有半點怠慢!

轉眼之間兩人便到了軍營的藏書閣中,當即劉浩然立刻將藏書閣中各種典籍的分部給李逸晨大致說了一遍,然後又將自己隨身的幾塊晶玉拿了出來。

「這是陣神殿不外傳的陣法典籍,如今為了獵魔大軍,我可借你一閱,但此事你不得對任何人說起,同時亦不能將其中內容向任何人外泄,否則天崖海角,陣神殿必定會全力追殺!」把晶玉遞給李逸晨,劉浩然又提醒道。

「那個……要不我就看看藏書閣中的典籍算了!」見劉浩然把事態說得如此嚴重,李逸晨不由回絕道。

他需要陣道典籍不過是為了豐富基礎知識,至於陣神殿的不傳之秘,李逸晨卻沒有太大的興趣!

畢竟與任空有過接觸之後,李逸晨自然也能正確評估出術道篇的價值,你陣神殿雖然是天域第一陣法勢力但能比得過術道天的陣法篇?相比起這些所謂高深的陣道理論,顯然李逸晨更需要的是陣道的基礎,自然沒有必要去擔這個風險。

「你……」雖然為李逸晨的陣道天賦所折服,但劉浩然此刻卻有一種看不透李逸晨的感覺。

換著旁人若是有機會接觸到陣神殿的陣法典籍別說僅僅只是要他保密,估計就算是提出一些苛刻的條件也會有人樂意接受,可是這個傢伙居然一口就回絕了!

雖然劉浩然也是天人階的陣法師,但是這麼久以來,他卻無法看出魔族的目的,他知道就算給自己再多的時間,自己也不可能尋找到破解之法,如今他的目的不過是藉助李逸晨之手看看能不能找到辦法,可是這傢伙好像根本不領情!

「要不你只要保證不外傳,我便可以借閱於你,哪怕此事外泄,後果也由我一人承擔你看如何?」如今已經把希望放在李逸晨身上的劉浩然不得不開出這個自己都覺得委屈無比的條件出來!

畢竟如今雙方大戰一觸及發,可以說不出十天,若是找不到解決的辦法,無論他發不發動陣法,獵魔大軍都將陷入空前的困境,此刻李逸晨在他的眼中就是最後一根救命的稻草!

「既然如此,那就試試吧!」看著對方態度如此端正,李逸晨自然也不好再拒絕。

「那就辛苦你了!」 七公子③面癱老公,早上好 劉浩然從來沒有想過有一天自己會主動把陣神殿的典籍送出去求著人家學,而且自己還覺得彷彿自己欠了人家一樣!

「行吧,查閱這些資料我估計需要一些時間,完了我再去找你如何?」李逸晨接過晶玉后開口道。

「好!」劉浩然當即應道!

出現如此大的漏洞,雖然他不可能從根本上在解決問題,但是已知了問題,仍然有許多補救措施需要去處理。

雖然如今寄希望於李逸晨能有新的發現,但劉浩然其實也知道,想要讓李逸晨解決這個問題可能並不算大,之所以如此看重李逸晨,其實也只是希望有奇迹出現。

離開藏書閣的劉浩然回到軍營開始繼續著各種調動,為李逸晨想不出辦法而做出準備。

雖然如今自己需要的資料已經備得差不多,但劉浩然如此支持自己,李逸晨自然也希望真的能想出辦法,當即將神魂從逍遙聖戒中召喚出來與肉身融合之後,同時開始閱讀起各種資料。

以李逸晨如今的精神力強度讀取這些資料,其實也就一個多時辰的時間,接著由神魂去消化那些陣法典籍,以及尋求解決如今的獵魔戰士困局的方法,而肉身則開始將自己看到的獵魔戰場的各種記載與秦官留下的地圖相互印證起來。

雖然一心二用,但並不衝突,而且雙方所得亦不斷的匯入腦海之內!

奇怪!當神魂將各種陣道典籍的理解匯入腦海之後,李逸晨不由也微微有些意外!

藏書閣中的那些陣道基礎對於他來說,如今自然是大補之物,不斷的與術道天的奧義相互印證之下,李逸晨感覺自己此刻才真正體會到陣法的玄妙。

當然這些只是普通的陣道典籍所帶來的效果,但是劉浩然之前給自己的那幾部陣道典籍卻令李逸晨看出一些術道天中陣法篇的影子。

雖然那些典籍中的陣道奧義,與陣法篇相比起來深度遠有不足,但早已熟讀陣法篇的李逸晨卻能感覺到,這些典籍的本質絕對是脫胎於陣法篇,只不過從理論上來講,還是膚淺了許多。

難道陣神殿的核心就是術道天的陣法篇?如果說剛進入天域之時就看到陣神殿的典籍李逸晨肯定會覺得這只是一個巧合,可是與任空有過接觸之後的李逸晨如今已經得知術道天中的丹道篇便是丹道谷的修鍊核心,那麼要說術道天中的陣法篇是陣神殿的修鍊核心那也不是沒有可能。

自己指責五行滅魔戰陣時,鄧鋒那般大的反應,顯然五行滅魔戰陣與其有著非同一般的關係,也就是說,五行滅魔戰陣應該和陣神殿關係極大,如此一來,自己掌握著更高級的術道天的陣法篇,能輕易看出其中的破綻似乎也就可以理解了。

至於魔族為何能看出!其實也很簡單!既然是陣法自然就會有破綻,五行滅魔戰陣在戰場上用了那麼久,魔族又怎麼可能還一直束手無策?只不過是魔族有更大的圖謀而一直裝著沒有發現罷了。

當然這一切僅僅只是李逸晨的猜測,至於事實是什麼模樣,他自己也說不清楚!

不過很快李逸晨的注意力就被另一件事情吸引過去,此時更是一臉的無奈!

經過肉身將獵魔戰場的各種信息一番分析之下,李逸晨發現當初秦官的地圖中用紅圈標註的範圍正是自己剛才在沙盤上插上那三支小白旗的中央。

如果魔族真的按著自己的那般猜測而留下後手,那麼這三個一直引而不發之地必然有重兵鎮守,自己想要進入其中,絕對不是輕易之事。

而且自己深入其中一旦被發現的話,受到的攻擊也絕對非同小可!

當然如果要說這其中還有一個相對幸運的消息的話,那就是在這片區域中,不僅天人境禁入,而且此地的法則之力下,哪怕是養魂境也不能踏足。

其實在獵魔戰場中有不少的區域是連養魂境武者也無法踏足其中的,否則這樣的戰鬥根本用不到合體境的武者,不然無論你再強的合體境部隊,一旦遭遇到養魂境的部隊,那肯定是一場血洗。

雖然沒有養魂境的存在,但是李逸晨仍然不覺得有多樂觀,畢竟若是真要去尋找天運神劍消息,一旦深入其中而被魔族發現的話,那麼等待他的估計將是成千上萬的魔族大軍,如此一來,哪怕自己有三頭六臂也絕對難以脫逃。

怎麼辦? 修仙小神農 李逸晨不由陷入沉思之中!

妖域有一把天運神劍分身,自己知道下落,但卻因為實力不足而暫時擱置,難道這把又要放棄?

不行!很快,李逸晨意識到另一個問題!

妖域的天運神劍,因為妖邪的原因,就算自己不動手,但短時間內,其他人也無法得手,但這裡的這把天運神劍卻是不同!

如今魔族與獵魔戰士的大戰一觸及發,若是雙方一旦開戰,在雙方大陣的轟擊之下,如今天運神劍的分身真在秦官標註的這個範圍,極可能被激發出一定的力量,如此一來,感受到天運神劍的力量,無論是人類還是魔族肯定都不會放過這個機會。

而且按之前的推演來看,魔族獲勝的可能極大,萬一天運神劍落入魔族之手,那麼以自己的實力,李逸晨覺得自己想要再討回,那就不知何年何月的。

雖然秦官並沒有明言天運神劍就在此處,所以這裡也可能只是放著有關天運神劍的線索,但同時也可能就是天運神劍的藏匿之處!

不行!絕對不能冒這個險,自己必需要要在大戰開啟之前進入這裡,否則將來想要再收集天運神劍,將會更加麻煩重重。

心中有了決定,李逸晨不由開始認真的思考起雙方陣法的問題,如今想要自己進入此地並且安全,那麼這場戰鬥一定能不能讓魔族勝出,而想要魔族敗北,那就只能在陣法上做文章了…… 大量的陣法典籍的堆積下,李逸晨雖然感覺自己對於陣法的理解有一種突飛猛進的感覺,但是一時也拿不出相應的辦法!

一則,雖然憑著術道天的基礎,李逸晨的起步直接比其他陣法師高出許多,但畢竟基礎還是虛浮,這種差距絕對不是看一些典籍就能馬上彌補的。

二則,這等戰鬥乃是以人為本,與本身的陣法比拼又略有不同,這其中還要考慮到人的因素。就算李逸晨真的能想出變陣之道,但在這麼短的時間內,也不可能讓人類獵魔大軍那麼多人一下子變化適應陣法的變換!

畢竟獵魔大軍中的陣法師畢竟只是少數,而一旦變陣,若是有人跟不上節奏,到時令陣法從內部出現問題,根本不用魔族動手,獵魔大軍自己就能搞死自己!

這也是為何劉浩然他們已經承認五行滅魔陣存在問題,但此刻卻也束手無策的原因!

大軍行動,牽一髮而動全身,絕對不能輕易調整,否則將會露出更大的空門出來!

這一役對於劉浩然來說,乃是關係到整個戰局格局,但是對於李逸晨同樣關係到天運神劍的消息!

哪怕秦官標註之處並非真正的天運神劍,但哪怕只是線索,若是毀於大戰,李逸晨想要繼續再查找線索,那也是困難無比之事。

沒有其他選擇的李逸晨,靜下心事,開始在心裡一遍又一遍的推演著陣法的變化,他知道這一役無論是對於人類獵魔戰士還是對於自己來說,都已經是只能勝不能敗的一役!

時間不斷的消逝,劉浩然的軍令也一道又一道的從軍營中傳遞出去,雖然這些命令令不少將領感覺無法理解,但是這些年劉浩然領軍作戰,勝仗無數,使得他們也是一絲不苟的執行起來,甚至還在猜測著軍團長估計又定下了什麼妙計。

足足一天的時間過去,藏書閣中的李逸晨才緩緩睜開雙眼,吞出一口濁氣!

雖然有些行險,但似乎除此之外,已經沒有其他辦法!站起身來,李逸晨不由微微搖頭!

辦法不是沒有想出來,只不過這般被動的情況下,哪怕用了一整天的時間,李逸晨也僅僅只是想出一個五五開的辦法!

雖然只有一半的機會,但李逸晨知道自己必須要冒險一試,否則這把天運神劍不知何時才能尋找得到!

將心神收入逍遙聖戒同時走出藏書閣去的李逸晨此刻並沒有讓神魂直接繼續修鍊,而是讓神魂找到烈火!

命令烈火將聖戒空間中所有的合體境武者一起集中在一起,讓他們開始操演起五行滅魔戰陣來!

當然此刻讓他們操練的五行滅魔戰陣肯定不是如今獵魔大軍修鍊的合擊陣法,而是在這個基礎上有所改動后的陣法。

甚至可以說乃是專門針對魔族而創建的,若是魔族真把握了五行滅魔戰陣的漏洞,那麼他們只要敢用破解之法,面對李逸晨訓練的這套陣法那就是自己前來送死!

當然如果魔族並非自己想象的那麼強大,那麼他們修鍊的這套反控陣法將毫無意義,甚至哪怕用來對付其他人也沒有任何作用。

不過這點李逸晨並不在乎,因為魔族若是不知五行滅魔戰陣的破解之法,那麼他們自然不可能按著自己的猜測那般行軍布陣,到時自己進入秦官標註的區域,自然也不可能遇到事先埋伏的魔族,自然也就無所謂了!

心中有了主意之後,李逸晨當即向著劉浩然的軍營走去,也許是劉浩然早有命令,所以李逸晨過來之時,並沒有受到半點阻攔,便立刻有人將他迎了進來。

「怎麼樣?可有變陣之法?」看著李逸晨僅一天的時間便趕了過來,劉浩然不由眼前一亮。

畢竟李逸晨若是沒有辦法的話,那麼他此刻應該還在藏書閣中思考,如今出現在這裡,極可能是想出辦法!

不僅劉浩然,此刻就連鄧鋒與凌劍也一天希冀的望著李逸晨!

為了進一步驗證李逸晨的判斷,鄧鋒更是將此間的情況傳訊師尊,但得到師尊的回應卻只有三個字,等我到!

師尊何等身份?輕易不得出行,如今師尊居然要趕來,自然說明認可了李逸晨的猜測,並且一時也想不出辦法所以才會親臨此地!

這也令他們對李逸晨的陣道造詣有了更新的認識,所以此時自然也希望李逸晨能想出變陣之法來!

「沒有!」李逸晨搖頭之間看著三人失落的眼神又補充道,「而且就算有變陣之法,也不可能在開戰之前讓每一個戰士都學會,也根本起不到什麼作用!」

「也對!」聽到李逸晨的解釋,劉浩然也不由嘆息起來,對於這點他自然也是十分清楚,只不過是希望李逸晨再次創造奇迹而已。

「雖然沒有變陣之法,但對於眼前的局勢也不是無可化解!」李逸晨卻接著說道。

「什麼?你還有什麼辦法?」被李逸晨這麼一說,劉浩然頓時又興奮起來。

「魔族的反擊其實主要就是我最後插上那三支小旗之處,如果能任意破滅其中一處的話,那麼他們將無法完成陣法的運轉,到時哪怕他們知道五行滅魔戰陣的漏洞,也根本無法利用!」李逸晨當即將自己的想法說了出來。

「這……」劉浩然卻再次搖起頭來,這樣的念頭,他不是沒有過,但仔細一想卻根本無法實現,「主意是不錯,但沒什麼可行性! 畫春光 去的人若是少了,那麼根本起不到什麼作用,而人數若是多了,必定會引起魔族的注意,到時魔族只需要引調一支機動部分來就足以將來人殲滅,而且此三處乃是魔族此役之核心,其四周肯定不止一隻機動部隊!」

作為戰場統帥的劉浩然知道自己,任何戰局中都會留有一些以防突發事件的機動部隊,若是換著他來指揮魔族大軍,這三處也絕對是保護的核心之一。

這一點從一直以來,他都沒有收到這看上去並不起眼的三處藏軍的情況來看,更能說明一切!

「我也知道此方法看起來可行性不大,但是如今的局勢除此之外,難道軍團長還有其他辦法?」李逸晨不由反問道。

「這……」的確,哪怕劉浩然也法否認,想經化解眼前局勢,除了釜底抽薪之外,實在想不出第二種辦法。

只不過這薪真的是那麼容易抽的嗎?

「現在只有賭!輸了,只是多損失一支小隊的人,但贏了那就是整個戰役!同時在這個過程,也不會妨礙軍團長做出其他準備!」李逸晨卻是一臉認真地說道。

雖然在他的計算中,成敗機率在五五之間,但是這其中卻包括了自己要藉助於聖戒空間中的那些合體境武者的力量,但這樣的事情李逸晨根本不可能說出來,所以此時自然也無法多解釋什麼。

「劉師弟,我覺得可以一試!」一旁的凌劍當即開口道,「從軍中挑最強的二十人組成一支敢死隊,行險一搏,若是真失敗,局勢也不會更糟糕!」

「好!那就拼一下,我這就去挑選人手!」劉浩然此刻也只得死馬當作活馬醫,雖然這樣看起來成功的機率並不算高,但是失敗其實也不算是什麼損失!

看著劉浩然就要忙活起來,李逸晨不由愣在那裡!

自己辛辛苦苦說了半天,不就是想要一個名額,然後悄悄潛過去嗎?聽劉浩然這意思,似乎已經沒自己什麼事了!

「其實根本不用二十人!」李逸晨當即說道,「既然是在奇襲,自然人數越少越好,而且都是合體境對合體境,人多人少,其實根本改變不了什麼,反而更加容易暴露目標!」

「那你的意思是多少人?」二十人,其實劉浩然根本不抱什麼希望,但如果人數再少,又沒有養魂境的存在,這樣做還有意義嗎?

「五人足矣!」李逸晨當即開口道!

「五人?」劉浩然等三人一臉震驚的看著李逸晨!

五人?在這等千軍萬馬中,哪怕是五個養魂境初期武者估計也起不到任何作用吧?

「不錯!就五人!」李逸晨說道,「而且這五人只能在新兵挑選,不能用老兵!」

「五人? 王妃她只想守寡 還新兵?」劉浩然指揮作戰這麼多年,幾乎從來沒有聽過如此荒謬的話!老兵身經百戰,尚且不行,新兵又有何意義?

「老兵皆修鍊五行滅魔戰陣,他們的合擊之法一旦到了關鍵時刻,肯定會被魔族所克,但新兵則不同,我研究出了一套反制之法,只要魔族按著破解五行滅魔戰陣的方法來,那肯定是自己送死,所以在別地方不好說,但對於執行這次的任務,五個新兵修鍊好反制陣法,其殺傷力肯定遠勝二十個老兵!」李逸晨當即說道!

若是不用新兵,那他根本沒有機會潛入這個核心之地,那自己折騰這半天,豈不是變得毫無意義。

「這……」對於李逸晨的陣道造詣,劉浩然自然不會再有半點懷疑,只不過五人?還都是新兵?真的有用嗎?

雖然這些所謂的新兵肯定也每個人都已經見過血,但行軍打仗與武者的拚死卻是截然不同,那萬馬奔騰,金戈齊鳴的場景,若是沒有親身經歷過的人初入其中,估計一來就會被震得心神出現裂縫吧?

但仔細一想,若是真的魔族已經獲知五行滅魔陣的漏洞,那麼派去二十個老兵,那真的是發揮不出什麼威力來…… 「若是軍團長信得過,我願帶隊前往執行這次任務!」看著劉浩然等人還在思考之中,李逸晨當即開口道!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