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不久,邊境秦宮一方,幾處防線失守,溟宮派出大量強者,在這時候對秦宮進行進攻,其中不乏不少界境大成的強者,算下來,現在應該已經逼近到秦宮了,我一直以為,您是從秦宮趕來,所以我才沒有問,以為你是解決了這些麻煩,才來到此處的。

」薛慶久苦笑聲。

秦石黑眸一閃厲色,如今的秦宮,可擋不下幾名界境大成,何況凌老爺子還被重傷。

秦石突然變的如野獸般兇狠,從他周圍,突然有血氣燃燒,膨脹,變的極為狂怒,而在這時,他一隻手,凌空的一震,一股巨力,竟是直接將大地給震成粉碎,然後,他面色如死灰般的淡淡道:「溟宮,如果秦宮有半點損失,我就讓你整座海宮來陪葬!」

秦石既知秦宮危機,便沒在與薛慶久廢話,他簡單的交代幾句后,便與驢如花筆直的朝著秦宮方向離去。

望著秦石離開的背影,薛慶久這時心底充滿複雜,他突然萌生個大膽的想法,那就是秦石,很可能是他平生最大的貴人,是一個,能夠改變他一生軌跡的貴人,他決心,一定要抓住這一次機會。

當然,秦石並不知薛慶久所想,他心中只是擔心秦宮。

秦石步極快,身形如閃電一般,從海域當中瘋狂的穿梭。

喘息間,便是萬里,這期間秦石再次遇見過幾處戰場,每一處都極為的慘烈,秦宮一方,皆是被動,能看出,如今在海域中,溟宮佔據著強大的壓制,索性,秦石毫不廢話,凡是他經過的戰場,所有和溟宮有關之人,皆是遭到雷霆般的秒殺。

在這期間,秦石安穩了許多追隨秦宮的海宮,這才朝著秦宮方向極快的逼近。

……

秦宮一方。

經過半年,當初淪為廢墟的三清宮,如今已是在此升起百丈高樓,瓊樓玉宇,十分輝煌,在一座懸浮的海島上,正中央處,是一座無處不透徹著尊貴氣息的大殿,在那大殿之上,一個赫然巨大的秦字,讓所有人都是喘不過氣息來。

在秦宮八方,是數以萬計的強者,將秦宮團團的圍剿。

其中界境大成強者,有近百之多。

在這時,秦宮大殿內,隸書與陳焉兩人坐在正中央處,下方是秦宮諸多的強者,一個一個臉上充滿了憤怒。

「隸書,我們現在怎麼辦?」6鵬這時憤怒的喝道。

隸書十分無奈,繞是他在精通兵法,但在絕對的力量面前,卻是沒有絲毫的作用。

隸書長嘆聲,這時目光古怪的朝陳焉望去。

陳焉遲疑下,對著在一旁,頗有尊貴氣息的凌老爺子淡淡道:「前輩,您有什麼好的見解么?」

「這一次,對方出手,就是上百名界境強者,其中最強的,周旭,界境圓滿,周旭的實力,當初連道元子都要稱讚,老朽也不是他的對手,我這結界,能夠擋住他們一時,但卻不能擋住一世,除了秦小友,我想恐怕沒人能對付他,秦小友現在還沒回來嗎?」凌老爺子道。

「我們已經聯繫龍家,宮主應該就在回來的路上。」隸書道。

凌老爺子這才無奈的點下頭:「現在我們所能期望的,就是秦小友能趕回來吧,不然,這一次,秦宮一劫,很難破解。」

然而,在大殿眾人議論不斷時,一道雷霆萬鈞的聲音突然響徹雲霄。

一聲巨大的顫動,那大殿之外,有一道金色光芒庇佑的龍形結界,突然被幾道強橫的隕石轟炸成粉末。

在這時,一道古稀的老者在這時露出嘲弄一笑,一道巨大的勁風,直接擊穿進秦宮大殿,將秦宮大殿門前生生震出一個巨大的天坑來,那老者淡淡的撫須輕笑:「呵呵,秦宮的螻蟻們,現在還不出來受死嗎?」

「該死的!周旭老狗!」凌老爺子這時老眼一沉,望著那古稀老者露出抹凶厲。公告:筆趣閣APP上線了,支持安卓,蘋果。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進入下載安裝:appxsyd(按住三秒複製) 「凌老狗,沒想到,我們再次交手,是在這種情況吧?」周旭枯老的臉露出抹猙獰狠戾,似乎恨不得將凌老爺死撕成粉碎一樣。.M

這時,明眼人皆是能凌老爺子與這周旭之間,似乎有著什麼不為人知的恩怨。

凌竹在陳焉身旁,小手緊緊挽著陳焉的玉臂,誘人的紅唇間略微蒼白,嬌軀也是跟著輕輕顫抖下。

這些細節,陳焉皆是中,她愣了下,好奇的凌竹問句:「凌竹姐,這周旭,究竟是什麼人?」

「周旭……並不屬於七千海宮,他在七千海宮裡,擔任許多海宮的客情長老,因為一身不俗的控火能力,和煉丹本領,是許多海宮都瘋搶的煉藥師,先前,他也是我凌竹宮的客卿長老,只是,他有一徒弟,叫做柳席,欺男霸女,無惡不作,當初,竟是對我下藥,想要將我迷暈,如若不是爺爺提早現,我現在……」往後的話,凌竹並未繼續去說,但陳焉卻也已經知道。

這時,凌竹長嘆口氣,她十分無奈的道:「也是因為那次,爺爺與柳席動手,但卻激怒了內三千許多海宮,爺爺因此還受了重傷。」

「這畜生!」陳焉小臉憤怒的罵聲。

「現在這周旭在溟宮,一定不會放過爺爺的。」凌竹無奈的長嘆一聲。

「別擔心,秦石正在路上,只要秦石能趕回來,他一定能化解這裡的。」這時,陳焉小聲的道。

「希望如此吧。」凌竹並不抱有太大希望的道。

周旭的能力或許並不出眾,但在七千海宮卻擁有極大勢力,現如今,在他身後,就是有著幾百名的界境大成強者,其中不少三十萬米自身世界以上的強者,秦石回來,憑藉一人,想要贏過如此之多的界境,機會恐怕也十分的渺茫。

「桀桀,原來這就是秦宮?我還以為,是一個強者如雲,藏龍卧虎的地方,沒想到,全是一些,乳臭未乾的小毛孩組成的?真想不通,三清宮是怎麼被你們摧毀的。」周旭這時賊眼終是從凌老爺子身上離開,旋即環視一圈,當見到隸書,陳焉等人時,露出抹玩味的笑。

在這時,一名少年跟隨在他身後,充滿齷蹉的眼神卻停頓在陳焉身上,上下掃動:「極品啊。」

「師父,那女人,我想要。」那少年,正是柳席。

周旭對柳席極為的疼愛,周旭這時也注意到陳焉,滿意的點點頭:「恩,確實是個美人胚子,正適合你修鍊的淫決法門,放心,師父幫你搞定,那凌竹家的小丫頭,這一次一定也給你弄來。」

「嘿嘿,多謝師父。」柳席眼底閃過抹興奮和貪婪的光澤。

「呵呵,讓你們宮主滾出來吧,憑你們這些蝦兵蟹將,擋不住我的。」周旭十分狂傲的道。

6鵬這時憤恨的一跺腳,身形猛的躍入高空,指著周旭罵道:「呵呵,真是只狂妄的老狗啊,我們宮主出來,你還不嚇得屁滾尿流?」

周旭臉色一陣陰沉,旋即他也沒有多言,只是冷漠的搖搖頭。

砰!突然,一團火焰,在周旭手中如同手臂一樣,伸縮自如不說,竟是變化成一隻兇殘的猛虎,一陣狂熱的猛撲向6鵬。

「6鵬!」陳焉這時嬌喝聲。

6鵬也是大驚,那火焰猛虎極為兇殘,騰雲駕霧,猛的便是擊中他的胸膛,他嘴角一陣抽搐,身形直接如斷線的紙鳶一般,朝著遠處,狠狠的砸在廢墟里。

「對我出言不遜?當年三元子,見到老朽,都要客氣幾分,你算是什麼玩應?」周旭這時冷蔑的罵聲。

秦宮強者這時都是眼眸陰沉,6鵬,秦宮一員大將,竟然就這樣被秒殺掉?

許多強者都是憤怒的捏緊拳。

砰!

突然,一道銳利的寒光,在這時凌空閃動。

突然,一名少年如鬼魅般出現在周旭的身前,他一隻手,收縮一轉,沖著周旭的胸膛便是猛然砸去。

當見到那少年,周旭微微一驚,那無異樣的手掌,竟是讓他有種如千丈巨山的壓迫感,讓他胸口喘不上氣來,尚未擊中,周旭卻感覺,自己的胸膛肋骨好像被折斷一樣,他身形下意識的爆退一步,然而,根本不給他機會,那少年的如平移一般,無論周旭閃退多遠,少年皆是始終的出現在他身前。

「該死的!」周旭終是露出驚駭,被逼無奈下,他舉起雙臂,猛的擋住少年一掌。

砰!一掌落下,周旭身形極為狼狽的被震退出去,一雙手臂,竟是在這時被震的麻?

周旭這時老臉一沉,目光凝視向那將自己隱藏在黑袍下的少年,兇狠道:「小子,你是什麼人?竟敢插手老夫的事?」

少年將一掌收回,突然,一雙黑眸如出竅的利器,狠狠的射在周旭老臉上,一抹玩味與怒色的道:「呵呵,當年三元子,尚且不敢在我的面前打傷我的人,你一老狗,算什麼東西?」

這時,周旭老臉一陣變化,儘管他從未見過秦石,但從秦石口中的言語卻不難判斷。

「你,你是,秦石?」周旭這時震驚道。

在秦宮下方,秦宮諸多的弟子幾乎是沸騰起來,在這時,隸書,陳焉等人望著秦石的背影,皆是露出抹激動的笑容來:「是宮主,他趕回來了!」

瞬間,先前那死氣沉沉的氣氛,此時彷彿蕩然消失一般,秦石在秦宮,早已如一根定海神針一樣,見到秦石,所有弟子的心彷彿都沉了下來,不再有任何的擔憂,凌老爺子這時見到秦石,也是淡淡一笑:「呵呵,這小子,總要把氣氛高的這麼緊張才肯出現嗎?」

這時,陳焉嬌媚的調笑一聲:「凌老,您知足吧,這可能是因為你在,如果換做以往的話,他一定會把氣氛弄得更加緊張。」

凌竹這時忍不住的苦笑,她是見識過陳焉口中的更緊張的。

「宮主回來了,我們不必在擔心了。」隸書鬆了口氣的笑聲,旋即,他臉色變的極為兇狠,這時,他先後召集數名強者,皆是秦宮在內三千成立后,納入的界境強者,指揮一番,從內圈,朝著外圈包圍,隸書冷笑:「既然如此,今日便讓他溟宮,來多少人,都葬送在這裡多少!」

「老傢伙,你剛剛不是說,要讓我滾出來嗎?我現在出來了,你怎麼還往後退呢?」秦石這時陰冷的望向周旭。

周旭嘴角抽搐下,從秦石的身上,讓他感受到一種無與倫比的壓力,那種壓迫,是來自於靈魂上的,這讓他根本提不起分毫與秦石交手的衝動……儘管,他早便知道,秦石的實力不俗,但卻和許多人一樣,認定秦石定是藉助雷神珠才贏得三清宮,如今親眼一見,心中充滿悔意。

「該死的張亮!竟然耍我!」周旭心底這時暗罵,他很清楚,自己絕不是秦石的對手。

只是似乎,秦石並不想給他開口廢話的機會,這時秦石目光一轉,落在柳席身上,冷笑聲:「呵呵,既然你師父不準備開口,那我便先動手吧。」

秦石大手張開,成一漩渦一樣,一股巨大的吸力猛的鎖定柳席,秦石的五指稍微用力,柳席便被秦石生生抓握在手心裡,如抓住一隻死狗一樣。

柳席尚未回神,被秦石抓在手中,令他瞳孔皺縮一下,十分驚恐的瞪向秦石。

柳席不是傻子,連他的師父在秦石手中都吃了虧,憑他,秦石要殺死他,那還不如同殺死一隻螞蟻一樣?他尖叫聲:「小,小雜種,你想要做什麼?」

周旭這時也是眸呲欲裂,怒喝聲:「小子,你要做什麼?放開我徒兒!不然,繞是老朽自爆,也定要拉著你一起死!」

「呵呵,你沒有威脅我的本事。」秦石不屑的瞥了眼周旭,自爆?確實,以周旭的實力自爆,一定會引起一大片海域的驚動,不過,在秦石卻毫無威脅,在周旭自爆前,秦石有著千百種殺死他的辦法。

秦石這時眼眸銳利如冰寒的怒視向柳席,森冷道:「我秦石的女人,也且是你這般鼠輩能夠染指的?」

秦石的身影很平淡,卻足以全場聽清。

許多強者這時充滿震驚,古怪的朝著柳席望去,他們並不知其中的原委。

只是,秦石的聽力過人,剛剛周旭與柳席的對話,卻是被他聽的一清二楚。

陳焉這時,則是充滿了感動,雖然柳席剛剛和周旭的溝通她並未聽見,但是,天生眉骨的她,自然能夠感受到柳席那貪婪的目光,秦石如今這般,顯然是在指她,凌竹在一旁,忍不住的羨慕。

柳席瞪大眼,似是知道將要生什麼,他幾乎是拼了命的掙扎。

然而,任由他如何針扎,秦石的手掌卻如同巨大鉗子一樣,死死的抓著他的喉嚨,讓他根本無力掙脫,而在這時,秦石黑眸間一閃冰冷,五指終是開始緩緩的收合,柳席的眼神瞪大,幾乎是要跳出眼眶來的,最終,在萬眾矚目下,一聲清脆的碎裂聲,柳席的脖子直接被秦石折斷掉。



第二更更新晚了,十分抱歉,這一更提前一點。公告:筆趣閣APP上線了,支持安卓,蘋果。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進入下載安裝:appxsyd(按住三秒複製) 「不!小子,你住手!我答應你,我放過秦宮!」

周旭竭斯底里額的喝聲,然而他的聲音卻已是晚了。.M

柳席腦袋直接垂落下去,脖頸上的大動脈被秦石用暗勁打斷。

秦石旋即目光十分古怪的望向周旭,這傢伙,似乎還沒有搞清楚狀況吧?

「你說,你答應我,放過秦宮?」

柳席一死,周旭幾乎是心死成灰,他本就蒼老的樣子平添幾分頹廢,老眼成一黑色的空洞一樣,沒有了聚光,突然,他一下子癱軟,身軀飄蕩的跪在地上,他一臉的獰然和哀痛,一行老淚流出,在外人柳席不過是周旭的徒弟,或只是一葯童,不過兩人間,卻有著一個不為人知的秘密,柳席其實是周旭的兒子,唯一的兒子。

周旭雖然身份高貴,但平生得罪的仇家極多,也是擔心仇家報復,所以才故意隱藏了柳席的身份。

「小雜種!你現在,說什麼也沒有用了,我一定要讓你整個秦宮陪葬!」周旭如雷霆般的咆哮。

秦石冷漠的搖搖頭,這時嘲弄一笑:「真是好巧,我一樣有這個想法。」

秦石大手一揮,這時他聲音極為平淡,卻充滿威嚴的在秦宮響起:「凡事敢侵犯我秦宮者,一律誅殺!」

「哼!就憑你?老夫一把火,就能燒死你,和你這狗屁秦宮!」周旭嘶吼聲,這時他枯手一探,一道通天的火柱便是騰飛而起,隨之,一隻大手,在這時虛空一握,火焰頓時朝下方折去,如漫天火雨一般,兇殘的朝著秦石猛力擊去。

感受到撲面而來的高溫,秦石微微皺眉,從這火焰中,竟是讓他感受到幾股不俗的力量。

「這老傢伙不簡單,竟能夠將火焰操控的如此隨心應手?」秦石微微的感到震撼,他自己本身便掌握著四道王火,深知火焰的不可控性,繞是他如今的力量,也只能勉強的操控火焰,至於像周旭一樣,將火焰使用如手臂一樣,卻是無論如何都達不到的。

「小子,這老傢伙,應該是名煉藥師,而且是名能煉製仙品級別的煉藥師,實力不俗,他剛剛用的,是一道不錯的控火武學,你可以想辦法奪過來,那武學,至少也是七十二絕世武學之一,你現在掌握四道王火,如果能在得到一部控火武學,實力定會大增。」邪魔淡淡笑道。

「控火武學嗎?」秦石舔了舔嘴角,笑了笑:「確實,我現在正需要這樣一部武學。」

秦石言罷,這時他大手一探,一道驚雷從空中變化成大鵬之鳥,迎著周旭的兇猛火虎針鋒相對。

一時間,天穹上真的是電光火石,一方是奔騰的雷電,一方是融化萬物的火焰,在這時,雙方都是被這驚天的纏鬥給驚呆住,且不說,兩者的實力如何,單單是這對靈力的運轉,便是出神入化,一隻猛虎和一隻鯤鵬在交手,實則眾人卻是很清楚,那完全就是兩人在鬥法。

「雷落!」秦石這時喝聲,雷電鳥在這時展開雙翼,猛的朝火虎穿透去。

「小雜種,沒用的!虎口彌天!」

周旭不屑的笑聲,這時只見他勾了勾手指,那火虎突然怒踏雙腳,一瞬間,將一片空間都給震碎成真空,在這時,火虎竟是長出羽翼來,火焰的羽翼,極為兇狠,反撲的將秦石大鵬踏在腳下,在這時,周旭再次揮動手袖,那猛虎一個怒踏,起身朝著秦石衝來。

秦石黑眸一驚,身形極快的爆退,期間幾道雷光從掌心中擊出,只是不料,他的一切雷力,竟是全部被那猛虎吞入虎口,然後,在無聲息,那猛虎的虎口,似乎是一個巨大的無底洞一樣,秦石黑眸一陣陰沉,這時他凌空一掌,既然靈力無效,直接改變成肉搏,他身形快的閃遁,如一連串的虛影一樣,漫天殘影,直接出現在火虎上空,當空一掌,狠辣的擊中在那猛虎眉心中央的獸王王字上。

砰!

這一掌威力極大,秦石手臂上有青龍紋路纏繞。

砰!

一聲巨響,那猛虎狂怒的身形這才戛然停止,騰騰騰的快退數步,頭部凹陷下去,炸開成一片彌天大火。

「好詭異的火焰。」秦石這時落下身,神色也漸漸變的凝素起來。

這周旭,遠比強大的多,當初溟組的那名凶獸,擁有八十萬米的自身世界,但秦石卻有種預感,如今的周旭,遠比當初那凶獸更加的具備威脅,特別是這詭異的火焰,和那精妙絕倫的控火技術。

秦石認真起來,嘴角上露出抹天生狂傲,卻不失內斂的淺淡弧度。

「宮主,這周旭,是一名仙品煉藥師,他手中掌握百道獸火,據說將一百道獸火融合,煉製出一種獨道的火種,被稱之為百涅滅火,擁有很強大的吞噬力,尋常靈力,在這火焰下,全部會被煉化成灰燼。」這時,隸書淡淡道。

「百獸涅滅火?」秦石皺下眉,旋即便漸漸明了:「難怪,我的雷力,會被剛剛他的火焰給吞噬。」

「小雜種,沒用的,當初宗元子,在我面前也要恭敬幾分,面對我的百獸涅滅火,也要小心面對,今日我定要將你煉化成灰燼,給我兒祭天!」周旭猙獰的嘶吼。

秦石黑眸微微眯起:「呵呵,原來剛剛那廢墟,是你兒子?這樣也罷,那我就送你們歸西。」

「凡是敢碰我秦石身邊人的,哪怕你是天上的神明,我定也能拉你進地獄!」秦石冷道。

「狂妄!受死!」

周旭毫不廢話,這時他腳掌一跺,大手朝前一探,那被秦石震碎的火焰突然又聚攏起來,這一次,化作的,並非是一隻火虎,而是一如火山般的巨大火焰山,縫寬的朝著秦石噴射出巨大吸力,而秦石所有的雷光,一旦擊出,便會被那火焰給吞噬,如一足矣容納一切的鼎爐一樣。

「小子,沒用的,所有的力量,在我百獸涅滅火之下,都會被煉化成灰燼,哪怕是火焰,也一樣!」

秦石冷笑聲:「是嗎?那我到想你能不能將這東西,給我煉化成灰燼!」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