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我漂了,快讓開。」一位乘客迫不及待地道。

「他過了到我。」其餘乘客叫道。

「不要急,一人漂一次,反正不知道還能不能到天雲市。」何凡勸道:「我們輪流來,電量多,不怕。」

「能不能不提天雲市?你一提天雲市,我就難受。」一位乘客面色很不好看,大家玩的開開心心的,為什麼要提這事?

「坐穩了,我要開始漂了。」涅槃乘客掌控著方向盤,激動地大吼。

「何凡,要不你抱著我?我怕安全帶護不住我,把我甩出去了。」秦薇尖叫道。

「好。」

「還是算了,我覺得這樣刺激些。」

何凡剛答應,秦薇又拒絕了,感覺被何凡抱著,太穩了,一點刺激感都沒有。

翻了翻白眼,何凡懶得理她,待會漂移再刺激點,讓你好好刺激一下。

「快換我,到我漂了。」後面乘客等不及了,這麼刺激的事情,簡直無法等待。

一位位乘客強者上去,最後何凡準備過去,幾百星元扔了過來:「你照顧好秦薇,漂移就交給我們了。」

何凡:「……」

你們還上癮了?算了,只要不翻車,隨便了。

「不準爭搶。」何凡眼看著九位涅槃擠在駕駛座旁邊,臉色當場就不好看了:「誰敢爭搶,老子將他丟出去。」

真翻車了,你們誰賠?

「放心,我們有分寸。」九位涅槃連忙道,他們可打不過何凡,真要是惹毛了,何凡真會將他們丟下去。

九位雖然爭的熱鬧,但都是喊叫,沒有發生動手事件。

何凡掃了眼窗外,好吧,現在的車速,連他都快看不清外面景物了,還好全面沒什麼障礙物,否則絕對撞上去。

又過了兩個小時,車內突然響起一道冷漠聲音:「702車,你現在在哪,為何偏離……」

「閉嘴,老子正在漂移,不要打擾。」一位乘客興奮地大吼。

「漂,漂……」一群人興奮地大喊大叫。

「你們是誰?702司機呢?」詢問聲再次傳來,不同於之前的冷漠,這次有些懵逼。

「死了。」進化者興奮的有些過頭了,下意識地回了句。

「死了?702被劫……」



「成功漂過去了,完美。」九位涅槃興奮地道。

「對了,剛才誰問我們司機呢?司機早就被殺……」方向盤上的涅槃疑惑出聲,說著說著,說不下去了。

整個車裡,誰不知道司機早就死了,否則他們也無法漂移。

「交通部?」其餘八位涅槃獃滯。

「還完美么?」秦薇冷笑:「好不容易聯繫上交通部,你們直接漂走了,趕緊漂回去。」

「何凡,你來,剛才方向我記得。」

涅槃們一鬨而散,連忙脫離駕駛位置,將位置讓給何凡。

「你們就是群可享福,不可患難的傢伙!」何凡呸了一聲,坐了上去,調整方向回去。

「司機可是你殺的。」九位涅槃撇嘴,頓了頓,又連忙道:「放心,我們會為你作證,證明你的清白。」

「剛輪到我飄。」一位乘客不滿地嘟囔。

「聯繫好了再飄。」何凡調整好方向,行駛一刻鐘,再次聯繫上交通部:「交通部,你們好,我是良好市民何凡,已經穩定了702,請問現在該怎麼辦?」

一群人齊翻白眼,良好市民?這特么都是你帶的吧?司機都是你幹掉的!

「良好市民?你劫車幹什麼?」交通部的人冷笑,有劫車的良好市民?

「不是劫車,而是司機開歪了,被凶獸吃了。」何凡說道:「你能不能告訴我們,剎車在哪裡?」

「現在是你在開車?漂移?」交通部的人都懵了,剎車都不知道,你還敢開車?你特么還漂移?

「我們一起開,一起飄。」何凡急道:「說重點,剎車在哪,我們好停下來,現在完全停不下來。」

「一起開,一起飄?你們總共多少人?」交通部的人語氣有些慌亂,這是大型犯罪團伙,劫車事件。

「702車上,除了司機,包括我在內,還剩下十一位乘客。」何凡不耐煩地道:「你能不能快點說下剎車在哪?還有,我真是良好市民,你不信,你給江河市執法局老黃打電話,打聽打聽我何凡是個怎麼樣的人。」

「剎車在油門旁邊。」交通部沉默片刻,說道:「這你都不知道?」

「那個是超級加速,你在騙我!」何凡氣憤地道:「我踩過了,跑得更快了。」

交通部:「……」

你莫不是在逗我?

「那你關火停下……」

「沒用,我按了幾十次了,那個按鈕都按爆了,一點用都沒有,油門鬆了倒是能跑慢點,但他自己不會停,速度還是很快。」何凡無奈,能嘗試的辦法,我都嘗試了。

「那你往天雲市來,我們會在天雲市等你,或者你們強行剎車,在原地等我們。」交通部蛋疼,開關都被你錘爆了?

「如何強行剎車?」

「腳剎,把你腳伸出去,或者你的武器,運轉所有進化之力,強行剎車,此舉有危險,剎車需謹慎。」交通部沉痛地道。

何凡:「……」

你特么在逗我,你也是穿過來的么?

「對了,能不能將路線給我們一下,我們不認識路。」秦薇連忙說道。

交通部:「……」

我想靜靜,不會開車的開車了,還沒剎車,還要群體漂移,按鈕錘爆,這些都不說了,你們連路都不認識,究竟是哪來的勇氣,自己開車的?

「車上有地圖……算了,還是直接打開腕錶,我們雙方共享位置。」交通部本來想告訴他們如何打開地圖,但又擔心被錘爆了,還是算了。

很快電話打來,雙方顯示位置,交通部那邊,正在撥通江河市執法局的電話,詢問一下,何凡這個良好市民是真是假。 「別走固定軌道,別撞到別人了,你們就在道路外十里範圍內,千萬別上路。」交通部又道,愛怎麼漂怎麼漂吧,只要別來道上漂,造成重大事故就好,現在他們也沒辦法啊。

「好的,沒問題。」何凡很聽話地道。

交通部沒在搭理他,因為江河市執法局聯繫上了:「你好,請幫我連線黃隊長。」

「你好,我是江河市執法局二號執法隊隊長黃樹。」老黃剛解決完陳山的事情,清閑無事,正坐在自己辦公室喝茶。

「你好,黃隊長,我們想請問一下,江河市是否有個叫何凡的人?乘坐702車,他是不是良好市民?」交通部很客氣地問道。

「何凡?他是乘坐702車,至於良好市民嘛,對了,你們打電話詢問,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嗎?」老黃心頭一跳,小心地問道:「算算時間,何凡應該還沒到天雲市,不會惹麻煩了吧?」

「何凡現在駕駛著702號客車,正帶著十位乘客漂移,弄壞了車的啟動關閉按鈕,沒有剎車,還不認識路。」交通部成員一口氣說完,感覺自己心都是涼了。

「噗。」

正喝茶的老黃噴了,瞪大眼睛,獃滯地看著腕錶:「你說啥?」

「何凡劫車,帶著十位乘客漂移……剩下的,還需要重複一遍嗎?」交通部成員顫聲道:「另外,何凡說他是良好市民,黃隊長覺得是不是?」

「你說是嗎?」老黃捂著心臟,這特么還沒到天雲市,你就干出這麼驚天動地的事情,何凡,你就不能老實點?

良好市民,有你這種良好市民?

「如果這樣,我將通知執法局,必要時,可以擊殺。」交通部的人冷聲說道。

「咳,你還是問問朱元吧。」老黃輕咳一聲,連忙道:「何凡雖然不靠譜了點,但目的還是好的,不招惹他,他也不會幹出這事,何凡在江河市,還立了不少功勞,只是手段方面讓人生氣。」

老黃覺得,自己還是實話實說算了,若真的鬧起來,他不認為何凡能剛過天雲市執法局,但是,天雲市執法局成員,很大可能性,會死好幾個。

「朱元?」交通部語氣緩和不少:「和朱元統領有關係?」

「你自己問朱元,他應該安排好了,我就不多說了。」老黃掛斷電話,癱坐在椅子上,片刻又振奮起來:「這個禍害已經走了,讓朱元頭疼去吧。」

老黃美滋滋喝茶,他才懶得管這爛事,朱元想將何凡弄進軍隊,那就讓他自己操心,自己喝茶享受好不容易得來的清閑時光就行了。

而在路上,何凡駕駛著702車,在十里範圍內行駛,靠近道路,一群人繼續輪流漂移。

「那輛車是瘋了嗎?司機不想活了,將車開到那邊?」

道路上車輛很多,司機們都看懵了,還在那裡玩漂移,開的飛快。

「那車的司機真猛,要不,你也開過去?」車內乘客激動了,那是在飛啊。

「咳,平安駕駛。」司機輕咳一聲,果斷掐滅出去漂一把的想法,在他看來,那完全是在作死。

車輛快速漂移,亮瞎一大片狗眼,好幾次道路上的司機忘了看路,差點出狀況。

天色將黑。

「快到了,速度慢點。」秦薇看著腕錶說道。

「距離還遠,還能漂一次。」一位乘客看了一眼,說道。

「漂!」其餘乘客果斷地道。

「你們瘋了吧?交通部在市內,你們打算漂交通部門口去?」秦薇黑著臉道。

「何凡,那你為什麼收我們錢?」九位涅槃扭頭看向何凡,這都快到了,你還收錢?

「這不最後一段路程了么,全留給你們了。」何凡說道。

「呵呵。」九位乘客冷笑,轉身回座位:「那錢我們不要了,這最後路程,交給你了。」

馬上就要到天雲市了,那裡肯定是大隊人馬,他們要是真漂過去,那肯定吃不了兜著走。

何凡無奈回座位,將油門鬆了,控制方向,這車速度降低,待會剎車應該沒多大問題。

「待會集體剎車,聽見沒有?」何凡看向九位乘客。

「沒問題。」九位涅槃點頭答應。

又過了一刻鐘,前方出現一道能量屏障,一群進化者武裝以待,其中一位中年男子面色陰沉,看著駛來的702車,大聲喝道:「趕快停車。」

「剎車!」何凡連忙叫道,再不剎車,以這速度,馬上就要撞人了。

九位進化者同時出手,進化之力宛如長虹,直接衝出窗戶,沒入地面,何凡一手控制方向,一手打出強大進化之力,沒入地面。



中年男子長嘯一聲,體表肌肉隆起,強大力量涌動,宛如出膛炮彈,直接沖向702車,兩手抵住車頭,強行攔車。

「佩服。」九位進化者敬佩地看著中年男子。

嗤嗤

四個車輪轉動,向前滑了十餘米,被死死擋住了。

「上去一個,將車關了。」中年男子沉聲喝道。

諸多進化者前來,有的幫忙抵住車,有的立於兩旁,其中一位快速沖向駕駛位置:「你先下來。」

「好。」何凡一把抱起秦薇,飛速下車,讓對方上去。

進化者上去,不知斷了哪根線,客車很快熄火,停止下來。

「多謝幾位了,你們是交通部的吧?」何凡看向這群進化者,感激道:「車還你們了,我們就不打擾了,告辭。」

「去哪?」

「交通部?我們是執法局的!」

一聲冷哼傳來,數柄長劍同時架在何凡脖子上,中年男子冷笑走來:「你就是何凡?」

「是。」何凡很乖巧。

「黃隊長和我們打過招呼了,你立過不少功勞。」中年男子淡淡地道。

「身為良好市民,自當配合執法隊。」何凡一臉正氣地道。

「但黃隊長也說了,你就是個攪屎棍。」中年男子冷笑一聲,很是不爽地看著他。

「這話就不對了,黃隊怎麼能這麼說自己,我是攪屎棍,他成啥了?」何凡撇嘴道。

中年男子面色一僵,這嘴怎麼就這麼損呢?

「都帶局裡,先關幾天。」中年男子揮手道。

「不是,關我們幹啥?」何凡不樂意了:「司機出問題,我們不顧生命危險,將車搶回來,挽回交通部損失,這應該是大功勞。」

「這麼一說,我真覺得自己立功了。」九位涅槃一琢磨,是啊,這明顯是大功勞。

「立功?」中年男子麵皮直抽,這特么就是你們不會開車,偏要開車,還集體漂移的理由?

其餘執法隊成員面色怪異,嘴角直抽抽,差點笑出聲。

「帶回去!」中年男子冷聲道:「這裡是天雲市,不是你江河市,黃隊長懶得與你計較,我不一樣,來了天雲市,就給我老老實實的!」

「那也要講點理啊,明明是大功勞,你這整的跟我犯罪了一樣。」何凡不滿。

「執法局從不講道理,只講律法!」中年男子冷笑,其餘執法隊成員面色肅穆,很是配合地凝視何凡。

發佈回覆